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05章 姐姐的愤怒34(第二更)
    林夕回国的时候,是徐云去机场接的她,安家正在为安子晴跟陆时野准备盛大的结婚典礼,没人有空接机。

    林夕嘲讽脸:怎么感觉陆时野就像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她残了腿,安子晴把陆时野赔给姐姐。姐妹争夫暴露,这块转又被姐姐丢回给妹妹。然后等安子晴成了总裁夫人,陆时野备胎又一次塞给姐姐,现在安子晴甩掉罗舜,啊哦,陆大备胎成功上位成男一又被搬回妹妹这里。

    林夕觉得吧,安子晴绝对是亲妈的娃,想翻谁的牌子就翻谁的。就连跟罗舜离婚,在人托人的暗箱操作下都是迎刃而解,虽然陆妈心中对此颇多微词,但是架不住人家安子晴现在有钱。虽然跟从前的罗舜没有办法比,好歹一趟m国回来也是身家千万的白富美一枚。

    陆家的亲友并不知道安陆两家内情,因此对陆家能娶到这样一位要财有财要貌有貌的媳妇都是羡慕得不得了。亲戚们羡慕嫉妒的眼神多少弥补了一些儿子捡了破鞋当宝贝的遗憾。如果这么有钱的人是安子涵就好了,一个是华庭获奖的天才建筑师,一个是h大毕业的镀金媳妇,她的人生才堪称完美。

    陆妈气焰是越来越盛,曾经的同学加闺蜜,如今的亲家母,现在也不得不对她做出些让步,谁让自家女儿不长脸,不但是个二婚,还曾婚前**给陆时野呢。

    不同于安爸对安子晴的偏爱和对陆时野的满意,安妈现在把全部希望都放在安子涵身上,小女儿已经这个德行了,大女儿的终身大事她必须亲自把关!

    面对未来婆婆的挑剔眼神,安子晴一贯都是做小伏低,委委屈屈,变着法子去讨好。而这些事,基本上都是在陆时野面前发生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安子晴在陆妈面前越是受委屈,陆时野就会对安子晴越愧疚,越迁就,安子晴擦干了眼泪,露出一抹冷笑:老太婆,很快我就不必看你的脸色了!

    陆时野自从华庭获奖,名声鹊起,这也让他滋生了野望,凭什么那些什么都不如他的人,那些俗不可耐的开发商大把赚钱,却将自己奴役成狗?罗舜成功从他身边抢走安子晴,陆时野归结为安子晴的善良和罗舜的财富。

    前段时间他认识了一个神秘人物,来头极大,不但官方有消息有人脉,还是华国李姓隐形财团的太子爷,想要在建筑业打出自己一片天空做出点成绩给家里跟董事会那帮人看看。

    太子爷说在华庭大赛就十分欣赏他,准备在b市出资十亿大展拳脚。他给陆时野两条路要他自己选择,一是以现在公司三倍的薪水高薪聘用;二是要陆时野拿出一千万资金,太子爷跟他三七分账。之所以一定要陆时野出资,是因为这样也是要陆时野表示出自己的诚意来,毕竟人家再求贤若渴,你也不能一毛不拔就来分上一杯羹吧。

    陆时野第一时间将这事说给了安子晴,陆家别说是一千万,一百万拿着都费劲。安子晴跟安爸再三商量,都觉得钱放在手里只是死钱,这个太子爷背景雄厚,如此抱大腿的良机,绝对不可错过。尤其是安子晴,跟着罗舜过惯了挥金如土的浪漫土豪生活,怎么甘心只守着这一千万任由自己的钱越花越少?而且安陆两家得知她现在手里有点钱,都是找各种借口来打秋风,现在拿去入股也省的别人虎视眈眈了,不借还伤了和气。

    因此陆时野这段时间非常的忙,忙着跟太子爷看公司选址,忙着招聘网罗各种人才,整个人都是意气风发,再无从前半天阴郁。

    随着婚礼的临近,陆时野几乎忙道人影不见,太子爷对他非常信任,两人现在已经是称兄道弟,如果不是两个都是男人,安子晴都快要怀疑陆时野要被他抢走了。

    听着娇软的语声在电话里抱怨,陆时野宠溺的笑:“傻丫头,时野哥哥的心里,从来只有你,忍忍吧,忙过了这段时间,公司步入正轨,我就不用这么忙啦,到时候天天陪着你,你说去哪里咱就去哪里!”

    “只要未来总裁大人别忙到连咱们的婚礼都忘记就好啦!”安子晴娇嗔。

    “muma!放心吧晴晴,时野哥哥会给你一个最难忘的婚礼!”陆时野隔空一个甜吻。

    林夕的确看到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婚礼!

    新郎新娘交换完戒指,突然蹿出几个人把新郎打进了医院。安子晴都来不及脱下婚纱跟着一起去了医院,然后她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怎么样?宝贝儿,喜欢我送你的结婚礼物吗?”

    安子晴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电话掉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居然是罗舜的声音!

    急救室里面走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怒气冲冲的呵斥:“里面正在手术,请保持安静!”

    安子晴跟疯了一样,一边用脚猛踩电话,一边不停喃喃着:“你去死你去死……”

    陆妈听了火冒三丈,这个扫把星,自从儿子跟她搅在一起就跟医院结下不解之缘,这都第几次了,第几次了?!

    居然正结着婚呢,还被打进了医院,都怪这个扫把星!她猛然回想起儿子用手紧紧捂住某个地方像个虫子一样蠕动着惨嚎时,心都不由沉了下去,那些人好像专门打儿子腰部以下小腿以上的地方!

    他们陆家五代单传,只有这么一根独苗苗,时野要是出了事……

    陆妈顿时面露凶光,对着喃喃不休的安子晴劈手就是一个耳光:“闭嘴,你才去死!你才该去死!”

    那边安妈一见亲家母竟然当着娘家人面还敢打自己女儿,这还了得,疾步走了过来对着陆妈也是一耳光,自家的闺女,就算再不喜欢,也轮不到别人来打!

    陆妈挨了一耳光,回头便看见了安妈还没有收回去的手:“江韵君!你敢打我?”

    “刘晓雅,你都敢打我女儿了,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安妈也不示弱的直呼陆妈名字。

    林夕远远看着,呵呵,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