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十章 意外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让正在望着电视发呆的左言回过神来。?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他犹豫了一秒后,走向了门口,并隔着门板言道:“请问找谁?”

    “打扰了,先生,我是酒吧的服务生。”门外传来的正是此前和觉哥对话的那位服务员的声音。

    “哦……什么事啊?”左言应道。

    “请问您是不是丢失了一只猫?”服务员如是问道。

    闻言,左言神色微变,然后凑到门后的猫眼上瞄了一眼;透过那玻璃,他看到了正一脸不爽的、被服务员抱在怀中的维多克。

    下一秒,左言二话没说就把门给打开了,他看着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呵呵……不好意思,我一不留神他就熘了,我也正找他呢……”说话间,他便伸手去接猫,“那个……您是在哪儿找到他的?”

    “是一位姓封的先生在酒吧里发现的,封先生说您是他的朋友,就让我把猫送来了。”服务员一边把猫递给左言,一边言道,“给,先生,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得回去工作了。”

    “好的,谢谢。”左言接过猫,客客气气地说道,“麻烦你了。”

    简短的交流后,门就重新关上了,房间里留下了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少嗦。”维多克瞪着死鱼眼,通过内心传话,开口就对左言来了这么一句。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左言似笑非笑地应道。

    “没错,我也有失手的时候。”维多克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所以他连听都不想听,“不过……这次还真不是我大意造成的……”

    “哦?”左言听得出他意有所指,故而只是应了一声,待他接着说下去。

    “虽然从客观的角度出发,我似乎是运气不好而已,但……我隐隐觉得,那个自称‘侦探’的封不觉,好像远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

    话分两头,再看酒吧那边。

    “怎么了?伙计。”封不觉用狐疑的目光端详着山姆,询问道,“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从厕所回来后,山姆的神情就变得非常古怪,那不像是犯罪得手后的表情,也不像是因某种原因而伪装出来的情绪。

    封不觉很快就看破了这种表情背后的真相山姆正在进行的那项犯罪,其过程中出现了意外。

    “我……”山姆只说了一个字,然后又陷入了犹豫和思考。

    很显然,某种始料未及的变故,将他原本的犯罪计划打乱了,所以他事先准备好的各种说辞和演技……也全都失去了意义。

    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封不觉那样以近乎可怕的反应去随机应变的,山姆作为一个普通人,在面对这种说错半句话都有可能陷自己于死地的局面时,自然得再三思量、谨言慎行……

    “难道是……电话那边……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吗?”封不觉见对方不回话,便用了引导性的词句,想撬开山姆的嘴。

    “呃……”山姆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半圈,然后他拿起了桌上那一小杯自己尚未喝完的烈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唿……”这半杯酒下肚,他好像是下定了决心,“封老弟……”他看着封不觉,言道,“我家里……好像出事儿了。”

    【当前任务已完成】

    就在山姆这句话出口的瞬间,系统语音亦在觉哥的耳畔响起。

    封不觉顺势就打开了游戏菜单,看向了任务栏;此时,主任务下面的第二条子任务【等待案件发生】旁边已被打上了勾,其下方又刷出了第三条子任务【介入“约翰赫伯特杀人事件”的调查】。

    “什么?”看到这条任务时,封不觉心中一惊,“‘约翰赫伯特杀人事件’?”他不禁暗自吐槽道,“这货难道不该是被害人吗?”

    通过下午在岛上的“走访”,封不觉对赫伯特家的遗产纠纷案无疑已是有所耳闻,他也是在那个时候看过了山姆的照片;所以,在电梯门口遇到山姆时,封不觉才能把他给认出来。

    而让觉哥、以及维多克产生“山姆很可能正被牵涉到某种犯罪事件中”这一结论的原因则是……他们俩都看到了山姆上衣口袋里的钱。

    那是非常、非常厚的一叠钱……

    厚到已经无法塞进西装内侧的口袋或者是裤兜了,以至于山姆只能将其放在西装外侧的衣袋里,尽量用手遮挡着行走。

    在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掩护也够了,除了扒手以外,确实也不会有人整天都去盯着别人的衣服口袋看的。

    可是,在封不觉和维多克这样的角色面前,这必然是要露馅儿的。

    任何一个进入他们视线的人,都会变成“推理样本”般的存在;这是他们的本能……他们已经养成了“观察”和“推理”的习惯,其熟练程度也已到了常人就算用心去做也很难达到的境界。演绎法对他们来说,是与这世界交流的一种常规感官,与唿吸无异。

    因此,那顶崭新的帽子、那匆忙的步态、那若有所思的神情、那厚厚的一叠现金、以及“山姆赫伯特”这个身份本身……这些匆匆一瞥之间就被收集到的信息,在数秒之间就已在封不觉和维多克的脑中演变成了同一个结论这家伙要搞事情。

    不过,就当时来说,维多克推理到的内容比封不觉要多,因为他对那个遗产案件的了解程度更甚。

    随后的几个小时,即封不觉进入房间、到他来到酒吧前的这段时间里,觉哥也用自己身上的那部手机,上网把赫伯特家的遗产案进一步细查了一番,并最终得出了一套和维多克一样的推论,算是在情报方面追上了对方的进度。

    至此,双方来到了同一起跑线,且不约而同地架构出了一个“弟弟买凶杀人”的假设。

    然而,眼下这事情的实际发展,却是出乎了所有人……包括山姆自己的预料。

    “你别慌……”三秒后,封不觉已迅速冷静下来,摆出一副特别仗义、特别靠谱的样子,对面前这“萍水相逢”的男人道,“到底什么事,你先跟我说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