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61章 最后一个试炼任务14
    林夕不动声色拿起打火机跟果壳做出要熬药的样子,回头看见周晓兰手里拿着另外一瓶水,林夕并不能确定这水到底有没有问题,于是就回头笑着对周晓兰说道:“兰姐,我去给小玲熬药,幸亏遇见了赵小姐,咱们虽然损失了番茄,她却送来了两瓶水,也是一样的啊!”

    她将“一样的”三个字咬得比较重,而且又提了番茄,以周晓兰的细心,应该能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周晓兰的神色几不可查的僵了一下就恢复如常,如果不是林夕刻意的观察,根本看不见她这一丝微妙的变化。

    周晓兰本来去拧水瓶盖子的手停顿了一下,淡淡说道:“算了,我还是先不喝水啦,也不知道小玲等会要不要冷敷呢,先紧着病人来吧。”

    赵昕意见她本来已经要拧开盖子喝水却停下,脸上露出一丝失望,随后她就微笑着说道:“没关系的,兰姐,你给了我那么多吃的,我这里还有两瓶水呢。你们要是实在不够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们匀点。喝吧,到了这见鬼的丛林才知道,原来渴比饿更难受啊!”

    她觉得自己表现的不露一丝破绽,却不知道那一丝失望的神情已经被周晓兰敏锐的捕捉到了。

    周晓兰随口答道:“可不是,要不是你来了,弄不好我们真的可能会被渴死呢!”她淡定的走到江佩玲躺着的地方坐了下来,面带愁容伸手摸了摸江佩玲的额头,嘴里喃喃着:“小玲的烧还是没退啊。”

    为了便于照顾江佩玲,林夕跟周晓兰在地上用枯草打了个地铺,她们的物资都在地铺上,包括她的反曲弩。

    熬药的林夕走了过来,周晓兰嗅到空气中似乎有一点奇怪的味道,好像是梁冰冰身上的。

    “冰冰,什么味儿啊,这么难闻?”周晓兰问道。

    林夕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声音更是没有一丝温度:“那就得好好问问这位赵昕意小姐了。”

    林夕走到周晓兰的身边,一手拿着那半个果壳,另一只手里却握着一把手枪,而黑洞洞的枪口正直直的对着不远处的赵昕意。

    “冰冰,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昕意故作镇定,神情有些激愤:“怎么,你们这是想要谋财害命抢我的水了?亏我还觉得你们人不错,想要跟你们一起呢!”

    林夕眉头微挑,带出一个嘲讽的冷笑:“我可不敢要你这种恩将仇报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赵小姐分到的武器礼包是鹤顶红吧。”

    赵昕意一顿,脸上带着极不自然的笑:“呵,梁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你手无寸铁,孤身一人怎么活到现在呢?别告诉我你迄今为止只遇见了我们。想必你已经毒死了不少人了吧,否则,你哪里来的这么多水?明知道这丛林里食物易得水源难求,你居然这么大方一下就送我们两瓶水?”

    林夕一脸“老子很聪明,你别把我当傻子”的表情。

    赵昕意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眼眸中含着泪水:“梁小姐,想不到你这个人这样多疑,我是诚心诚意想要加入你们的队伍才一下拿出这些水的,居然这也成为你怀疑我的理由。”

    她高举着双手,缓缓后退,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悲伤:“我走总可以了吧,这些水就当是送你们的,你们人多,我又没有武器,放我一条生路总可以吧?”

    林夕却并不理会她的低姿态:“你先起的歹意,就别怪我无情,把你手里的水留下一瓶,然后滚!”

    “凭什么?”赵昕意的泪缓缓流下:“我们都是女人,就因为我人单势孤又没有武器,你就可以这样肆意的欺负我吗?”

    林夕实在是懒得跟这朵黑心莲废话:“你给我们的两瓶水里都放了鹤顶红,也就是砒霜。不过很可惜,你的砒霜纯度不高,所以水里有很细小的浅红色颗粒。”

    “那是因为我接的水是在一些红色的花朵附近,所以水才这样的!”赵昕意嘶声怒吼,做出一副很生气又不敢发脾气的样子。

    “你还真能演,我差点都信了。就是因为不想冤枉你,我才特意拿着拿水去加热了一下,可能赵小姐不知道吧,砒霜加热后会有类似于蒜臭的味道。”

    林夕这话一出口,赵昕意的脸色终于变得惨白,那些委屈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只有浓浓的恐惧。

    周晓兰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冰冰回来的时候身上味道那么奇怪,原来是大蒜的味道。

    林夕冷哼了一声,懒洋洋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说那些红色花朵刚好是大蒜味的,那我也无话可说,就请赵小姐亲自喝几口这瓶子里的水以证清白。如果你喝了又安然无恙,我不但给你赔礼道歉,还会接纳你进我们的小组,如果你不喝,我也不难为你,把你手里的水留下一瓶,赶紧滚蛋!”

    赵昕意稳了稳心神,总算不再装无辜小可怜了,有些怀疑的看着林夕问道:“我拿出一瓶水,你们真的既往不咎放过我?”

    “你要庆幸我的两个队友现在都没事,否则,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站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吗?”林夕冷冷说道:“留下水,滚!”

    周晓兰突然感觉这一刻的情形有些熟悉,好像昨天她们也是这样被人家撵走的,不过她们并没有主动去害人而已。

    可是赵昕意孤单一个人还妄图下毒害死她们三个,若是她站在优势的一方,不定怎么赶尽杀绝呢!

    周晓兰收起了心里一丝淡淡的同情,弱肉强食,任何地方都是通用的,更何况,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冰冰只打劫她一瓶水能放她一条生路已经算以德报怨了。

    赵昕意拿出一瓶水放在地上,怯怯的问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打开盖子,你先喝两口我才放心。”林夕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赵昕意发现这个叫梁冰冰的女人看着年纪不大,却真的是十分难缠,不禁有点后悔,如果开始的时候自己真的诚心加入这个队伍,有这么一个队长,想必她活下来的可能会大很多吧。

    她按照林夕的要求拧开盖子喝了两口水,苦笑一声,对着林夕她们弯腰鞠了一躬:“这两瓶水都是干净的,刚才的事情还请你们原谅我,我也是为了活下去。”

    你为了活下去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去谋害别人吗?林夕懒得理这种人:“滚出我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