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54章 剑神一笑(十)
    严冬的夜,是很漫长的。ranw?en w?w?w?.?r?a?n?w?e?n?`net

    长到足以去完成很多事。

    比如说,杀人。

    今夜的临闾镇,无疑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因为谁也说不清在这儿被杀的人究竟是为何而死。

    他们有可能会被仇家所杀,也有可能会被其他欲夺“剑舞草记”的人所杀,还有可能……他们想杀别人,但最终自己却成了死人。

    就算有“目击证人”也没用,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谁又能保证那些作证的人说的是实话呢?他们完全有理由为了自身的某种目的而撒谎,像这种“说说话”就能借刀杀人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所以,在这个夜晚,杀戮,是相对自由的。

    平日里被压抑的杀机,已在人们的心中蠢蠢欲动……

    那些精通暗器和夜行功夫的人;那些积怨已久、但迫于对方势力不敢报仇的人;那些谋算着要将同门取而代之的人……对这些人来说,今夜的机会是绝不容错过的。

    而对于身处这个剧本世界中的玩家们来说,这种“乱相”,也为他们提供了“以弱胜强”和“减少对手”的有利条件。

    “等了一天,只掌握了三个人的行踪,总觉得……稍微有点失策了呢。”月下,生鱼片站在一栋建筑的屋顶上,俯视着眼前的小镇,如是念道。

    “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瞒过你的侦测进镇呢?”梦惊禅就站在他的身旁,看起来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左手还提熘着一个酒瓶子。

    “散在全镇的‘音贝’都运转正常,我的探测是毫无死角的。”生鱼片很有自信地回道,“不管他们是从镇后的山里绕进来,还是从天上跳进来、从地底下打洞爬进来,只要是进了临闾镇的范围,我肯定能知道……”

    “呵……”梦惊禅笑了笑,“那就有两种可能,其一,我们的对手只有剑少、不怕和絮怀殇;其二,还有未知数量的敌对玩家,在我们查探到他们之前,反侦测到了我们……随即就选择了不进镇。”

    “我宁愿相信后者。”生鱼片道,“至少……絮怀殇应该还有一个队友留在镇外不是吗?”

    “那个啊……”梦惊禅喝了口酒,“嗯……我看未必吧。”

    “未必?”生鱼片疑道,“喂喂……你该不会是还没搞清楚这‘组合乱斗’模式的规则吧?必须是两个人组队才能……”

    “我知道。”梦惊禅打断了对方,并接道,“我的意思是,她的队友八成已经退出剧本了。”

    “哈?”生鱼片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啊?你这推测有什么根据吗?”

    “这个嘛……”梦惊禅想了想,“告诉你也无妨……”他撇了撇嘴,接道,“据我所知,絮怀殇和红樱的合约马上就要到期了,而在续约的事情上,双方并没有谈拢。”他顿了顿,进一步解释道,“由于絮怀殇的合约中明确了其游戏账号归其个人所有,这就意味着,如果她最终离开了红樱,那这个由红樱培养起来的游戏角色会跟着她一起离开……即便合同约束她在之后的几个月内不能加入其它的工作室,但她仍可以作为个人职业玩家去参加各种比赛的……因此,现阶段,红樱那边已经停止对她提供各种资源,同时还利用合同中的条款,禁止她和其他的玩家组队游戏。不过,合同的权责是相对的,她自然也有她的权利,红樱也不能过分刁难她了……比如用条款迫使她无法参与某些特定模式的剧本,这是不行的。”

    “哦……”生鱼片也是老资格的职业玩家了,诸如此类的事情他也不是没见过,听到这儿,他已大致懂了,“于是他们就随便找个号和她双排,进了剧本之后立刻就退,接下来让她一个人玩儿去……这样便不算是‘禁止她正常游戏’了。”

    梦惊禅点点头:“今天看到她独自进镇时,我立刻就想到了这事儿……瞧这意思,她和红樱解约基本是板儿上钉钉啊。”

    “且慢……”生鱼片道,“那这些解约之类的消息……你又是从哪儿听来的呢?”

    “我和管理层熟啊。”禅哥用理所当然的口气回道,“他们最近已经在筹划着要签絮怀殇的事儿了,甚至开出了在她受‘竞业禁止协议’影响期间照发工资的条件;当然了,我也就知道那么多了,其他不平等条约以及‘签约款’具体给她开了多少我是不知道的,反正肯定比咱们几个来的时候高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就是了……”

    “瞧你那副不平衡的样子……”生鱼片虚着眼,面无表情地吐槽道,“你咋不说八个‘很多’呢?”

    “我没有不平衡啊,就事论事……真的很多嘛。”梦惊禅回道,“不过……讲道理,我觉得人家也的确值这个价儿,从粉丝经济的角度来说,絮怀殇的身价爆我们十倍八倍我也可以理解……”

    “谢谢夸奖。”下一秒,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回了禅哥一句。

    那一瞬,梦惊禅的瞳孔收缩,其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仿佛被寒流所浸。

    他微微转头,看向了生鱼片。

    却恰好看到生鱼片的人头……从脖子上滑了下来。

    当那整齐的刀口映入禅哥的眼帘时,生鱼片也开始化为白光。

    直到那一刻,尸体都还站着、没有倒下。

    这一刀太快了,快到生鱼片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砍,就已被判定死亡。

    “唿……”两秒后,禅哥缓缓转过身,吁了口气,“大意了啊……”

    梦惊禅单独行动时,是很少会疏忽的,他这次的大意,源自他对队友的信任。

    即便如此,这也不能算是什么失误;因为他的队友是生鱼片,是整个惊悚乐园中侦查能力最强的玩家……没有之一。

    然而,很多时候,“最强”的地方,反而就是突破口之所在。

    从方才的对话不难看出,生鱼片对自己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他那句“我的探测是毫无死角的”也不绝非是在说大话。

    可一旦有人从这种探测中找到了“死角”,那对施术者来说,便将是致命的。

    “这算不上大意……我可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适应了那些‘音贝’的探测频率。”絮怀殇说这句话时,其身影已出现在了梦惊禅身后的屋嵴之上。

    此刻,她已不再像白天那样遮蔽面目。

    月色下,她那修长的身影,似一道无瑕的利刃;那明亮的双眸,则透出森冷的杀意。

    “明白了……”梦惊禅望着对方,接道,“用能量完全覆盖住身体表面,形成一层动态的‘盔甲’,然后让这个能量层保持与音贝一致的振动频率,这样……就能在生鱼片的探测网中‘隐形’了……”

    “不愧是梦惊禅,只听我说一句话,就能推测出我的手法。”絮怀殇回道。

    “呵呵……”禅哥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烟,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呋”他吐了口烟,悠然言道,“你太高估我了,我可不是那种稍微看看就能识破各种复杂技巧的天才,我也没有封不觉那种仿佛一秒钟能想一百件事的头脑……”他顿了顿,“能立刻猜到你的手法,是因为……在今天以前,我就思考过如何才能避过生鱼片的探测。”

    “这么说来……这个方法,是你早已想到了的?”絮怀殇问道。

    “那是啊……”梦惊禅掸了掸烟灰,回道,“别看我现在这样儿……其实我也是挺要强的一个人,即便是同一个工作室的队友,我也会研究研究怎么才能打败对方的。”他微顿半秒,再道,“当然了……很多事情,想得到,不代表就能做得到。我说了,我不是天才,要比喻的话……天才面对十个问题能给出十二个答案,而我只能给出一个。”

    “所以你觉得……我是天才?”絮怀殇又道。

    “你当然是。”梦惊禅摊开双手,“你、鬼骁、湿婆、枉叹之、似雨若离、无刀客、七杀、废柴叔、织田爱……大概就这几位吧。”他边想边说,数出了这么九个人来,“在战斗这方面,你们这九人的才能是我所知所见的人当中最出色的……不过,‘才能’最高,并不代表实力也最强嘛。”

    “你好像忘了把封不觉算进去。”絮怀殇听完后,第一反应却是这个。

    “他啊……”梦惊禅耸耸肩,“我无法评价一个已经超出了我评断能力的人。”

    “这么说来,你对我的实力,还是挺了解的?”絮怀殇道。

    “呵……彼此彼此吧。”梦惊禅道,“你刚才那次偷袭,为什么只出了一刀,你我心里都有数……”

    他这句话,可不是虚张声势。

    絮怀殇方才的那一击,之所以只攻击了生鱼片一人、却没有对仅在一米开外的梦惊禅出手,自是有原因的。

    并不是她不想那样做,而是她没有把握……

    想偷袭生鱼片,并不算难,因为生鱼片对于自己的探测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这种自信和“依赖”是成正比的。

    当他所依赖的最强能力被人找到了破绽,虚无的自信便让他成了个毫无防备的靶子。

    但梦惊禅不同,即使他基于对队友的信任,没有对周遭的环境进行戒备,但是……论武者的本能,他可比生鱼片强太多了。刹那间的杀气,已足以激起他的反应。

    倘若絮怀殇同时对两个人出手,或是改为只对梦惊禅出手的话,那她的偷袭就未必会成功。

    虽然其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或许有八成、九成……但绝不会像方才偷袭生鱼片时那样,有“十成”的把握。

    这样一考虑,她自然会选择百分之百会成功的那一种方案。

    毕竟……她没有队友。

    一旦偷袭失败,哪怕能重创其中一人,她还是得以一敌二;在秩序的两大高手面前,就是单挑她也不敢托大,何况是旁边再多一个随时可能恢复伤势并参战的人。

    “既然大家都清楚对方的实力……”两秒后,絮怀殇应道,“那闲聊就到此为止吧……”

    她这言下之意,就是话说得差不多了,咱们该动手了。

    对于这个建议,梦惊禅也十分赞同;两人若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对他们双方来说都是很不利的。

    因为对峙这个事情……比战斗还要耗费心力。

    别看两人站那儿没动,但这番对话的过程中……每一秒,他们都在寻找着出手的机会,同时又要提防对手的动向,这对集中力是很大的考验。

    若是在这儿耗得太伤,就算打赢了,也可能对之后面对其他玩家的战斗造成负面影响。

    “好。”梦惊禅回话时,顺手丢掉了烟头(酒瓶子他在掏烟之前就已经收起来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他已出剑。

    他没有把自己算进“天才”的行列,不是在谦虚,也不是想扮猪吃虎。

    正如梦惊禅对天才的那番比喻……

    他的确是回答不了“十个问题”,就算花时间冥思苦想,也最多答得出六七个来。

    通常情况下,他只能答出“一个问题”。

    而那个问题,永远是关于“剑”的。

    说时迟,那时快!

    但见,虹光一闪,身影已错。

    簌簌风声,姗姗来迟。

    这一剑,剑比声快,人比剑疾。

    可怕的是……一剑过后,夜空中,并未响起金铁交加之声。

    那仅有的破风声,似乎在宣告着攻击的落空。

    但实际上……并未落空。

    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刀和剑切切实实地碰撞了,只是……其中的一方,在一种“无声”的状态下便被另一方所斩断。

    就好似你用一把快刀勐然切开了一块悬在半空的豆腐,那自然是不会发出什么声响的。

    “好剑法。”絮怀殇站在原地,目视前方,用略有些疲惫的语气说道。

    她没有低头去看自己的双刀,因为她知道……自己手中的【落花】和【飞絮】都已断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肋下已被斩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呵……”梦惊禅,此时已出现在了絮怀殇的身后、背对着对方。

    他苦笑了一声,并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叼了一根在嘴里:“论剑法,我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任何人。”他吃力地用同一只手掏出打火机,为自己点燃了烟,“可惜啊……”

    就在他那个“惜”字出口时,他持剑的那条胳膊,竟从肩膀处齐齐断落,就像是方才生鱼片那滑落的头颅一样……

    “呋”接着,梦惊禅舒畅地吐了口烟。在他唿气的同时,其躯干上赫然迸出了三道很短、但极深的伤口;那三道伤口也像是“吐烟”一般,齐齐地喷出了鲜血,在空中汇成一片血雾,“所以说啊……”他转过头,还是那一脸的颓废,“我讨厌和你们这帮‘天才’交手……”

    这话说完,他也恰好化为白光消失。

    直到这一秒,絮怀殇才稍稍松懈下来,单膝跪地,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

    她没有急着使用物品或技能为自己治疗,而是将视线投向了屋檐下的一片阴影,冷冷言道:“你不必再躲,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在那里……”她目光如炬,语气坚定,丝毫不像一个受了重伤的人,“既然你可以跟他们合作,那不妨也跟我谈谈吧。”

    言毕,一息之后,一个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还未请教……女侠尊姓大名……”即使是方尽这样的人,这会儿讲话都是战战兢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