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九章 干扰
    事情的发展和封不觉预测的一致,维多克的确是来了。?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既然是“潜入大师”,他必定会有进来的办法;别说是酒吧这种黑灯瞎火的环境了,就算是一些高级别的安全设施,维多克也能来去自如。

    他可以借助自己是猫的优势,非常轻易地接近任何人、并肆意地偷听对方的谈话。

    他既不会被反窃听的设备侦测到,也不会受到干扰装置的影响,最关键的是……就算他被人发现了,也不会被当回事儿。

    就像我们在无数影视作品中看到的桥段守卫听到某种动静,紧张地端着武器跑了过去,结果发现了一只猫,于是就表示:“嗨~原来是只猫啊,吓我一跳。”然后他们就认为万事大吉了。

    试想一下,如果那只猫才是潜入者,那会是什么状况?

    总之,维多克很顺利的就潜入了酒吧,并发现了山姆的所在;不用说……他也注意到了正在与其交谈的觉哥。

    那一刻,一丝异样的感觉迅速在维多克的心中荡开。

    傍晚时和封不觉的短暂接触,已然让他产生过那种感觉;而眼下,在此时、此地……再见此人,维多克的侦探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姓封的家伙身上肯定大有文章。

    另一方面……

    封不觉这边,其实也已发现了维多克。

    在吧台边坐定后两分钟,觉哥便将精力放到了对周围的警戒上,而他要提防的……正是维多克。

    至于和山姆的交谈,那根本占不了他太多精力,对于本就习惯于一心多用的觉哥来说,要应付这种“双方都心不在焉”的谈话,实在是太轻松了。

    山姆那点心思,可说是昭然若揭,他无非就是想在某一段时间内保持这种“聊天”的状态,以保证“不在场证明”的完整性;虽然山姆表面上也竭力做出了聊天聊得很投入、很愉快的样子,但实际上,他那每隔五分钟就找机会偷瞄一眼手表的动作,早已暴露了他真正关注的事情发生在别处。

    封不觉对其行为,也是看破不说破;为了完成任务,觉哥既要让案件“发生”,又不能让案件过快被“解决”,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动声色地配合着山姆的行动,同时又戒备着可能会来此监视山姆的维多克。

    “不好意思,封,我得去打个电话。”

    终于,在距离十一点尚有三分钟时,山姆说出了那句觉哥等了许久的台词。

    “没事儿,伙计,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封不觉一边用很平常的语气回话,一边偏过头去,对酒保道,“嘿,唐,再给我来一杯一样的。”

    在他开口要鸡尾酒的时候,山姆已经离开了座位。

    一般来说,在酒吧这种比较嘈杂环境里,想打电话的人都会去厕所,因为那里相对而言安静一些;山姆也不例外,他在走向厕所的半道儿上,已经将手伸进衣兜儿,掏出了手机。

    在暗中监视多时的维多克见状,当即就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钻了出来,机警地跟了上去。

    不料,就在维多克蹑手蹑脚地从山姆的背后欺近时……

    “嘿咻~”

    伴随着一声轻喝,维多克的四肢离开了地面,当他惊觉发生了什么时,他已经被封不觉抱在了怀里。

    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虽然觉哥早就知道了维多克的位置,但直到山姆离开座位为止,他都丝毫没有动手的打算;其原因就是……他很清楚,像维多克这样的家伙,即便是有心算无心,也要挑一个极佳时机才有可能擒获。

    若是觉哥在刚发现维多克的踪迹时就有所行动,那十有**只能换来一个徒劳无功、打草惊猫的结果。

    即便是此刻,封不觉能得手也是依靠着环境因素的;他特意选择了维多克将注意力集中到山姆身上的时机,再加上酒吧里的各种人声、脚步声、音乐声作掩护,才得以一抓成功。

    “小家伙儿,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封不觉面带微笑地抱起维多克,转身就往酒吧的门口走去。

    维多克的惊讶大约持续了一秒,接下来的两秒,他已冷静下来,并想出了一个对策。

    三秒过后,维多克忽然发力,他的身体如弹簧般一收一张,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眼瞅着就要从觉哥的怀中窜出。

    “wow~wow~别乱动,伙计。”可惜,早有防备的封不觉,很淡定地将维多克的逃跑计划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别害怕,我只是要把你送回主人那儿去,你这样在外面乱跑是很危险的。”

    说话间,他已走到了酒吧的大门附近。

    “先生,您不能把宠物……”正好,有一名服务员老远就看见封不觉了,还想上前提醒他不能带猫进酒吧的事儿。

    “啊,你来得正好。”封不觉直接打断了对方,言道,“我刚才在厕所附近发现了这小家伙……”他顿了顿,“我要是没认错的话,这应该是我朋友的猫……我朋友就住在0716室,是一位姓左的小哥,能劳驾你帮我把猫送上去吗?”

    服务员闻言,略微思考了两秒,回道:“哦……原来是这样……好的,先生,把他交给我吧。”

    “你可得留神了,他力气很大,我把他抱过来的时候他差点儿又跑了。”封不觉一边把猫递过去,一边说道,“不……不对,抱猫不能握肚子,可能会把他弄伤的,你得这样,抓住他两边腋下……对对……掐关节,这样抓得牢、也不会弄伤他。”

    就这样,那位服务员在觉哥的“指导”下,把维多克给抱走了。

    从头到尾,封不觉的一举一动、都显得很正常,算是“比较喜欢猫”的那类人常见的表现;就算维多克心中有疑,也找不出什么特别异常之处。

    说得再直观点对于眼前这件事,维多克最多解释成“自己运气不好”,还不至于得出“这个人类是在有意针对我”这种结论。

    当然了,就算他想到了这个结论,凭现有的这些信息,也不足以“确定”这一推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