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02章 姐姐的愤怒31(第二更)
    可是想起她如今正被限制出境,胆小如鼠的安子晴别无他法,给陆时野打电话,因为华庭一战成名的陆时野现在几乎忙成了陀螺,许多工程都指定了他,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

    听说安子晴现在的窘境,并且隐约听见安子晴似乎有要回来找自己的意思,陆时野立刻不蛋腚了,他灵机一动想起了在波士顿时打听过的那个叫宗的男人。于是提醒安子晴,可以去找她的姐姐啊,安子涵肯定会帮她的。

    这是必须滴!

    林夕一听,必须滴,她从小就是全心全意为妹妹服务的模范姐姐啊!安子晴不能出境,就要留下来跟罗舜患难与共,患难见真情,患难……

    总之,特么禁止共患难!

    虽说平贱夫妻百事哀,但是更悲惨的是,自己辛苦挖墙脚撬来的老婆在危难之时丢下自己跑路去找曾经的婚前好友吧!

    有了宗的帮助,安子晴总算平平安安上了飞往华国的航班,她望着对她挥手说再见的安子涵,还有安子涵身边的宗,心里却空落落的。

    明知道,时野哥哥对她还是一如从前,只要她能回去,还是可以如愿以偿跟时野哥哥在一起的,可是,她的心里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搅的她很想冲下去,拉住那个姐姐身边的男人,大声问他:“你为什么不抬眼看看我?”

    安子涵,是学霸,是精英,是天才,可是她不是一个好妻子啊!宗,你为什么就不肯抬眼看看我呢?你知不知道,在我踏上飞机的这一刻,你究竟错过了什么?

    安子晴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能离开是非实地的安心,可以见到时野哥哥的开心,都被这不甘冲刷的涓滴不剩。

    安子晴死死咬着嘴唇,望着浅笑嫣然的姐姐,总有一天,我会笑得比你灿烂!

    林夕对着安子晴继续挥手,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别特么回来!

    宗看着林夕很是不解:“从来没看出原来你还是这么个以德报怨的人,我一定看到了假安子涵。”

    林夕拒绝了宗一起出去吃饭的提议,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觉得这个任务也差不多快完成了。在她离开之前,想根据宗老太太如今的身体状况,整理出一份药膳食谱来,算是对这个老太太的报答吧,毕竟,当初人生地不熟的来到这里,是宗老太太给了她一份信任,才让她打开了局面,有了同宗家的合作。不然的话,任务她倒是也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但是肯定要比现在多不少曲折。

    深夜两点多,正在修习二十段锦的林夕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幸亏她并不是在冲击经脉,否则气劲逆流,很可能轻则内伤,重则殒命或者走火入魔。

    因为不可知的原因,二十段锦在这个世界很菜,只能略微提高一下她的各项体能,并不能像在丛林那个世界一样厉害,所以林夕只用气劲来回温养这具身体,一方面是防止那条受伤的腿留下后遗症,一方面么,有它总比没它好啊,林夕对于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从来都是多多益善的。

    妈哒,坑死人不偿命啊!以后运功的时候,一定记得关机关机关机!!!

    电话是安逸舟打过来的,林夕刚按下接听键,里面就噼里啪啦一顿指责她,没照顾好妹妹,晴晴都瘦了巴拉巴拉的,说了一会总算说到正事:“罗舜的公司到底是什么回事?”

    林夕无奈:“爸爸,我并不很清楚啊,您怎么不问晴晴?她知道的肯定比我多啊!”

    安逸舟:“晴晴才下飞机,人很没精神,刚刚好不容易睡着了,又是担惊受怕又是时差的,你叫我怎么忍心问她?”

    艹艹艹!

    老娘也没精神好伐?你也知道有时差的?老子这里是半夜两点好不?林夕现在都有一种去验验dna的想法了,这么区别对待,难道老子是野生的?亏得现在是她,若是安子涵本人的话,估计心碎得只能用勺子舀了。

    林夕大略说了一下,总之现在除非有奇迹,否则的话,罗舜基本上一场牢狱之灾是避免不了,想要翻盘的可能性不大。

    安爸听了沉思了一会,说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整个通话过程,安爸就没问过林夕一句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之类的话。

    别说原主的情绪,反正林夕现在都有点不痛快,也幸亏原主想的通透,只希望能远离这些所谓的亲人,而不是要获得他们的认可,否则,林夕很可能会一边吐着血一边来完成任务。

    林夕准备六月份左右回华国一趟,她想在临走的时候再去看看徐云,徐云常常会打电话过来抱怨,没人给她做那个好吃的东西,她现在又瘦了,说是腰上栓根绳子都能当风筝放了,林夕就笑着说,那好啊,现在不是流行白骨精吗?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

    两个人这样拌着嘴,林夕很感慨,她希望安子涵回来还能跟徐云继续做朋友,跟她的亲人比起来,感觉还是包子头更像亲人。

    下课后,林夕决定给包子头带些礼物,毕竟,过完夏季长假,很可能再从华国回来的安子涵就不是自己了。也不知道这次任务能拿到什么样的评定,自己不在家,大鸭蛋在做什么?

    冷不防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随后一个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活就别乱动!”

    林夕听着熟悉的声音,放弃了挣扎,是罗舜!

    他怎么突然出来了?罗舜快速转过来,用胳膊揽住她的腰,同时将匕首交到那只手里用袖口遮好,另外一只手则很悠闲的插在兜里,看起来很像是一对搂抱着的情侣。

    林夕顺从的跟着他的脚步,任由他渐渐带到一辆破破烂烂的皮卡旁边,罗舜伏在她耳边恶狠狠说道:“上去!别给老子耍花样!”

    林夕的脸上满是惶恐:“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