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36章 第二个试炼任务12
    老头看见林夕一脸的错愕,立刻瑟起来:“这是哪个伤了身子气血两亏啊?”

    林夕上下打量着他,答案不言而喻。

    老头不可置信的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老人家需要吃这种庸医开的药?你知不知道我曲……曲……”老头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讷讷无言,显然是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来。

    “蛐蛐?师父,你名字真……好听!”林夕从善如流。

    老头气的上蹿下跳:“老子还蝈蝈那,会说话吗?有你这样的弟子吗?”

    听到老头的叫声,刘氏快步走了过来,对着林夕的肩膀就是一巴掌:“二丫,快给你师父道歉!”

    虽然现在刘氏还是会伸手就揍人,但是已经很温柔很温柔,可林夕还是嘟起了嘴,嘟囔着:“我怎么了我,道什么歉啊!”

    “哎呀,你还敢顶嘴了,你说你怎么了?”刘氏怒不可遏,想要接着骂,突然穷词,转过头看着老头,不好意思的问:“老神仙,她……她怎么了?”

    老头“噗嗤”一声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刘氏顿时感到很尴尬,嘴里这个那个的也感觉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就揍闺女有点不太好,一时有些讪讪的。

    林夕翻白眼:“娘,你真的是我娘吗?我咋觉得我是抱错的,家里面爹喜欢姐姐,你喜欢弟弟,就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肯定是抱错了!”

    林夕一说出这话,眼圈就有点红,她也不知道怎么貌似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说出的话也不由大脑一般。

    她一时有点后悔,刘氏也呆愣愣站在那里,见闺女眼睛渐渐水气氤氲,眼看着就要哭了,刘氏无措的擦了一下自己的手,走了过来,轻轻摩挲着林夕的头:“咋会抱错呢,你就是我闺女啊!刚生下来你才三斤,瘦的跟个小猫崽子一样,哭都没力气。可那模样,跟你娘我小时候没有半分不同。”

    老头看得出来这是丫头的心结,索性一言不发,安静做背景板。

    刘氏则像陷入回忆中,喃喃着:“接生的郝婆子说,这丫头不足月,恐怕难活,就淡养着吧,还不晓得是不是你家的娃呢!”

    古代条件简陋,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里走一遭,婴孩的成活率也不是很高。尤其是在贫困闭塞的南坪坳附近,小孩子很容易就夭折。有些接生婆不看好的孩子就会告知家人要淡养,顾名思义,就是别对他(她)太好,淡淡的养着。一是古人有折福的说法,就是谁对小孩子过分好了,会折损孩子的福气。二是免得投入感情太深,一旦孩子早夭大人过于悲痛又无可奈何。

    刘氏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淡养着淡养着,也不知怎么,就成了习惯,是娘错了,二丫,你是娘的亲闺女啊!”

    刘氏粗糙的手掌摩挲着林夕,才惊觉女儿是那样瘦骨嶙峋,完全没有十三岁少女该有的样子,看起来最多十岁。想着这许多年来,她总默默的做着繁重的家务,从不吭声,从不抱怨,可也从不曾撒过娇,一时又是愧疚又是后悔。

    而被刘氏抱在怀中的林夕,也不知何时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林夕虽然在哭泣,可胸中却是一阵释然,好像有一种再没有任何遗憾的感觉。

    这,又是原主的情绪吧!

    原来,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开始陆陆续续往禹家送各种建筑材料,这些都是禹爸昨天定的,禹家人准备投桃报李,给老爷子修一间好点的屋子出来。对外的理由就说家里有个远房表舅来投奔,再说自家儿子也大了。

    南坪坳总共也没有多少户人家,农家生活枯燥简单,恨不得谁晚上打个喷嚏放两个响屁都能成为一个话题八卦一会儿,所以无论做什么,都要一个合理的解释。若是换到城里,谁管你啊,只要有钱,你就是修座皇宫,官家不拿你那就万事大吉。

    禹家位置偏僻,院子也宽敞,就直接在旁边又接出两间来,将来禹来宝也要有自己的房间,索性一起都修建了,一劳永逸。

    老头一早吃了早饭人就不见了,禹来宝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因是直接在房子旁边接盖,所以对老房子那里的使用并没有什么影响,林夕忙活完了活计,又不用去山里弄那些不值几个钱的草药,就和禹蓝一起帮着刘氏用昨天买的布给大家做衣裳。

    禹彤的女红跟苏兰馨是完全没办法比的,好在乡下不是很讲究,给自己缝缝补补还是能行的。至于老头的衣服,肯定是交给刘氏做了。

    因为昨天将话都说开了,所以母女三人说说笑笑边做着活计,一时屋里其乐融融,刘氏虽然还会开口就骂,不过很少动手了,而且就算是动手,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三个孩子谁都不怕她。

    眼看着快到晌午了,出去买菜的禹爸也回了家,林夕活动活动酸疼的手脚,娘三个要给那些盖房子的人准备午饭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听到门口有人不知道在吵嚷着什么,依稀还听见有人在喊“二丫”。

    林夕听着这声音有点耳熟,心里冷哼了一声,饶是她没像剧情那样被蓝永富哄骗着私奔,这个货还是贼心不死,看这样子,是想登堂入室了?

    刘氏听见门口有人喧哗,也没多想,站起身就走了出去。

    林夕紧随其后,禹蓝也跟了出来。

    果然,是蓝永富这个臭不要脸的。

    因为家里在建房子,本来就有不少帮忙的,再加上好多闻风而至的人,真是全村总动员那,不知道的还以为老村长要开会呢。

    也不知蓝永富说了什么,就看见禹爸已经气得一张老脸青紫青紫的。

    见禹爸这样,蓝永富又再接再厉“岳父,我跟二丫互相喜欢都很长时间了。我娘没的早,也没个人帮衬着我张罗,可我也不能总让二丫就这这么一直等着我,所以呢,我就……”他挠了挠头,想找个恰如其分的词儿来却一时又想不出:“我就……自荐枕席了。”

    傻逼,自荐枕席是这么用的?

    禹爸怒不可遏,气得指着蓝永富的手指都是颤抖的:“你放屁,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家二丫会看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