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70章 剑神一笑(二十六)
    轩辕引魔流,原水催风痕。??? ?燃文小说 ?  w?w?w?.?ranwen`net

    一名绝世的剑客,两种迥然的剑法。

    绵密攻势之下,狂踪剑影顿落下风。

    “刚才分明已经开始化光消失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剑少虽然也不弱,但在如今的若雨面前,几乎只剩招架之力。

    站在他的角度,仿佛自己正在被两名剑者同时围攻,而且……这份压力,甚至超过了以一敌二。

    “呵……狂踪未见,剑影稀疏……”起招落式之间,若雨还十分轻松地在嘲讽着对手,“‘刀剑笑’之一,实力仅此而已吗?”

    狂踪剑影知道这是对手在挑衅自己,想让他把压箱底的招式给拿出来;但他也并不介意这样做,因为……他本就已经快要被逼到绝境了。

    “想看我的绝招是吗……”剑少应招之间,铿然一喝,“好!成全你!”

    话音落,极招现。

    但见狂踪剑影饱提内元,凝然剑上。

    刹时,一道红光由其剑上冲天而起,风云为之色变。

    “【血染江湖】!”剑少的喝声与剑招同至。

    【血染江湖】威势惊天,变化诡谲,一招化万式,万式尽一招。

    若雨见状,嘴角含笑,眼中却带着一份冷漠。

    她就像是一个兴致盎然的赌徒,在看到了对手的底牌后突然对这场赌局失去了兴趣。

    “还不错……”若雨说是这么说,用的语气却给人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那我也给你个痛快吧……”

    说话间,其双剑并招,双流化一,一招【残风剑影魔剑狂流】应势而出。

    轩辕剑和原水神剑上的黑白二气随着剑式汇成一道无上剑芒,瞬间便将狂踪剑影的红色剑气击碎。

    极招余劲,则全然轰在剑少的身上……

    至此,胜负,已见分晓。

    身影相错时,若雨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一眼方才的对手,便向着封不觉所在的另一处杀阵行去。

    而狂踪剑影,也只能倒下……并吞下失败的苦果。

    “封不觉!”两秒后,正在朝前快步行进的若雨大吼一声。

    不仅是正在用【月步】朝上空逃窜的觉哥,就连正在追击觉哥的三人,以及周围的其他玩家、npc,也都被她吸引了注意。

    “斗魔降临!”若雨也不多废话,紧接着就报出了这四个字。

    觉哥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就算她不说,觉哥也差不多准备开启这个称号技了。

    “嗯……有点怪怪的啊……”封不觉在开启技能之前,想的却是别的事,“这‘霸道女总裁’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也没时间多想,眼瞅着敌人们已用比自己更快的速度欺近而来,他赶紧就把【斗魔降临】给开了。

    瞬时,魔炎现空,魔气滔天。

    浑身缠绕着魔斗气的封不觉撕开那迸发的黑火,在空中虚踏一步,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好快!”这一刻,织田爱和佐佐木铭同时发出了这样的惊叹。

    下一秒,觉哥的身影便重新出现,站在了若雨的身旁。

    “什么情况?”他也没有多嗦,开口就问出了一个很有效率的问题。

    “还记得我那个触发机制成谜的特殊技么?”若雨接道。

    “【凤死凰生】?”封不觉几乎都没思考就应了一声。

    “对。”若雨道,“虽然我仍然没弄清其触发机制……但从眼下的状况来看,我能起死回生,靠的就是这个技能。”

    他们俩所说的那个技能,早在“超次元乱斗”的那个时候,若雨已经学会;只是,这技能说明也是“天地逆转神诀”那种风格的,就给了两行字儿凤暮血染尘,凰临幻亦真。

    事实上,直到现在,若雨也并不知道这个技能的具体效果,她只是通过技能栏看到这技能进入了冷却状态,才推测出自己“从死亡状态满状态复活、且各项基本能力(力量、速度、每次能爆发出的能量上限等)都提升了50%以上”的状况是该技能生效导致的。

    当然了,她自己也在复活后开启了二阶魂意状态(极限效率加限制爆发),所以才能轻松地干掉狂踪剑影和才不怕呢。

    “那么……你这状态能持续多久?”觉哥又问。

    “不知道。”若雨道,“说不定和你的斗魔降临一样,一段时间后就会产生什么副作用,所以……”

    两人对话至此,已不用再说下去了,剩下的内容,他们都心领神会。

    正好,贺阳信次和战国的二人也在这时杀到……

    用个粗俗点的比喻,他们仨就好比是三个穿着暴露的性感女郎,冲向了两个刚吃完伟哥药力还没散的壮汉。

    这叫“撞枪口上了”。

    封黎二人无需言语,便知此刻该用何招。

    却见,觉哥单手一运,疯魔扑克聚牌为刃,斗魔之力缠锋如焰。

    若雨仅是双剑一展,那剑气、魔气、杀气……便是汹涌喷薄,浩若星瀚。

    这一瞬,在远离战场的一处高点上,刚刚才和方尽协力把贺阳智彦干掉的絮怀殇……已识出此招,其口中喃喃念道:“圣魔闪煌斩吗……”

    的确,这“连携攻击”的基本模式没变,但招式的效果……由于两名使用者的成长和变化,已今非昔比。

    这一式,已不再是“圣魔闪煌斩”,系统给予的新招式名为【魔诣揆森罗】。

    而第一个撞上这个刚诞生的组合技的人……就是织田爱和佐佐木铭了。

    刹那之间,魔招已现。

    冲杀而来的二人只觉周遭的空间骤变,时空好似蒙上了一层灰黑的阴影,而他们的动作……也随着这种变化而放慢。

    “怎么回事?”织田爱震惊之际,其勃颈处竟忽地断开。

    接着,她的头颅便从躯干上脱离、飞起……其伤口的切面平整无比,但连一滴血都没流出来,从中透出的,是一团黑色的、如气态般的黑色影流。

    “岂有……此……”佐佐木铭更是连一句整话都没能说完,便被切成了数段,他那分离的肢体也和队友一样,有黑色的物质从伤口溢出。

    这景象当真是诡异无比……要形容的话,就像是用高速摄影机拍摄一副正在慢慢改变的水墨画。

    在近乎黑白的场景中,两人的身体被斩断,如黑墨般的物质慢慢染遍了他们的周身,将他们从画面中消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旁观者方从这恍似幻境的一幕中回过神来。

    而这时,织田爱和佐佐木铭已双双倒在了地上,只余肃肃死寂,见证着他们化为白光的结局。

    “真险呐……”数秒后,贺阳信次的话语声,又一次响起,“没想到……世上还有你们这样的怪物存在。”

    是的,他还是没死。

    他躲过了阳电子炮、穿越了弹幕攻击、撑过了啸音炮……

    刚才,在距【魔诣揆森罗】的生效范围仅一步之遥的地方,他又是及时地停下来了。

    贺阳信次一次又一次地从足以秒杀或重创boss的攻击中全身而退,这显然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

    “原来如此……我好像知道你的秘密了。”放完技能的封不觉,偏过头,望着贺阳信次道。

    “我也看出来了。”一秒后,觉哥身旁的若雨,用比觉哥还要爷们儿的语气接道,“这家伙……能看到‘死’是吧?”

    她口中的这个“死”,指的并不是一种状态,也不是我们所熟知的那个名词,而是一种具象化之后的抽象概念。

    举例来说,一个普通人站在大楼的天台边缘,往下看,看到的是街景;而贺阳信次站在同样的地方往下看,除了街景之外,他还能看到一种无形的、形似阴影的填充物……且这种物质的范围,刚好笼罩到他一脚踏出去会摔死的地方。

    那……就是具象化之后的“死”,也可以视为是“一旦触及就会有极高几率导致丧命的死之领域。”

    对贺阳信次来说,只要别去接触那种物质,不要踏入“死的领域”,自己就是安全的。他能活到今天,成为近乎无敌的剑者,这种“看到死亡”的能力,无疑是功不可没。

    “呵……我还以为,永远都没人能看破我的秘密呢……”贺阳信次倒也坦然,他冷笑着回道,“没错,我能在死亡接近前的一刹,看到它的实体……这些年来,我就是靠着这种能力,无数次游走在生死的边缘,将自己的武艺提升到了这无敌的境界。”

    “是不是无敌等你活下来再说吧!”封不觉没打算听对方把话说完,一口气喘上来之后,他就立即重新杀了上去,在中距离上发动了【岚脚】的连击。

    且不说若雨的技能能让她撑多久,就说觉哥的【斗魔降临】,其持续时间只有区区三分钟而已,时限一到,他就会进入半残状态;所以他根本耗不起……要不是方才施放组合技让他产生了一种虚脱之感,他连喘那两口气的时间都不想耽搁。

    “哼……你好像挺着急的嘛。”

    没想到,贺阳信次这会儿居然开始四处逃窜,利用卓绝的轻功与觉哥玩起了游斗。

    这种封不觉以前依仗着【灵识聚身术-改】经常使用的手段,这次反倒被别人拿出来用在了他的身上。

    “别以为只有你能看穿对手……”贺阳信次边跑边道,“我也看得出来,你们用的武功已超越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只要我拖延一会儿……你们就会自取灭亡。”

    不得不说,这个boss相当难缠,单就“能屈能伸”、“审时度势”这种特质,就是很多主宇宙的大佬们很值得学习的。

    贺阳信次用的战术很正确,事实上……也已经奏效了。

    此刻,就只有封不觉一人冲了上去,而若雨迟迟没有跟上,究其原因……就是刚才那招【魔诣揆森罗】的消耗太过巨大;就算是在斗魔状态下“体能与灵力被视为无限”的觉哥在出招之后都得喘上一小会儿,若雨的状况可想而知。

    其实,那技能结束时,若雨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可她又怕自己倒下会引来其他玩家的攻击、或是变成觉哥的累赘,故而咬牙坚持着。

    “不觉……”又过了片刻,若雨终于是无力为继,她单膝跪地、艰难地言道,“我……怕是……到此为止了,对不……”

    她在一声抱歉中结束了此战,这次……是真正地化为白光,离开了剧本。

    【凤死凰生】,本就是一个让人“暂时复活并提升战力”的技能,类似于回光返照的性质,一旦招式的能量燃尽,玩家还是会死。

    至于她性格上的变化,倒是和技能特效无关,只是一个意外……

    首先,【凤死凰生】这种状态,对玩家的精神负担很重;恰好,若雨的魂意也是一种对精神力要求极高的能力……二者一起作用下,过度的负荷摧垮了若雨精神世界中的一道“屏障”,让她的“封印”产生了一丝裂隙,从而影响到了她的性格。

    已经压抑了数十年的感情哪怕只是流露出分毫,可能也是强烈而危险的……

    当然,具体有多强烈、多危险,得等觉哥回到现实世界才能体会到,那是后话了……

    且看当下,封不觉与贺阳信次的战斗,已进入了一种对前者极其不利的节奏。

    【斗魔降临】的时间所剩无几,但技能匮乏的觉哥无法靠仅有的两个技能和体术能力去解决不断退避的贺阳信次。

    纵然撇开那贺阳那“见死”的能力,单凭他的谨慎和狡诈,也足以应付现在的封不觉了。

    “完了……要出事了……”眼见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觉哥的注意力已分散到了别处,“倦梦还、畀老湿、还有……絮怀殇,周围还有三名玩家……”他用数据视角快速扫视着周边的情况,“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是仅存的对手了,但此刻我根本无暇去对付他们……”

    那三位,自然也已看穿了这点,不声不响地来到了离觉哥和贺阳比较近的地方,随时准备来“补刀”了。

    “技能结束我必死无疑……”封不觉心道,“没辙……最后十秒时拉开距离,赶紧用【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来……”

    正当他思索到这里时,他的视线……无意中扫到了什么。

    那是一个人影,一个距离他还很远的人影。

    那人牵着一匹白马,从镇口的方向缓缓走来。

    在旁人看来,那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但开启着数据视角的封不觉在看到她的瞬间,便认定……此人的出现,将改变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