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19章 易旸,对不起11
    “晴天!”林夕喊住正要回宿舍的易,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一直走到僻静的松柏园,林夕才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易,一语不发。

    易的眼神有些躲闪,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林夕,一双大眼睛眨呀眨,林夕都能从那清澈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

    林夕不由得笑了,这家伙,倒是挺能学以致用,刚教会他就用到自己身上了。林夕脸上挂着坏笑,趁他不备将他插在兜里的手抽了出来。

    果然,小拳头攥得死紧。

    易悄悄后退了些,这次没把手放进兜里,而是背到身后去。

    林夕俯下身子,看了看他的鞋子,然后抬起头来示意易也蹲下来。小男生乖乖照做了,林夕指着他的鞋子说道:“总有坏人会欺负我们,所以我们也不能一直被动挨打,但是一定要记得,做了坏事不能让别人有迹可循。你扫尾工作做得不合格额,晴天。”

    小男生大眼睛望着林夕,眼神里带着困惑,显然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看,学区、宿舍、餐厅这些个地方都没有土路。那么,你鞋子上面的泥土是从哪里来的呢?好吧,你可以说你是出去玩不小心踩到,而不是跑出去挖蚯蚓弄的,那么……”

    林夕把他背在身后的手拽了过来:“你的手的确处理得很干净,那么指甲里面这些水彩怎么解释?”

    易的脸色先是红的滴血,然后又苍白得吓人,眼睛里竟然开始隐隐有泪花,连林夕握着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你……也要不理我了吗?”

    林夕站起身来,自然而然牵着他的手,走向松柏园深处:“有人欺负我,你帮我出气,我为什么反而会不理你?”

    “因为我心狠手辣,心肠歹毒,难道你不害怕我吗?”易像是跟谁赌气一般的说道。

    林夕笑:“我这个人吧,没什么是非观,我奉行的是点水之恩报以涌泉,报仇也是一样。其实今天我也没吃亏啊,毕竟,可不是我大庭广众下挨了两耳光的,你为什么还要去恶整钱瑶瑶?”

    易在听到林夕说“点水之恩报以涌泉,报仇也是一样”时,忽然泪如泉涌,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一头扎进林夕的怀里,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直到晚饭前,两个人一直呆在松柏园里聊天,林夕也总算弄清楚了易在剧情里为什么要帮秦明月的原因。

    好像每个豪门都会有各种狗血恩怨,不过是有人掩饰得好,并不被外界知晓罢了。

    易家就是如此。

    易的父亲易锦年自幼体弱,易家人口本就单薄,这千顷地里一棵苗,别提有多宝贝了。几乎他感冒一次,易家就跟打一张战役一般严阵以待。后来有一高人说,易的父亲本是大贵之命,奈何出生时冲克岁君,只要找一个五行属水的男娃养着,过了十八岁就能遇难成祥,此后更是一片坦途,不可限量云云。

    易家老两口赶紧到处寻找,终于从一家孤儿院里收养了一个水命的男孩,说来也怪,自那之后易的父亲身体还真就逐渐好转,因此易家包括易的爸爸,都对那个收养的弟弟很好。

    随着易家生意越做越大,房子也越换越大,几乎没有人知道易昔年并不是易家人而是抱养的了。

    有些人天性贪婪,易的那个收养回来的叔叔易昔年就是如此。

    他渐渐觉得自己无论能力还是见识都比易家正牌少爷高了很多,不过是出身问题,只能一辈子做那个什么都不如自己之人的跟班。

    野心一旦扎根,就再难遏制成长,终于在某一天,丧心病狂的易昔年终于对易锦年下了黑手,带着人进来残忍杀害了易家夫妇,然后伪装成入室抢劫。没想到的是在阳台玩耍的易看见叔叔进了屋子,想跟叔叔玩捉迷藏的他预先躲了起来,等到后来小小的易意识到大事不妙,父母已经双双殒命,易自幼极是聪明,当下不敢声张,悄悄溜出门户大开的别墅。

    结果还没跑出多远,就被易昔年找到,易知道一旦自己被带回去肯定也是跟父母一个下场,但是他却什么都不敢说,反倒是一个红衣小女孩哭闹不休,说什么也不要易走,非要接着跟他玩。

    易昔年好说歹说,小女孩死活不答应,最后还惊动了家里的大人,那家大人对小女孩异常宠溺,于是说等会帮着把孩子送回去,反正离得也不是很远,男人为了取信于他,还自我介绍说叫秦政。

    也许是刚刚杀了两个人,易昔年不想做的太过,也许是怕强行带走易会引起秦政怀疑,总之易昔年并未坚持带走他,而是将计就计索性假装去看望哥哥嫂子,然后发现了易家的惨案。

    而易阴差阳错因此而捡了一条命回来。

    林夕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秦明月就是当时那个无意中救了易一命的红衣小女孩。

    已经失去一个儿子,易家两老将易昔年当成唯一的儿子般对待。易虽然被接了过来,可是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毕竟心智有限,他不敢跟任何人说出杀害父母的真凶,又怕易昔年再起杀心,整日装得木呆呆不跟任何人说话。

    两老也权当是这孩子被父母双双亡故打击到心智失常,于是开始渐渐准备将易家交给易昔年。但是事情再次峰回路转,十三岁的易居然将易昔年用秘药放翻,亲自动手用锤子一锤一锤将他两个膝盖敲得粉碎,然后才对易家老两口说出这些陈年旧事,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易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叔叔并不是真的叔叔,只不过是个抱养的而已。

    老两口虽说知道易昔年不是亲生,可毕竟是亲手养大,对易如此心狠手辣颇有微词,但是毕竟易昔年杀害亲生儿子在先也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固然对恩将仇报的易昔年不喜,可是看着这个才十三岁就如此心性的孙子也有点毛骨悚然。

    老两口压下所有的事情,在易十五岁时索性将他送到晟睿这所全封闭式学校,眼不见心不烦,只等着将来从晟睿出来能独当一面就将家业都交给易也算是物归原主。

    易不明白,为什么叔叔杀了自己的父母没人说什么,而自己敲碎杀人凶手的膝盖,却成了爷爷奶奶口中的“心狠手辣,心肠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