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74章 两种极端症状
    咚咚咚

    阵阵沉闷的敲击声将封不觉从沉睡中唤醒。??火然文  w?w?w?.?r?a?n?w?e?n?`org

    他睁开眼睛,隔着游戏舱上的玻璃圆窗,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什么鬼?”封不觉念叨了一声后,便从内部解锁了游戏舱。

    打开舱盖坐起来后,他一脸莫名地望着若雨道:“你要干嘛?”

    若雨也看着他,表情显得很微妙:“我说……正常人应该会问‘现在几点’或者‘你是怎么进屋的’这种问题吧?”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我这儿的钥匙你肯定有备份。”封不觉直接把那两个问题的答案说了出来,并接道,“这种稍微想个两秒就清楚的事情,我一般都是不问的……”

    “作为一个刚醒的人你的思路有点清晰过头了吧……”若雨眼下的态度确是有些奇怪,看她那神色好像在闹别扭,但又不是真的在生气。

    “还好吧……哈啊……”觉哥打了个哈欠,脱口而出就吹了自己一波,“假如把人脑比作计算机……”说着,他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那我这台的启动速度,的确是比大多数人都要快一些。”他顿了顿,歪头看着若雨,“那么话又说回来了……你这深更半夜的突然过来是要干嘛?”

    若雨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几秒后,她露出有些为难的神色,说出了一个连她自己的都觉得有点儿莫名的答案:“嗯……貌似……也没什么事。”

    “哈?”觉哥挑眉应了一声,他也没多想,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后退一点,好让他从游戏舱里翻出来。

    “呵……”待爬出游戏舱之后,封不觉再去琢磨若雨的言行,似是有点儿回过味儿来了,他当即面露邪笑,玩笑道,“没事也来……那就是想我了呗。”

    “原来如此……是想你了啊。”没想到,若雨却是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好像是接受了这种说法。

    “喂喂……”这下,封不觉的笑容消失了,他虚着眼,面带疑惑地言道,“你没事吧?在游戏里的时候我就觉着你好像有点儿不对啊。”

    “你也察觉到了吗。”若雨接道,“我倒是在离开剧本后才感到有点不对劲儿……”她双手交叉在胸前,皱眉低头,思索着念道,“所以我也没再等你,直接退出了游戏并起来冥想了一段时间……”

    “那么……结果呢?”封不觉问道。

    “虽然我也不能很肯定,但我大致还是知道……”若雨回道,“是‘封印’出了一些问题。”

    “哦?”闻言,封不觉脑中立即有无数念头疾闪而过,“莫非……你的封印已经解开了?”

    “那倒没有。”若雨摇了摇头,“封印有没有消失我还是清楚的,只是……在某些方面,我觉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微顿半秒,若有所思道,“我估计……可能是过度的精神负荷导致封印出现了裂痕之类的状况。”

    “这样啊……”觉哥好似来了兴致,又一次露出了笑容,“诶,那你现在对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说不清楚。”若雨接道,“就是突然想过来见见你,最好能和你说说话,具体说什么倒也不重要。”

    她这句话本身,倒是没什么毛病,浪漫也好、肉麻也罢,就是这么个内容,但她说这话时的语气,却还是那种杀手正在拷打被害人时的口吻,显得违和感十足。

    “嚯~”可这话落到觉哥的耳中,无疑是使其贱力迸发,口不择言,“可以啊~”他的表情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的玩具一样,当即拉起若雨的手,“来来……咱们到卧室里慢慢聊。”

    不料,就在觉哥的手触碰到若雨的手之时,异变陡生!

    “动手动脚的干什么呐!”若雨仿佛忽然进入狂暴状态一般,用一种格斗家在给对手致命一击时才会爆发的喝声来了这么一句,并在同一瞬,用一股让觉哥望尘莫及的怪力将后者反手一拧,一个过肩摔就给甩在了地上。

    一息之后,封不觉就这么仰面朝天的栽倒在了地上,表情就像刚被浩克胖揍过的洛基,喉咙里还在发出:“呃”的呻吟。

    “啊!一不留神就……”若雨把觉哥甩出去之后,便恢复了平时那还算冷静的状态,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念道,“果然……我这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这件事又一次提醒了我……”封不觉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背部和手腕传来的疼痛并不能压制他吐槽的渴望,“女人,嘴上说的、心里想的、实际做的……通常都是不一致的……”

    “嗯……对不起……”若雨也显得很不好意思,她立刻蹲下身子,想扶觉哥起来。

    封不觉也很自然地伸出手去,勾住若雨的肩膀,然后……

    “啊”觉哥的一声惨叫,宣告他又被一个更凶狠的招式给摔了一次。

    “诶?”这次,若雨自己都有点怕了,“为什么……”她脸上除了困惑,已多出了几分恐惧,“我不想的啊……”

    说话间,她又想上去扶觉哥:“你没事吧?”

    “你别过来!”封不觉见状,一个抱头鼠窜就“滚”出了两米远,并保持着卧姿对若雨道,“姐!算我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不是……我……”若雨想要解释。

    但封不觉打断了他:“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一会儿我就陪你去‘九科’找你姥爷他们帮忙。”他快速说完这句,见若雨不再靠近,才躺平喘了口气,“呼……不过现在你得先让我缓缓……”

    …………

    四十分钟后,九科,科长办公室。

    “来问我也没用啊……”古尘打着哈欠,看着办公桌对面的封黎二人道,“这种封印并不仅仅是由文森特或者伍迪他们的力量所生成的,作为与‘候选者游戏’关联的东西,你们的封印十有**基于‘议会’的魔法体系而生成……这显然已超出了我们人界能力者观测和干涉范畴;事实上,要不是伍迪他们向封不觉透露这些信息,就连我……都不知道封印的存在。”

    “不会吧……连你都没办法么……”封不觉难道。

    “那是啊。”古尘道,“要是有办法,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呢,就算我不管,小雨的外公外婆总不可能不管吧。”

    “姥爷,真没别的办法了吗?”若雨接道,“我现在这样儿……别说工作,就算是日常生活也有问题啊,万一我不小心把爸妈或者小灵给伤着了……”

    “很简单啊。”古尘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人,他永远都能给别人一种“有办法”的感觉,哪怕是死马当活马医式的办法,他也能说得仿佛很有道理一样,“你俩再同居一次呗。”

    “哈?”

    “哈?”

    封不觉和黎若雨在这一刻的反应如出一辙,不管是开口的时机还是那个“哈”字拖的尾音长短,甚至语气的高低都一模一样。

    “画廊的工作,小雨你就先放着。”一秒后,古尘便若无其事地看向若雨,接着说了下去,“反正本来也没多少活儿,让你爸一个人管着就行了,实在不行让他招个女秘书不就完了。”他顿了顿,“至于日常生活方面……”又看向封不觉,眉宇间透出了不怀好意的眼神,“……由这种工作时间可以自由分配、基本全天候待命的男朋友来照顾,那不是正合适么?”

    “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里的‘照顾’和‘挨打’的意思差不多啊……”封不觉道,“合着把我给伤了……就不叫事儿了对吧?”

    “本来就不叫事儿嘛。”古尘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你们晚上又不是一起睡,醒着的时候尽量避免肢体接触不就行了?凭你封大文豪的机警,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除非是你自己犯贱,否则哪儿那么容易被揍啊?”

    封不觉被他这么一说,确也无法反驳,因为人家说的在理……

    “这……”若雨则是念道,“……可以是可以。”她想了想,“但这只是权宜之计吧,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

    “哎~本来就是暂时的嘛。”古尘道,“你也说了,这应该是封印出现裂痕造成的;我估摸着……这就是一种压抑多年的情感突然释放时的正常反应。任何情感都存在正反两面,以你的例子来看……那两面分别就是‘想和封不觉增加相处时间的强烈意愿’,以及‘对肢体接触的强烈抵触和本能式的抗拒反应’。”他摊开双手,“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人是适应力很强的生物,不出意外的话,这两种症状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减弱,并最终来到和正常人差不多的水平。”

    言至此处,古尘往椅背上靠了靠,抬头念道:“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的意外可能还是件好事……因为从你的表现来看,假如你的封印真的是直接破碎的话,你的反应可能会更大。”

    “嗯……那个‘更大的反应’听上去还挺令人期待的呢。”封不觉又见缝插针地吐了个槽。

    古尘则是继续无视他,接道:“当然了,我也是以现有的信息结合我个人的想法来推测一下,假如一段时间后你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嗯……到时候再说吧。”

    “到时候您是不是要说……‘你俩干脆结婚算了’?”连若雨都忍不住虚眼望着姥爷吐槽了。

    “哈哈……”古尘也难得笑得这么开,“你这孩子,聪明是聪明,但这话说的可就有点儿缺心眼儿了。”他瞟了眼觉哥,“你看封不觉听了以后那一脸神往的表情。”

    此刻,封不觉脸上实际是一种“你tm在逗我”的表情。

    “喂喂……一产生肢体接触就直接进入mma(mixed_martial_arts,综合格斗)节奏的婚姻生活到底哪里让人神往了?”觉哥嘴角抽动着应道。

    不料,古尘下一秒便望着觉哥,爆出了更加惊世骇俗的言论:“你可以把她绑起来嘛。”

    就在办公桌对面那两位听得目瞪口呆时,他又看着若雨道:“你也可以培养他成为那种被打了以后会很快乐的体质嘛。”

    话音落后,房间里余下的……只有沉默。

    作为在半个世纪前就被称为“冬名山车神”的男人,古老司机从来不轻易飙车,但他只要稍微玩儿个漂,那些年轻人就连他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行了,我还要回去睡个回笼觉,你们没什么事儿也回去吧。”古尘没时间解释,便上了gtr……哦不……便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两名连报警都来不及的青年男女,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儿……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