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二章 赫伯特公司
    封不觉只花了二十分钟,就来到了任务所指的“阿尔弗雷德酒店”。?ranwe?n? w?w?w?.?r?a?n?w?en`org

    不需要问路,也不需要交通工具,他只是跟随着那些刚下了游轮的、一看就是游客模样的人朝一个方向走,走着走着就到了。

    毕竟……这座岛总共就这么大,岛上能住宿的地方虽然不止一个,但能称得上是“酒店”的地方也就这一家。

    来到酒店门口之后,封不觉却没有急着进去;他站在街上,隔着玻璃墙朝大堂里张望了一会儿,随即就转身离开了。

    作为一个办事很有效率的人,觉哥自然不会在这种登记入住的高峰时段进去凑热闹。反正他也没有行李要存放,把“在酒店大堂里排队”的时间用到别处去显然更好。

    于是,封不觉的环岛勘察之行开始了……

    这天的天气很不错,气温不算太高,海边特有的潮湿和大风也不那么明显。

    封不觉在酒店附近找到了一家出租自行车的小店,凭借自己出色的口才和中国人特有的讨价还价能力,成功以一个连小店老板都隐隐感到“我是不是被骗了”的价格弄到了一辆车。

    随后,他便拿着从老板那里顺来的一本“旅游指南”,骑着基本等于是打白条儿借来的自行车,沿着环岛公路出发了。

    …………

    蔻奇柯缇岛是一个典型的旅游城镇,这种地方往往都有一些很微妙的共同点:游客们都很喜欢这里,做买卖的人对其不予置评,原住民中的年轻人多半都想离开这儿、或是已经离开了这儿,而岛上的老人们又都是一种想在这里度过余生的态度。

    这就是岛上的生活住一天是天堂,住一个月是人间,住一辈子……好吧,几乎没人会在这儿待一辈子的,即使是这儿的老人,他们也不是一生都留在岛上的。

    撇开旅游季节时的繁华景象,在一年当中的其余时间,这里都是一座经济和生活水平都较为落后的岛镇而已。

    豪华的酒店房间、一流的公用设施、种种现代化的产品……这些都是为游客们准备的;岛上的居民可负担不起那种生活的花销,他们过得只是很普通的、二三线城市的百姓生活。

    除了那在一年中只有几个月是盈利的旅游业之外,真正支撑着蔻奇柯缇岛上经济和社会稳定的……是金枪鱼。

    或者说……是“赫伯特公司”。

    四十年前,老赫伯特开着他那艘破烂的小渔船出海时,肯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变成这座岛、乃至全威尔士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现在,他的照片已经传遍了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当然了……是印在各种鱼罐头上。

    七年前,老赫伯特患病去世,他的大儿子约翰赫伯特接手了公司。如今定居在蔻奇柯缇岛上的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在为约翰工作。

    捕鱼船队、罐头加工厂、物流公司……赫伯特公司几乎为岛上所有的成年居民提供了岗位。那家“阿尔弗雷德酒店”虽不是赫伯特家在经营,但他们也参与了投资。

    另外,即便是岛上为数不多的警察和公务员,在办事时,也都得给赫伯特几分面子;说到底……他们的家人,也都在人家的工厂里上班呢。

    总之,对常住在这里的居民来说,这座岛与其说是“蔻奇柯缇岛”,不如说是“赫伯特岛”。

    …………

    环岛一周所花费的时间比封不觉想象中要长,一方面是因为他在这个剧本里的体能比他在现实中的还要差,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在骑行的过程中还经常会停下来找一些路人交谈。

    到了黄昏时分,觉哥才绕回了出发地,还车的时候,小店老板的表情仿佛在说:“要是我年轻十岁早就削你了。”

    封不觉也挺不好意思的,就又加了点钱给人家,然后又顺走了老板一瓶饮料和两包零食……

    他就这么边走边吃着,再次步行来到了阿尔弗雷德酒店。

    这会儿,酒店大堂里可就空多了,封不觉不紧不慢地来到前台,登记入住。和他预料中一样,像他这种“单身一人,对房间没有任何特殊要求的客人”,是不愁没房的。

    因为没有行李,所以他也不需要别人引路,自己在前台拿了门卡就上楼去了。

    拿到门卡的那一瞬,系统语音也是适时响起:【任务已完成】

    封不觉顺势打开游戏菜单看了一眼,发现【入住阿尔弗雷德酒店】这条任务旁边已经被打上了勾,其下方又刷了一条新的任务:【等待案件发生】。

    “还真是直白呢……”觉哥念叨这句时,已经行到了电梯前。

    刚好,电梯在这时候来了。

    缓缓展开的电梯门后,出现了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岁不到;他的长相倒也没什么特别,至少在西欧,这种富有撒克逊民族特征的相貌很平常;他身穿一袭深色的西服,头上还戴着顶看上去挺新的巴拿马帽;帽檐被压得偏低,似乎他是不想让别人看清他的脸。

    封不觉和这中年男人擦身而过时,没有眼神交汇,更没有点头打招呼,两人只是很平常的错身,谁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

    但是,就在那两秒间,封不觉的心中已经明白这个人,恐怕和即将发生的案件有关。

    因为……仅仅是这一个照面,觉哥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并且,已从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可能是线索的蛛丝马迹。

    “嘿!等等!”

    数秒后,就在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一半时,忽然,有个男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同时还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封不觉的思绪被这喊声打断,不过他还是帮对方按了开门键。

    很快,电梯门再度开启,刚才那个喊“等等”的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哈啊……哈啊……谢谢……”他一边喘气着,一边进了电梯。

    封不觉将眼前的这名年轻人打量了一番:这名青年的穿着乍看之下很普通,但若是识货便会发现……他穿得都是颇为昂贵的名牌,只是款式比较低调罢了;再看长相,这位显然还是个学生,大概还不到二十岁,其身高和觉哥相仿,但身子骨较为单薄;从脸和口音判断,这名青年十有**是中国人,顺带一提……他还挺帅的。

    要说这年轻人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他右肩扛着的那个运动包,拉链没有拉好,而且,有一只猫,此刻正从那敞开的拉链空隙中把脑袋探出,朝外张望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猫的视线,似乎一直盯着电梯之外、那渐渐远去的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