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神外传 > 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必杀
    说话之间,夜雨周身剑光涌动,一道如同龙形自夜雨身上逐渐的生出,一阵阵的飓风吹动,无数天地灵气朝着夜雨这龙形涌来!

    “吼~”随着橙黄色的剑光自夜雨的身上冲天而起,一个极近完整的龙形剑意自剑光之中闪现,一股巨大的、难言的气势自那龙形之中传出,将左近十数丈都是笼罩的!

    那龙形的剑意狰狞无比,正是跟夜雨嚣张的嘴脸相似,整个龙身在半空中略加盘旋,朝着萧茂凶狠飞去……

    萧茂身处龙形剑势之下,整个身形都被那气势所笼罩,那气势如同潮水将他完全淹没,没有任何喘气的可能!

    “去~”萧茂情知此时乃是紧要之关头,经脉之内的化龙诀也是竭力催动,真元如同奔腾的洪水冲入射日箭内。登时,射日箭的箭尖之处,强烈的金光生出,整个飞箭冲上半空,将那剑势击溃,朝着龙形剑意的额头之处射去……

    萧茂将夜雨的魂剑击回的同时,厚彦的骨杖也是缓缓在半空划过的,那绿篆文的生出着实吓了厚彦一大跳的,不过,眼见着绿篆文湮灭,厚彦的目光之中再次闪过若有所思,而手中的骨杖正好在半空之中划出一个椭圆!

    随着厚彦将骨杖挑起,好似掀开一个盖子般,一股浓浓的黑气自那椭圆之处飞出,“嗷~~~”一声凄厉的鬼叫之声从那黑气之中发出,将被鬼头围住的李宗宝和红霞仙子吓得又是一个哆嗦!

    “呜~”一道粗大的黑影从那黑气中冲出。一个比先前所有鬼头都大了数倍的鬼头张着漆黑的大口显露了出来!

    “尜尜~~~”鬼头在半空中急速转了几圈,大笑起来。

    厚彦脸上有些惨白,不过,他口中诵念巫咒,手中的骨杖微微一点,一道绿光落在了鬼头之上,那猛然间颤抖起来,好似极其害怕厚彦的骨杖,朝着骨杖所指的方向飞去。

    鬼头冲过去的目标自然是李宗宝和红霞仙子,待得鬼头冲入鬼头群中。并不着急攻击红霞仙子的五色霞光。而是张开大嘴,“嘎吱嘎吱”的吞吃左近的十数个小鬼头,一下子就将那些小鬼头吓得四散!

    “孽障~”厚彦怒骂一声,手中的骨杖再次点动。鬼头急忙飞起。朝着没有霞光护住的李宗宝冲去!

    “找死!”李宗宝脸上一道赤红闪过。手中的戮仙鞭又是打出!

    “噗!”的声响,金色的鞭影落在鬼头之上,极其容易就将鬼头打成两半!

    可是。那两个鬼头“尜尜”的同时笑着,又是化作两个完整的鬼头,随即从两个方向咬向李宗宝。

    “打~”李宗宝又是横着一挥,将两个鬼头同时打散,虽然鬼头的一部分被戮仙鞭击溃,可剩下的一部分又是生成了四个鬼头,再次冲向李宗宝……

    “唉,可惜了这灵器!”眼见戮仙鞭灭杀不了鬼头,李宗宝一声叹息,他心里清楚,灵器绝对不会如此的威力,只是自己法力不足,而且灵器尚未大成而已。可是,他更是清楚,若是今日逃不过此劫,这灵器怕是今生都不能孕育出来了!

    “萧华去哪里了?”瞬间,李宗宝又是想到了萧华,“某家的性命他可以不管,红霞仙子的性命他也敢不管么?”

    李宗宝危急了,萧茂更加不堪,那射日箭正是击中夜雨的龙形剑意,虽然射日箭上的金光就爱那个龙形的龙首击溃,但整个龙身并没有受到损伤,依旧刺到了萧茂的身前~

    “嘎~”还不等这龙形的剑意近身,从半空之处,又是一个青悉巫羽的鸣叫之声,那小的青悉巫羽也是飞落下来,跟刚才老的青悉巫羽不同,这小的青悉巫羽之上还是坐着一人,正是那已经奄奄一息的挈泣!

    “彭~”一声闷响,龙形剑意击中了青悉巫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悬念,青悉巫羽的身形虽大,那组成龙形剑意的剑毫一下子就将整个青悉巫羽割成了碎片,甚至透过尸骸!

    至于挈泣,数道剑毫从他身上划过,落得跟青悉巫羽一般的下场!

    可怜的土人挈泣,虽然被萧茂从同是土人的口中救下,如今依旧未能逃出被蒙山魂士击杀的下场!这虔诚的土人,至死之时,目光依旧是充满了决然和坚信,一直都盯着萧茂!

    不舍得移开片刻!!!

    青悉巫羽和挈泣的死并不是没有效果,总算是将龙形剑意挡住!可是,就在龙形剑意黯淡消失的同时,一道犀利的剑光又是从龙躯之内冲出,正是夜雨的本命小剑,居然是藏在剑意之下,想要偷袭萧茂!

    这小剑不过刚刚飞出,青悉巫羽和挈泣惨不忍睹的尸骸还不曾落下,一道淡淡的、伤痕累累的神念就是从远处扫来,这神念是如此的虚弱,就好似垂暮的老人,有气无力,可从那神念之中透出的,又是一股坚韧一股执着……

    但是,当神念扫到青悉巫羽和挈泣的尸骸之时,这神念瞬间就被点燃了,一股愤怒至极的感觉从神念中传来,同时,远处的高空中,“轰隆隆”的惊雷之上已经隐隐的传来了!

    “快~恐怖凤凰要来了!~”夜雨感觉到了神念,立刻催促,“这厮几乎有道宗元婴修士的实力,端是厉害!”

    “噢噢?有元婴实力?”厚彦微楞,急问道,“附满先前似乎没说啊?”

    “嘿嘿~”夜雨催动本命小剑击向萧茂的同时,又是回答道,“是‘几乎’有元婴修士的实力,可毕竟不是元婴,你觉得他能逃过你我联手的魂士么?”

    “哼,此时说起又有何用?”厚彦懒得跟夜雨再计较,手中的骨杖再次挥动,已经被李宗宝击成八个的鬼头大吼一声,咆哮着冲向李宗宝。

    “去~”萧茂见到小剑飞到自己眼前,一边竭力躲避,一边手掐法诀,催动射日箭,攻向夜雨,完全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

    夜雨边跟厚彦解释,边是躲避射日箭,仓促之间,倒也无力将萧茂瞬杀!

    “嗷~”八个鬼头缠住李宗宝的戮仙鞭,其它鬼头就是得了空隙,皆是冲到李宗宝的身前,张嘴咬向李宗宝的护身法宝,李宗宝周身的光华极度闪烁,眼看也是要落入危险之境地!!!

    “轰隆隆”惊雷之声划过天际,比白马过隙更加的迅疾,但是,这天雷犹自在十数里之外的时候。两道青红色的剑光如同流星赶月般的刺到了夜雨的眼前!

    “飞剑?”此时,夜雨的龙形剑意已经在此催动,那橙黄色的光华将半空都是映亮,真是咆哮着刺向萧茂,眼见到两口飞剑飞来,不觉冷笑了,简直就是一种轻蔑自他嘴角生出!是啊,在剑修面前施展飞剑,跟班门弄斧又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当两口飞剑逼到夜雨身边数丈左右,青红的剑光蓦然绽放,两种剑光一左一右竟然在半空之中形成一个心形!待得那心形愈发的拉长,居然成了一口宝剑的样子,夜雨就更加的发笑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形若宝剑的剑意!

    但是,那心剑之上怒意若潮,痛恨更是滔滔,一种难言的心悸自他心底生出!不错的,这就是萧华心中对夜雨难以抹去的杀机!正是见到挈泣被夜雨击杀之时所生出的!

    萧华虽然冒着神念被灼伤的危险寻找红霞仙子等人,可若是他看到夜雨将红霞仙子击伤,心中的杀机也未必有如此之深刻!即便……他看到萧茂被夜雨击伤,他也不可能如此的怒意如潮!因为这种受伤毕竟是拼杀而出,是同等实力的敌我之间的受伤,萧华未必能有别的什么想法!

    可是,偏偏的,他看到的是挈泣这个土人,这个对于夜雨来说几乎是手无寸铁的敌手,生生被夜雨残杀!这个土人对于萧华来说,并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是,这个土人在饿晕的时候,差点儿被同伴生食;而这个土人被萧茂救起之后根本不提先前被同伴生食的事情,萧华可不认为这个土人不知晓当时的情形;而且,在迎接萧茂前往闳睇寨的时候,那是无比的虔诚,几乎将萧茂当成了自己的天!萧华不知道挈泣家里的情形,也不知道他是否有什么子嗣,但是当萧茂提出让挈泣带路的时候,挈泣目中那感激,就足以让萧华感动了!

    再看看挈泣碎裂的尸骸,那犹是白骨的右臂,萧华如何不知道这个土人经受过夜雨的逼问?当然,萧华不知道这土人如何回答的!可若是这土人被逼得说出了萧茂的下落,他能受到如此之重的伤么?再说了,挈泣怎么可能知道萧茂等人的下落?

    虽然萧华只是见到了挈泣死后的一幕,但他足以看到许多,足以看到青悉巫羽的忠烈,看到挈泣的虔诚,看到他们愿意替萧茂而死的决心!这土人虽然是土人,却心底比魂士更加的淳朴,更加的高洁,若不杀夜雨,萧华自然无法对得起这个土人!

    是故,夜雨必死!萧华必杀夜雨!!那心剑的怒意正是萧华心中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