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47章 第二个试炼任务23(完)
    老头既然这么说了,林夕也不敢拖拉抓紧搬家。

    反正现在姐姐已经嫁到镇上,全村人几乎都知道禹老爹一直郁郁寡欢。而且,现在禹家二丫的医术也是窗户眼吹喇叭名声在外了,这小小的南坪坳肯定留不住这尊大佛,对于他们的离开,村里人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林家一听亲家要搬到镇上来,帮忙找了个不错的宅子,因着准备来了以后开医馆,所以选择的是个临街的房子,后面两进的院子,有个不大的小花园,倒也十分别致。本来是一个典史住的,年前人家走了门路,开年调令下来,卖家急着出手卖的很便宜。

    左右价钱也不贵,林家就做主给买了下来。

    禹家那边也便宜处理了刚盖好的房子,刘氏还有点恋恋不舍,嘴里念叨着刚修好还没住热乎呢,又要搬。

    禹家将房子便宜卖给了老村长,禹顺跟赵氏过来叨逼叨逼说了半天,禹顺反复说着两个禹家本是兄弟,这价钱就算是卖也得先卖给自家啊,搬家也不通知他们一声。

    赵氏就说刘氏捂着表舅来的信儿自己得了好处,又是学医又是盖房的,他们却连表舅面都没见过,真是没人性。现在发了财又闷声搬到镇里去,简直没把他们当亲人巴拉巴拉的。

    好像老头真是禹家的表舅,说到最后赵氏自己都要信了。

    禹家四口集体翻白眼,说的跟真的一样,他们咋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一位神医表舅!

    后来见实在没便宜可占,几乎要直接破口大骂了。

    林夕悄无声息的回了趟屋子,回来后跟赵氏大声呛到:“您还真说对了,我们禹家就没您这样落井下石的亲人!房子卖谁也不卖给你,因为你没人性!”

    赵氏恼羞成怒,伸手去打,林夕机灵的推了她一把就躲开了。老村长他们拉扯着劝架,林夕也见好就收,上了林家找来的马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总算是出了南坪坳。

    车上,禹来宝鬼头鬼脑的问林夕:“二姐,你回屋后在手上抹了啥东西?”

    果然瞒不过这小子!

    林夕柳眉微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她既然这样喜欢满嘴喷粪,就让她拉半个月肚子好了!也叫她明白明白,没事不要得罪大夫!”

    直到到了镇上,林夕才知道当初老头还真没骗人,他医术高超,江湖人称“赛神仙”。

    在林家的帮助下,千金医馆正式开业。以售药和千金科为主。

    古代女大夫可是很少有的,林夕又已经小有名气,很快就打开了局面。

    老头临走也给她留下了不少医书,林夕几乎是争分夺秒在看,领悟不了的就死记硬背。古代中医其实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流传到现代已经不知有多少精髓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她不是在每个世界里都能有这样的机会学习。

    她也在抓紧一切时间修习二十段锦,林夕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二十段锦真的是很神奇,她修习一段时间之后,不但身体有所好转,连灵魂也感到有所强化,可惜的是她这具身体初时经脉太破败,而她修习的时日又短,进展缓慢,这二十段锦她只勉强修习到前面三分之一。

    林夕隐隐有种感觉,她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想想原主的愿望,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少。

    听说蓝永富跟王寡妇现在过得很不好。

    蓝永富废掉一条腿后是彻底指望上了王寡妇。每天靠那些男人给他赚几个钱来吃喝玩乐。可是随着生活越来越困顿加上王寡妇也渐渐年华不再,赚的银钱就越来越少。

    蓝永富便把主意打到了王寡妇的两个女儿身上,王寡妇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对自己的孩子的确是不错的,她当时就联合着两个女儿跟儿子一起将蓝永富另外那条腿也打折了。

    这下蓝永富彻底悲剧,只能每日躺在家里等着王寡妇施舍东西过活,不过王寡妇住的房子毕竟是蓝永富的,而蓝永富虽说爹娘都死了,还有好多本家在临水村。王寡妇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现在王寡妇将小女儿找了个稳妥的外乡人嫁了出去,跟大女儿一起老老实实务农种蓝家留下的那些地,有一搭没一搭的照顾着瘫在床上的蓝永富,日子倒也相安无事,勉强过活。

    王寡妇的小儿子想读书上进是不可能了,看在他曾经做过王寡妇的猪队友帮了自己一次,而王寡妇又天良未泯,林夕索性将王小磊招进医馆里做个小学徒,每个月还能拿着点月钱回家看自家老娘去。

    面对禹家的以德报怨,王寡妇很是羞惭,有些悔不当初。

    而瘫在床上的蓝永富却跟魔怔了一般天天念叨着:“二丫应该是我的,医馆也是我的,我本该是有钱人!为什么会这样!”

    只要一听见禹家的消息,他就会狂躁得手边有什么就摔什么,王寡妇每次都先将所有东西挪走,然后再将禹家如今的好日子一桩桩一件件将给他听。

    蓝永富已经没有东西可摔,就以手握拳狠命往墙上或是床头砸,砸得自己双手血肉模糊却依然不能平息那股锥心的痛苦。

    得知这些事情,林夕只是淡淡一笑。

    很多时候,死亡真的是很仁慈的解脱,让你悲惨而无奈的活着,看姐如何风生水起,那才是最大的折磨!

    “第二个试炼任务完成,试炼者灵魂剥离中……本体灵魂投放中……”冷冰冰的声音终于在一个暮春的午后响起,林夕看着手中尚未读完的医书有淡淡的遗憾,也有一种意料当中的解脱。

    她感觉到自己又一次悬浮在空中,而本来看书的自己站了起来,活动活动手脚,适应了身体后走到窗外,柔和的风带着柳絮,燕子双双依偎着在枝头呢喃,林夕又一次听见来自原主的感谢,她淡然一笑,不要谢我。

    我是助人,亦在自救。

    林夕心思空灵,不再有任何情绪,心中缓慢运转着二十段锦的口诀,静静等待着最后一个试炼任务的传送。

    林夕虽然早有准备,可一下被扯进巨大的漩涡时还是差点没忍住那股由于急速旋转带来的头晕目眩,她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后,感觉自己已经在一具身体里面着陆了。

    林夕缓缓睁开眼,这次倒是没有呕吐,可是依然很难受,她觉得这种没有人性的传送可能害得自己得了眩晕症。

    她稳定了一下心神,悄悄转头打量一下四周,才明白为什么还是会感觉到晕眩,原来她现在是在一艘船里,估计船不会很大,不然不会摇晃得这般厉害。四人仓,昏黄的灯光下,隐约可见另外的三个铺上面都睡着一个女孩子。

    林夕观察了一下,这次总算是现代位面了。

    可接下来脑海中冷冰冰的声音,却让林夕的脸立刻面无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