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60章 最后一个试炼任务13
    少了刘倩的叽叽喳喳,好像三个人突然变得很冷清。漆黑的夜里,不知名的鸟虫发出各种鸣叫声,林夕清晰的听见周晓兰翻了一个身,接着又翻了一个身,辗转反侧。

    林夕不由心下凄然,想必这个夜晚谁的心里都不舒服,毕竟算上在船上的那一夜,四个人一起呆了整整五天,也一起患难与共。

    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一阵阵压抑的抽泣,是江佩玲在哭。

    周晓兰又翻了个身,林夕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江佩玲抽泣着歉然道:“对……对不起,冰姐,我……我吵……吵到你们休息了。”

    “不要说抱歉,其实我心里也很难过。”林夕的声音里带着哀伤。

    江佩玲听林夕这样说,眼泪再也无法抑制,滚滚而落:“我……我连给她收尸都做不到,呜呜!吃烤肉的时候,她还说以后要给我们住豪宅开豪车,我给她烤的五花肉,她还没有吃到……呜呜呜!”

    “很好,那么我们谁都不要睡,悲伤哭泣一个晚上,然后明天都没精神,管他是被野兽干掉还是被人干掉,大家一起去陪刘倩,好不好?”林夕看江佩玲的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冷冷说道。

    “不是的,冰……冰姐,我知道我这样是不对的,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那些人真没有人性,刘倩……刘倩又没有伤……伤害他们,为什么要杀她?”

    “如果眼泪有用,这个世界早就一片汪洋。可事实上,你的泪水除了让你水分流失以外,屁用没有。我也很难过,可是处在现在的境地,我们有资格悲伤吗?”

    周晓兰也说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再难过,刘倩也活不过来,而且我知道那三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对不对冰冰?”

    林夕并不意外周晓兰知道她的意图,这是个思维敏捷又通透的人。

    江佩玲的声音透着浓重的鼻音:“咱们都走了,怎么知道人家有没有好果子吃?”

    “你冰姐给他们留下的‘好果子’啊,不过吃不吃就要看运气了。”周晓兰难得的幽默了一把。

    林夕问道:“兰姐,你怎么知道那几个果子不是好东西?”

    “真的是好东西的话,你不会刻意提起它。咱们还丢下那么多竹笋蘑菇还有很多的草药给他们呢,用处不比那几个果子差,可是你什么都没说,却独独提出要拿走那几个果子。矿泉水瓶的事情让我知道你了有多狡猾,你本来就是要拿走矿泉水瓶子的,可是却反其道而行之,让他们以为果壳里面的水是最好的,抢着留下,咱们才能顺利拿走瓶子。冰冰,你从来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所以我猜想,那几个果子肯定有古怪。”

    林夕现在是真的佩服周晓兰,冷静、机智、心细如发。

    “嗯。”林夕点头:“那果子名叫‘极乐果’,作用么,就是致幻,会让人产生幻觉,越来越快乐直至癫狂。倒不是什么致命的东西,不过如果他们吃了果子刚好附近有人或者动物,哼!”

    林夕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我队友的命,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江佩玲听了,心里舒服了很多,冰姐原来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冷血,她把什么都放在心里呢。

    她很诚挚的说了一句:“冰姐谢谢你,如果我也被人害死了,你不用刻意给我报仇,要跟兰姐好好的努力活下去!”

    周晓兰听着江佩玲的话,心中莫名一沉,她感觉这话说的很不吉利,岔开了话题说道:“好了,小玲你睡吧,今天都累够呛,下面我来值夜吧。”

    江佩玲没有矫情,说了一句“辛苦”就躺下睡了,但是她睡得很不安稳,就算是睡着了,也还有啜泣声偶尔传来,想必刘倩的死对她冲击太大,这个被家里保护得不知人间疾苦的傻白甜一时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情。

    一夜无事,早上起来林夕跟周晓兰收集清水,切了一些肉准备吃早饭。

    江佩玲却一直没有动,林夕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

    想必是连吓再累,加上队友的死亡,击垮了这个脆弱的姑娘,林夕的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周晓兰看着林夕的脸色,悄声问道:“她怎么样?”

    “发烧,估计超过三十八度五。”林夕叹了口气,看来水要节约使用了。

    林夕撕下了自己衣服口袋上的兜布,目前只有这里算是用处不太大的布料,用水小心的浸湿给江佩玲擦了擦额头、腋窝、腹股沟等处,然后拧干,找水汽比较大的叶片擦拭着,等到湿了一些,小心放到江佩玲的额头上。

    江佩玲睁开了眼睛,林夕拿着瓶子喂她喝了几口水,江佩玲的嘴唇有些干裂,两腮通红,嘶哑着说了一声谢谢,又沉沉睡去。

    林夕又伸手在江佩玲的合谷、间使、曲池等穴位出按捏几下,好歹也能减缓一下症状。

    她让周晓兰照顾江佩玲,自己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可以用得上的草药。

    林夕不敢走出太远,只在附近寻找,她感觉这丛林里现在布满了不可测的危险。那个中年男人再没说过话,说明这几天死亡的人数让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观众大爷们很满意。她相信,现在开始,基本上每个活下来的人都不可小觑。

    几株蒲公英映入林夕的眼帘,这个丛林是多么奇妙啊!林夕真的很无语,明显热带雨林的气候,涵盖的植物动物从寒带到热带都有,可就是特么木有水,哪个傻缺设计的?你滚过来,老子绝对不会打死你!

    林夕又找到两种可以使用的药草跟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就急匆匆赶回营地,却发现营地里多出了一个人!

    那是个穿着一身迷彩服的女人,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正在跟周晓兰说着话。

    林夕紧走几步到了营地,周晓兰看见她回来很高兴:“冰冰,怎么样?有收获吗?”

    “嗯。”林夕点点头。

    “对了,这是赵昕意,她给了我们两瓶水,我分给了她一些肉,她饿坏了。”周晓兰介绍着,又说道:“我已经给小玲又喂了些水了。”

    赵昕意的到来缓解了她们水的紧缺,周晓兰脸上愁容都少了一些。

    林夕也很高兴,丛林里动物并不少,她们现在的武器可以捕捉到一些体型较小的动物,加上一些野菜,所以食物并不是很稀缺。

    江佩玲发烧却需要多喝水,冷敷也需要水,赵昕意的出现简直就是她们的救星。

    林夕拿出刚找到的坚果壳,准备用这个给江佩玲熬药,当她接过周晓兰递过来的水瓶,脸色蓦地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