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72章 剑神一笑(完)
    林颜的话,像一把钢刀,深深地剐在了贺阳信次的自尊心上。??火然文  w?w?w?.?r?a?n?w?e?n?`net

    假如说这话的人是一个自大又无知的江湖二流人物,贺阳信次倒不会去在意。

    可是……这话从林颜嘴里说出来,就显得很刺耳了。

    因为,每一个听到她这样说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认可她所言非虚。

    “哼……”两秒后,贺阳信次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声,接道,“我不知道什么阎王不阎王的,总之,你若也是中原武林的一份子,那就最好听着……自今日起……”

    贺阳信次本来想把他准备一统中原武林的那套话跟林颜也说上一遍,没想到……

    “小姑娘,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林颜根本连理都没理他,在道完那声“就凭你”之后,林颜就撒开白马的缰绳,朝前走了几步,来到凤美玉跟前,问了她一个问题。

    “我……”凤美玉被问话时,也是愣了一下,毕竟眼前的林颜看起来比她要年轻得多,一开口便用长辈的口吻称她一声“小姑娘”,让她有点意外,“……自己从秘笈上学的。”

    “原来如此……”林颜微微点头,“我要没猜错……你应该是在毫无武功底子的情况下,凭自己的揣测,同时去练了好几门中下乘的内家心法……结果就把经脉气血都练得乱七八糟,搞坏了身子。”

    “你……”听到这儿,凤美玉神色陡变,因为对方所说完全正确,“……前辈!”下一秒,凤美玉便改变了对林颜的称唿,“莫非前辈有治好我的法子?”

    “有啊。”

    林颜说出这两个字时,凤美玉的脸上露出了难掩的惊喜之色。她刚想再开口求对方帮忙,不料,林颜的右手已然化掌一攫,摁在了她的天灵盖上。

    曾经还是“阎王”时,林颜的武功便已至天人之境,如今她再度出手,用的已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手段。

    眼下,她那一掌来得很慢、很轻,甚至可以用温柔来形容,但偏偏是这样的一掌,却让周遭的所有人产生了“换成我也绝对躲不开这招”的想法。

    “呃啊”

    数秒后,凤美玉勐然露出痛苦之色,并惨叫出声。

    在林颜的掌力下,凤美玉毫无抵抗之力地跪倒在地,紧接着,其全身的毛孔都开始渗出油腻的血污……

    那些污物多得让人觉得难以置信,活像是一团团被挤出身体的泥浆,黏煳煳地从凤美玉的衣物中涌了出来。封不觉此前用阳电子炮轰出的凹痕,此时恰好成了容纳这污物的“沟渠”。

    又过了片刻,林颜大气儿都不喘地停止了施为,收掌而立:“这就是你要的‘法子’了……”对她来说,这种举手之劳,没必要解释太多,直接做就是,“你的经络和气血我都已理清,从今以后只要你别再按照那种自行领悟的奇怪方法运功,就不会有事。”

    她说这话时,全身血污的凤美玉正跪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此刻,凤美玉的样子已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她从那病态般肥胖的白梅教主,变回了当年那风姿绰约、容貌美艳的凤儿。

    “前辈!”恢复了原本样貌的凤儿激动地望着林颜,“前辈的大恩大德……风儿没齿难忘!”她对自己的称唿也变了,“只要前辈一句话,就算是当牛做马……”

    “我有马。”林颜还是用那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打断了凤儿,“你那身子骨,也当不了牛马,还是好好做人吧。”

    凤儿不知还能说些什么,眼泪止不住地从她的眼眶中淌落。她用手抓着自己身上那已经脏粘不堪、且明显过于宽大的衣物,缓缓站了起来。虽然那衣服裹在身上的感觉颇为难受,但这会儿她要是不这么抓着,那衣裳基本就会和床单似的整件滑落下来了。

    “喂!女人,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待凤儿站起时,贺阳信次又一次开口,冲着林颜道,“你给我听着……自今日起……”

    “封寮主,多年未见,你倒是变得不多。”结果,林颜又一次无视了贺阳,接着往前走去,并冲着前方的觉哥道,“不过……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

    此时,在觉哥的要求下,程勇已经把他给放下了;原本躲在暗处的王穷、程威和贺阳景子,也已来到了觉哥的附近。

    “呵呵……还好吧。”封不觉笑道,“既然你已来了,我也就没有什么麻烦了。”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帮你?”林颜的眼中闪过一丝戏嚯之色。

    “你说呢?”封不觉笑意犹在,反问了一句。

    短暂的沉默后,林颜也笑了。

    这一笑,当真是倾国倾城,嫣然如梦,仿佛连世上最冷酷的心都能为之融化。

    林颜,已多年没有这样笑过了,她也记不得自己上一次发自内心地露出笑容是在何年何月。

    这些年来,她虽然舍去了“阎王”的身份,但终究是无法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没有了目标和负担的她,是自由的,却也是孤独的。

    这世上已无人还认识她,而她也不想去结识那些还在红尘中打滚的痴愚之人。

    和人比起来,她更喜欢跟这个世界、跟这片天地打交道……

    所以,她每年都会去很多地方,看不同的风景。

    她会在冬日去雪山寻梅,在初春到关外踏青,在盛夏去海外周游,在残秋到葬心谷赏樱……

    同样是以武入道,林颜如今的修为早已超越了当年的曹钦;除了一头白发外,连岁月都无法在她的身上再留下什么痕迹。

    这个时候的林颜,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更像是“仙”。

    尘世间的烦恼,对她来说已毫无意义,一百岁以后……她也不再去计算自己的年龄了。

    对这样一个人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事物是能让她能有所触动的呢?

    无疑……也只有“故人”了。

    莫说封不觉是对林颜有“再造之恩”的恩人,就算他是个仇人,林颜也会救他的……

    当时间抹去了你记忆中所有的人,并不断改变着世间所有的物,你才会发现回忆究竟是多么珍贵的一份财富。

    这种微妙的感情,也只有那些活得非常久的人才能体会到。

    “混蛋!我在跟你说话呢!”就在林颜露出笑容的同时,终于,另一边的贺阳信次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在自称“剑神”后遭到轻视也就算了,之后又连续两次被对方无视,这是贺阳信次从未经过的奇耻大辱。

    他也不管林颜和觉哥的对话了,抄起钝剑便从后方杀上,一记纵噼直取林颜的头顶。

    “真是烦人……”而林颜,只是略显不耐烦地念叨了一声,继而回身抬手,用一个在旁人看来不紧不慢的动作,以左手的三根手指,轻松地捏住了那斩向自己的钝剑剑锋。

    当剑锋被她那漫不经心的动作止住时,贺阳信次的脸都抽搐了……

    不信邪的他再度发力,想把钝剑压下去,可任他用上十二分的力量,被林颜捏住的剑刃都纹丝不动。

    “从别人背后偷袭,也是‘剑神’所为吗?”林颜看向贺阳信次时,其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副嫌弃的神情。

    “能凭手中之剑,败尽天下英雄,这样的我……当然就是剑神!”贺阳信次并不退缩,他自有他的一套理论,“只有你们这些沽名钓誉的中原人,才会纠结于什么‘背后偷袭、胜之不武’之类的谬论……照你们的意思,对决双方使用的兵器若有优劣差异,也是胜之不武吗?两人的年纪不同、习武的年份不同……也算是不公平吗?”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林颜闻言,沉吟道,“嗯……那也好。”她顿了顿,“至少我赢了你之后,也不会被说成是‘以大欺小’。”

    她这句话,又让贺阳信次有点儿懵逼了。

    贺阳的武道,是“力量之道”,追求的是“杀戮”和“胜利”;而杀戮和胜利,都是俗世中人才会有的“执着”。

    这类“执着”,恰是挡在“以武入道”这条路上的门槛;所以,贺阳信次是走不到“道”这条路上的,他也不会理解为什么眼前这个看上去那么年轻的女人会处处以“前辈”自居。

    “那么……按照你的理论……”过了一会儿,林颜松开了对方的剑刃,接道,“只要今日你败在我的剑下,就证明……我才是真正的剑神,对吧?”

    贺阳信次顺势收剑,回撤了几步,站到了一个自己在对决中最有把握的距离上:“成王败寇……若你真能赢我,称一声‘剑神’也是理所当然。”他微顿半秒,虚眼望着林颜,“不过……你的‘剑’在哪儿呢?”他将对方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林颜身上怎么看都不像是藏着剑的样子,“难道……你用的是藏在腰带中的软剑?”

    闻言,林颜面露不屑。她缓缓将双手背到身后,傲然而立,给出了一个奇怪的回应:“你的剑又在哪儿呢?”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竟让贺阳信次浑身一震。

    他的手里的确是有一把剑,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

    “剑在手中”的境界,和“剑在心中”的境界,宛如云泥之别。

    这一点,贺阳信次是很清楚的,因为……他也是达到了“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之境界的人。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使用这把连口子都没开、也没有剑鞘的狭长钝剑作为武器。

    “哼……”思索了几秒后,贺阳信次左手握拳,轻轻叩了叩自己的心口,“我的剑……在这里。”

    “哦……”林颜用一种近乎慵懒的态度接道,“那我的剑,也在你那儿。”

    “你说……什么?”这回,贺阳信次是真听不懂了。

    “你手上的剑也好,你心里的剑也罢……”林颜接着道,“你以为那是你的东西,其实……并不是。”

    “那还能是你的东西不成?”贺阳信次感觉对方是在故弄玄虚,故而用强硬的语气顶了一句回去。

    “唉……”林颜轻叹,“说了你也不懂……”她面露悲天悯人之情,“出手吧,等你输的时候……你就懂了。”

    “放心……”贺阳信次也是不服,他当即摆好了架势,“不用你说,我也会出……”

    他的话没说完,整个人便似流星一般疾掣而至。

    贺阳信次显然是故意的……他最后那半句话,只是一种让对方放松警惕的手段;在这种情形下,人往往会下意识地以为对方会把话讲完才出手,可贺阳偏偏就在讲到半截的时候突施冷箭。

    这法子虽不算复杂,但的确是很奏效,过去……很多东瀛的顶尖高手,便是败在了他这突然的一剑之下。

    而贺阳信次的这一剑,也是他倾毕生之力所创的剑法中最强的一式神传极剑流最终奥义三途胧月。

    这是人世间至恶至杀的一剑,也是贺阳信次所遵循的武道的巅峰之技。

    剑式乍现之瞬,贺阳信次以一种连玩家们都为之震惊的速度,将身影化入流光。

    霎时,剑破血肉之声,骤起!

    晃眼一过,贺阳信次身影再现,而他手上的那把钝剑,不知为何……竟然贯透了他自己的心脏……

    “你现在懂了吗?”林颜站在原地,半步都没动,也没人看到她在那一刹间做了什么。

    不过那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弥留之际,贺阳信次的确是明白了一些事……

    原来,在“无剑境界”之上,还有更高的一重境界;达到那个境界的人,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

    真正的剑神,无须去问,也不会去在乎“剑在何处”。

    在最后的时刻,贺阳信次也笑了,笑容中透出几分凄惨,但其眼中却没有半点遗憾。

    对一名剑者来说,能够死在林颜这样的对手手中,并能够通过死亡了解到自身的渺小以及剑之真意……那他绝对也是死而无憾的。

    “我还以为你不会杀他呢。”这会儿,封不觉已从【斗魔降临】的副作用下恢复、并灌下了一瓶生存值补充剂;虽然絮怀殇和倦梦还他们很想阻止觉哥回血,但考虑到林颜在场……他们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

    “我的确没打算杀他。”林颜又转头望着觉哥道,“他能否活下来,取决于他自己……若他的剑上尚存那么一点儿仁者之心,他很可能就不会死。可惜,他的武道没有什么仁义,单纯只是一条铺满了死亡的血路……”

    “哦……也就是说他死了活该嘛。”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靠近了贺阳信次的尸体。

    这一刻,除了林颜之外,谁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你要做什么?”因此,会问出这个问题的人,也只可能是林颜。

    “拿一件东西。”封不觉回话时,已经用非常娴熟的搜尸手法,把“剑舞草记”从贺阳信次的身上摸了出来。

    在他拿到那件物品的同时,系统提示即刻在其耳畔响起:【您已获得“剑舞草记”的所有权】;而其余三名玩家,也如觉哥预料中的一样,听到了【主线任务已失败】的系统提示。

    “这就是剑舞草记?”待觉哥把物品放入行囊时,林颜淡定地问道。

    “哦?”封不觉从对方的问题中猜到了什么,试探着接道,“你也知道这剑谱的事?”

    “当然知道。”林颜说话都是坦坦荡荡,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算我已不是江湖中人,这种路人皆知的消息……我又岂会不知?”

    “那……”封不觉眼珠子一转,又道,“你对这剑谱……应该没什么想法吧?”

    “没有。”林颜用很平常的口吻回道。

    这话由她说出来,还是很具说服力的,毕竟……就算是写下剑舞草记的裴本人复活,估计也不是她的对手……

    “哦。”封不觉也摆出很随意的样子,应了一声,随即又道,“那你今天来这儿是……”

    “我想出关去走走。”林颜回道。

    这理由换个人来说绝对会被当成是扯淡……哪儿有那么巧的事?剑舞草记在这儿出现的当天,你正好旅游路过?

    但,林颜这么说……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

    “诶~巧了!我正好也想出关。”封不觉一听,立刻来了个借坡下驴,接道,“既然顺路,要不……咱俩就同行一段、顺便聊上几句?”

    “好啊,我本来也是想跟你聊上几句的。”林颜随口回了一句,接着,她就过去牵上白马,沿着临闾镇的主街继续前行。

    封不觉则是以最快的速度凑到林颜身边仅一人之隔的地方,和她肩并肩一块儿朝前走去。

    “王老板,咱们的买卖还作数,你别着急。”临行前,觉哥也没忘了给王穷吃颗定心丸;毕竟王穷也是“剑舞草记”的争夺者之一,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封不觉很周到地跟这npc先打了声招唿,意思就是“剑舞草记我慢点儿还是会交给你的,但不是现在。”

    王穷也是聪明人,按照他的想法……其实也是让觉哥先把剑谱带走更好;只要觉哥站在林颜附近,那无论是他的人、还是剑谱,便都是绝对安全的。

    相反,假如觉哥现在就把剑谱给王穷,王老板反倒很尴尬,因为另外两拨玩家和埋伏在周围的武林人士都是剑谱持有者的潜在威胁。

    只是……对于絮怀殇他们来说,封不觉眼下的举动,就有点玩儿赖的意思了;他这么一搞,另外两队人若是还敢对他出手,其结果八成就是被林颜给反秒回去。

    但要是他们不动手的话,一个小时后,觉哥便可以聊着闲天取得剧本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