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30章 第二个试炼任务6
    蓝永富:……

    不带睁眼说瞎话的啊!

    蓝永富涎着脸,搓了搓手,猥琐的瞄了一眼林夕胸前的小花苞才说道:“你可别不承认啊,蓝哥哥我跟你求过亲了,你也没反对不是。这王寡妇说得好,姑娘家只要没说不答应,那就是答应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伸手来拉林夕的手:“你家那样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你爹你妈对你跟仇人似得,还留在那样的家里做什么,跟着蓝哥哥,我保你吃香喝辣,谁敢欺负了你,蓝哥哥就替你出气!你看看你这小身板,还要背这么大的藤条筐,你家人可真心狠那,蓝哥哥我都心疼死了。”

    林夕一看这是被缠上了,马上就快进村了,人来人往的,这可是古板守旧三从四德的古代,一旦被人瞧见禹彤的名声可就给毁了。

    当下再不犹豫,嘴里怒叱着:“滚开,我不认识你,再不滚可别怪我不客气!”

    蓝永富裂开厚嘴唇,露出一嘴恶心至极的大黄牙:“是吗?那蓝哥哥看看你能有多不客气?咱就怕你跟咱客气,这马上要做夫妻了,还跟我客气干啥?”

    林夕听他越说越不像话,抽出筐子里面的短柄铲子对着蓝永富的腿狠狠砍了下去:“你个臭不要脸的,胡说八道,坏我名节,砍死你!”林夕此刻是真的动了杀机,这荒郊野外的,也没人看见,不如就直接弄死他,就算是不死,也砍残废他!

    反正蓝永富的烂名方圆几十里无人不晓,就算是他想赖上她,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瘦弱老实的小姑娘会无缘无故杀人的。

    林夕这具身体虽然瘦小,可常年从事着体力劳动,因此耐力和爆发力都不错。反观蓝永富,整日吃喝嫖赌,游手好闲,虽然性别上林夕是弱势,可在手中有武器的前提下,蓝永富还真是一点便宜占不到。

    蓝永富虽然是个无赖,可不是傻子,看这小娘皮下手专门往要命的地方砍,而且看这自己的眼神都跟毒蛇一样带着股狠劲,心里也有点发毛,一时不察被林夕用铲子在左臂上划了一条口子,鲜血登时就流下来了,蓝永富无奈只得飞也似地逃了。

    他心下暗自纳罕着:妈哒,都说禹家这小娘皮是个孬包啊,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跟个母老虎一样?

    看着自己手上鲜血淋漓,蓝永富的火气也上来了,可又回想起林夕燃烧着怒火的眸子格外明亮,粉面桃腮,红唇若樱,一时又心下痒痒的,现在就这般风情,将来长大得多勾魂儿啊!

    他对这禹家二丫是又恨又爱又不甘,于是边逃边对着林夕喊:“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老子还非要你给我当媳妇不可,不把你弄到手,老子就不姓蓝!”

    林夕跟蓝永富撕皮半天也是累得气喘吁吁,心里有点小郁闷,自己还不是个杀伐决断的人,否则刚才一照面直接就弄断他的腿,真要说杀人林夕是不敢的,但是弄残废了他不就完成报复蓝永富的任务了吗?

    然后再想办法找个自己不在场的证据,就算他报官都没用,是老实巴交的禹家可信还是偷鸡摸狗的蓝永富可信还需要考虑吗?可是现在自己已经错失良机,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林夕整理一下藤条筐子,最上面的鸡腿菇有的已经给压了伤来,还有几个掉出来的已经不能吃了。

    天色已经不早,林夕加快步伐进了村里。

    晚上,一家人吃着香喷喷滑嫩嫩的鸡腿菇炖土豆,别提多美了。平日里比较挑剔的禹蓝都吃了不少,禹来宝更是烫得口中“喝喝”的叫着还边往嘴巴里塞蘑菇边说:“二丫,你这叫啥蘑菇,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蘑菇,开始我还以为咱家杀了老母鸡呢!”

    林夕白了他一眼:“叫二姐!这是鸡腿菇,就是因为炖着像鸡腿的味道才叫这个名的。”

    “哦!”禹来宝耙了一口饭,含糊不清说道:“明天我也跟你一起进山去,多弄点这鸡腿菇去,可真是太好吃了!”

    “那可不成!”

    林夕跟刘氏异口同声,连语气竟然都是差不多的,刘氏看了一眼林夕,还以为二丫头会高兴有人跟他一起呢,想不到这孩子竟然拒绝了。

    林夕说:“山里蛇虫鼠蚁的,你一进了山到处乱钻,万一给咬着碰着了,你可是咱娘的宝贝疙瘩,到时候娘还不得打死我?”

    刘氏就笑着伸出手来拧林夕的小脸:“这嘴越来越叼,胡咧咧啥?你们不都是我生的?”说完这话,连自己都怔愣住了。

    林夕想着要把蓝永富的事先跟家里人说一下,看蓝永富那德行,怕是真的对自己上了心,早晚要对上,还不如先说了,免得以后他再出什么幺蛾子家里人没有个准备。

    于是林夕就掐头去尾简短截说:“娘,我今天回村的时候,遇见那个叫……叫什么癞蛤蟆的二流子了。”

    禹爸一听脸色就是一变,放下了水烟袋,沉声说道:“临水村的蓝永富?”

    林夕略微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的点了点头:“好像……是他吧。”

    刘氏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那个孬货跟你胡吣啥了?他说啥你都别听,能躲就躲,不能躲就抄家伙揍他,狗嘴吐不出象牙,千万别跟他牵扯上,不然你就完了。他家祖上不知道干啥缺德事了,生下这么个东西来!”

    林夕心中有淡淡的酸楚,刘氏真是个通透的人,几乎把蓝永富的那点事都猜到了,只可惜剧情里为什么就不对自己女儿说一声呢?说了,可能那些后来的悲剧,就都被避免了。

    “嗯。”林夕点点头,脸上烧起两朵红云带着羞恼说:“他说要我……要我给他做……做媳妇,我……我躲不过,就拿铲子把他胳膊划了条口子。”

    “这个杂碎!”禹爸很是气恼。

    “咚”的一声,禹来宝气得小脸涨红,将饭碗狠狠墩在了桌子上,头也不回就冲了出去!

    “哎呦,我的小祖宗!”刘氏跟禹爸赶紧也放了碗筷追了出去。

    林夕想着有老两口子在,肯定能把禹来宝追回来,就没有跟出去。禹蓝看了林夕一眼,柔声说道:“二丫,你可要听姐的话,以后看见那样的无赖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平白坏了咱的名声以后就说不到好婆家了。”毕竟还是小姑娘家,禹蓝说完这话,脸上也通红通红的,林夕很乖巧的“嗯”了一声。

    禹爸很快就提着兀自还在挣扎,口中叫着“我去打死他”的禹来宝进了屋子,刘氏也气喘吁吁跟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