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59章 剑神一笑(十五)
    正午,天空一片阴霾。燃 文小说   w?w?w?.?r?a?n?w?e?n?`n?e?t?

    灰暗的云层遮蔽了阳光,就连老天爷似乎都在帮忙制造着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氛。

    就在这个时刻,三道人影,出现在了空旷的街道上。

    走在中间的为首之人,是一个中年男人。

    他穿得很破烂,手里拿着根由破布包裹起来的棍状武器,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走着。

    跟在他身后两侧的二人,看起来要比他扎眼得多;织田爱和佐佐木铭毕竟是玩家,样貌和气质都与剧本中的一般角色大不相同,即使系统对他们的外表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和谐”,他们依然也很惹眼。

    三人就这么走在临闾镇中间最宽的那条主干道上,走在无言的冷风中,走在无数道躲藏在暗处的视线中……

    忽然,一声破风疾响,划破了空气,也划破了那令人窒息的压抑。

    乒!

    织田爱眼疾手快,单手一抬,便用自己的护腕将那飞来的暗器轻松格开。

    但,这只是个开始……

    第一把暗器尚未落地时,后续的攻击便已到来。

    弹指间,三人的四面八方涌来了如骤雨般的黑点。

    那些暗器有镖、有刀、有针、有弹……每一种暗器,都有其独特的速度、力度、以及杀伤方式。

    淬毒之类的手段的自不必说,有些暗器还加了火药,被格开的瞬间会爆炸;还有些会在行进中分裂,变成两个或数个;甚至还有能够突然改变飞行轨迹的玩意儿。

    在毫无掩体的地方面对这样的围攻,一般来说也只有往天上跳这一条路了。

    然而,那三人……却是站在原地没动。

    “病剑……”那一瞬,佐佐木铭出手了,他报招式名时,也是一副病怏怏的状态,“……圆刹。”

    话音落,剑招现。

    下一秒,一个透明的圆形力场便以佐佐木铭为中心扩散开去,将一旁的织田爱和中年男人也都笼罩了进去。

    也不知他这招【病剑圆刹】是什么原理,其佩剑分明还在鞘中未出,却一样能制造出一个饱和状的剑气力场,将那些暗器统统挡在了那个“圆”的范围之外。

    这一轮合击过后,三人竟是毫发无伤。

    “啊”

    没想到,数秒后,又生异变。

    但闻一声惨叫响起,紧接着,便有一人从路边一栋建筑的二楼窗户内飞了出来。

    这人刚落到地上,更多的惨叫和兵器碰撞之声便陆续出现。

    “哼……开始狗咬狗了吗……”织田爱看着那些从建筑内、暗巷中不断飞出的人影,便已知道在其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她的推测的确没错,眼下就是个“黑吃黑”的状况。

    率先对他们动手的那伙人,是“挟风会”的人。

    这个门派,说得难听点……就是一武装盗窃团伙,会中之人皆以暗器和轻功见长;要论光天化日下的公平决斗,他们算不上很强,但要搞暗杀、埋伏、盗窃之类的勾当,他们的手艺可是不差。

    昨晚,挟风会干掉的武林人士,比狂虎帮要多得多,当然了……杀得基本都是喽,真正的高手他们没能解决几个。

    和老谋深算的屠纪相比,挟风会那位掌门的头脑就相对简单一些了,以至于那一整晚的暗杀行动过后,他们自己的损失也很惨重。到了今天正午,他们总共还剩下了三十来人。

    这样的实力,要搞定“剑舞草记”,显然是够呛的。

    于是,挟风会就想到了一个简单直接、却也很有可能奏效的策略……先下手为强。

    他们特意选在了距离镇口不是很远的区域埋伏,定下的计划就是抢先出手,务求将携带秘笈之人一波带走,然后利用自己门派在轻功方面的优势,拿了东西赶紧跑路。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那番酝酿已久、势在必得的攻击,竟被目标轻易化解;不但如此,丐帮、海龙门、白梅教这三个昨晚被他们偷袭得最惨的门派,早已在更外围的地方布下了埋伏。挟风会的人一出手,那三个门派的人就来了个“黄雀在后”,把他们包了饺子。

    厮杀……很快就结束了。

    与其说是厮杀,这更像是屠杀。

    一百四十多人杀三十个人,而且还是有心算无心,后者能坚持个一两分钟已经算不错了。

    待挟风会的会众一个不剩地在地上躺平后,黑压压的一队人马,便从街巷各处冒了出来,堵在了那三人的去路上。

    他们那儿为首的,也是三人。

    第一人,是一名灰发披肩,穿一身浅色劲装的男子,看相貌,他至少也有六十岁了,但其举手投足间,不见分毫的老态。

    这个人,名叫罗残,是现任的丐帮帮主。

    作为一个史悠久的帮派,丐帮的任帮主中,出过许多杰出的英雄人物;可惜,无论在天赋、武功、还是智慧上,罗残都属于排不上号儿的那种。

    要说他身上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事,那就是……他凭着从各处搜集到的一些缺本残式,成功还原出了已经在帮内失传数十年的绝学“降龙十八掌”。

    若是放在百多年前,这也不叫个事儿,那时候比降龙十八掌更高层级的外家功夫还有很多,但在这个“后武林时代”里,身怀这样一套掌法,已足够罗残跻身超一流高手行列、独步天下。

    再说第二人……

    此人名叫顾蛟龙,其穿着倒也普通,亦是习武之人常穿之劲装,但他那长相很有特点,可说是虎背熊腰、眉清目秀。

    是的,你没看错,我也没有写错,他就长这样;因此,这位海龙门的少帮主,便有了“玉面蛟龙”这样一个绰号。

    海龙门这个门派,顾名思义,是靠海吃饭的,算是半武半商;与其他门派不同的是,海龙门和官府之间一直就“关系不错”,因为他们会定期给一些朝中大员和地方官提供海中的奇珍异宝、珍馐美味,所以就获得了很多便利。

    在江南沿海一代,海龙门可谓独霸一方,举个不算夸张的例子只要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私盐生意都可以公开着做。

    至于这个门派的武学嘛……一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上乘武功,但门中有几套刚勐的外家功夫,在实战中还算过得去。

    最后,再看那第三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胖得让你难以分辨出性别的女人。

    或许现在看来不稀奇,但在那个以农业为基础、物质相对贫乏的社会,你要是看见一二百多斤的胖子,那也是挺稀罕的。

    这位女掌门……或者说……女教主,名叫凤美玉;这个名字,是她长大后自己取的。小时候,她没有名字,也可以说,有很多个名字……

    说来可能也没人信,眼前这位凤掌门,十五岁时,曾是京城某个特别有名的风月场所的头牌,那个时候,她的名字是“凤儿”。

    当年的凤儿,可是个美人胚子,纵然还只是个少女,但她那早熟的**,已经征服了无数京城的公子王孙。

    因为她是妓院老鸨捡来的孩子,从小就生长在那样的环境里,所以她似乎也并不排斥通过出卖**来过上优渥的生活。

    但,某天,她变了。

    一个女人的转变,通常都会和某个男人有关,凤儿也不例外。

    十九岁那一年,她爱上了一位出身寒门的公子,她爱他的相貌,爱他的才情,爱与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即使是很多年后,她都还记得那份温存。

    然而,这场感情,很快便以那位公子的英年早逝而告终。

    他的死,并不是意外,只因他和凤儿走得太近、且让后者产生了赎身从良的念头;这显然是某些人不愿意看到的,而那“某些人”,皆是在京城里能够翻云覆雨的人物,对他们来说,要弄死一个寒门儒生,和捏死一只蚂蚁也差不多。

    从那时起,凤儿表面上虽然没有任何反常,但实际上,她的内心已完全被复仇的火炎所吞噬。

    她用自己的法子,弄到了一些武学秘籍,并暗中苦练。

    仇恨是一种可怕的动力,且不会因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反而会越来越强……

    人在那样的动力下,无论做什么,都是极有效率的。

    三年后,凤儿便完成了自己的复仇。

    她只花了一个晚上,就杀光了自己的仇人们,并将京城最大的妓院付之一炬;她还把老鸨的人皮剥去、将其尸首挂在了那条花街的牌坊上。

    那晚之后,凤儿就消失了。

    直到十多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叫“白梅教”的门派,她们的教主是一个极胖的女人,自称“凤美玉”。

    她的肥胖,并不是因为好吃懒做……只因她在缺乏最基础的知识和章法的前提下,全凭自身领悟、拼命去修习多种迥然不同的内功,最终导致了她的经脉和气息异常,经过了一些年月,这些异常逐渐在她的身体上显现了出来。

    肥胖只是最直观的表现而已,她的身上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都让她备受煎熬;然而,这十几年来,纵使她寻访了天下名医,请教了许多武林泰斗级的人物,也没人能治好她这极端的“走火入魔之相”。

    终于,身体的痛苦让她的精神也产成了问题……她放弃了治疗,将痛苦变为了新的动力,将杀戮变成了释放压力的途径,将权欲变成了自己的止痛剂……就这样,白梅教诞生了。

    “丐帮……海龙门……白梅教……”待那三人和一干帮众站定,那中年男人方才缓缓开口,“看这架势……诸位这是联手了?”

    他猜得没错,由于昨晚发生的种种事态,让各门派之间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这三个门派经过交涉后,决定联合起来,以确保今天的胜利。

    “废话少说!”顾蛟龙今年三十有二,正是血气方刚之年纪,平日里他在自己帮派的地头上说一不二,早已养成了习惯,所以其言辞谈吐已经不能说是“冲”,而是“横”了,“交出‘剑舞草记’,饶你不死!”

    “哦?”中年男子闻言,语气还是不慌不忙,“你怎么知道……‘剑舞草记’在我身上?”

    顾蛟龙还没回答,罗残便接道:“‘杀害江家六十三口的凶手,会在除夕之夜,带着剑舞草记,出现在临闾镇上;其人五十岁上下,斗笠遮面,手持一件包裹在破布内的兵刃’……”他将这段早已传遍了江湖的信息,一字不差地复述了一遍,随即再道,“眼下,除了时间还没到‘夜晚’之外,你完全符合这条消息的描述。”他顿了顿,将目光移到了佐佐木铭的身上,“再者……你那名手下的功夫,我们方才也都看到了……那想必就是剑舞草记中的招式了吧?”

    他们的推测倒也合情合理,佐佐木铭的那个“技能”,在正统的习武者看来堪称神奇,而这正好可以用“他从剑舞草记上学到的”来解释。

    “嗯……你说得倒是有点道理,但有件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思考过……”中年男人依旧很平静地应道,“你口中的那条‘消息’,似乎有些过于精确了……不是吗?”

    他这句话出口时,他身后的两名玩家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他们在此前已从中年男子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但是,此刻正躲在暗处同样听到了此言的絮怀殇、狂踪剑影、才不怕呢,可都是神情一变。

    “那又怎么样?”凤美玉站在那儿,活像个大肉球似的,连说话都有点吃力的感觉,“事到如今,你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还想否认东西在你的身上?”

    “我并不是想否认什么……”中年男人回道,“相反,我是想承认一些事……”

    “你不就是想说……消息是你放出来的吗?”忽然,另一个人的声音,加入了对话。

    众人循声望去,迅速在街边一间民宅的房顶上,发现了一个人。

    “封不觉!”

    在觉哥现身的刹那,这三个字便如同***群过境一般,从其他玩家的心中奔驰而过。

    “嗯?”中年男人的注意力也被觉哥所吸引,他抬起头,用手指轻轻向上推了推斗笠的边檐,看了觉哥一眼,“你是……”

    “小心……”织田爱的低语立即传入了中年男人的耳中,“这小子很难对付……”

    “喂!你又是哪根葱?”两秒后,顾蛟龙高声冲觉哥嚷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呵……”封不觉轻笑一声,应道,“顾少帮主息怒,在下只是前来说几件各位可能会感兴趣的事,并没有要妨碍诸位掌门的意思。”

    “我们可没时间听你说什么故事。”罗残道,“我劝你还是赶紧……”

    “且慢。”不料,中年男子这时却抢道,“我倒是想听听……他能说出些什么来。”

    他这话一出口,那三名掌门都愣了一下,他们看觉哥的眼神,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然了,这时的他们,依然没有把这张年轻的生面孔当回事儿,他们只是在疑惑那个中年男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呵呵……其实我要说得也不多,一时半刻就能讲完。”封不觉见没人打断自己了,便顺势接道,“简单地说……今天这个局,是你一手策划的。”他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笑道,“不出我所料的话,你应该就是当初那个‘不知晓剑谱真正的价值,拿去当铺将其低价典当的东瀛浪人’。”

    话音落时,除了中年男子、织田爱和佐佐木铭之外,在场的所有人皆是神情一变。

    封不觉则是不以为意,娓娓道来:“事实上,对于剑舞草记的价值,你清楚得很……所以你才会拿它当‘诱饵’,来布下这个局……”他停顿一秒,接着道,“首先,你故意让江三得到剑舞草记,然后,你再制造出江家堡的灭门惨案,将剑谱夺回;你知道,段克亦肯定会来给徒弟报仇,将事情追查到底……因此,你正好利用点苍派的名头,将剑舞草记现世的消息传出去。

    “人们在听到相关的消息时,都会想当然地认为……这是‘点苍派查到的’,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

    “但我一听这事儿,就觉得事有蹊跷……。

    “且不说段掌门和他的弟子们是怎么从一个完全没有活人的凶案现场里得到‘凶手是为了夺走一本剑谱才灭人满门’这种结论的……就算他们认准了杀人者的动机是‘为了夺走某件重要的东西’,并以此为线索追查下去……想要查到所谓的‘东瀛浪人’、‘当铺’这条线上,其可能也着实微乎其微。

    “而事后流传出的那条‘剑舞草记会在除夕夜出现’的消息,则让我彻底确定了……行凶者本人,就是放消息的人。

    “正如你所说……那条消息描述得实在太具体、太精确了,不但时间地点、连你的穿着打扮都交代得丝毫不差。”

    说到这儿,觉哥不禁笑出声来:“呵呵……最可笑的一点是,既然这条消息已经传遍了江湖,引来了那么多的门派和人,那么消息中的‘那个人’十有**也已经知道这事儿了……在这种前提下,他怎么可能还会在消息中所说的时间和地点出现呢?明知整个武林都在埋伏他,还来送死吗?”

    他这个问题,显然是抛给那几位掌门、和正在周围潜伏着的其他武林人士的。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封不觉抬起一手,指向了那个中年男人,“那个带着剑舞草记的人……那个放出消息的人……那个通过重重算计、造就了今日这般局面的人……并不认为自己会死。”

    他说着,转过身去,看向了那三位掌门:“会死的……是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