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15章 易旸,对不起7
    这要是换了以前,司明昊能一蹦三尺高,他软磨硬泡多久才到手的车啊!可是一想到食堂的那些黑历史,他就有一种退学的冲动。

    司明昊也只在心里想了想,第一他现在要是敢说退学,司振南能把他打吐血了。商人逐利,他老爸的眼里只有利益,老妈的眼里只有美容院跟小白脸。不过大多数他们这种家庭,基本上都如此,利益联姻的产物罢了。

    生个儿子保证家族的延续就完成了各自的使命,然后人前装恩爱夫妻,人后各玩各的,只要别做太过分,粉饰太平的技术都是出神入化。

    司明昊不敢得罪老爸,他知道,司振南在外面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不过都是小明星之类的孩子,他之所以稳坐继承人之位固然是因为他够优秀,也是因为外公家的实力不容小觑。

    不敢退学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必须要完成司振南的指令,娶到秦明月。

    他的确有点喜欢秦明月,那么美丽的女子,谁舍得不喜欢!可最主要的原因是,娶到秦明月将是他继承家业的最大砝码,那些女人生再多的孩子,也只能对着他俯首称臣。

    ………………

    校园里没有了那个令人生厌的跟屁虫,还真是个跟“屁”虫,林夕小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她有次找个借口又去跟易说话,看得出来小男生很紧张,手放在背后紧紧握成拳,面上却装得很淡然。

    林夕凑过去对他说道:“第一,你脸红了;第二,你不该站在玻璃墙前面。”

    易转过头去,果然看见玻璃墙清晰倒映出他紧握双拳的样子。

    林夕的话似乎是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说的和听的都懂其中意。

    “若无其事其实很好伪装啊,你要学会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去直视对方的眼睛,很坦然的直视对方,如果紧张而又不想被别人看出来,双手握拳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不过……”

    林夕将易的双手握住,感觉到他浑身痉挛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直了。

    这个少年,真的很紧张。

    林夕放开他:“你可以尝试着握拳的时候很自然的将手插进兜里,这样除了你自己,谁都看不到你的紧张。”

    易开始的时候脸上还有困惑,在听完林夕所有的话,他果然将双手插进兜里,少年皮肤白皙,大大的眼睛,懵懂而无辜的望着玻璃墙里面的自己,果然看不出一点紧张不说,居然还带着点洒脱的呆萌感,再找不到平日里自己的阴沉。

    林夕双手叉腰,跟易一起看着玻璃墙中的那个漂亮得像个女孩子的人,林夕微笑着对那个呆呆看着自己倒影的少年说:“你看,晴天这样,其实很可爱啊!”

    易听见林夕叫他“晴天”,呆愣了半晌,突然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什么毛病啊,林夕有点无语,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可怕?

    挥了挥手,林夕利落的走开,她用手机在网上买了不少东西,留的是家里的地址,学校除了家长外,禁止任何人随意进入。她是算好了时间购买的等到放假的时候,那些东西差不多也该到了。

    这学校林夕真的是很喜欢,白天,可以名正言顺学习企管以及一些相关专业的知识,晚上,单间宿舍能肆无忌惮修习二十段锦。

    为了防止别人打扰,林夕还特意在门上贴了“修仙中,勿扰”的字样。

    阿梨说这套功法挺有意思,要她见缝插针就算没什么进展也要修炼不辍,林夕问她有什么好处,那货嘴巴就跟蚌壳一样紧闭不肯再说。

    小气巴拉两毛八,买块豆腐不够花!

    反正那家伙连云社导那样的人都不放在眼里,自己这样的执行者在她眼里都成了芦花鸡,那么如果她说二十段锦“挺有意思”,可能真的有点意思吧,慢慢修炼着总是没错的。

    秦明月这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一个月下来,林夕已经感觉跟刚来时相比,有了明显进步。

    这次回家的三天假期,还是安排的紧锣密鼓的。

    晚上司机把她接到家里,跟泪眼婆娑的老妈一再拥抱证实:宝贝闺女平安归来,不但没掉秤,反而看起来更加水灵了。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唠起了学校的事情,艾敏似乎对一切都感兴趣,不厌其烦的再三询问,有没有学生欺负啊,有没有老师欺负啊,有没有男生喜欢你,有没有女生喜欢你……

    林夕的脸由红转白,从白转绿,老妈,你脑回路如此迥异我老爸造吗?

    一把拽过艾敏的胳膊,林夕神秘兮兮的说道:“老妈,我参加了一个古中医探寻社,专门研究古中医的医理和一些神秘药方的,给你号号脉看看本神医说的对不对?”

    基本上,在一个中医眼里,就没有没病的人。自然是看出了一些问题,还真是句句说到点子上了,把个艾敏高兴地简直要上了天,她的闺女如今居然会给她看病了?

    秦政见老婆女儿如此开心,跑来凑热闹:“也请秦小神医给我也看看啊!”

    林夕将手搭在秦政的手腕上,笑嘻嘻的说道:“本神医诊金可是很高的,等会别忘记了连你太太的一起付账哦!”

    “瞧瞧,才去晟睿一个月就学以致用,知道赚她老子的钱了。”秦政一边看着林夕诊脉一边跟艾敏抱怨。

    “可别跟我说这个,当初是你非说要锻炼锻炼明月才送去的,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艾敏才不会同情他,害的她整整担心了一个月,这儿行千里母担忧,一点不假。

    两人说说笑笑的拌着嘴,却见宝贝女儿一言不发,脸色阴沉,艾敏不由得心“咯噔”了一下,待要询问什么,秦政用手指在嘴唇做了个“噤声”的表示,艾敏把满肚子疑问吞进嘴里,心中有点七上八下的。

    过了两分钟,艾敏却感觉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那么煎熬,宝贝女儿终于放下秦政的手腕,抬头看了眼秦政,意味深长得连久历风霜的秦政都有点心下惴惴了。

    “爸爸,十多年前你曾经受过伤?”

    秦政冥思苦想良久,摇头说道:“没有啊!”

    林夕紧盯着秦政:“你仔细想想,在生了我之后的事情,但是肯定要超过十年了,外伤……”

    林夕一再提示,秦政终于一拍大腿:“有!我曾经被司振南用高尔夫球杆误伤到了小腿。”

    林夕在听到司振南的时候,已经是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