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48章 最后一个试炼任务1
    原来,她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叫死亡岛的海岛。而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剧情,只交代了这具身体的身份。

    梁冰冰,很冷的名字吧。

    她自幼在孤儿院长大,因为长相不是很讨喜,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原主一向都知道她的目标在哪里,然后就会一直向着目标努力。

    她半工半读念完了高中,顺利考进了向往的学校a大,可是梁冰冰的成绩并没有好到领奖学金,刚好在网络看见这样一则广告:荒岛求生游戏,免报名费,提供食宿,只要能坚持呆在岛上七天就算完成任务,奖金一百万元。

    开始的时候她觉得一定是哪个无聊的人在搞事情,也没当做一回事。可是在她一直找不到短时间内赚到钱的办法时,梁冰冰又一次看见了这则广告,鬼使神差的她选择了报名。

    然后他们被集体送到了船上,就是现在林夕所在的这艘船,目的地自然就是那个求生游戏的荒岛死亡岛。

    冷冰冰还告诉她:“你的基本任务就是活下去,帮原主拿到一百万的奖金。而作为试炼者,可以通过杀人的方式取得加分来让自己试炼成绩更优异。整个海岛共有一百人被投放进来。其中和你一样的任务者五十七人。杀掉任务者获得的奖励是杀掉普通人的一倍。”

    冷冰冰说完这话就不再言语,但是林夕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她感到了来自那见鬼的什么曜玄社区森森滴恶意。

    既然要费劲巴拉将她们弄成试炼者(林夕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他们选中的独一无二)来培养,为什么又这样不在意他们的生死?居然还要他们在这样一个大海岛相互厮杀,而且,杀掉试炼者的奖励竟然是杀掉普通人的一倍,鼓励他们内斗?

    养蛊政策吗?

    还是说要来个荒岛online?

    林夕虽然恨不得吐那个冷冰冰代表的鬼曜玄社区一脸狗屎,但是还是得微笑着忍耐。

    强者制定规则,弱者服从规则,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无处不在,你可以不接受,但是呢,人家就会代表月亮消灭你!

    林夕不言不语,虽然没有什么剧情,但是她还是知道了同仓的三个人的大致情况。毕竟在她来之前,几个人已经互相介绍过了。

    四个人里年纪最大的是一个叫周晓兰的家庭妇女,今年三十三岁,人长得又黑又瘦,不太怎么说话,双眉紧锁,面带哀愁。

    原来,她三岁的宝贝儿子前段时间突然发烧,食欲减退,感觉头部很不舒服,跑了许多家医院,最后确诊得了一种叫“神经母细胞瘤”的疾病,需要手术并且化疗,医生很沉重的告诉周晓兰:“即便是这样,患儿目前的状态也只有30%治愈的可能,如果放弃治疗,孩子还有四-六个月左右的生命。”

    简直是晴天霹雳,而她那个不负责任的丈夫直接消失了,丢下她跟孩子不见踪影,周晓兰不想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所以她报了名。

    “我?我是刘倩,二十二岁啦,我的梦想是能做一个歌星。可是在我们那个城市的酒吧登台很难有出头之日,要人没人,要钱没钱,我参加选秀试了几次都被刷下来。所以我想弄点钱,包装包装自己,二十二岁了,再不拼一拼,这辈子就这么回事儿啦!”

    这个叫刘倩的姑娘皮肤白皙,水汪汪的大眼睛,烫着一头风情万种的波浪长发,染成了奔放的酒红色,配上她嘴角一颗醒目的红痣,辨识度挺高。林夕觉得自己要是男人的话,估计会看上她。

    至于那个一直瑟缩着双手抱肩,总是给人一种她很没安全感的女孩,则叫江佩玲,来自一个小城镇,今年二十岁。苍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总给人一种柔柔弱弱,马上就要哭了的感觉。

    事实上她的确总动不动就哭鼻子,因为她真的很冤。

    说起她来的原因,就有点啼笑皆非了。

    她是陪着邻居家一个叫小丽的同学去报名,结果糊里糊涂就被小丽劝着也报了名,谁知到了集合那天她都被带上船才知道,小丽没来!

    江佩玲当时就哭了,说是要回家,结果当然是不成的,直接就被带进船舱里。

    江佩玲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家一定要好好骂小丽一顿,为什么要耍她?林夕看着她眼睛红红鼻子红红的小兔子样,怀疑她的骂有多大杀伤力。

    林夕暗忖:你还是等能活着回去再说这事吧。

    看来,不幸的人生真的是各有不同,但是结局却殊途同归。财帛动人心,可惜很多人将会把性命丢在这里。

    好吧,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林夕知道,她现在觉得别人可怜,可在别人的眼里,作为一个孤儿的她还要为了自己的学费而奔波也是挺悲催的。

    望着窗外乌沉沉的夜色,林夕伸了个懒腰,不管怎么,大家都是活在裆下,伤春悲秋也没个卵用,还是保存体力,应付即将来到的明天吧!

    林夕决定见缝插针修习一下二十段锦。就是不知道这个身体底子怎么样,如果是像上个世界禹彤那样的,那她还是歇菜吧,她可没地方去找那些老头给她准备的珍贵药草去。

    林夕悄悄捏住自己手腕,嗯,还好,这具身体的底子相当不错,经脉通达,沉稳有力,甚至应该算是老头口中习武的好苗子了。

    林夕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感觉好像天就快亮了。

    她装作有点冷的样子瑟缩了一下,将薄毯往身上拉了拉,然后闭目假寐。

    而在毯子下面则左右手各掐了一个单手诀,默默运行二十段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怎么说也有点用吧!

    随着口诀的运转,林夕的身体渐渐温暖起来,那股来自经脉的暖意一点点向着丹田汇聚,温润了丹田之后再缓缓运行至手三阳经然后循环往复,再归于丹田。

    林夕察觉已经能完全掌控这具身体,十二正经她只打通了手三阳,运行循环三周后她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嗯,这具身体真心不错,算是她生命的一个小小保障。

    猛然林夕感觉整个船体震动了一下,接着又是一下,她并未惊慌,估计是到了那个传说中海岛了吧。

    林夕假装缓缓睁开双眼,几乎一夜未眠的她并不如何疲倦,她精神状态很饱满,不过她立刻掩去眼中精芒,跟别人一样做出刚刚醒来略带萎靡的样子。

    一个男人的声音犹如在众人耳边回响:“全体人员速度下船集合!全体人员速度下船集合!全体人员速度下船集合!”

    呵,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