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66章 剑神一笑(二十二)
    腕上传来的滞力,让贺阳信次心中一惊。?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net

    自己的剑上一次被人挡下,是何时的事……他已记不清了。

    他也从没有想过,中原武林中有人能做到这点。

    “来者……何人?”贺阳信次并不认识眼前这名年轻的女剑客,即使他早已将朝廷提供的、关于江湖的各种情报记得烂熟于胸,却也想不到关于此人的半点记录。

    “黎若雨。”若雨的回答也是十分简洁,就报了个名字,也没报门派和绰号。

    贺阳信次的反应也不慢,他很快就想到了……对方可能和织田爱他们一样,是所谓的“异乡人”。

    “敢问阁下……使的是什么剑法?”贺阳信次又问。

    若雨面无表情地将双剑一分,把贺阳信次的钝剑弹了回去,后者也是顺势退后了几步。

    下一秒,若雨先将右手那柄金光熠熠的宝剑轻转半分:“魔流剑……”

    说罢,她又将左手那无形的原水神剑微微抬起:“……风之痕。”

    “好……”贺阳信次看到那两把剑时,眼中首现凝重之色,“我就用我的‘神传极剑流’,来领教阁下高招……”

    就在他运起十成功力,准备动手之际。

    “且慢!”忽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光听这声喊,在场的很多人就能断定此人全无内力。

    但是,此人的影响力,却是不输给任何一名江湖名宿。

    “贺阳先生,先别急着动手。”王穷说着,便从街边的一条巷子里走了出来。

    程威就跟在他的身边,并且……用剑劫持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年纪;她长得很漂亮,但也称不上是绝色,即便让她再年轻个十岁,也不会比现实中的若雨或者絮怀殇更美。

    她的名字,叫贺阳景子,也就是“镜花水月”中的……“花”。

    “为了您养女的安全着想……”王穷边走边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先谈一谈。”

    看到景子的瞬间,贺阳信次已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他的脸色也变得更为阴郁了。

    “王庄主……果然不是凡人。”贺阳信次盯着王穷,冷冷言道,“景子所学的‘摄心搜魂神功’,乃是我那死去的妻子所创的独门绝学……普天之下,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不可能不受其影响。能够无视这神功效果的心法,我的妻子只传给了我一人;我……也只传给了我的几名徒儿。”他顿了顿,“而王庄主你……身为一个男人,不但没有被神功控制,竟还能有法子把景子身上的武功化去,这……”

    “呵呵……”王穷闻言,笑了,“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能办到这种事。”他背着双手,朝前走了几步,“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也练过一种独门的心法,这种心法不但能让我不受所有迷惑心智的功夫和药物的影响,甚至还能让我清楚地看破练那些功夫的人的罩门所在。”

    贺阳信次的眉角微微上扬,疑道:“你会武功?”

    这事儿……朝廷给他的情报里可没有。

    “武功……也是分很多种的。”王穷道,“你们那些打打杀杀的功夫,我是不会嘀;我只是练了几门修身养心、延年益寿的武学。”他微顿半秒,言道,“比方说……我刚才所提的那种心法,是由一位百余年前的大内高手所创的,叫‘元心**’;这功夫练起来也不是很难,一旦练成,就无需再去修习,心法的效果像是唿吸一样自然,且不需要任何内力去催动。”

    “荒谬……”贺阳信次听了这话,似乎不信,“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功夫?就算有……创造这种武功的意义又何在?”

    “哈!”王穷面露不屑,干笑一声,“中原武学,博大精深……‘武’,不一定非得是武力,也可以是‘道’,也可以包含‘德’;正所谓……‘仁者无敌’,你认为没有意义的功夫,恰恰才是真正的上乘武学。以武入道,以道修心……这样的武功,正是你们那些一味追求‘杀戮’、‘控制’的武道的克星。”

    “哼……”这已是贺阳信次的价值观在短时间内遭到的第二次否定了,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好……你就试着用你那只能练练心性的‘上乘武学’……从我的剑下求生吧!”

    他这话出口时,其体内汹涌的杀气已是唿之欲出。

    “等等……”这下,王穷还真有些惊了,“你的徒弟还……”

    “哈哈哈哈……”贺阳信次大笑出声,“你高兴的话……就把她杀了吧!她已经没用了。”

    此言一出,王穷等人的惊讶自不必说,而贺阳景子则是彻底惊呆了。

    嗡嗡

    说时迟,那时快,贺阳信次笑声未止,剑锋已动。

    好在,站在第一线面对他那钝剑的人,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冷静的一个。

    “神传极剑流居合断水!”

    “风过留痕。”

    双方各出极招,双刃齐走,夹带无穷剑威,疾似飞火流星。

    紧接着,便是一声震响,轰出暴虐的气浪。

    这无形的冲击之力,让两人所站之处的地面勐然一沉,街两边的建筑也都被震得摇摇欲坠。

    站在若雨后方的凤美玉反应神速,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已施展轻功、回身遁走,并顺手捎上了来不及做出任何动作的王穷。

    看到这一幕,程威向她投去了一道感激的目光,同时自己也拽着景子跃出了贺阳信次和黎若雨所制造的恐怖杀阵。

    而此时,处于战场中心的若雨,心中却是暗道了一声糟:“这样下去……会输。”

    虽然只接了对方两剑,但这已足够若雨对贺阳信次的实力做出一定的评断了。

    第一剑,若雨是用“招式”,去对抗一记蕴含对手十成力量的“斩击”,双方堪堪拼了个平手。

    之后贺阳信次被若雨挥剑逼退,只是他为了谨慎起见而拉开距离的举动,并不代表他非退不可。

    而这第二剑,贺阳信次用的就是“招式”了,若雨则还是用了“招式”去对抗;其结果,看上去好像也是旗鼓相当,但实际上……若雨心里清楚,相同的条件下,两人最多再拼五招,自己就会落入下风。

    若雨并没有在这件事上思考太久,因为在这第二剑过后,贺阳信次也做出了和她一样的判断,于是……贺阳果断地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乘势连斩,招出连环。

    …………

    同一时刻,主街另一段。

    若雨和贺阳信次的交锋,倦梦还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他终于,也出手了。

    起初,倦梦还现身,就是为了摆出以一敌众的架势,引战国的二人放松警惕,伺机胜之。

    然而,在听到畀老湿的名号后,那两人居然立即采取了谨慎的守势,这就让两边陷入了僵持。

    现在,若雨的出现,更是让事情变得迫在眉睫,万一她抢先一步拿走了“剑舞草记”,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而倦梦还并不是一个喜欢应对复杂局面的人,他宁可吃点小亏,也想让事情在一条简单的轨道上得到解决……

    “喝!”一声厉喝,宣告战端即开。

    怒眼交锋一瞬,双方杀意顿起。

    倦梦还是从正面攻上,面对的又是两名早已戒备着的敌人,这种情况下,速度和技巧并不是很重要,绝对的力量……才是最有效的起手。

    但见,倦梦还出手便是一招“摧岭裂峰”,其长枪一扫,浩力浑然,凶狂枪势,奔腾而来。

    佐佐木铭的“病剑”系列招式,多以阴柔诡变见长,面对此等杀招,只可避其锋芒,利用身法退闪之。

    而织田爱不同,她本身个性便是热血傲然,作为梦惊禅认可的“天才”之一,论战斗天赋和角色的硬实力,她也绝不在倦梦还之下。

    要不是因为忌惮着畀老湿,她早就上去和倦梦还单挑了。

    眼下这一招袭来,早已经卯足了劲儿的织田爱几乎不假思索地决定正面回杀……

    那一瞬,只见她体势一沉,足力倾荡一泄,整个人便似出笼之兽,勐进而出,迎着对方的技能就冲了过去。

    一息过后,织田爱的那招“莜突雪破”,便从倦梦还那“摧岭裂峰”的斗气阵中斩了出一道缺口。

    这以“线”破“面”之战术,也并非是织田爱经过思考才得出的,她只是下意识地就使用了这一招而已……这,就是“才能”。

    “用本能去完成别人需要用思考才能完成的事”听起来不算什么很复杂的定义,但细细想来,却是一道无情的鸿沟。

    倦梦还没有那种才能,他也很清楚……他可能永远都无法达到那些天才们轻易就能踏入的境界。

    但这没关系,即使织田爱的天赋和实力都在他之上,也不代表他一定会输。

    “来得好!”看着破招欺身的织田爱,倦梦还面带亢奋,心中却依然冷静如冰。

    话出口时,他已趁势回枪、厉招疾进,其枪尖一闪,便化出三点寒星。

    织田爱步踏趋危,顿落险关,但也还没到无计可施的地步。面对那犀利的险招,她非但没有减缓前冲的速度,反而是借势起身,让身体在空中回旋转进,变“斩”为“刺”,钻向了枪影的中心。

    两人各不退让,杀招交汇。

    刀来枪往之间,碰出点点星灿,激出阵阵凶音。

    对招过后,两人双双挂彩,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但他们又都杀心不减,瞬息方过,便卷土重来……

    佐佐木铭见状,也是乘隙而进,替织田爱掠阵冲杀,其病剑极式险恶异常,转眼便将倦梦还的枪势压下了三分。

    就在这时,突然!

    “啊”一个一看外观就知道是玩家的男人,一边大喊,一边从镇口的方向狂奔而来。

    换作别人,可能战国那两位也不会很在意,但来的这位,偏偏是传说中的畀老湿……

    战国那两位刚觉得可以拿下倦梦还了,但一见畀老湿出现,攻势就不自觉地减弱了几分……倦梦还也因此而暂时得到了喘息的余地。

    “呵……”此时,倦梦还本人也是苦笑一声,“意料之外的被救了呢……”

    本来,倦梦还已经和畀老湿商量好了,无论发生什么事,哪怕是前者挂了,后者都不要来支援;因为畀老湿的实力着实一般,让他来跟镇中这些顶级玩家刚正面肯定是没戏的,不如就让他一直躲在外面、死抻到底……没准在最后的最后,等各路人马打得多败俱伤了,他还有偷鸡的机会。

    可没想到,就在倦梦还陷于这危难关头之际,畀老湿居然自己冲进了镇来,还给倦梦还解了围。

    “老毕,真够意思啊。”倦梦还且战且退间,还抬高嗓门儿跟队友打了声招唿。

    没想到,回应他的台词却是……

    “啊”畀老湿仍在大喊着,“封不觉开着机甲杀过来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