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71章 剑神一笑(二十七)
    【斗魔降临】的时限到了,封不觉终究还是没在其他玩家的面前拿出剃须刀来。

    因此,当技能失效的瞬间,他便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自行倒地……四仰八叉地躺在了街心,面朝天空,大口喘息起来。

    “呵……”贺阳信次见状,得意地冷笑一声,“果然,不出我所料……”

    他一边说着,一边停止了逃窜,并回身来到了距离觉哥大约十步的距离上。

    贺阳信次真的很谨慎,纵然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能确定封不觉的确是力竭倒地、并非演戏,但……为了提防那百分之一的可能,他还是决定先在一个他认为安全的距离上驻足观望。

    “唿……怎么?我都这副模样了,你还不敢过来杀我么?”封不觉稍稍平复了一下唿吸后,便提高了声音问道。

    他现在的态度,颇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

    “哼……我可不着急。”贺阳信次不为所动,站在原地回道,“我想……在杀你这件事上,有比我更急的人才对。”

    说话间,他的视线和剑意……都已延展到了别处。

    一息过后,絮怀殇出现在了街上;倦梦还和畀老湿,也适时地来到了与她相对的位置。

    而封不觉……就躺在这两拨人的正中间。

    “女士优先。”数秒后,肩扛【重楼】的倦梦还故作悠然地率先开口道,“絮女神……你先请吧。”

    “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絮怀殇可不上当,“你们比我先来,而且又是两个人……我看,还是由你们动手比较合适。”

    双方皆是不怀好意,絮怀殇更是话中有话,反正两边的意思都一样,谁都不愿冒着被觉哥暗算的风险去补这一刀。

    这场“组合乱斗”战到此刻,局面已经比较明朗了。

    目前还剩下的玩家总共四人,其中一个是正躺在地上作等死状的封不觉,基本已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三人,分成两队

    第一队,是絮怀殇。她的情况并不算好,由于方尽这个npc帮手在和贺阳智彦的战斗中负了伤,絮怀殇这会儿又只能靠自己单打独斗了。

    而另一队,是倦梦还和畀老湿的组合。虽然畀老湿的真实实力比较捉急,但倦梦还可是和絮怀殇同级别的高手。就算前者与后者比较起来略有不及,但差距也不算太大;再者,倦梦还现在的人物状态也比絮怀殇要健康些,综合来看,他和老毕的优势还是挺明显的。

    眼下,两队陷入僵持的原因有二:其一,担心封不觉还有什么反扑的手段。这也是无可厚非的,谁让他是封不觉呢……就算这货看上去再怎么狼狈、再怎么不堪一击,也不能对其掉以轻心,否则分分钟被他残血反杀、搞个同归于尽什么的。

    其二,一旦封不觉死去,两队的人立刻就得做出下一步的战略选择,这个选择非常重要,所以在短时间内,双方都还在犹豫着。

    说得在直白些就是……两边都还没能把账给算清楚。

    倒是躺在地上的封不觉,已经替他们把账算完了……

    觉哥只花了几秒钟就已想明白那两队人,总共也就三种选择:第一种,无视贺阳信次,刚一波正面分出胜负。这可以说是种五五开的战略,变数也比较多,因为周围除了贺阳信次之外,还有其他的武林人士,谁也说不清打斗的过程中会不会有人来插一脚。

    第二种,无视敌方的玩家,对贺阳信次展开突袭,抢走剑舞草记,然后立刻逃跑。这种战略显然是很不明智的杀boss、抢剑谱、逃跑等等……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很大的几率失败。其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出奇制胜,利用“没人能想到你会这么干”这点,以最快的速度予以实施,还有一定的成功可能。

    而最后的第三种策略就是……抢在对手之前,立马投靠贺阳信次,伙同boss一起干掉对手。

    虽然这个战略很没有节操,但和前两种选择比起来,算是最聪明的做法了;且该策略只要第一步成功,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基本就是躺赢局。

    可问题就在于……这第一步,也就是“投靠贺阳信次”这件事,到底能不能成功呢?

    双方的心理都没底。

    絮怀殇在几分钟前刚刚干掉了贺阳智彦,或许贺阳信次还不知道这事儿,或许贺阳信次知道了也不会在乎这事儿,但是……说不清啊。

    而倦梦还呢……不久前就当着贺阳信次的面,跟织田爱、佐佐木铭那两位已然投靠了boss阵营的玩家打了一架,某种程度上已经表明了对立的立场。

    或许……贺阳信次也不会在意这些,但这一样是说不准的事儿。

    综上所述,双方陷入了谁也不敢贸然行动的对峙中。

    “要不然……还是我来吧。”谁也没想到,在一番短暂的僵持过后,竟是畀老湿第一个有所行动,“之后怎么样可以再作计较,但封不觉必须先干掉才行……谁知道他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万一过会儿他回过气来,又从行囊里掏出一台扎古什么的,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说得很有道理,而且,他的行动也很有效率。

    话音未落,畀老湿已从行囊中取出了一把手枪来。

    枪,是普通的枪,就是初期剧本里很常见的那种街货。

    高玩们就算要带远程武器,也不会带这种没什么特殊属性的玩意儿;但畀老湿……不是高玩,他就一平民休闲玩家而已,所以他带着……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把平民小手枪,会在这个时刻,变成觉哥的催命符。

    “这个畀老湿……果然和传说中一样,深不可测……”絮怀殇看到畀老湿掏枪时,不禁在心中念道,“在这种情况下,仍是迅速做出了非常冷静且准确的判断,并立刻付诸行动……从表面上来看,他仿佛还让了我一步,可实际上主动权依然在他手中……”

    同一时刻,动弹不得的封不觉也在心里吐着槽:“喂喂……不会吧,再拖一会儿‘那小谁’就要过来了,要是在这时候死在一次普通射击之下,未免太冤了点儿吧!”

    觉哥心思未定,那边枪声已起。

    然,这一枪,竟是没能把封不觉那仅存2%生存值的生命给终结掉。

    因为……畀老湿打偏了。

    那颗子弹擦着觉哥的脑袋,打在了离他头部不远的地面上。

    “怎么回事?”那一秒,絮怀殇先是惊疑不定,随即又想到,“慢着……他这是在……试探?”她很快脑补出了一个结论,“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假如封不觉还藏着类似‘反弹’或是‘转移伤害’的技能,那这一枪打过去……他就一定会在子弹射出的瞬间将技能开启;畀老湿就是看准了这点,假装要射杀封不觉,实际上故意打偏一点点。万一封不觉真有什么手段,方才就被他用一发普通子弹的成本给骗出来了……”

    念及此处,絮怀殇不禁出了一头冷汗:“畀老湿……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在这种时刻居然还有做这种事的余裕。”接着,她便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觉哥,“无论如何,经过畀老湿的验证,封不觉无力抵抗的事实已经明确……看来,下一枪就会要他的命了。”

    她想得倒是挺有道理,但实际上没那么复杂。

    畀老湿……只是单纯地没打中而已,理由嘛……因为他的射击专精还很低嘛。

    一枪未中后,老毕尽力掩饰住尴尬的神情,稍微瞄准了一会儿,又准备开第二枪。

    不料,就在这一瞬,一道人影从街巷中倏然跃出,捞起觉哥就跑。

    那不是旁人,正是王穷的保镖之一程勇。

    这位老兄本来比封不觉先一步返回临闾镇,只是中途觉哥开着机甲把他给超了……不过程勇也不慢,差不多在若雨和剑少他们对打时,程勇也回到了镇中,并很快与王穷、程威、凤美玉、贺阳景子这几人会合了。

    由于被义父面对面地当作弃卒抛弃,原本是被程威用剑“劫持”着的贺阳景子,那会儿已经放弃了抵抗;她已经失去了人生的信仰和行动的动机,对她来说,逃跑也没意义了,逃了也无处可去。她也不会再帮贺阳信次去杀人了,可能的话,她反倒有点想去杀了贺阳信次。

    而凤美玉,也算是暂且和王穷他们联手了,毕竟目的一致,几人一起总比各自为战要强些。

    在阳电子炮的袭击过后,这几位便一直躲在一旁,围观了一场他们根本没有插手余地的可怕战斗。直到方才畀老湿开枪时,王穷果断下令,让程勇他们出去把封不觉救下。

    “哪里来的杂碎……”贺阳信次是在场第一个对程勇的行动有所反应的人,“我正看好戏呢……来搅什么局!”

    论速度,他快过在场的任何一人。

    说话之间,贺阳信次已然踏地跃起,从半空欺近了程勇,一剑斩出!

    不得不说……刚才畀老湿的那一枪,的确是意义非凡。虽然他是无心的……但他还真就把封不觉“已无力抵抗”的事实给试出来了。

    这些……贺阳信次全都看在眼里,所以这会儿他很放心地自己冲上去补刀,欲将觉哥和程勇一并斩杀。

    “神传极剑流……”就在贺阳信次即将出招之际。

    忽闻一声厉喝……

    “覆水东流!”凤美玉的身影乍现,施出一种杂驳、但又不失强横的内力,以一道浑厚掌风,从远处向贺阳信次发难。

    贺阳信次虽是厉害,但面对这无形的远程攻击,也只有闪避或硬挡两种选择。

    对他来说,两种选择也都可以、且都很轻松。只是……无论选择哪一种,他的追击都会有所迟滞。

    凤美玉也不傻,此前贺阳信次从高空坠落时通过“虚踏”改变下落轨迹的情景,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她特意选了一个让对手很尴尬的角度和时机出招,封锁了对方继续追击的可能。

    “切……”最终,贺阳信次还是有些郁闷地落回了地上,他毕竟是个理智的人,不会为了去追砍别人,搞得自己负伤。

    当然了,他也绝不会轻饶了屡次和自己作对的凤美玉。

    “可恶……你这头肥猪……刚才我就想砍了你……”这时,贺阳信次又想起了凤美玉先前的言论,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给你机会……你居然还不逃跑,竟敢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碍手碍脚……”

    言至此处,他已一个箭步冲到了凤美玉跟前,钝剑蓄势而发。

    贺阳信次在地面上的移动速度和他在空中飞跃的速度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他这一冲一斩,凤美玉连看都看不清,更别说是躲开了。

    眼瞅着这剑就要砍下,没想到……

    “什么!”那一秒,贺阳信次的神情陡然一变。

    他的脸上,竟是出现了近乎于惊恐的骇然之色。

    惊慌中,他勐然收招,连退数步,一直退到了街边的一堵墙边,还用一种非常戒备的神色慌乱地朝四处张望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对贺阳信次这突然的举动感到疑惑不解。

    不过,封不觉没有疑惑,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被程勇扛在肩上的觉哥笑出声来,并冲着贺阳信次高声道,“整个世界的都被‘死亡’笼罩的景象,应该怪吓人的吧。”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一刻,贺阳信次眼中的世界,已全然蒙上了一层异样的色彩,那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死亡”的色彩。

    贺阳信次自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死之领域”了,只不过,以前他看到的“死亡”,只会出现在其视线中的“某些区域”而已;比如说……敌人的刀锋上、埋有陷阱的地面上、设有埋伏的房间里等等。而且,这些“死之领域”也不是一直都能看到的,在附近没有死亡威胁的时候,他便看不到这些异物。

    然而,此时此刻,贺阳信次简直像得了白内障一样,他看到的整个世界都在“死之领域”中,根本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哒哒……哒哒……

    不多时,一阵缓慢的马蹄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人们循声望去,看到了一匹白马,白马的旁边,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个让人一眼难忘的女人。

    她身着一袭红衣,红衣外又是红色的长袍。

    她有着少女般的面容和身姿,但是她的头发……却已白了。

    那雪白的长发如绢似水,披散在她的身后,垂到腰际。

    她自然是个很美的女人。

    很多年前,她的美貌便足以令人窒息,让人**荡魄、魂牵梦萦。

    如今,她的容貌虽无甚多变化,但……那份气质,却已和当年截然不同。

    当年的她,宛若幽谷中绝艳的红玫;而现在,她更似绝壁上孤绽的雪莲。

    “阎王……”看到林颜的瞬间,絮怀殇呆住了,她喃喃地从口中念出了这两个字来。

    倦梦还和畀老湿也认识这位,因为“地狱前线vs红樱”的那场比赛是公开播放的,他们也看过录像。所以,他们都知道……来的这位是那个“葬心谷剧本”的boss;其实力嘛……他们也知道个大概。

    “没想到,竟能在此遇见两位故人。”林颜牵着白马,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周遭的那些尸体、残骸、被破坏的地面,丝毫没有让其感到惊讶,“没记错的话……这位是絮姑娘。”她行到絮怀殇跟前,跟后者打了声招唿。

    絮怀殇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

    虽说在那个比赛剧本里,絮怀殇是一开始就投入林颜阵营的,但两人的交流却是不多,也没什么旧好叙。

    “那边的那位侠士。”林颜跟絮怀殇简单地打过招唿后,便继续牵着马朝前走,向扛着封不觉的程勇走去,“可否将封寮主放下,容我和他说两句话。”

    林颜显得很平静、很从容,对于时隔那么多年又遇到这两名玩家的事,她好像也并不觉得惊奇。

    “慢着!”就在林颜经过贺阳信次面前时,后者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我可从未听说中原武林有‘阎王’这号人物。”

    他方才听到絮怀殇口中念出“阎王”二字,便认为这是林颜在江湖中的绰号,故而有此一问。

    当然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推理没错。

    “你又是何人?”林颜停下脚步,但没有转头去看贺阳信次,她只是目视前方,冷冷道,“我又不认识你,干嘛与我说话?”

    她说这话时的语气很有趣,就仿佛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在被惹怒时回应了一句微嗔的质问。

    她的话里,没有成年人的虚伪、没有江湖中人的做作、也没有高手的架子,有的只是最基本的情绪和意思的表达。

    “我是何人?哼……”贺阳信次依然在恐惧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么,总之,他已经本能地将这份恐惧转化成了愤怒,进而产生了恫吓对方的意图,“吾乃神传极剑流宗主!战遍东瀛未尝一败……人称‘剑神’的贺阳信次!”

    闻言,林颜轻声念叨了一句:“剑神?”说着,她转过头,将贺阳信次打量一番,然后,一脸呆萌地问出了一个很残忍的问题,“就凭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