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50章 剑神一笑(六)
    谢无花已在门外站了许久。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他并不着急。

    即便让他在这里站上一天一夜,他也不会因此而失去耐性。

    好在,门里的人,也没让他等那么久。

    在那“许久”之后,屋里传出的轻微的脚步声,随后,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男人。

    他高大、英俊,目光冷峻,气势凌人。

    雪白的长衣和腰间的长剑是他的标志。

    冰冷的气质和寡言的性格则是人们对他唯一的印象。

    “哼……总算是肯出来见我了吗?”门虽是开了,但谢无花仍是站在距离门槛儿三步之遥的距离上,丝毫不敢冒进。

    冷欲秋闻言,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位长了一张方脸的年轻人。

    “怎么?你该不会……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站在你的客房外吧?”谢无花见对方不接话,便又试探了一句。

    “察觉到了。”两秒后,冷欲秋终于是开口说话了,他的口气很冷漠,言语间还伴随着一些略显违和的、细碎的停顿,“你一来我就察觉到了。”

    “呵……”谢无花笑道,“这么说来……我站在门外的这段时间,你一直就在屋里犹豫着是否要开门咯?”

    “并没有。”冷欲秋回答。

    “哦?”谢无花不明白他的意思,故而用了个语气助词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我不想开门,也不想理你。”一息过后,冷欲秋补充道。

    “哈!”谢无花又笑了……冷笑,“那你现在又为什么把门给打开了呢?”

    “我要去茅厕。”冷欲秋的答复可谓言简意赅,关键是……还无法质疑。

    说罢这五个字,他就向前迈步、走出了房间,并随手带上了客房的门。

    他就这么淡定地从谢无花的身边走过,完全无视了后者,大步流星地朝着客栈的一楼去了。

    待他的身影消失时,谢无花,还是站着。

    他自是不会追上去跟冷欲秋理论的,因为这世上只有无赖和傻瓜才会去拦一个要上茅厕的人并进行某种辩论。

    谢无花不是无赖,更不是傻瓜。

    这一刻,谢少爷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种名为“漠视”的侮辱。

    冷欲秋的反应说明……他把谢无花当做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这让后者的等待变得毫无意义。

    谢无花很想发火,却又发不出火来。

    因为在他思考着如何爆发的过程中,他忽然意识到,除了“名门之后”这个头衔之外,他的确是没有其他任何理由不被人漠视。

    虽然谢无花出来行走江湖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但他却没能在江湖上留下半点事迹。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得到冷欲秋的重视呢?

    当然了,谢家少爷的“碌碌无为”,倒也不是他能力不行导致的……事实上,谢无花可说是文武双全。

    “文”这方面,即便他不像秀才那般擅长咬文嚼字,但“知书达理”这个词儿他还是担待得起的,仅这点,在遍地糙汉的江湖中……已算是鹤立鸡群了。

    而“武”这方面呢,作为谢家的长子长孙,他自然也是得了祖上真传的,放眼整个武林,在同辈中恐怕是找不出能与其比肩的人物来了。

    然而……有能力,并不一定就会有作为。

    江湖这地方,是很滑稽的……

    在这里,“麻烦”这个词儿,几乎能和“机遇”画上等号。

    它很可能会给你带来各种各样的损失,比如财产、名誉、亲人、朋友、生命等等,都有可能伴随着这个词的出现而消失。

    但,它也可能为你带来同等的利益……

    在江湖中,一个从未被麻烦找上门,也没去自找过麻烦的人,肯定是失败的……

    而谢无花的尴尬处境就是:由于谢家的名号,很多麻烦的“人”和“事”儿都会主动去避开他。又由于他的身边始终有刘伯这么个老江湖跟着,很多没有去避他的麻烦人和麻烦事儿……也都被刘伯设法给挡开了。

    这便造就如今这个“在江湖上混了大半年还是毫无作为”的谢家少爷。

    “少爷。”没过多久,刘伯那熟悉的声音便打断了谢无花的思绪。

    刘西来对谢家的忠诚和感情是极为深厚的,当年因惨败落下残疾的他,在生理上已注定无后,再加上他本来也没有亲人活在世上了;因此,看着谢家少爷长大的他,早已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孙儿一般。这也是为什么……当谢无花向自己的祖父提出要去江湖中“练一番”的时候,老家主会安排刘伯跟随少爷同行。

    “你还好吗?”刘伯见少爷没回话,便关切地追问了一声。

    “不太好。”谢无花知道刘伯一直在暗中看着自己,所以并未对后者的忽然出现感到意外。

    “你不该那么‘礼貌’的。”刘伯也知道少爷受了委屈,但他绝不会用那种哄小孩儿的方式去劝解对方,他会很直接地指出事情的关键来。

    “是啊……”谢无花叹道,“我好像还‘没有资格’对他‘礼貌’。”

    “的确没有。”刘伯道。

    “您该在我决定要来的时候就告诉我的。”谢无花道。

    “那时候说,你恐怕未必能懂我的意思。”刘伯接道。

    “嗯……”谢无花沉吟半秒,“……也对。”

    “不过,现在明白过来……也不晚。”刘伯道。

    “呵呵……”谢无花的笑容又回来了,“对,不晚!”

    …………

    冷欲秋回到房间的时候,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他迈门而入,随手带上了门。

    对于自己的房门被人敞开的事情、以及屋里坐着两个人的事情……他都像是没看见一样,不做任何反应和评论。

    此时,谢无花和刘西来,正在冷欲秋的房间里坐着喝茶。

    茶是小二刚刚送上来的,用的茶壶和茶杯也都是新的。这些都是刘伯特意吩咐的,他可不想使用别人房间里的茶具,因为那些东西上很可能已经被下了毒。

    “我们有话问你。”这次,先开口的是刘伯。

    冷欲秋却没有理他,只是默默地回到了床边,坐下,摆出了打坐的姿势。

    “马大胡子是你杀的吧?”就算对方不应声,谢无花还是接着刘伯的话,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而在床上打坐的冷欲秋,这会儿则是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

    “你装蒜也没用。”谢无花不依不饶,继续道,“即便你能瞒得过天下人,也瞒不过我……”他顿了顿,“凭你的坐姿、站姿、走姿、还有唿吸的方式……我就能看出你除了剑法之外至少还精通两种掌法和一套腿法,并且身负上乘的内功心法。”

    “是又如何?”这时,冷欲秋终于说话了,但他的眼睛还是闭着,语气也是轻描淡写。

    “马大胡子的致命伤、同时也是他身上唯一的受击处,是打在肋下半分。”谢无花接道,“在这个镇子上,能看出那个位置是‘双形催命掌’罩门所在的人,不超过二十个;能在实战中一掌便打中那里的人,不超过十个;而你……自是这十人之一。”

    “当然,仅凭这点,还不足以证明你就是凶手。”下一秒,刘伯顺势接过了话头,“真正让我们断定是你的依据在于……我们能够确信,马大胡子肋下的那个掌印,是由一个用剑之人的手掌打出来的。”他微顿半秒,“或许你自己注意不到,但练不同兵器、不同武学的人的手,是会有各种些微的差别的,比如剑客的虎口处……”

    “刘西来。”忽然,冷欲秋打断了刘伯的话,这也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加入与这两人的对话,“你不用跟我一一说出你那些推断的细枝末节……”他的语气依旧淡定,眼睛也还是闭着的,“我可从来都没有否认过‘是我杀死了马大胡子’这件事。”

    此言一出,刘伯和谢无花皆是一愣,两人迅速对视了一眼后,谢无花又道:“哼……你现在倒是挺坦然的样子,既然如此,你杀人的时候,又为何要以掌代剑……遮遮掩掩?”

    “以掌代剑,并非为了遮掩什么。”冷欲秋道。

    “哦?那是为何?”谢无花又问道。

    “只因他不配死在我的剑下。”这就是冷欲秋的答案。

    这个答案听起来很像是狡辩,但当这句话从冷欲秋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谢少爷和刘伯瞬间就确信了……他没有说谎。

    “这么说来……他该死?”刘伯没有问对方杀人的具体动机,他知道那种问题是越界的,所以……他问了个听起来有点儿像废话的问题。

    “该死。”但冷欲秋那铿锵有力的答复,却让问题本身也变得有意义了。

    “你为何要在此时、此地动手?”刘伯又道。

    “在什么地方动手、什么时候动手,以及……”冷欲秋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杀死什么人……”这五个字,俨然就是说给屋里这两人听的,“……都是我的自由。”

    “看来……是我们多管闲事了。”刘伯毕竟老辣,他已察觉到了气氛有变,赶紧找了个台阶想拉着少爷一块儿下去。

    “是的。”冷欲秋也清楚对方的意思,冷冷回道。

    “既然事情是这样……我们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刘伯站起身来,作了个揖,“叨扰了冷大侠,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他一边说着、做着,一边朝旁边的谢少爷使了个眼色。

    谢无花也很懂事,立马随着站了起来,冲着冷欲秋抱拳拱手道:“得罪了。”

    两人表面上是客客气气,实际上身体和神经都已做好了应对攻击的准备。

    “不打扰您休息了。”刘伯随即又道,“我们这便告辞……”

    “别着急走。”没想到,这时候……冷欲秋竟然主动发话了,“我还有话要说。”

    这句“还有话要说”,让刘伯和谢少爷的冷汗唰唰地下来了……

    “冷大侠……还有何指教?”刘伯问道。

    “你们就不想知道……”冷欲秋接道,“马大胡子为什么‘该死’吗?”

    听到这句话,刘西来的脸都白了,因为他的本能已告诉了他冷欲秋想干什么。

    “不想!”刘伯几乎是吼出了这两个字。

    “因为他打扰我‘练剑’了。”冷欲秋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淡然地说道。

    这一瞬,刘西来突然跪下了,他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声音在颤抖,他的灵魂……无疑也已在颤抖:“冷大侠!这话……老夫我一个人听就可以了!我们少爷年少无知……无心冒犯,他还有大好前程……”

    “不行。”这是冷欲秋第二次打断刘伯的话,也是最后一次,“我要他也听着。”

    听见那个“不”字,刘伯便绝望了,当那种绝望显露在他的脸上时,他仿佛瞬间就老了几十岁……从一个精神矍铄的武林前辈,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刘伯!您这是为何?”谢无花还不完全明白状况,虽然他已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他还丝毫没有体会过江湖那真正残酷的一面。

    “人们总以为,做错了一件事,只要及时发现、承认错误,便还可以弥补……可以有第二次机会。”冷欲秋说着,睁开了眼睛,“但我,不喜欢给人第二次机会,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他们可以在我面前‘错上一次’。”他的语气冰冷,眼神亦是冰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世人都有一种共识……只要事后低声下气地下跪、哀求、忏悔……就能弥补之前的无礼、冒犯和伤害……

    “因为那是大多数人都认可的,那便成了‘理’,继而又可能变成‘法’……

    “但是,世上的事情……真能像这样‘顺理成章’吗?

    “世人觉得偷盗者罪不至死,被盗者便只能接受;世人觉得**者罪不至死,被**者也只能接受;世人觉得欺善霸市者罪不至死,被欺压者亦只能接受……

    “但那些做决定的人,那些‘大多数人’,那些满口道德仁义的人……又有多少曾体会过重要之物或辛苦所得被人盗走时的滋味,有多少人切身尝过被人**的滋味,又有多少人知道经年累月遭受欺压却敢怒不敢言的滋味……

    “屈辱、悲伤、绝望、委屈、难以形容的压力……这世上真有一套‘理法’,能准确地衡量出受害之人的痛苦,并给出相应的惩罚吗?

    “至少在我看来,是没有的。

    “但我……自己想到了一种相对公平的法子,很简单的法子让受害之人,去决定怎么处置那些犯错之人。

    “当然,每个人的评断标准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在街上被人撞了一下肩膀就要杀人家全家,还有的人被扇了耳光还说无所谓,甚至会把另一边脸也凑上去。

    “所以我得承认……我的这种法子实际上确是不如‘法理’来得合适。

    “它只能适用于少部分人……

    “……比如我这样的人。”

    在今天以前,谢无花和刘西来做梦都不会想到冷欲秋竟然会一次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来。

    江湖上也没有人听冷欲秋说过这么多话,因为……听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其实,冷欲秋并不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他只是个性格古怪的人。

    他极端得内向,以至于在人前多说两句就会紧张。

    所以,他平时很少说话,也几乎不结交朋友。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才会彻底地放松下来,打开话匣子,头头是道地跟眼前之人聊上一会儿。

    而那种“情况”就是……他准备把对方杀掉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