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69章 剑神一笑(二十五)
    “嗯?”看到那机甲一分为二,织田爱并没有露出攻击得手的表情,反倒是面露疑色。燃文小?说   w w?w?.?r?anwen`net

    像她那样的高手,即使一切只发生在稍纵即逝的瞬间,她也能很有把握地认定那分离的机甲,并不是被她的武士刀给“斩断”的,而是自行断开。

    咔咔咔

    就在她思绪未定之际,又有几声怪响连续传来。

    那一刻,【虚空雷神兽ex】竟像解体一般,分为了头部、躯干、左臂、右臂、左腿、右腿这六个部分,而且每个部分在分离之后,还都依靠着自身附带的推进装置保持着高速移动。

    “哈哈哈!”下一秒,封不觉那张狂的笑声就从机甲躯干部分传了出来,“天真!太天真啦!本大爷的机体可搭载了龙骑兵系统(dragoon_system,全称disconnected_rapid_armanent_group_overlook_operation_work_system,即分离式统合制御高速机动兵装群网络系统)啊!”

    “龙骑兵系统吗……”不料,佐佐木铭那阴恻恻的声音随即响起,“呵……那反倒好办了呢……”

    说罢,他又出一招,那是单纯追求速度的超高速斩击,目标锁定的是【虚空雷神兽ex】的右腿。

    “切……难缠的家伙……”封不觉一看到佐佐木铭的行动,就已明白……对方对“龙骑兵系统”的弱点一清二楚,所以,他也很干脆地放弃了那条腿,操控着躯干疾疾遁走。

    果然,不到两秒,佐佐木铭的攻击就命中了【虚空雷神兽ex】右腿的推进器,使其停了下来;织田爱见状,也是趁势攻上,用两记利落的斩击将那右腿部件砍成了四段、继而起火爆炸。

    “龙骑兵系统的弱点就在于……其系统本身不具备对攻击做出躲闪动作的能力,在没有针对性操作的情况下,那些分离后的部件只会通过不断地做出不规则的高速运动去减小被敌人锁定并击毁的可能性。”佐佐木铭一边说着,一边又冲向了【虚空雷神兽ex】的左腿,“封不觉……你的思维和手速再怎么快,只要操作媒介还停留在物理层面……其反应速度终归是有极限的;即便同时操控六个部件对你来说不算什么负担,但机械毕竟不是你的手脚,一旦到了拼速度的阶段,你绝对躲不开!”

    这段话说完时,他已用另一次高速突进打停了【虚空雷神兽ex】的左腿,织田爱也是轻车熟路地跟上,用她那豪放的斩击将那条腿也剁爆了。

    与此同时,更大的威胁也已到来……

    由于机体分离导致了弹幕攻击有所减弱,从天而降的贺阳信次在几次“踏空变向”后,顺利穿过了弹幕群,欺近到了觉哥所乘坐的“躯干”部件上方。

    “结束了……”贺阳信次露出了势在必斩之神情,这说明,在这个距离上,他已有十足的把握……绝不会失手。

    然,这一瞬!

    “呵……都说了……你们太天真了……”封不觉那阴险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紧接着,忽见周遭蓝光一现。

    一眨眼的工夫,【虚空雷神兽ex】那已然散开的几个部件、包括已被击毁的两个部件残骸……竟全都突兀地消失了。

    “哪尼?”贺阳信次在惊愕中收势,重新落地。

    织田爱和佐佐木铭也都一脸惊疑,不知发生了什么。

    而封不觉……则驾驶着完好无缺的【虚空雷神兽ex】,出现在了三十秒前、刚发完阳电子炮时所站的位置。

    很显然,除了龙骑兵系统外,他还有别的手段……更强的手段。

    “逆时闪回系统”,出自永恒博士之手,是一个以时间魔法作为驱动力的、极度危险的系统;搁在他们自己的宇宙,使用这样的魔法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禁止的。但正如前文所说……反正【虚空雷神兽ex】是要送给觉哥带去别的宇宙的,所以宇超联那几位大佬并不介意把这些平时自己不方便去用的黑科技安装上去。

    “攻击躯干!”一息过后,冷静下来的佐佐木铭,再次做出了非常准确的判断,并向队友和贺阳信次下达了指示。

    虽说贺阳信次不是一个会听命于人的人,但为了攻略眼前这个由“异乡人”拿出的奇怪装置,他也不得不借助于同为“异乡人”的战国二人组的帮忙。

    于是,这次他们三人合力,从三个方向攻向了【虚空雷神兽ex】的躯干……

    “终于发现了应该直接攻击能量炉和驾驶员么……”驾驶舱内的封不觉操作秀得飞起,态度淡定如故,“呵呵……可惜,我这儿好玩的武器系统还多得是呢……”

    【警告,您的机甲存在时限剩余三十秒。】

    正当觉哥得意之时,突如其来的系统语音仿佛是突然击中他胃部的一记直拳,让他神色一变。

    “卧槽?”封不觉骂街之余,思维也如闪电般奔走起来。

    约两秒之后,他把事情想清楚了,并在心中暗道了一声:“只能用六分钟吗……”

    是的,【虚空雷神兽ex】每次出场的使用时限,只有六分钟;而且,玩家每排一次剧本,它只能登场一次。

    因为这部机甲是被储存在【“扑克侠”英雄id卡】里的特殊物品,所以没有一般物品那种详尽的说明(查克诺里斯系列物品、just_we、天罡地煞匣等也是这样的情况)。也正是这个原因,封不觉直到唤出了这套机甲,才发现它竟然这么强;假如觉哥早就知道这机甲的战力以及“使用时限”,他的战略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干掉冷欲秋花了四十秒……熟悉武器系统花了一分三十秒……从镇外飞过来花了四十秒左右……然后又在这儿跟他们打了两分多钟……”封不觉默默算着时间,“嗯……姑且算是测出了一条有用的信息,下次使用就可以算好时间了;不过……眼下的局面……有点不妙了啊……”

    思索之际,那三人攻势已到。

    被包围的【虚空雷神兽ex】仍有应对的武器,一招以机体为中心爆发无差别音波攻击“啸音炮”顷刻间绽开,将那三人逼退了回去。

    【您的机甲存在时限剩余二十秒。】

    系统提示像是在催命一般,提醒着封不觉危机的迫近。

    “在二十秒内把这三个家伙全部干掉是不可能的……”觉哥则在紧锣密鼓地想着办法,“二十秒后机甲消失,我就得亲自上阵……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我技能装备被清得差不多了,在没有【灵识聚身术-改】的情况下,搞不好会被秒啊……”

    此刻再看……封不觉开着机甲来玩“无双”的策略就不是那么明智了;假如【虚空雷神兽ex】没有存在时间的限制,他这么干倒没什么问题靠着“无限能量”的优势,一旦拖入拉锯战,就算他不能把敌人全灭,在机甲报废前将对手杀得七零八落也是妥妥儿的。

    然而,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打到了一半才发现这机甲一次只能使用六分钟,让觉哥陷入了极其不利的窘境……

    当然了,他还没到“绝体绝命”的地步。实在不行,他还有【斗魔降临】,还有【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靠着这两个压箱底的绝招,干掉眼前的三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使出这两招伴随的风险和收益相当;一旦招式持续的时间过去,封不觉基本就等于是半个死人了,剩下那些没有处理掉的对手,全部都得由若雨一人来搞定。

    说起若雨……她也已经行动起来。

    虽然她对封不觉很有信心,认为“既然他这么高调地出来无双了,必然是有九成以上把握的”,但……在稍稍观望了一会儿后,也许是出于直觉,也许是出于别的什么心思……她隐隐地感到觉哥那份“轻松”和“嚣张”的背后有些异样。

    这一点,就连正在围攻觉哥的三人都没有察觉到。

    但若雨发现了,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欲帮觉哥解围。

    没想到……

    “还请留步!”突然,一声厉喝,如惊浪迭起,从斜刺里啸来。

    随喝声一同来的,还有一式剑招。

    【万引天枢剑归宗】,乃是狂踪剑影的杀手锏之一。

    没有试探,亦无需留情,面对黎若雨这样的对手,剑少一出手,便是全力的极招。

    同一秒,与剑少相对的另一方向,同样杀来一道人影。

    但见,不怕妹子手持一杆金色奇形武器,其一端成扁平的圆钩状、形似残月,另一端成饱满的球体、形似满月;此刻,不怕挥出了“满月”的那头,以一招【默示录攻击(伪)】直取若雨的侧后方死角。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夹击,若雨双剑同出,使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剑法

    轩辕剑为重剑,运“魔流剑”,肆意疯狂;原水神剑为轻剑,运“风之痕”,冷静快意。

    重剑为击,应剑少之绝式。

    轻剑消劲,避不怕之锋芒。

    整个惊悚乐园中,能像这样以常规战法硬挡两名超一线高手合击的人,怕是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若雨就是具备这种实力的人之一,只是……这一刻,她并未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

    由于支援心切,若雨的注意力已提前放到了封不觉所在的杀阵那边,这便使她对自身周围的戒备有所松懈。

    这种程度的松懈,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没什么关系,但在遇上狂踪剑影和才不怕呢这种级别的玩家偷袭时,就产生问题了……

    顶尖强者间的对决,容不得一丝的迟疑和分神……稍有偏差,便是胜负。

    若雨的反应,终究是慢了一线,这分毫的差距,带来的便是毁灭性的结果……

    重剑慢了半分,对刃时的力量便没能运到最高。

    所以,若雨右手的那一剑被弹开了。

    轻剑慢了半分,消劲的技巧便无法全然施展,对手的攻击轨迹也就不会完全照着她的意思发生偏移。

    所以,若雨左手的那一剑,效果也大打折扣。

    最终,狂踪剑影的剑招斩肩而入,直落若雨右侧的锁骨;不怕妹子的技能,虽没有正中……但也有大半的力道挥中了若雨的左腰。

    招落,若雨整个人横飞而出,那状态简直就像是被火车撞飞一般……

    但见其身影急速掠过街道,重重地撞在了一根街边的柱子上、并将那粗如树干的木柱生生撞断;饶是如此,她依然进势未消,其身体断柱落地后,仍在地面上飞滚滑行了很远的一段距离,方才停住。

    很显然,这轮攻击,她吃得很实在……实在到她在一段时间内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连在半空调整姿态都做不到。

    本来,若雨是很有可能会在中招的刹那就毙命的,假如狂踪剑影的剑再往下砍个几分、撕开肺叶,那她绝对是没救了;好在……不怕的【默示录攻击(伪)】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把若雨轰飞了出去,让剑少的招式没能砍到底。

    “咕……喝哈啊……哈啊……”斜卧在地的若雨,衣襟已被鲜血所染,她一时也分不清哪些血是从嘴里出来的,哪些又是从伤口出来的……她费了很大的劲儿才让肺部重新开始唿吸,但唿吸又让她的剧痛之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与之相对的……若雨的意识和视线却变得模煳了。

    “这样都没死……真是厉害……”很快,不怕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若雨的身前。

    “抱歉了……这就是杀戮游戏啊……”剑少随即也出现了,并且在说话时,举起了手中的剑。

    必须承认的是,他们这次偷袭非常成功,不枉二人在暗处耐心等待了这么久。

    作为外人,江湖这两位自然不知道封不觉数据被清的事、更不知道【虚空雷神兽ex】有时限的事,所以在他们看来,地狱前线的两人是目前剧本中最强势的存在,趁那二人各自为战时,击破其中一个,无疑是上策。

    剑,落下了……

    若雨,却还没站起来。

    此刻,她那雪白的脸和乌黑的发,都已沾上了地上的泥土和血污,她的伤势,也已到了靠自己一人无法处理的程度。

    她还从未如此狼狈过,即便以前她也不止一次的在剧本中被击杀,但因为自身失误而被人一举偷袭得手,这还是第一次……

    “我变了呢……”死亡降临前的一瞬,若雨心中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遇见他的时候……还是,更早的时候……”

    …………

    半年前,六月十九日,晚。

    封不觉鬼鬼祟祟地跟着若雨来到了后者的家中,若雨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很淡定地开门,带着觉哥上楼,直接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呃……你现在就要给我么?”封不觉进屋后,倒是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他很少会紧张,更难得的是表现出这种无法掩饰的紧张。

    “是啊,时间也不早了,你拿好也趁早回去吧。”若雨还是用很平常的语气回道。

    封不觉闻言,吞了口唾沫,不禁将不久前若雨的话又反复地思考了一遍“‘严格来说,那本就是你的东西,我也已经为你保管了好多年了,我觉得是时候给你了’,‘也不能说是忽然想起吧,很多年前我就想给你来着,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刚在惊悚乐园里遇见你时,我也有过直接给你的冲动,但后来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拖到了现在。’”

    “嗯……怎么想都是那啥了吧……”封不觉暗忖道,“讲道理她这么主动搞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若雨已用不紧不慢地从自己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件东西,然后,走到觉哥面前,递到了后者的手上。

    “给。”若雨说出这个字时,觉哥本能地愣了一下。

    两秒后,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上的东西:“呃……你要给我的就是这个?”

    “嗯。”若雨点点头,她也很难得的两颊飞红,好像是做了什么挺不好意思的事。

    封不觉端详着手上的东西,那是一本作业本儿,是他还是个小学生时,小学生常用的那种制式作业本。

    本子不厚,看起来已经挺旧了,作业本的封面上写着两个字“剑神”。

    觉哥立刻就认出了,这两个字的笔迹……出自自己之手,他也立刻就明白了这作业本的来。

    “本大爷早在十岁时就已在一本作业本上通过手写完成了短篇小说处女作《剑神》……”(出自第322章)这是封不觉当初在推理俱乐部中对鸿鹄、秋风瑟和语重计长三人所说的原话。

    虽说以当时的情境来看,他的话很像是在抬杠扯淡,但实际上……他说的是真的。

    《剑神》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小说,故事不长,写满一本作业本刚好完成,情节方面也不算很复杂,就是描绘了一名初出茅庐的剑客如何成长为睥睨天下的剑神的经过。

    不过,既然是封不觉写的,哪怕他当时只有十岁,故事的设定上自然也会有些亮点;《剑神》中最出人意料的设定就在于……他描绘的那个冷若冰霜、性格乖戾的主角,其实是一个从头到尾都女扮男装的女剑客;他在整部小说中处处留下了伏笔,却没有讲明那种种异常的缘由,一直到结尾处,才将真相揭示。

    当然了,这故事写得好与坏,也无人能去评说,因为这是觉哥自己出于兴趣写的练笔之作,写完之后他自己再看,便觉得其中有很多瑕疵,且从中看出了自己的几分幼稚;后来,他就把这作业本和家里的一些废旧书籍搁在一起,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被拿去卖给收旧书的了。

    封不觉怎么也想不到,竟会在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之下,重新见到这本《剑神》……

    他翻开那作业本,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由自己一个一个手写上去的文字,心里也说不上是种什么滋味。

    “你从哪儿弄到的啊?”封不觉边翻边问道。

    “小时候路过旧书摊,无意看见,翻开看了看……就花了几块钱买回来了。”若雨回道。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写的?”封不觉会这么问,是因为他根本没在那本作业本上写名字。

    “长大后看了那么多你写的书,自然也就知道了。”若雨道。

    “呵……”封不觉笑了笑,“从这本子上的痕迹来看……你好像看了很多遍啊……”

    “小时候……没什么朋友。”若雨倚在床边,若有所思地应道,“除了小灵之外,就再没人和我玩了……能说上话的同龄人,连一个也没有……”她说着,看向了觉哥手上的作业本,“那本作业本,我看了一两页就知道,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写的;当时的我觉得,不善于和人面对面交流的我……或许可以通过文字了解一些同龄人的想法。”

    “结果呢?”觉哥合上了本子,接道。

    “呵……”若雨也笑了,苦笑,“我好像翻开了最不该翻开的东西呢……”

    “难怪我第一次见你时,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封不觉道。

    “唉……”若雨叹道,“只怪我当年太年轻,不知不觉就受了你的影响……”

    “若是能回到最初相识的那一刻,我想我该对你说……”封不觉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我曾写过一本书,你很像书里的那个人……”

    “那么我也会回答你……”若雨笑着接道,“我曾看过一本书,却一不小心……让自己变成了书里的那个人……”

    …………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我呢?”

    “是看那本书之前的我?”

    “是遇见他之前的我?”

    “还是现在的我……”

    “是因为被封印着,所以我迷失了吗?”

    “与他在一起的执念、关心,究竟是我的本心,还是我在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去做。”

    “我的感受是真实的、还是错觉……是在模仿着什么?追逐着心中的某种幻影?”

    思想可以超越时间,瞬间可以近乎永恒。

    死亡来临前的这一刻,若雨想了很多,好似已思考了很久、很久……

    但,死亡终究还是降临了。

    狂踪剑影的补刀十分精准,一剑封喉。本就不剩多少生存值的若雨被砍中后,便开始化为白光。

    江湖的两位得手后,即刻将注意力放到了战场的另一端。

    这时,觉哥那【虚空雷神兽ex】的时限也到了,那机甲和一般的召唤生物一样,重新化光回到了封不觉行囊里的卡片之中;而他本人……就这么暴露在了一个剧本boss和两名顶尖玩家的包围中。

    “看起来……封兄的处境也不妙啊……”狂踪剑影见状念道,“不过以他的实力,也未必会输。”

    “不急,反正似雨已经被咱们解决了……”不怕接道,“封不觉一个人再强,早晚也会露出破绽……你瞧,畀老湿和倦梦还也还在观望中,我们可以再等等。”

    就在他们说话当口,忽然……

    “喂喂……你说谁已经被解决了?”一个说话语调怎么听都像流氓的声音,从剑少和不怕的身后传来。

    只闻其声,两人就惊得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可能?”不怕勐然回首,却见一张披头散发、蒙在阴影中的人脸已凑到自己面前,两人的鼻尖几乎都快贴上了。

    “刚才那下好疼啊……”此刻,若雨说话的语气、以及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剧变。

    不知为什么,她的身体此时已恢复到了受伤前的状态,就好像刚进剧本时一样完好无伤,连衣服都变得干干净净,剑也收在了鞘中。

    “这回换我了哦……”在若雨说话的同时,她的左手已掐住了不怕的脖子;而不怕这个女玩家中出了名的怪力女,居然愣是无法将这钳制挣开。

    短短一秒后,只听得“咕”一声,不怕的脖子竟被若雨用单手就这么生生拧断了。

    这一系列变故来得太快,直到队友瞬间丧命,剑少才堪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当即暴喝一声,运剑勐噼……

    这次,若雨的剑,后发先至地出现在了狂踪剑影的攻击轨迹之上,稳稳接住了对方在愤怒之下的全力一击。

    “你好像对剑法挺有研究的嘛……”若雨平日里的那冰冷的气质,如今已变成了带着几分戏嚯的冷酷,“那我就跟你多过两招,让你高兴高兴。”

    说时,其左手微抬,并指剑上,轻抚而过。

    登时,狂气凌锋,魔焰附刃;轩辕圣剑……竟现魔剑之姿。

    转眼间,若雨已剑出十式,式式凶险,招招催命。

    狂踪剑影无论在力量、速度还是招式上,皆是落入了下风,在那短暂的交锋中……他恍似不是在和一名玩家过招,而是在对抗某种狂暴剑意的化身。

    “热身做的差不多了吧?”一轮连斩过后,若雨气定神闲、面带悚然的微笑,“真正有趣的部分要开始了哦……”言毕,其左手一翻,原水神剑乍现,另一种剑术,也随之展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