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工业之动力帝国 > 第159章 我是梁日天 (二十七)
    巴拉巴拉的讲了半天,梁远算是把自己临时刨出来的坑给填上了。

    针对精英群体的演说,梁远压根就没去强调自己的理想有多么的伟大,**理想伟大不伟大?以远嘉高管和在座大佬的智商,单纯强调伟大这点无异于是侮辱。

    理想飘得再高,可行性才是最重要的,世间事大部分都是唯结果论的,能操作才具有现实意义。

    除掉伟大理想这个壳子,某人的思路其实异常的简单直白,把钱大笔大笔的丢给广告费多浪费啊,让我们换个花样试试吧。

    真人秀这东西在这个年代是不存在的,明显具有真人秀风格的电影《楚门的世界》要在九十年代末期才会出现。

    现在梁远某种程度上直接把《楚门的世界》搬上了现实舞台,国内不好说海外肯定是爆火的,这里边能玩的花活简直不要太多,比如最基础的全球选秀什么的,更何况还能挂上火星移民这个无比高大上的名头。

    由于宇航情结的缘故,互联网时代之后,欧美针对地外移民这个概念,出来的各式骗子公司无数,海外隔三差五就会出现类似的众筹和选拔,最牛逼的骗局都开拓了部分的共和国市场。

    比如最著名的宇航情结变种大忽悠《星际公民》项目,全世界卖概念卖图片就卖了接近两亿美元,差不多成了新世纪早期时代第一贵的宇航类游戏开发项目。

    奢侈的广告费用什么的大家都能理解,地外探索、深空种植、太空育种什么的大家也能理解,生物圈二号计划对于在座的众人也不是什么高科技,但把这些都串联起来根根据梁远形容可以替代广告的真人秀,大家可就都蒙圈了。

    真实的讲,塑造世界性品牌,牛逼的科技和大量的广告都是不可缺少的,由于远嘉没钱的缘故,梁远才想了一个替代的法子,用真人秀的方式替代广告轰炸赢来大量的关注度,而这种事情压根就没有先例可寻。

    唯一能跟上的梁远思路只有宁婉菲一个,少女的小脸兴奋得绯红绯红的,这么好玩的事情也只有梁远能想象出来,少女很自豪的想着。

    对梁远无比信任、对艺术天生敏感的宁婉菲已经看到了汹涌的金钱大潮在自己不远的前方激荡澎湃。

    这个需要先驱趟地雷的时候,就是最需要梁远开启成功者光环,闪瞎眼的高光时刻了。

    鉴于某人的历史记录一向优良,远嘉高管遇到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时,首先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事儿是不是和梁远有关,如果有关,心里就已经倾向性的信了大半,无论这事情看起来如何的不靠谱。

    类似的念头压根不是理性思考能抑制住的,远嘉本身就是个bug,天天在bug里上班,难免对bug的发明者另眼相看。

    这种情况在其他行业也很常见,比如学霸,考霸,球霸,路霸(删掉)~,其中影视行业更是把成功者光环放大到了极点。

    最明显的例子,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号的剧情俗不俗,穷小子与富家女的狗血爱情故事简直俗不可耐,从未来的点娘位面里能薅出来一百万只这种水平的编剧。

    当然,有杠精不服气泰坦尼克号土得掉渣毫无深度的剧情,直接拍了剧情高大上的题材——《太平轮》(上),《太平轮》(下)。

    单纯的罗列出两个《太平轮》可不是狗作者在变着花样的水字数,而是根据未来名字越长逼格越高的科学定律,史诗级巨著《太平轮》只有三个字的名头搞不好和其真正的影史地位严重不符,分裂成《太平轮》(上)《太平轮》(下)加起来八个字的名头,注定要超越五个字名头的《泰坦尼克号》,这可是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的。

    结果呢,杠精很倾城的呲牙咧嘴微微一笑~,这届观众不行,只配去日毛毛虫~。

    看 ̄ ̄) ̄ ̄)σσ,多么痛的领悟~~,雾艹,貌似扯远了~~。

    梁远说完,会议室里寂静一片,都在考虑某人这个没听说过的项目的可行性。

    片刻之后,苏良宇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大少~。”

    苏良宇这句习惯性的称呼出口,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别人呢,远嘉内部平时叫某人这个具有封建主义残余气息的称呼早就叫习惯了。

    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反正说都说了苏良宇也就不在乎了。

    “大少这个新计划打算挂在哪个品牌下边?”

    “国内挂在倾城娱乐下边,海外放在facegoodwords下边。”

    远嘉高管这下全明白了,别看去火星这个计划看着大,梁远没有动用远嘉现有体系的意思,打算另起炉灶。

    倾城娱乐的股东就三个人,梁远加两个丫头,看看那个闷骚的名字,远嘉高管早就认识到,这是一家哄两个丫头开心的公司,当初也就都没跟着参合。

    九十年代中期,海外西方社会的顶尖精英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一场峰会,峰会的主题就是如何应对全球化所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等尖锐问题。

    在会议期间,针对贫富差距扩大化所导致的革命爆发问题,美国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提出了一个极有创意的解决方案——tittytainment,东方式的含蓄译法可称其为摇摇乐。

    “摇摇乐”的形式大致有两种:

    一种是发泄性的娱乐,比如开放有偿援助、鼓励暴力游戏、引导口水战等等。

    另一种是满足性的娱乐,比如拍摄大量的肥皂剧和偶像剧,大量报道明星的丑闻与吃喝拉撒睡,播放很多真人秀,产出大量优秀的游戏、小说、电影等等。

    通过这两种娱乐的大面积覆盖,这些让人陶醉的消遣娱乐以及充满了感官刺激的产品堆满人们的生活时间,最终达到的目的:占用人们大量时间,让其在不知不觉中丧失思考的能力。

    当然,自制力强悍者可以例外。

    客观的说,摇摇乐计划是一种极具性价比的低成本缓和社会矛盾的利器。

    如果全人类都是爱因斯坦那种水准,科技早就支持在银河系里旅行了,不是所有人都会向往那无垠的星辰大海,也不能强制所有人必须仰望星空。

    衡量摇摇乐政策的好于坏,有一点至关重要,教育机会是否均等,如果均等可以视之为遵循自由意志,如果不均等,那就是金字塔塔尖阶层的玩物手段。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方式总比周期性的改朝换代来得人性化不是。

    共和国的创立者有多逆天,压上一生的文治武功推广神州六亿皆尧舜,最后的结局又如何?

    物资极大丰富的**社会好是好,但积累物资的过程是无比痛苦的,大无畏的革命主义叙事注定是不吃香的。

    从未来遍布网络与生活中的减肥失败就能统计出,大部分人性的本质就决定了短期的“爽”远比长久的“自制”有市场。

    梁远不过是位比旁人多了十来年见识的普通人,去搞伟人都没搞定的事情无异于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在神州六亿皆尧舜运动彻底失败了的背景之下,如果能保证教育机会均等,在梁远看来摇摇乐政策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人类社会底层与顶层之间杀出来的最优解。

    当然,对于黑心肠的货色来说,那些众多的理由不过是用来缓和良心不安的,最重要的还是干娱乐真tm的赚钱啊。

    “项目的核心在于整个远嘉的支持,但项目的营运属于和宠物蛋一样的娱乐产业。”

    “普通人对枯燥的科学工作几乎都没什么兴趣可言,想不花广告费还想达到广而告之的目的,就必须要把基础研发工作隐藏在玩这个概念里,哪怕进了生态圈,科研和娱乐也是两条线,都由专业的公司和专业的人员负责。”

    “更直白一点的说,能进生态圈的都不是科学家,只能算作科研爱好者,场外的指导规划与数据分析才是科研线的大头,娱乐这边也是一样,能进去的都是演员,指导演员行为的场外编剧才是核心。”

    梁远虽然尽力解释了真人秀的作用,不过那玩意还没面世过,远嘉高管依旧是蒙圈,表现出来的兴趣无非是靠梁远的光环撑着。

    正搜肠刮肚想案例的梁远忽然觉得后腰被丫头轻轻顶了几下,梁远转头看去,被宁婉嘉塞了一个笔记本过来。

    少女塞过来的笔记本,是梁远仿造未来即时聊天软件界面格式订做的那种,上边有分别代表着三人的猪头,卡通房子和卡通飞机。

    笔记本上都是两个丫头潦草的字迹,看起来是匆忙中刚刚写完的,梁远只看了几眼就彻底的沉浸了进去。

    会议室里又恢复了寂静,时间过去了七八分钟。

    “这个计划简直太天才了,还是计划的拟定者亲自解释比较好。”

    梁远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合上笔记本,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货既兴奋又高兴。

    某人算是真进入到平时的会议状态了,这会儿完全忽略了大佬们的存在。

    “嘉嘉、菲菲,你俩谁来解释这个计划?”

    兴奋的梁远扭头问两个丫头。

    “今天是单号,我都当姐姐了,还是妹妹来解说吧。”

    由于这个会有大佬观摩,宁婉嘉倒是很有姐姐的样子,把机会给了宁婉菲。

    在梁远看来两个丫头谁说都一样,拉开椅子站起身,梁远笑呵呵的示意宁婉菲换座位,自己暂时去客串秘书。

    看着梁远鼓励又怂恿的眼神,宁婉菲也没继续谦让,拿着笔记本坐在梁远原本的位置上。

    “这个计划完全是受小远科技真人秀的新思路启发,计划暂时命名为火星救援。”

    宁婉菲一句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笔记本上的核心内容。

    “时间很少,都是我和嘉嘉临时想到的,有不完善的地方欢迎各位老总补充。”

    “小远提起用真人秀替代广告这个思路可以分两条线,科技线和娱乐线。”

    “科技要严谨,娱乐要刺激夸张,看起来南辕北辙,很难和谐的融合到一起。”

    “不过既然是真人秀,小远又强调过生态圈的最终目的是和外太空移民相关的深空种植,我们不妨直接带进科幻的色彩。”

    “艺术线上,假设集人类之力建设了十多年的第一艘大型火星探索飞船着陆失败,设备物资损坏大半,飞船船员修建好临时基地之后,只能依靠植物工厂维生,必须呆在火星上等待救援~~。”

    某种程度上,两个丫头做这个真人秀的思路有点类似某人没看过的那部《火星救援》电影,不过区别是一个只能种土豆,另一个却有着科幻性质的模拟火星移民点,可以种好多东西。

    由于这种封闭性真人秀几乎以年为计时,在两个丫头的设计里,科研线可以穿插到整个娱乐线之中。

    比如场外的后勤中心相当于母星基地,随实验现场情况调整实验计划或增添修改某些设备,可以称之为地球至火星补给的太空货运快车。

    整个科研真人秀其实和生物圈二号有些类似,当模拟环境维持不下去的时候,宣布移民失败宇航员搭乘逃生舱灰溜溜的返回母星地球,然后总结经验,准备开启下一期真人秀。

    在两个丫头潦草的计划里,一旦真人秀成功在全球获得轰动,那么某人修建的这个生态圈还可以按国家或是大洲分成几队,哪队留到最后哪队算是获胜。

    梁远从双胞胎粗略的想法中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有些类似大型生物实验室的那种残酷的分秒必争的科研竞争。

    模拟地外深空或者火星环境,那种艰苦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设定上开了个防护罩的外挂,但单纯用有限的资源尽可能生存这一块,没有雄厚的科技研发支撑也是绝对留不到最后的。

    一旦节目大获成功,搞不好未来会出现美国组后边的赞助商与设备技术支持商是ge、西屋,日本组后边可能是东芝、三菱,德国组后边是西门子这种场景。

    难道未来还能整出来一个科技世界杯不成,这种直接而残酷的竞争梁远想想都觉得兴奋,真难为两个丫头能想出这种把科技研发和娱乐性和谐融合的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