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十八章 学费
    当道斯特警长说出那句“请随意展开调查”时,封不觉才得到了【介入“约翰赫伯特杀人事件”的调查】这条任务的完成提示。??火然文  w?w?w?.?r?a?n?w?e?n?`org

    虽然不知道系统具体是怎么界定的,但很显然……此前觉哥那种单方面加入调查的行动并没有得到认可。

    左言的出现,或者说左言和维多克这两位“对手”的登场,才让这场侦探对决正式展开,也让剧本的任务进行到了下一阶段。

    而这“下一阶段”该怎么做……系统并没有给出进一步的提示,那主线任务下的子任务连锁,到此就结束了。

    也就是说,封不觉行动的重点又回到了【用三十三章的篇幅,完成该剧本】这条上;在接下来的十五章中,如何制止左言和维多克将案情快速破解并宣告真相,成了摆在觉哥面前的主要难题……

    …………

    凌晨,三点零七分,赫伯特宅邸一楼某房间中。

    屋里,只坐了两个人。

    “嗯……这酒不错啊。”封不觉品尝了一口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并给出了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

    此时,他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沙发椅上,并一脸悠然地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而他身前的茶几上,自是摆着一瓶已经被开启的红酒。

    “呵……那是啊,这瓶酒,我本来可是打算在今年复活节送给教皇的……”相对的,约翰赫伯特的脸上则是一种“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他这会儿就坐在觉哥对面的另一张沙发椅上,用透着几分苦涩的语气,回应着觉哥那完全不走心的恭维。

    “哦?”封不觉闻言,挑眉一笑,“这样啊……那我可得郑重地感谢一下赫伯特先生您的盛情款待了。”

    “不用客气……”约翰沉声道,“我的庄园也好久没招待过客人了,难得封先生也是懂酒之人……我这瓶珍藏的红酒也算是物尽其用吧。”

    说是这么说,但实际上,约翰的内心,此刻正在滴血……

    十多分钟前,当封不觉向约翰提出想从酒窖里“拿瓶红酒尝尝”的要求时,约翰对其报以了不屑的笑容,并暗忖道:“还以为这小子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结果一开口就是想从有钱人家里揩油,哼……也罢,量你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就让你去挑好了。”

    当时的约翰认为,像封不觉这种阶层的人,和道斯特基本属于一个档次,凭这种人的胆量和见识,最多也就坑他一两瓶一千英镑左右的红酒吧。

    没想到……觉哥得到允许后,进酒窖转了一圈,愣是把整个酒窖、甚至可以说是目前整个威尔士境内最贵的一瓶酒给挑出来了。

    这瓶酒,是距今刚好十年前,由法国某知名酒庄酿成并装瓶的。那一年的气候、土壤、葡萄的收成等等会影响酿造品质的因素全都很完美,堪称百年不遇,故而出了很多的好酒;而这瓶被称为“花蕾”的红酒,更是佳酿中的佳酿……

    几年前,在一次拍卖会上,约翰花了数十万英镑购得了这瓶“花蕾”。当然了,他买的时候就没打算自己喝掉,他是为了在某些特殊的场合使用才购置的。

    很多人对葡萄酒都有个误会,即“红酒的年份越久越好”,其实不然;那种号称已经搁了一两百年的酒,早就已经变味了,买来也只能当陈列品摆着看,若真打开喝的话,就算喝不死人……味道也不会有多好。

    装瓶后的红酒,其最佳饮用期通常都不会超过十五年,多半都是在四到十年这个区间,而今年,刚好就是饮用这瓶“花蕾”的最佳年份。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约翰才打算在今年的复活节,将这酒当成礼物送给教皇。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今晚,他这几十万英镑的“投资”,居然被封不觉这么个来不明的家伙给白捡了,这简直就是明抢啊……可是“随便挑”的承诺又是约翰自己给的,他还不好发作。

    “呵呵……玩笑差不多就行了……”晃着酒杯的封不觉,笑意渐收,接道,“我知道你心疼,换我我也心疼。”

    他这话,撕去了约翰脸上那最后一层伪装,让这位主人露出了相当阴沉的神色。

    “在我进酒窖前,你觉得我既没有能找出那瓶酒的见识、也没有敢拿出那瓶酒的勇气。”封不觉接着说道,“而当我把酒拿出来,并若无其事地将其开启后,你就一边压着火气自认倒霉,一边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小子只是运气好,他其实并不知道这瓶酒的价值’。”

    话至此处,觉哥顿了顿:“呵……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巧合和运气?就算有……恐怕也不属于我。”他得意地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赫伯特先生,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今天我进你的酒窖,找的就是最贵的那一瓶。在你答应我‘可以随便挑选’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把几十万……嗯……我要是没估计错的话,大概是这个价位吧……已经把价值几十万英镑的红酒拱手送人了。

    “当然了,我这么做,也并不是纯粹想坑你这瓶天价的红酒,我只是想利用这件东西……这件可以用你所熟悉的价值观来衡量的东西,来向你传达一些信息。

    “你认为我做不到的、不敢做的事,我做起来其实毫无压力;十几分钟前,你对我这个人的看法、成见、判断等等,就跟方才我对你的‘感谢’、‘恭维’一样……一文不值。”

    “看来……我这是在为自己对你的‘轻视’而买单了。”约翰瞪着觉哥,一字一顿地念道。

    “哼……”封不觉冷哼一声,应道,“你该庆幸,我还给了你这种‘交学费’的机会……”他耸耸肩,娓娓言道,“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犯错中学习和成长的,而这些‘错误’,势必会伴随着一定的代价……这次,你付出的代价是金钱,对你来说微不足道的一点金钱而已。但下次,若你再犯错,要付的……可能就不仅仅是钱了。”

    “你说的……”约翰已经恢复了冷静,他甚至很认真地听取了封不觉所说的话,“我会好好记住的……”

    两人对话至此,门外忽有敲门声响起,外面的人都不用开口,觉哥便已知道那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