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49章 最后一个试炼任务2
    林夕随着众人下了船,来到一个有篮球场那么大的空地上。

    林夕注意到,空地看起来隐隐有点像八卦的感觉,乾、坤、巽、兑、艮、震、离、坎。在八卦的前面正有一个中年男人面对众人站在那里,估计说集合的就是这个人了。

    在他的两边还站着十多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皆是那种虎背熊腰、肌肉虬结坟起、胸大肌发达到几乎令所有女性羡慕嫉妒恨的猛男。

    每过来一个人,黑铁塔们都会搜身,只给这些人留下自己的衣服,大家是敢怒不敢言。

    见所有人都到齐,中年男人一个眼神过去,只见那几艘载林夕他们过来的船远远驶开些距离,男人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左手一扬,连续的爆炸声响起,众人一阵惊呼!原来是那些船居然接连爆炸!一艘都没有剩下!

    一个女人突然尖叫出声:“天啊,你们炸了船,我们怎么回去?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她这一喊,带动了很多人,有的哭泣有的哀求有的咒骂。

    中年男人双手下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可是不管用,最开始尖叫的女人已经几近崩溃,哭闹不休。男人对身边一个肌肉男使了个眼色。那个黑铁塔般的大汉三两步就垮到她身边,如同拎小鸡一般将她提起,扬手对着女人脖颈就是一砍,只听到一声极细微的“咔”的一声,她的四肢软软垂下,再无言语。

    黑铁塔像丢一个破布娃娃一样将女人丢在地上。

    众人一阵抽气,谁都知道,她死了。

    黑铁塔威胁的眼神如有实质对着众人一一扫过,所有人全都噤声。

    中年男人满意的点点头,面带微笑,很是温和的说道:“嗯,这样才乖。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孩子。好了,先生们女士们,欢迎你们光临死亡岛。让你们来这里的原因一定是千奇百怪,这个呢我不想听,但是你们来到这里只要乖乖按照我们的要求完成了任务,那么结果却是只有一个,每人将带走一百万。可能不算是一笔巨款,但是绝对可以解决你们目前的难题。当然,你们也可以不配合我们,那么我就只好让不听话的人去陪……”

    他伸手指了指刚才被打死的女人,继续温和的说道:“只好陪她了。你们的任务很简单,等一下游戏开始时,你们会被随机投放到死亡岛的任意位置。下面我说的话很重要,我不会重复第二次,不接受任何疑问,请务必听好:岛上会有各种各样好玩的动物、植物,很可能对你们不会太友好。你们要在自己被投放位置附近仔细寻找,因为主办方给各位准备了精彩的海岛生存大礼包,里面可能有食物跟水,也可能有武器,当然也许会有一只小蜘蛛,运气好可能会有三种东西,运气不好可能里面只有空气,这个要看……”

    男人抬头望了望天空,自觉很幽默的说道:“你们伟大的上帝的旨意。你们将在这里呆上整整七天。这七天每个中午和晚上我们会用直升机投放食物和清水,心情好甚至还会有各种药品,你看,其实我们很仁慈的,对吗?”男人摊了摊手,耸耸肩膀,继续说道:“不过食物和水是每天存活人数的一半,拿不到就只能去抢,你们怎么做我们都不会干涉。游戏时间是七天,结束后我会来统计,只要活着的人,都会有那一百万的奖励,为了你们的目标,加油吧!”

    这个中年男人虽然用十分温和的语气说话,可是话里面却带着股高高在上俯视蝼蚁的味道:“最后一个忠告,越是丛林深处越是安全,海岛边缘有一层毒瘴,靠近者,死!”

    大部分的人听了都不禁哭泣起来,可是看着那十多个虎视眈眈的男人,谁都不敢说话。

    天空飞来两架直升机,男人扬了扬手,带着黑铁塔们登上飞机后对着众人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别妄图逃走,这附近的海域,遍布着凶残的牛鲨,最喜欢攻击海边的**。而我们会全程关注你们,让游戏精彩一点!孩子们!”

    两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就飞走了。

    众人见他们都走了,有人向着刚才下船的方向跑去,可是才一有所动作,忽见脚下的八卦图急速旋转起来,所有人都跌倒在地,一阵眩晕。

    这眩晕实在是太熟悉,林夕每次传送都是这样的感觉,这种程度的眩晕对于林夕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一阵恍惚,林夕就清醒了过来,耳边有鸟鸣阵阵,初升的旭日把柔和的光芒从遮天蔽日的林间洒落,林夕发现她正站在一棵巨大的望天树下,也许不是望天树吧,反正是那种属于热带雨林里面的巨大乔木。

    想起那个中年男人的话,林夕乖乖的在自己周围搜寻起来,脚下的地面很潮湿,在望天树那板状树根下,林夕掏出一个油纸包,她的心就是一沉,那纸包静静躺在她的手心里,这么小巧的纸包,说有原子弹谁信?

    林夕苦笑着打开油纸包,嗯,拆包有惊喜!

    她很幸运,一下得到两件武器。

    她很悲催,两件武器分别是一根缝衣针和一把碳钢手术刀片。

    林夕这个恨,妈哒,你说你送我个刀柄都不成吗?林夕左手拿缝衣针,右手持手术刀片摆了个很拉轰的造型。

    林夕微笑脸:上帝,你大爷的!

    退货可以不?不然靠她那两把武器杀敌,还没把敌人弄死估计先把自己累死了。

    林夕不死心,继续周围小范围的寻觅,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结果除了一只长臂猿或者是什么猴子吧,对她做个鬼脸还有就是几只五彩斑斓的蜘蛛外,没有太多发现。

    林夕没办法,只得认命,她从头上拉下几根头发,穿在缝衣针上,系了个扣,别在衣袖上,不然的话回头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可能就会损失一把武器。

    看着自己的武器,林夕欲哭无泪,麻痹的,老娘咋就这么倒霉!

    在刚刚自己查看过的安全区里,林夕总算找到一根略微粗点的树枝,撅折了,将上面的枝枝叉叉弄下去,得到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的木棍。

    总算勉强有个防身的家伙了。

    林夕手持木棍。

    金箍棒巴格邦巴格邦~!

    咦?那边有动静,好,待俺老孙……

    林夕一手拿着木棍一手握刀片,蹑足潜踪悄悄循声而去。

    声音来自一片灌木丛后面,像是隐隐的抽泣声,与四周的鸟鸣啁啾很是格格不入。

    林夕越走越近,她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不发出一点点声音。然后屏息静听,果然是一个女声在低低的抽泣,而且听起来吧,还有点耳熟。

    林夕想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长发披肩的女孩正手拿一把镰刀低低哭泣。

    “江……江佩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