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49章 剑神一笑(五)
    “这位差爷……”就在方尽惊愕之际,一个男人的声音,已在其身侧响起,“您的刀,好像不一般呐。?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方尽循声转头时,浑身的血都凉了。

    直到话语声响起的刹那,他也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

    然而,当他回望时,却发现自己面前的桌旁,已然多出了两个人来。

    这两人的穿着打扮倒是挺普通,年纪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岁左右,至多不过三十。

    周围的人、包括这茶铺的老板……都没有意识到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好像……他们从一开始便坐在那儿了。

    “二位……”方尽毕竟是个厉害角色,纵是心中暗惊,表面上也还能不动声色,“我们认识吗?”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句废话。

    但有时候,废话也是有意义的。

    它可以给你思考的时间,可以帮你试探对方的反应,还可以用来回避对方问出的上一个问题。

    “不认识。”【生鱼片】用他那略显木然的表情望着方尽,接着道,“但我觉得,大家既然已坐在一起了,不妨就认识认识。”

    “哼……好啊。”方尽冷笑一声,念道,“我叫方尽。”

    他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别的事儿半点都不透露,而且连“在下、鄙人”之类的谦辞都没用。

    “我叫鱼片。”生鱼片没有报出自己完整的游戏昵称,就算系统会帮他修正那个词儿在npc意识中的违和感,他自己都觉得怪怪的。

    “嗝儿……在下【梦惊禅】。”这时,一直在旁边喝着“自带酒水”的禅哥,适时地支了一声,还捎带上一个饱嗝儿。

    方尽的视线又一次扫过了二人的脸,随即在心中念道:“余骗……孟惊禅……嗯……没听说过啊……”

    方尽虽不是江湖中人,但他对江湖中的事却也是知之甚广,假如年轻一辈中有那种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自己的高手,他至少会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么……余兄,孟兄……”方尽思索了几秒,开口问道,“我也不跟二位绕弯子,请问……你们找上我,所为何事呢?”

    “几件小事罢了。”生鱼片接道,“其一……”说话间,他转过头,朝着那个已在大路上越行越远的、佩双刀的女人瞟了一眼,“……若我没有猜错……方兄已注意到了她不是常人,并有意上前试探……”他顿了顿,“而我们两人过来,主要就是想劝你一句……不可。”

    “哦?”方尽眉尖一挑,“这么说来……你们认得她?”

    “认得。”生鱼片道。

    “她是什么人?”方尽又问。

    “来夺剑谱的人。”生鱼片道。

    “来夺剑谱的人很多。”方尽道。

    “很多。”生鱼片道。

    “她又有何不同?”方尽道。

    此话一出,生鱼片还没回应,梦惊禅便摆出他那微醺的表情,似开玩笑般接道:“方兄,这镇上能杀你的人多吗?”

    被问了这样的问题,方尽却也不生气,不但不生气,他的态度反而变得更加冷静了:“不多。”

    “嗯……”梦惊禅点点头,拿起自己随身带的白酒了一口,“现在变多了。”

    “你的意思是……她,能杀我?”方尽问这问题时,那个女人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大路上。

    “能啊。”梦惊禅笑道,“不仅是她,我俩也能。”他说着,还用一副很轻松的姿态,抬手指了指自己和生鱼片。

    这话在一个现代人看来或许能当成玩笑,但落在武林中人的耳中,无疑已是一种十分严重的挑衅了。

    “哦?”方尽也是习武之人,听了这话,自是血气上涌。

    就差一点儿……他就把后边儿那半句“要不咱们试试”给说出来了。

    但生鱼片抢在他之前快速言道:“方兄莫要动怒,我这位禅哥是个酒鬼,口无遮拦,并没有想要冒犯您的意思。”

    方尽闻言,脸上的神色变了几番,大约沉默了五秒后,他哼了一声:“哼……罢了……”

    换作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以“听”为看家本领的生鱼片可是对方尽方才的那番心理活动一清二楚。

    那五秒间,方尽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既然这两人可以在他完全无察的情况下靠近到这种距离,并且安然坐下,那要杀了他……的确是不难的。

    别的不说,只要那两位不声不响地往方尽那茶碗儿里下点毒,那他恐怕已经是个死人了。

    念及此处,理智,便战胜了一时的冲动……

    方尽这所思所想,包括先前发现双刀女子时的反应,全都会在他的心跳、唿吸、脉搏、眼神等细微的体征上有所体现。

    而这些……无一例外的,都逃不过是生鱼片的眼睛和耳朵。

    秩序这两位高手,是最早来到临闾镇的一组玩家;经验老道的二人没有急于进入镇内探索,而是一直待在镇口的主干道附近,守株待兔、静静地观察。

    他们很清楚……玩家,才是自己的对手,也是自己唯一需要警戒和注意的目标。

    至于像方尽这种有特殊功能的npc,则是可以利用的资源……

    …………

    话分两头,再看镇子另一边。

    一处冷僻的所在。

    一条无人的小巷。

    两个人,正面对面地站着。

    他,带着剑。

    他,也带着剑。

    他是江湖中赫赫扬名的剑者,棉道人。

    而他,只是“张三”,一个走在人群中绝不会有人去多看一眼的路人。

    “道长,你我素不相识,何故将我截于此地啊?”话是这么说的,但张三问这话的口气,却丝毫不像是在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传说……”棉道人对张三的话不以为意,他自顾自地讲道,“武林中,有一个神秘的杀手,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长相、或听过他真正的声音;也没有人知道他年纪究竟有多大、武功到底有多高。可以确定的就是……他每一次出现,都会变成另一个人,就连那个人身边至亲之人,也很难分辨出真假。”

    棉道人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说实话,贫道也未曾想到,竟能在此时此地,遇上武林中最神秘、最可怕的杀手……‘镜’。”

    “哦?”镜冷笑,“那我倒是好奇了……既然连别人身边至亲之人都分不出真假,你又是怎么看出……我就是‘镜’这件事的?”

    “巧合。”棉道人只回了两个字。

    两个字就够了。

    镜想了想,言道,“你认识张三?”

    “认识。”棉道人道。

    “你是他什么人?”镜道。

    “他是我的恩人。”棉道人道。

    “一个山里的猎户是你的恩人?”镜疑道。

    “人总有运气不好的时候。”棉道人又道。

    “明白了……”镜也不需要再追问更多关于那方面细节了,他转而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看出我是假的呢?”

    “很简单。”棉道人回道,“为了报答张三的救命之恩,我曾传了一套独门的内功心法给他。”

    “但我的身上……没有那种内功。”镜接道。

    “没有。”棉道人也道。

    “而我的长相、声音……都和张三一样。”镜接着说道。

    “一模一样。”棉道人道。

    “难道我就不可能是他的孪生兄弟?”镜问道。

    “即使是孪生兄弟,也不可能连走路的姿态都一样。”棉道人道。

    “你就没有想过……或许张三他由于某些原因而失去了你传给他的内功?”镜又问道。

    “想过。”棉道人道,“但那并不能解释这个‘张三’是如何跟王穷牵扯到一起的。”

    “呵呵……原来如此。”镜笑道,“你一直都在暗中监视着王穷的住处是吗……”

    “正是。”棉道人坦然承认了这事儿,“所以,当我看到一个身上并没有我那独门内功的、和张三完全一样的人出现时,我就知道……张三已经死了,而我眼前的人,是……你。”

    “嗯……这确是巧了。”镜点点头,“真没想到……一个普通的猎户竟会认得棉道人,而且身上还带着一种我查探不到的内功。”

    “为什么是张三?”问这个问题时,棉道人的表情很冷,声音更冷,“难道他的身份有特殊的价值吗?”

    “呵呵……”镜笑了,“‘没什么特殊’,正是其价值所在啊。”他娓娓言道,“化身为那些‘特殊的人’,是很危险的,只有在任务需要时我才会那样做;而其他大部时候,我都是以‘张三’、‘李四’、‘王五’这样的身份活着。”他得意地接道,“藏木于林的道理,你总该懂吧?所以,像‘张三’这样的身份……我是随时都会备着十来个的。”

    言至此处,镜停顿了几秒,再道:“呵呵……不过,从眼下的事情看来,下次我‘取’这种身份时,还得多留个心眼儿才是。”

    “你已没有下次了。”这一瞬,棉道人的杀气、剑气,已随着话音笼了过来。

    “呵呵……是吗?”镜还在笑,笑得甚是轻松;下一秒,他的嗓音忽然一变,变成了棉道人的声音,“那我也只能请道长……多多指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