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十七章 妥协
    “你好,嗯……对,我是左言……不……我和艾薇琳娜不是您想象中那种关系……那个……总之……事情您都知道了吗?好……嗯……他就站在我面前……好的。r?anwen w?w?w?.?r?a?n?w?e?n?`o?r?g?”左言跟电话那头的人简短地讲了几句之后,便抬起头,看向道斯特警长,说道,“警长,麻烦您接一下电话。”

    “哈?”道斯特一听,本能地愣了一下,并在心中念道,“这小子欠揍吧?明明是你自己找上门说要提供线索,刚才话说一半突然又自顾自地打起了电话,现在你又让我接?”

    “什么电话?谁的电话?你到底在搞什么?”道斯特提高嗓门儿连问了三声。

    与其说这是提问,不如说是三声呵斥。

    左言则是一脸无奈地应道:“呃……内政部长想跟您说两句。”

    “谁?”道斯特瞪大了眼睛,侧过头去,让自己的耳朵凑近对方几分,很显然……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内政部长……”左言又把那个四个字重复了一遍,但在说这第二遍时,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一个音节时都快听不见了。

    “呵呵……”道斯特怒极反笑,“你咋不说是威尔士亲王打来的呢?”他说着,一把从左言手中夺过了手机,冲着屏幕张口就喊,“嘿!混蛋,你知道跟警察玩恶作剧会是什么后果吗?”

    这句话说完后,道斯特拿着手机,听了大约三秒,接着,其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很快,道斯特就转过身去,用颤抖的声音,哆哆嗦嗦地接道:“s……ss……se……sir!对不起,我没听出是您!”他用手扶住下巴,才慢慢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节奏,“是是……我是道斯特……您能记得我的名字我真是受宠若惊!对对……我还记得那次晚宴,您跟我打过招唿来着……”

    道斯特之后所说的话,就只有他和内政部长两个人知道了,因为他一边说着,一边已拿着手机离开了房间,一个人去到了无人处。

    大约七分钟后,道斯特重新回到了这间会客室,并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左言,把手机客客气气地递了回去。

    “所以……你也是个侦探。”道斯特跟左言说话时的语气依然不是很友好,但相对于七分钟之前那种态度而言……已经好太多了。

    左言想了几秒,点点头:“算是吧……”

    其实,他内心深处是想否定的……

    由于一天到晚和维多克这种级别的神探待在一起,左言始终认为自己还不够资格自称是“侦探”,所以,通常情况下,只要被人这么问了,他都会否定这个身份,并强调自己只是一名大学推理部的部长。

    不过,这回的情况特殊;为了能留在现场、介入调查,左言都不惜“动用关系”了,这种时刻……再去强行否定自己的侦探身份、导致节外生枝……未免有点儿太作。

    “什么‘算是’啊,左言同学可是非常厉害的名侦探哦。”下一秒,封不觉却是一副得意的样子,对道斯特道,“警长先生,我们中国人普遍是非常谦虚和低调的,无形装逼之处,还请您多担待。”

    虽然没有直接听到电话的内容,但凭着左言和道斯特的只言片语,觉哥已基本推测出了刚才那通电话的来龙去脉……

    根据《二流侦探和猫》中的设定,左言就读于一所虚构的大学“帝峰”;这所学校是个什么名堂呢?这么说吧……大概就是比霍格沃兹还难进的、给正常人类念的大学。

    要进帝峰深造的学生,大致上,得符合三个条件:能力、财富、身份。这其中,前两个……那还算好办的,只要能通过帝峰自制的变态入学测试、家里又正巧衬个几千万美金,就算符合要求了;但“身份”这事儿……怎么讲呢……最好是王储吧,具体哪个国家的倒不重要;不是皇室的话……次一点,贵族也行……反正三代之内能和贵族沾上边的就算;实在不行,官僚或财阀的子嗣也可以,毕竟有些国家史短,根本没有贵族……但这些官商子弟肯定得多出点赞助费,毕竟你们这帮人比较“庸俗”,想进帝峰当个二等公民……每年怎么地也得给学校送个千八百万的吧。

    总而言之……这是一所现实中绝不可能存在的学校,龙傲天(玛丽苏也一样)这种生物,在帝峰如过江之鲫,不叫事儿;由于颜值或血统问题无缘“龙傲天”之名的,那就只是学霸兼富二代而已了,这种人……在帝峰可是要找不到女朋友的。

    那么,再说回左言……身为小说主人公,他自是与众不同的。

    左言的父母都是玩儿“考古”的专家,一年到头在世界各地漂着,基本见不着人;左言从懂事起,就管爹妈叫“雌雄大盗”,个中原因……各位可以自己琢磨……

    他家里虽是有钱,但血统上实在是挂靠不到什么权贵,按理说,应该是与帝峰这种学校无缘的。

    然,无巧不成书。就在左言考大学这年,帝峰尝试了一次“改革”,招生的时候,校方在“身份”这项要求上放宽了一丢丢,于是,左言这个“庶民”就乘着“政策”的东风,混进去了……

    当然了,“庶民”只是学校里的一部分人对左言的蔑称,在外人看来,他一样得划分到龙傲天的范畴……

    综上所述,左言能和一个外国的内政部长直接通话这事儿,也就显得很正常、也很平常了。

    说白了……他就是在来这儿的路上,给一位同学打了个电话,托人家帮个忙;然后他那位同学又给自己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情况,结果……不到半小时,那位同学的家人就把事情搞定了。

    站在封不觉的角度上,哪怕左言没有当着他的面把电话交给道斯特,要推测出左言介入案件的方法也不难……毕竟觉哥本来就掌握着对方的背景信息。

    眼下,既然觉哥已经听到了诸如“艾薇琳娜”这样的关键词,那他自然是连左言拜托了谁都一清二楚了。

    “好~好~二位大侦探……”这会儿,道斯特的表情和语气中,除了无奈以外,竟还有几分隐隐的高兴;看起来……他那紧绷的神经终究是被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情绪给扯断了,“为了工作上不吃憋、生理上不吃屎……接下来……我就退居二线,在旁当当看客吧。”他顿了顿,“你们俩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请随意展开调查,等你们查完了,劳驾给在下指条明路。”

    他一边说着,一边已从上衣的内侧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属小瓶;那瓶子的盖尔是连在瓶口上的,一扳就开,道斯特拿起瓶子单手一顺,就往嘴里灌了口不明液体。

    “呃……那是酒吗?”左言已经闻到了酒味儿,属于明知故问。

    “不,这是我的血,我的前妻每天都用这个泡下午茶……”撂了挑子之后,道斯特那谜一般的幽默感突然上线,他似乎在用这种带有自黑性质的吐槽去回应觉哥先前对于他生活状况的评论,“……你要来一口么?”

    “他年龄还没到呢。”左言还没回话,封不觉就抢先应了一句,并顺手接过了警长手中那装酒的小瓶子,“而你……我的警长先生,你现在需要的不是这种便宜货……”说罢,他脖子一仰,便把小瓶子里那剩下的一点儿劣酒一饮而尽,“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去检查一下约翰的酒窖……看看里面有什么线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