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179章 宇超联-起源(十)
    另一方面,锡粉号飞船。r?a?  ? nw?en? w?w?w?.?r?a?n?w?e?n `o?r?g?

    此时,锡箔纸侠让飞船悬浮在了空中,静观其变。

    在宇超联的其他几位英雄(不包括黑洞女王、觉哥和本部)看来,跳下去的那四个人毁掉半个宇宙都没问题,要解决一个区区的爆破星人……估计花不了几分钟。

    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

    “打开舱门,我要上来。”通讯器中,忽然传来蛤蟆侠的喊声,“快点儿!毒侠快不行了!”

    “什么?”副驾驶席上的屎星队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确定是毒侠吗?”

    “少废话!开舱门。”蛤蟆侠用他的语气和措辞让飞船上的人立刻认清了两件事——其一,这不是开玩笑;其二,事情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大约一分钟后,蛤蟆侠重新出现在了船舱里。

    “毒侠他怎么样了?”见他进来,幸运侠立即凑上前来关切地问道。

    “他中了专门针对其dna的毒素,身体正在自我瓦解……”蛤蟆侠的回答很有效率,两句话就把事情讲清楚了,“我已经把他放到‘腔’里去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面露讶异之色。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很难相信毒侠竟然会被“毒”所击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蛤蟆侠所说的“腔”,并不是医疗舱之类的东西,而是一种特殊的“囚禁装置”。

    这种装置,是专门用来囚禁一些“极难被囚禁的超级罪犯”的,譬如说……会瞬间移动的犯人、身体可以穿透物质的犯人、具备分子级操控力的犯人等等;这些罪犯只要意识还清醒,就能轻易地从任何常规的监狱中逃跑。

    因此,蛤蟆侠和锡箔纸侠就共同设计出了这种名为“腔”的设备。

    腔的外形就像一个巨大的鸵鸟蛋,其内部始终存在着一个不适用弦理论的异空间;当蛋体被关闭时,被关在内部的生物无论使用何种手段进行移动,都只会将那个异空间撑大,但无法改变自己在这个维度中的实际位置。

    另外,被关在“腔”内的生物,其身体的性质、状态等因素几乎不会发生改变,也就是说……时间流逝所造成的影响也近乎停止。

    眼下,蛤蟆侠把毒侠放进腔里,也实属无奈之举……因为他知道,光用‘生命凝滞剂’是拖不了多久的;而正常的医疗手段……也无法停止或逆转毒侠的身体那自我崩溃的过程。

    所以,剩下唯一的手段……就是先把他放进腔里,在想到办法之前尽可能地争取更多的时间。

    “居然……这么严重吗?”数秒后,锡箔纸侠稍微思索了一下,便猜到了前因后果,就连他也不禁面露凝重之色。

    “对。”此时,蛤蟆侠那面具下的表情也不太好看,“那个癫癫博士……做到了我们俩无法做到的事情……”

    “喂喂……你先等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幸运侠的反应很快,他立马从对方的言辞中听出了一些奇怪的信息。

    “意思就是,我们也研究过如何杀死毒侠。”蛤蟆侠回道。

    “你说什么?”幸运侠一听这话就炸毛了,他当即站到了蛤蟆侠跟前,愤然质问道。

    “我想我没必要把刚刚说完的话重复一遍。”蛤蟆侠道,“如果你无法理解或接受的我的做法,我们可以换个时间再聊,现在……”

    “谁跟你换个时间聊?”幸运侠打断了他,“这事儿你别想糊弄过去!”

    “这不是很正常吗?”这一瞬,坐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封不觉开口了,“有什么好激动的?”

    “嘿,伙计,我们跟你不是很熟。”幸运侠转头看向了觉哥,“所以这事儿你最好别瞎搀和……”

    “熟不熟无所谓,我只是把道理告诉你……”封不觉接道,“举例来说……假如某一天,毒侠脑子一热,决定改做超级罪犯了,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注意你的措辞,扑克侠,你在讨论的是一名值得尊敬的、为正义做出过无数牺牲的英雄。”幸运侠肃然回道。

    “好,那我换个例子,假如某天,毒侠被超级罪犯洗脑、或者受到了控制……要跟正义的一方对着干了,你认为该怎么办?”觉哥随即又道。

    被他这么一问,幸运侠顿时陷入了沉默。

    “呵……”封不觉见状,笑了一声,“你瞧……你在思考;现在思考是没什么,但若是我的假设成真了,到时候……你思考的每一秒,都会有人死去。”他顿了顿,“这就是蛤蟆侠和锡箔纸侠跟你们的区别……他们所做的事,在理想主义者们看来是不近人情的,甚至是肮脏的、冷酷的……但是,却是‘正确’的。

    “像他们这样的人,在事情没有发生时,便背负着那份肮脏、遭受着指责;但是,在危机出现时,他们能够站出来,用事先准备好的方案进行应对。

    “而其他大部分人……往往只会选择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享受着那份优越感,并去指责那些在他们看来不够‘崇高’的人;可是……当事到临头时,这些人却只能干瞪眼,他们最多就是用无谓的牺牲来守卫自己的那份‘崇高’。但本质上……不解决任何问题。

    “唉……”幸运侠听到这儿,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蛤蟆侠的身前走开了,“或许你说得对……在对抗邪恶时,杀手比神父管用,法律比道德管用,现实……比理想管用。”

    封不觉摊开双手,歪了下头:“呵呵……看来你也是挺明事理的嘛。”

    “但有一点,你说错了……”幸运侠说着,已转身朝船舱外走去,“并不是所有理想主义者,都将自己的那份‘崇高’放在第一位的……”在经过觉哥身边时,他看了对方一眼,“我想要守护的,是更加实际的东西……”

    …………

    同一时刻,指挥中心塔楼内。

    “千眼侠!”

    伴随着差劲先生的一声惨呼,千眼侠倒了下去。

    此时的千眼侠,看上去就像一块被重物碾压了无数次的海绵,瘫软在地,再起不能。

    而他身上那上千只足以引起密集恐惧症的眼睛,也已经有九成都闭了起来。

    “放心。”数秒后,癫癫博士那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他未必会死在你的前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