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91章 姐姐的愤怒20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夕每天照样给宗老太太做药膳,针灸,林夕念叨着,要是能搞到中药就好了,熬几副汤药喝,再配合着针灸,效果要比药膳好得多。

    宗老太太听了,笑眯眯的拿起座机来给那个中二病晚期的宗少拨了个电话。完后若无其事跟林夕谈起了宗家。

    得知宗老太太家里居然有各种五花八门的产业,里面竟然还包括一家很著名的医药公司。

    原来宗家原本就是华国中药世家,传承已经超过百年。他们就是靠着中药建立起了在m国都有一定影响的宗氏财团。

    “所以呢,总有一些小姑娘打着照顾老婆子的旗号住进这里。楼下那两个,明着是房客,实际是儿找来照顾我的。”

    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夕一眼,似乎有替宗解释的意思。

    切,说多少都木有用,姐跟他尿不到一壶。

    不一会,脸色臭臭的宗就到了,得知老太太头一次开口叫他过来竟然要他做快递去公司拿这个女人说的那些中药,顿时臭的就不仅仅是脸色,似乎连味道都已经成功模拟出来。

    林夕平静的看着他,估计让他气到快要变身屎壳郎的不是因为要去做快递这件事,而是让他去做快递的人,当然绝对不是针对宗老太太,而是她林夕。

    林夕将十指伸开对着阳光,似乎在研究自己的手纹:“你也可以不去,告诉我地址,我可以自己去。”

    然后打着宗少的女人的旗号在公司作威作福?宗越来越看不起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你休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告诉你,到了本少这里,一切都毫无意义!”

    兴冲冲而来怒冲冲而去,林夕对着宗少挥手:“出发吧,集翔物!”

    结果,集翔物又走了回来:“你叫我什么?”

    叫你什么啊,成天摆着一张吃了翔的脸,你这么臭气侧漏,难道真的要直接叫你屎壳郎?

    林夕回以温柔一笑,扭身上楼:“你猜?”

    她倒是不知道,某少被这一笑给煞到呆愣了片刻,抬眸时佳人已渺自然又只剩一片裙角……

    ………………

    不得不说,曲九霄给的医书真心不错。

    林夕双管齐下,宗老太太只用了一个多星期居然彻底好了。

    林夕这边也顺利开学,开始一边读书,一边继续她的赚钱大业。

    不过很快,雄心勃勃的林夕就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她做出来的玫瑰润肤霜竟没有找到一个买主。

    现代位面不像古代,想开店需要各种手续、证件,尤其是涉及到化妆品、医药,更是需要很严苛的相关学历、资历证明。

    最过分的是,林夕后来想着就不弄中药,只做点化妆品,谁知道一听她要做化妆品,居然还要提供药剂师证明,这都哪跟哪啊!

    于是林夕索性不走正常渠道,直接自己弄黑作坊加工,蛋素……

    没有一个人肯买。

    林夕走进一个死胡同里去了,开店木有手续,黑作坊木有信誉。

    总之,两条路都被堵得死死的。

    开学都四个多月了,林夕还是一筹莫展。

    相比于她的悲催,安子晴已经要浪出银河系了。

    微信、微博各种炫,美食,风景,爱侣,各种轰炸。

    林夕当她空气。

    蓝后,某天安子晴发来一张陆时野的颓废截图给她:“姐姐,h大毕业的名头就那么重要吗?你现在变得我都快认不出你了。你怎么忍心就这样丢下可怜的时野哥哥?”

    么西么西?

    陆时野是老子抛弃的?凑表脸的。

    林夕回了两个字:“呵呵。”

    接着安子晴又是一顿叨逼叨逼,总之就是,陆时野现在很颓废,很颓很废,我已经放弃了他,成全了你们,结果你又丢弃了他,他现在很可怜啊布拉布拉……

    林夕把电话放在一边,继续鼓捣她的新产品杨玉环用过的玫瑰花露。玫瑰露这种花露,始于五代,兴于宋代,具体杨胖妞到底有没有用过,林夕不清楚。不过是名人效应,毕竟杨胖妞蜚声海外多年,而且貌似她有狐臭,用来代言玫瑰露可信度更高,据说她极爱香,所以也不算林夕骗人。

    林夕之所以干劲足足,是因为宗老太太出面,替她谈妥了一桩大买卖。林夕负责出技术,将产品挂在宗家企业名下,林夕要提供十个以上的医药、美容方子,而加工这些产品的分公司会有林夕的一成股份。

    本来那个宗家的集翔物是很不赞同的,这个女人邪门得很,谁知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整个宗家,在宗老太太年轻的时候遭逢大难,她一人抚育几个幼子,还要独自撑起风雨飘摇的公司,最后不但宗家没有如那些对头所愿垮掉,还更上层楼,所以宗老太太在宗家的地位,是永远不可撼动的。

    宗老太太认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能驳回。

    对于走进困境的林夕来说,这个提议不啻天籁之音啊。

    自以为看透了林夕阴险目的的宗脸色更加难看,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的终极目标是他。

    多少名媛淑女都盯着他这个钻石单身汉?他一直笃定这个女人也是一样。

    让他无比愤慨的是,这个女人图谋的居然是钱而不是他宗,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他堂堂宗氏财团未来掌舵人,居然会败给了自家公司的一成股份,而且还只是分公司的一成股份。

    再次对那个蠢女人丢过一记眼刀,宗郁闷无比:真不知道这个蠢货给祖母灌了什么**汤。而且最过分的是,随着这份合同的签订,连老爸老妈也开始对这个蠢女人一口一个“小涵”的叫。

    宗开始考虑要不要找个法师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魑魅魍魉,这样能迷惑人。

    那些公司几乎都在自己的名下,这个女人对着祖母笑,对着父母笑,独独一看见他脸上就跟淬了冰一样。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手里有几张破方子?居然敢对他摆冷脸,就你高冷范?我宗冷起来自己都害怕!

    林夕:如你所愿啊,不是你叫老娘不要引起你注意哒?

    林夕觉得,宗家如果交给如此中二的掌舵人,前景堪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