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八章 酒吧“偶遇”
    夜色,渐浓。r?anwen w?w?w?.?r?a?n?w?e?n?`o?r?g?

    海岛上的夜晚必然是浪漫的,至少对那些久居大都市的人来说,能看见明晰的星空就足够他们诗情画意一番了。

    但对于原住民来说,海潮声与星光只是他们日常,除了能让他们联想到天气之外别无其他。

    晚,九点三十分,封不觉步入了位于阿尔弗雷德酒店顶层的酒吧。

    一进屋,他就快速将整个酒吧内的环境扫视了一遍,并在最显眼的位置吧台那儿,找到了山姆赫伯特的身影。

    “果然在这儿呢……”封不觉一边轻声嘀咕,一边已迈步溜达了过去。

    按照觉哥的推测,今晚,山姆势必会出现在一个人多眼杂的地方,并设法给别人留下印象。看到这儿……想必大家也都猜到了,没错,这家伙是准备制造“不在场证明”。

    考虑到蔻奇柯缇岛总共就那么大点儿地方,眼下又是旅游季,这个酒吧无疑是最佳选择。

    首先,不管有没有客人,这里都会一直营业到凌晨;而岛上的其他小酒馆,遇上客人不多的情况,老板没准会把剩下的几个酒鬼赶回家然后关门。

    其次,酒店酒吧中的客人,多半都是岛外的人,这些人来自天南海北,他们和山姆也是素不相识;一旦事发,由这些人提供的证词,会比岛上居民的口供可靠得多。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蔻奇柯缇酒店里的摄像探头很多,就算有个万一……人的证词用不上,山姆还可以依靠物证来证明自己的行踪。

    当然了,不得不说,山姆赫伯特的运气不太好;因为,今天这个酒店里,恰好住着两位超一流的侦探封不觉和维多克,而且他们俩都已经在和山姆仅打了个照面的情况下将其认了出来,并嗅到了一丝“犯罪的气味”。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封不觉来到吧台那儿,用很平常的口气跟山姆打了声招呼。

    山姆听到这话,转过头来,看了觉哥一眼。

    短暂的犹豫后,他忽然露出了一个热情的笑容,回道:“当然可以,朋友。”

    “谢谢。”封不觉说着,就侧身挪上了高脚凳,并不紧不慢地朝对方伸出了右手,“封不觉。”

    山姆也很自然地伸手跟觉哥轻轻握了下手:“你可以叫我山姆。”

    乍看之下,这是一次很常见的碰面;两人的眼神、言语、动作……都没有什么异常。

    不管是谁看到了这一幕,都会觉得,这只是“两个陌生的男人在酒吧里偶然相遇”的场景。

    而正快步迎上来的酒保,也是这么想的。

    “先生,请问您要点儿什么?”酒保用十分专业的态度问了觉哥一个问题。

    封不觉闻声,顺势将视线移到酒保的身上。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接近五十岁;一丝不乱的背头、修剪精致的胡须、挺括的衬衫和西装马甲,以及……他的年龄,全都透露出一个信息这人是靠专业的手艺、而非颜值在这儿混的。

    “调点儿你觉得适合我的吧。”封不觉给了一个很高明的回答,他很快就捕捉到了酒保嘴角的一丝微笑和眼神中的愉悦。

    “稍等,先生。”酒保应了一声,便转身忙活去了。

    封不觉虽然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他若是有心,可以毫不费力地去讨好别人。

    因为,他了解人性……

    最好的厨师会自己设计菜单,这一点,用在“调酒师”身上也一样;在这类创作性领域有着卓越技术和自信的人,对于“给我个惊喜”这种要求多半是不会抵触的,用自己的作品收获人们的惊叹,正是这些人获取满足的途径,在很多时候,这甚至比金钱能带给他们的满足更大。

    “听口音……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待酒保走开后,竟是山姆率先跟封不觉搭起了话。

    “呵呵……来这儿的不都是游客嘛。”封不觉笑着应道,“诶?难道……你是本地人?”

    觉哥的回应,让山姆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第一句话就说得不妥:“嗯……呵呵……”他也笑了两声,笑中带着一丝尴尬和后悔,“年轻时,在这儿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算起来……也已经好多年没回来了。”

    他没有撒谎,但他用一种不太想就这个问题继续深入的语气和说法做出了回应。

    “哦……”封不觉见状,也是很“识趣”地改变了话题,他耸耸肩道,“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嘛……”他的口吻像是个四十多岁的稳重男人,可他的脸却在透露着自己“绝对不到三十岁”这种信息,“那些岁月,多半还伴随着许多连我们自己都觉得愚蠢的回忆和糟糕的运气。”

    “你说得真是太对了!”山姆发自内心地对觉哥的话感到认可,他脸上的表情也仿佛在说“跪求毒鸡汤”一般。

    而封不觉的内心,却是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从他走过来的那一秒起,他就时刻洞悉着山姆内心的每一个想法。

    最初的“犹豫”,是山姆的正常反应,但随之而来的“热情”,则是因为他正好需要“和陌生人聊天”了;觉哥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他去和山姆搭话,后者就一定会顺水推舟,和他聊起来,所以他也不需要刻意去迎合对方……只需用“最普通、最自然”的方式展开交涉就行了。

    不出意外的话,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内,在这个岛上的某处,便会有“案件”发生……届时,封不觉就会变成山姆的“不在场证明人”,由他来担任这个角色,他就能理所当然地介入“案件”之中,甚至能通过证词来左右警方的调查。

    可以说,这是一举多得之策。

    而这,是左言所无法做到的;即使维多克和觉哥一样……推理出了山姆今晚有可能出现在酒吧、并把这一信息告诉了左言,左言也不可能像觉哥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与其接触。因为在这个剧本世界中,西欧的大部分国家都只允许年满二十一岁的人进入酒吧,而左言……今年十九。

    不过,封不觉也想到了,除了让“人”来侦查之外,那两位还有另一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