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宰执天下 > 第322章 说服(中)
    东京城外,现有二十一座大小棱堡,错落布置在各处要点。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近两百里长的一道矮墙,连接这些棱堡,也成了东京的第三道城墙,是为外廓城。这是现如今,大宋京师最核心的一道防线。

    兴平堡就是其中的一座,而且刚刚经过了改造。虽然驻扎在其中的兵力以及安装设置的火炮数量都不算多,但其地理位置天生就决定了它的地位,以及它的重要性。

    赵忠生对军事不了解,也不知道开封城防的规划布局,究竟是怎么样的安排。但他知道兴平堡,出了南薰门不远,卡着东西向的铁路垭口,就有一座五角形的棱堡。

    棱堡城墙不高,样式怪异,可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看着就让人安心--如果里面都是自己人的话。

    之前用协助抗洪的名义把李信调出城去,前面就安排有一队人马在等着他。熊本亲自安排的,比李信带的人要多上几倍,就是要不出一点差错的干掉李信。

    韩冈放在京城,用来镇压局势的大将不去解决掉,谁也没法睡好觉。这个是比干掉黄裳还要要紧的事务。

    燕达往南面看过去,看不见的远方,就是李信现在的位置,“李信不简单,换做是我,也很难发现不对,及时跑出来。”

    “好啊,好啊,没逮到人就算了,让他跑了也罢了,竟然让他进了兴平堡。”赵仲增又怕又气,燕达还在这里啧啧称叹,“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吗?等他点起人马,把我们的脑袋都拿去找韩贼请功?”

    燕达冷下脸来,“我等起事,立誓铲除二贼,为皇宋拨乱反正,一开始就已经把性命置之度外,莫说对方隔着几重城墙,远在数里之外,就是炮口在眼前,也不该惊慌失措。”

    “我是怕死吗?我是怕他们坏了大事!”

    “坏不了事。”熊本带着点怜悯的看着赵仲增,像在看一只发蠢的猴子,“章??识映稣骱螅??鼍┏鞘鼐?芄惨仓皇o铝酵蛞磺в嗳恕u饧柑煊值髯咭慌??似奖は衷诓6嗌俦?恚?羰氐囊簿臀灏僖磺А!?/p>

    远的地方不好说,京畿附近的驻军,被章吡舜蟀胫?螅?皇o率?p鼙居纸杷?嫉拿?澹?诱庑┑娜酥杏值髯吡艘慌?=龃娴淖ぞ??稚16诙??啻?獗ぃ?约笆?兜木??校??Ψ稚?置挥幸桓鏊?腥硕既贤?闹富犹逑担??静皇茄啻镎莆盏奶煳渚?亩允帧?/p>

    “所以说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李信是跑回来了。要是他跑去京东,或者逃往洛阳,我们都有大麻烦。”

    赵仲增点点头,听过熊本的解释,他算是明白了。

    京东有刚刚聚集起来的防洪兵马。虽然几乎都是厢军和下位禁军,但由李信这位名将统帅,说不定就会由羊变成狼。

    洛阳那边有游师雄,与李信联手起来,洛阳有点异动就很可能被镇压下去。这样就会少了很大一批有影响力的支持者。

    不过幸运的是,不知是靠运气还是靠本事才得以逃脱的李信,做出了最坏的选择。

    “可能他还想着能够挽回局面吧。”燕达偏过头看了看赵仲增,似乎觉得他很碍眼,“大王先去歇着吧,明天要忙上一天。”

    赵仲增先是一愣,随即看向熊本,而熊本就像没听到燕达的话一样。

    赵仲增脸色大变,掉头就走。

    燕达在后嘿嘿冷笑,“宗室!”

    熊本依然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逢辰,还没问过你。对李信,你有多少把握。”

    “如果兵力相当的话,那就要颇费周折了。”燕达坦然的说。赵仲增走了,有些话就不用隐藏了。

    “刚才派出去的那几个应该应付不来吧。京城中的兵马尽可带去。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说出来”熊本想了想。

    既然燕达觉得兵力相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那就多给他一些兵马。而且兵马之外,开封还有庞大的工厂群,只是用炸药去堆,都能把小小的兴平堡给堆平掉。

    燕达犹豫了一下,“那样的话,京城内部就压不住了。”

    熊本沉默下去。现在京城之中,心向韩冈的人还很多。而且关西的势力在京城极为深厚。今日给熊本燕达顺利得手,完全是他们行动迅速,一开始就解决了关西党的首脑,直接把他们给打蒙了。可如果等他们反应过来,没有足够的力量压制,他们能轻易在京城掀起了一波惊涛骇浪。

    不过熊本终究还是有决断力,军政两方面做到高位,最常做的事就是取舍。同样优秀的两个人才该提拔谁?两座相邻的城市铁路干线该经过哪一座?两家官营工厂哪家能得到更多的订单?两项新技术,哪一个得到更多的投资??虽然是权势已经走到顶的成年人,也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能说我全都要。

    “先杀李信。”熊本并起五指,手作掌刀,往下一劈,仿佛砍下的是李信的头颅,“逢辰你亲自去。城中的事我来想办法,乱就乱一点.但李信才是关键。”

    一辆四面漏风的车子被推进了大庆殿前的广场上。在前面指挥的内侍明显很紧张,尖细的嗓音都传进了熊本和燕达的耳朵中。

    那是天子登基,或者大朝会又或者冬至祭天明堂大典等大礼仪前作为摆设,放在大庆殿广场上的玉辂。

    是皇帝的车驾,唐高宗时所造,一直沿用到今天。有数百年的历史。就跟所有老古董一样,年月久了,自然变得不那么结实。近些年,每次从库房里把玉?请出来,主持者免不了提心吊胆,生怕哪里磕了碰了断了碎了,连累自己掉脑袋。

    燕达只瞥了一眼,就不再关心。玉?玉玺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拿在皇帝的手中,才有了特殊的地位。现在他们要,解决的就是皇帝的位置。有了皇帝,配属的玩意儿,要做多少,就有多少。

    他下意识的望着南方,“把自己做为诱饵,恐怕这就是李信的打算。”

    有李信的牵制,关西那一派的人不说出来反击了,至少能逃出许多。

    熊本回忆起过去与李信的来往,在他的感觉中,李信却比不上赵隆和王舜臣等一些他接触过的将领,“都是说他是老实人。我平常见他,也的确是个老实人。想不到他还有这么果断的一面。”

    “他是靠军功升到节度使。老实是一回事,有没有能耐是另一回事。”

    熊本略有讶异的看了一眼燕达,“逢辰你对他评价很高啊。”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对手了。”

    燕达绷紧的面容,严肃而专注。并不因为为敌我之间巨大的力量悬殊,而盲目自大。

    熊本则安心的笑了起来。重视总比轻视好。这样能减少犯错的几率。

    名将之谓,绝非幸至。

    “逢辰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多了。不过,天明后的登基大典一定要参加。”熊本再次提醒燕达。

    镇压文武百官,少了燕达不行。

    “当然。”燕达也不打算缺席,“调集兵马,筹备武器弹药都需要时间。我现在只是派人看住了兴平堡的大门,严防有人进出或李信他们突围,登基大典的那段时间打不起来。真要耽搁一点,可能要到夜里甚至明天才能开始进攻了。”

    熊本沉吟了片刻,“既然这样。不如就派个人进去劝说李信投降。”

    “有必要?”

    “看看李信,探探人心。一上来就打打杀杀多不好?”自觉说了个笑话,熊本呵呵笑了两声,“李信那性子不会随便杀人的。”

    燕达狐疑的看了熊本一眼,派人进去劝降,就算李信不杀人,难道还会把人给放出来吗?既然不会放人,那么探查多少消息也都送不出来。

    他疑惑着提醒了一句,“我攻城的时候就顾不上他了。”

    “没关系,富贵险中求嘛。有的是人愿意去做。”

    听熊本如此说,燕达不再多话,一拱手,“听凭相公安排。”

    ……………………

    宣德门城楼上,昔日天子夜观上元灯会的地方,熊本目送燕达打马远去。

    下半夜,这位对赵氏忠心耿耿的大将将会很忙。

    以谨慎著称的燕达,在战前总是比其他人要多做上一倍的准备。

    熊本则对胜利更加笃定。

    不仅仅是因为兵力、火力以及弹药上的优势。

    作为一座紧临城池的堡垒,其配属的重型火炮都位于堡垒的外侧。

    而兴平堡的北侧,也就是面对南熏门的一侧,则只给虎蹲炮发射霰弹的空间。

    当初设计制造时,其实是留了炮位。只是建起来之后,没有安装火炮。

    而在章??髡?螅??獾耐馕Ю獗ぃ??冀?辛烁脑欤?谠蛟ち舻呐谖欢几?馑馈?/p>

    固定在炮位上的重型火炮,拆卸不下来。即使能,也无法在没有安装上炮台的情况下发射。

    只要在南熏门架上火炮,燕达面临的就是一场对方单方面挨打的战斗。

    即使对方主将是李信,没多少经验的偏裨将佐赢不了,有了太多优势的燕达却不可能赢不下来。

    哐哐,城头下的蒸汽机又开始了运作。绳索卷动,升降机的轿厢缓缓升了上来。

    熊本转过身,结局确定的兴平堡已经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

    透过升降机铁栅门的菱形格子,熊本冲来人轻轻点头。

    章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