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三章 攀谈
    电梯的门关上了,封不觉的视线却仍旧停留在那名青年和那只猫的身上。r?anwen w?w?w?.?r?a?n?w?e?n?`n?e?t?

    也不知为什么,一看到这一人一猫,觉哥便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的、甚至有些亲切的感觉。

    觉哥自己对此也感到非常疑惑,因此他立即在记忆的阁楼中展开搜索,然而……他怎么也找不到与眼前这个人或是这只猫有过交集的回忆。

    “这位先生,您去几楼?”几秒后,那名青年的说话声打断了封不觉的思考,也让后者回过神来。

    “嗯……”封不觉沉吟一声,随即直接用中文(在此之前那名青年说的都是英语,不过在惊悚乐园中系统会在保留原语言发音的前提下通过思维层面的翻译让玩家听懂各种语言)回道,“七楼。”说着,他已抬起手来,按了一下七楼的楼层按键。

    “真巧,我也住七楼。”闻言,青年也是微笑着应了一句,而且,他也改说了中文。

    至此,两人算是心照不宣地表明了自己的国籍;像这种“他乡遇老乡”的情境,双方要攀谈起来就很容易了。

    “呵呵……那还真是有缘呢。”封不觉很快也摆出了他的“营业用微笑”,主动和对方套起了近乎,“对了,我叫封不觉。”他毫无违和感地做了自我介绍,并向对方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左言。”左言也很礼貌地握手回应了。

    “左言?”封不觉一听,当即用疑问的语气将那个名字快速重复了一遍,其脸上的表情已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生变化。

    这一刹那,觉哥其实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只是……他还有点儿不敢相信。

    “嗯,是啊。”左言疑道,“有什么奇怪的吗?”

    “冒昧的问一下……”封不觉虚起眼,朝着那只从运动包里探出头的猫瞟了一眼,再道,“你是不是帝峰大学的学生?”

    “诶?”这回,换成左言表情有变了。

    他顿了顿,思索了两秒,再道:“没错,我是帝峰的学生,嗯……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说被一个见面不到两分钟的陌生人道出自己的学校让左言感到有点意外,但这事儿本身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觉哥只用了半秒,就把接下来的说辞想好了,“我好像……听说过你。”他一边为自己的提问寻找合理的解释,一边已展开了进一步的试探,“你是不是协助警方破过几个案子?”

    “呃……”左言回这话时,有意无意地又看了一眼自己包里的猫,“那个……是有那么几次,不过我也只是碰巧在案发现场而已,谈不上什么‘协助’。”

    他们交谈至此,电梯刚好到了七楼。

    封不觉很自然地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对方先走。

    左言见状,便冲他微微点头,率先迈步走了出去。

    封不觉跟在他后面出了电梯,并接着刚才的话题道:“那就没错了……我应该是听某个警察朋友提到过你,但我也不记得是在哪儿、由谁告诉我的了。”

    他这话说的,可谓是滴水不漏……

    明明什么准确的信息都没透露,但乍听之下却是毫无破绽。

    因为人们在聊天时,往往只会记住自己的听到的“事情”,却不一定能记住说事情的是谁、以及在哪儿听说的。

    “封先生……”左言好似想到了什么,想回句话。

    “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觉哥。”封不觉打断了他,用颇为亲切的态度言道。

    “哦……觉哥。”左言接着道,“听起来……你好像有不少当警察的朋友啊?”

    左言的反应也很快,觉哥那句话里真正有用的信息也就“警察朋友”这四个字而已,而左言也是瞬间就捕捉到了这个要点,并通过对方的语境和逻辑做出了一条合理的推断。

    对于左言这一问,封不觉自然只能回答“是”,因为只有“拥有很多警察朋友的人”,才会记不清究竟是哪一个当警察的朋友告诉自己这件事的;如果一个人只有一个当警察的朋友,他断然不可能说出“听某个警察朋友说起,但我不记得是谁”这种话。

    “是啊。”一秒后,封不觉用很平静的态度回道,“不瞒你说,我也是个侦探,认识的警察朋友还是不少的。说起来……你们月城那位挺有名的乔迟警官,我也曾见过几次,不过不太熟就是了。”

    很显然,觉哥在说前一句话时,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好几步的变化;他就是想借左言的问题,反过来让自己的话变得更可信。

    “觉哥……”左言接道,“你为什么要说自己‘也是’个侦探啊……”

    “呵……因为你也是个侦探不是吗?”封不觉道。

    “不不……”左言还是很谦虚的,“我充其量算是个大学推理社团的部长,协助警方什么的那真的都是凑巧在现场……”

    “行啦,左言同学。”封不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他戏谑地笑了笑,“能够频繁地出现在不同的案发现场,也是名侦探特有的属性不是么?”

    他们俩交谈时,脚步也没停下,聊到这儿,觉哥刚好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诶~我到了。”封不觉说着,便停下脚步,“你住哪间啊?”

    “我的房间应该是走廊尽头那一间,0716。”左言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门卡和附带楼层平面图的小信封,如是回道。

    “哦。”觉哥用很随意的语气接道,“我应该会在岛上待几天,咱们有机会一块儿去玩儿玩儿啊。”

    “嗯……好啊。”左言这人说话有点慢条斯理,但总体而言还是十分得体的,“那……回头见?”

    “回头见。”封不觉和对方告别时,已用门卡打开了自己那0707室的房门。

    “哦,对了!”就在左言转身准备离去时,忽然,觉哥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对方。

    “还有什么事儿吗?”左言回头道。

    “呵呵……”封不觉笑道,“差点忘记问了……”他目光微动,“你包里那个小家伙儿……叫什么名字啊?”

    左言听罢,低头看了眼那只正从运动包里探出头来的小猫,耸耸肩,回道:“他叫维多克。”

    “啊~是那位大侦探的名字对吧?”封不觉笑意犹在,他这无疑是明知故问。

    “对。”左言点头补充道,“佛朗科斯尤根维多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