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51章 最后一个试炼任务4
    两个人忙活了一阵,剥了不少灌木外皮,然后林夕将它们编成一个巨丑的袋子。比禹老爹编的东西差好多,林夕摇摇头很不满意,不过也差强人意,起码比没有强。剩下的比较细的,林夕跟江佩玲一起动手将它们编麻花辫那样弄成绳子。

    江佩玲眼睛里都是崇拜:“冰冰姐,你懂的真多,要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说到这里,江佩玲本来高兴的小脸上又涌出无比后悔的情绪,如果她没来参加这个荒岛求生的游戏该多好啊,现在一定是在沙发上葛优瘫,吃着零食看电视,偶尔被老妈骂到抱头鼠窜。她看着被灌木皮弄得花花绿绿的手,觉得以前枯燥的生活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啊!

    林夕安慰她:“你要想,还好我我们是被送到了这里,如果丢去陪爱斯基摩人,就咱们的装备,直接冻死。或者丢进沙漠,白天热死晚上冻死,还没有水没有吃的,我们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江佩玲:→_→

    不会安慰人就不要说!

    编成的丑袋子很快就派上了用场,林夕看见了一些能驱蛇的草药,把它们采集下来,什么羊角豆啊小巴毛之类的,还有一些可以充饥的也不放过。林夕又多了一些信心,只要不遇见那些森蚺、豹子那样的危险动物和人类,她们应该能坚持到七天吧。

    林夕一边采集一边将手中植物的作用说给江佩玲听,江佩玲听完眼睛一亮,突然向离她不远的地方走过去,伸手去抓一株乌目菜边兴高采烈的喊:“冰冰姐,这个我认得,可以吃,还可以防治蛇咬……”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草丛嗖的一下窜出一条五彩斑斓的蛇来,盘曲着身体,蛇头高高昂起,蛇信“嘶嘶”的不停吞吐。江佩玲一下就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嘴里结结巴巴的叫着:“冰……冰冰姐,蛇……有……”

    林夕眼见那蛇差不多有擀面杖粗细,头呈三角状,竖立的蛇瞳上有个类似睫毛状的凸起,猜测可能是蝰蛇的一种,心下也不由大骇,蝰蛇基本上都是剧毒!

    那蛇头昂起的方向正是对着江佩玲,她赶过去已经来不及,当下也不及思量,随手就将手中的木棍狠狠对着蛇头砸了出去!

    要说也是江佩玲命不该绝,林夕这次蒙得很有准头,蛇头居然被木棍砸个正着,林夕又两、三步飞奔而至,抢过江佩玲手里的镰刀,对着蛇头一顿狂砍滥砸。

    她是听说过的,即便是将蛇头斩下来,依然可以飞起伤人。

    现在蝰蛇的蛇头已经被砸烂,再无法伤人,蛇身依旧盘旋曲折、蜿蜒而动,似乎想将害死它的东西缠绕起来。

    江佩玲哆哆嗦嗦走到林夕身边,见那蛇就算是死了也还是如此狰狞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寒噤,伸手紧紧拽住林夕的胳膊:“死……死了吗?”

    见林夕点头,江佩玲抱住林夕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

    林夕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再哭你就自己一个人吧,你是想引来别人还是想引来别的动物?”

    江佩玲赶紧捂了嘴巴狠命摇头,泪水却还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往下掉。林夕无奈的弯下腰,将木棍跟镰刀拿了起来,又把镰刀递给江佩玲:“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你现在就受不了的话,你往东我往西,我不想带着个拖累一起走。”

    “不会了,最后一次,我……我保证!”江佩玲发誓一样举起手。

    林夕看着这个娇怯怯的小姑娘,无奈的摇头,也真是为难她了。

    可是,这个残酷的世界,不会因为她的怯懦而对她额外宽容,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成长,是你去适应世界,而非世界来迁就你!

    江佩玲见林夕冷着脸,知道她只是嘴巴不好,并没有丢下自己的意思,就扯了扯林夕的袖子:“冰冰姐,别生气了,我以后自己打蛇,我不会再这样了。你也挺累的,袋子我来背吧。”说着,脸上带着谄媚就动手去扯林夕背在肩膀上树皮编织的袋子。

    林夕任由她背着袋子,脸上还是冷冷的:“小玲,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我不该这么胆小,也不该一有什么事情就哭,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会给我们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林夕打断她:“错,你最大的错误是看见乌目菜的时候,为什么不先用木棍拨拨草丛里面是不是潜藏着什么?这是荒郊野外,不是你家后院!幸亏是一条小蛇,如果里面躲着的是什么危险的野兽呢?你也这样不管不顾的?”

    见她垂了头不再言语,林夕叹了一口气,又说:“有时候害死我们的未必是那些庞然大物,而只是我们的一次不小心。”

    在陌生的丛林里,危险无处不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

    江佩玲郑重的点头,对林夕诚恳的说道:“谢谢你,冰冰姐!你不但救了我,还教会我这么多东西,只有我妈才对我这么好……”

    林夕大黑脸:姐没有那么老!

    头顶上永远都是郁郁葱葱的巨大乔木,各种攀缘类植物五花八门,有时候会有颜色鲜艳的各种花朵,空气也是那么清新,如果没有那些潜在的危险,该多好啊!听着虫鸣阵阵鸟叫啁啾,她甚至依稀看见了一只海伦娜闪蝶从眼前飞过,真是个美丽的地方,也特么是个要命的地方!

    温度渐渐升高,空气渐渐变得潮湿而闷热,脚下愈加湿滑,林夕几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再小心。现在两个人的衣服都紧贴在身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什么,反正经过了最初的新奇,现在两个人都有点烦躁。

    林夕偶尔会抬起头看向天空,看着都费劲,也不知道那些靠飞机空投的物资能不能落到地上。

    途中她们捡到一种坚果,比椰子要小许多,但是跟椰子很像,林夕用镰刀将上面砍开,里面却有点像哈密瓜,闻着很香甜,林夕不确定这东西能不能吃,挖出来一点果肉丢在地上看会不会有蚂蚁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