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57章 剑神一笑(十三)
    当觉哥和若雨从王穷的房中出来时,天已大亮。??火然文  w?w?w?.?r?a?n?w?e?n?`net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讨论,他们和王穷之间的合作关系,终于是确定了下来。

    在这个剧本的众多npc势力中,王穷肯定不是“武力”最强的一支,但在“情报”这方面……他却是无人能及。

    这样的角色,是封不觉最乐意去联合的类型。

    通过和王穷的交涉,觉哥他们的那个支线任务【查明弥兕客栈凶案的原委】,已经顺利完成。

    虽说在取“镜”的人头前,封不觉也已设法从其口中套出了一些事来,但他当时得到的信息还不足以结束这个任务。因为……“镜”也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直到脑袋搬家时,镜也只透露了一些剧本的基本情况而已,像这类情报……随便去抓个二流门派的弟子,也能问得出来。

    好在,镜的身上还有一叠来自王穷名下钱庄的银票……

    封不觉正是通过这些银票,才找上了王穷;而在和王穷聊过之后,那弥兕客栈的疑团,也就全部解开了。

    说起来……这“镜”也是倒霉。

    前一天的下午,经过一番苦战,他总算是成功地杀死、并假扮成了棉道人。

    完成了伪装后,镜便拿着王穷给他的银票出了镇,企图到镇外的某个地点与自己的“同伴”会和。

    没想到,他刚走出临闾镇没多远,就遇上了封不觉和黎若雨。

    觉哥一看这货的数据强度比一般npc高出一大截,就上前与其交涉,至于交涉的结果嘛……反正对两位玩家来说,还是挺不错的。

    眼下,成功联合了王穷之后,封不觉对这个剧本里的各种情报已是了然于胸。

    他的脑海中,也已开始对今夜之事展开了布局。

    然而,他无法料到的是……自己杀死“镜”的举动,已经让原本剧情的走向发生了剧变。

    …………

    话分两头,与此同时,临闾镇外。

    荒林之中,一块偌大的岩石上,俨有一人正襟跪坐。

    那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五十岁上下,胡子拉碴。

    他戴着斗笠,穿着厚实、但破破烂烂的粗布衣服;其手边,还放了一根用布裹着的、棍状的物体。

    虽然是裹在布里,但任何人只要看上这东西一眼,都会感觉到……这是一件兵器。

    “天亮了。”忽然,男人的身后,传来了说话声。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她和她的同伴一直就站在距离这中年男人不远的一棵树旁、静静地休息。

    他们两位,都是玩家,id分别是【织田爱】,和【佐佐木铭】。

    “我知道。”片刻后,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地开口,应了一声。

    “镜没有来。”织田爱又道。

    “对,他没来。”中年男人道。

    “昨天你说……他最迟傍晚到,结果我们就这么白白等了一夜。”织田爱道。

    “你想说什么?”中年男人问道。

    “她想说的是……眼前,无非就两种可能。”织田爱还没回应,她身旁的佐佐木铭便用他那病怏怏的虚弱语气抢道,“其一,镜自己带着钱跑了,其二嘛……”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当他说出那个“二”字时,岩石上的那个中年男人的气息……已发生了变化。

    “嗯……”沉吟一声后,中年男子复又开口,“要杀死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哼……未必吧。”织田爱闻言,冷笑一声,“或许对镇上那些家伙来说很难,但就我而言……十招之内,必可取他性命。”

    “那你觉得……”中年男子接道,“和你们相似的那些‘异乡人’,也能办到吗?”

    “能不能像织田那样在十招之内解决……这不好说。”佐佐木铭接过话头,回道,“但单纯追求‘杀死’这个结果的话……对他们来说不会太难的。”他说着,将视线定在了对方的背影上,“只要有心的话……就算是对付你,也并非是毫无办法。”

    “原来如此……”听完佐佐木铭的话,中年男子冷静如故,淡淡地接了一句。

    说罢,他便拿起了手边那根被粗布包着的棍状物,并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既然是这样……”中年男子站定后,抬手拉了拉斗笠的帽檐儿,“那就不必再等了。”

    此言一出,织田爱神色一变:“什么意思?你要进镇?”

    “对。”中年男子给出了肯定的回应。

    “喂喂……这可跟说好的不一样啊。”织田爱显然对对方的这个决定有些意见。

    “对你们来说,也并没有太大区别不是吗?”中年男子却是没多大反应,他的口气还是很从容,“只是‘时间’上提前了一些罢了。”

    “这……”织田爱还在犹豫。

    “放心吧。”中年男子接道,“我是讲信用的……我们之间的交易不变;待我们联手杀光那帮武林中人和所谓的‘异乡人’之后……”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竹卷,平举在身侧,“这‘剑舞草记’,我自然双手奉上。”

    “战国”的两名玩家看到那件物品时,眼神都有些变了,但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异动。

    “当然了,你们也可以选择……现在就向我拔刀。”停顿了几秒后,中年男人又道,“只要能杀死我,这东西自然就归你们所有。”

    他们当然不会拔刀……

    如果织田爱和佐佐木铭想偷袭这个男人,那他们早就动手了。

    他们之所以在对方身后不到五米的距离站了一夜都没出手,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没有把握……

    在他们看来……和这个npc联手去杀死其他玩家和npc的难度,远远低于他们两人去挑战这个npc的难度。

    事实上,这也的确是正确的选择。

    客观地说,这个持有“剑舞草记”的中年男人非常强。

    他的战力在这个武侠世界中至少能排进前三,当然了……这份名单只算活着的人,已经不在世的那些不算。

    论单打独斗的功夫镜、水、月,这三人都已是当今武林的超一流水平,他们比段克亦、棉道人、谢修文这种级别的高手还要强上一筹。

    但是,和这个男人比,他们仍差得远。

    就连他们自己也会很坦然地承认这点,因为……“镜花水月”,都是这个男人的徒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