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06章 姐姐的愤怒35(第三更)
    陆妈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陆时野被确诊,完全丧失性功能!

    这一记重锤几乎将所有人都凿蒙圈了。

    陆时野整个人如同被抽掉了脊梁一般,然而更沉重的打击还在后面,那个所谓的太子爷原来是个骗子!

    基本上,男人就是靠事业和性支撑着的物种,也不单单说人,动物界都是如此,连猴群中也是级别越高获得母猴青睐越多,啪啪的次数也越多。动物尚且如此,人就更不用多言。所以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只好努力去抓事业。

    可没想到,等待他的是陌生的公司名称,陌生的员工,陆时野一个踉跄摔倒再在,又一次被送进医院。

    接到消息的陆妈:→_→

    又特么住院了?

    这频率,陆妈开始考虑是不是可以跟院长商量给办个会员啊!

    简直了。

    婚礼打人的事情还没有眉目呢,这边公司又出了状况。还真应了那句老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安子晴哭哭啼啼叫着时野哥哥从家里跑到医院,闻听公司的噩耗,顿时俩眼一翻,也晕了过去。

    现在安陆两家关系比以前更加尴尬,安逸舟跟陆爸两个男人倒是没多说什么,维持着一家之主的形象,安妈跟陆妈见面就是一翻白眼,互啐一声就是比较标准的日常礼仪了。因此现在安子晴晕了,陆妈很是淡定的拿起电话,拨通,笑眯眯的通知亲家母:“忙不忙啊,没事来一趟医院吧?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女儿晕菜了。”

    安妈气得不行,恨恨的骂安子晴,就是个讨债的,从小不好好学习,在她身上心都操碎了。林夕不为所动,剧情里面,这个讨债的可是你的骄傲呢!从小就诗情画意,与众不同。

    林夕温声安慰着安妈,不管怎么,原主的心愿是重新做回完美的安子涵,人设绝对不能崩。她是乖巧懂事,典雅大方的安子涵。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陆时野已经苏醒,安子晴也已经苏醒,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而旁边的陆妈一脸幸灾乐祸。安子晴像是猛然回过神来,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哀嚎:“你说什么?公司是个骗局?我的钱……我的钱都打水漂儿了?”

    安子晴新买的电话铃声适时响起,安子晴接通了电话,那个让她恐惧的声音再次响起:“宝贝儿,喜欢我的双重大礼包吗?是不是很后悔?我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涉及到自己的个人财产,安子晴的反射弧居然瞬间缩短:“是你!罗舜,都是你做的,对不对?”

    因为过于激动,她的声音异常尖利,再没有一点平日的娇憨软糯,好像是用泡沫板在玻璃上面反复摩擦,让人耳朵很不舒服:“你这个禽兽,是你害了我!你为什么还要……”

    回答她的是一串“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安妈、陆妈、陆时野几乎同时问:“什么是罗舜做的?”

    安子晴没有心情回答他们,用颤抖的手回拨刚才的电话,她的钱!那是她的钱!是她提心吊胆缩在庄园里的惊吓,是她被限制出境的恐惧,是她在m国因为罗舜带来灾难的补偿!

    罗舜还有罗氏,还有那么多房产,怎么有脸来指责她!庄园本来就是送给她的,凭什么安子晴自己不能处理掉?

    安子晴不想跟一个只知道赚钱的机器在一起共同生活,想想之前的日子,一个人惶恐的住在偌大的庄园里,除了孤独只有恐惧,那不是她要的生活!

    众人最后决定报警,对陆时野的重伤害,对安家的诈骗,绝对不能放过他!

    然并卵。

    经过警方极其缜密的核实、排查,罗舜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据。而安陆两家提供的所谓那个电话的佐证,并不能真的证明什么。罗舜得意洋洋从警局出来,走到眼睛几欲喷火的安子晴面前,伏在她耳边悄声说道:“你那个野男人的老二是我废的,你的钱是我骗的,贱人,就算老子站在你面前,你能奈我何?”

    安子晴惊恐而憎恶的盯着罗舜,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罗舜现在已经可以用勺子舀了。

    曾经的你侬我侬,现在的你死我活。

    林夕就远远的站着,看你们这样一场场撕胯大戏,光鲜的外表,稀烂的人生!

    安子涵,你看到了吗?我知道那些是你的家人,纵然心中有恨,你却无法说出要报复他们对你曾经的伤害,你瞧,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的双手,一如你所期望的那样,干干净净!

    林夕的胸中,淡淡的怅惘,更多的是释然,也无风雨也无晴。

    林夕知道,她作对了。

    安子涵虽然不想报复自己的家人,可是其实也还有有着化解不开的愤懑,亲人的伤害,都是无意的,他们也好像并没有对安子涵做过什么,只站在岸上,看她一个人在泥沼中挣扎而已。

    关于罗舜、安子晴、陆时野的恩怨,不知何时悄悄流传开来。林夕淡然自若,罗舜的套路,一如剧情里那般,只是这次换成了安子晴。

    可惜的是,安子晴不是骄傲的安子涵,所以并没有什么卵用。

    经过这次,安子晴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整日以泪洗面,怨天尤人,搞得家里气压很低。林夕有心情就不痛不痒的安慰两句,听烦了就躲出去找徐云一起胡吃海塞。

    安妈现在彻底放弃安子晴,她已经有一个女儿毁在陆家了,不想另一个也因此受到牵连。于是跟她说,既然已经结婚了,就该去自己的家里住。这样成天在娘家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然后把安子晴送去了陆家,结果没几天,被哭到神烦的陆妈让安妈去接回安子晴,整天哭整天哭,把我们陆家运道都哭衰了。

    安妈回怼:“不是你儿子非要做生意,我女儿的钱能被骗走?我还说是你们带衰了我们家呢!”

    “还不是你家的闺女不要脸,哭哭啼啼勾搭着我儿子非要嫁过来!”

    安妈继续怼:“你确定你家那个还是儿子?”

    陆妈一张脸登时青紫,安妈还不罢休:“想想啊,幸亏当年我生了两个女儿,就算是一个眼瞎找了个废物,架不住我还有一个女儿呢!子涵啊,这找男朋友啊,还得是父母帮衬着看才靠谱,你可千万不能像你妹妹……”

    林夕对着安妈懵懂的眨了眨眼睛:“妈,刘阿姨,你们这一说,我还真想起了,这个罗舜曾经绑架过我,不过后来被我朋友给救了。期间我挣扎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手机的录音键。”

    安妈、陆妈两个,顿时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