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十九章 推理开始得很快
    不出所料,敲门的人是道斯特警长;他只是轻叩了几下门板,就自行推门进来了。r?an w?e?n w?ww.ranwen`org

    “嚯~你还真喝上啦。”一进屋,警长的目光就落到了封不觉身前的那瓶酒上,并顺势吐槽了一句。

    此时,这位警长先生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很放松,而这种“放松”的背后,俨然就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

    不管道斯特平日里收了约翰多少好处、也不管他有多忌惮赫伯特家在岛上的势力……在内政部长的那通电话后,这些因素便已不复存在了。

    左言用行动向警长传达了一条信息约翰赫伯特的那点势力,搁在这岛上,可能是国王级别;但在真正有势力的人面前,他也就是个家里稍微衬点儿钱的罐头厂老板罢了。

    “警长先生,你来得正好。”封不觉见到道斯特时,也是面带微笑,热情地言道,“一起来尝尝这瓶价值数十万英镑的‘花蕾’如何?”

    “哈!”道斯特闻言,干笑一声,很显然,他把觉哥的话当成了玩笑,“好啊,这种价值已经超过我退休金总额的酒,喝完之后我就能见上帝了吧。”

    说话间,警长已拐到酒柜那儿,顺手拿了个玻璃杯出来,随后他就走向了觉哥旁边的那个沙发。

    看起来……他是真打算要喝。

    另一方面,左言和山姆也紧随着警长来到了这个房间;他们俩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进来,从两人的神色来看,也是各怀心事……

    当他们进屋时,约翰已恢复了平常应有的那份冷静,所以这几位也并不知道刚才那场关于红酒的风波。

    “那么……目前进展如何了?”待那三人皆坐定时,封不觉抬眼望向了左言,提出了这个问题。

    按理说,这事儿应该问道斯特才对,毕竟他才是现场的负责人。

    但封不觉却是直接问了左言……或者说,问了维多克。

    因为觉哥很清楚,除了自己之外,在场最接近“真相”的人(猫),唯有维多克;即便是身为当事人的约翰和山姆,对整个事件的了解也未必比得上觉哥和维多克这两名旁观者。

    “嗯……”左言先是沉吟了两秒,随即接道,“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简单的小案子。”

    仅仅是这句开场白,就已让封不觉确定了一件事此刻,正在和自己对话的人(猫)并不是左言,而是维多克。

    左言是一个性格恬淡的人,只有在一些突发的危急情况下,他才会变得果决、乃至咄咄逼人;而在平时……他往往都是一种温吞水一般的态度,待人接物都很谦和;以封不觉对左言的了解,后者绝不会说出“简单的小案子”这么嚣张的台词来。

    而维多克就不同,这只猫极度自负,他的口头禅就是“我是维多克”,他经常会用这五个字去回答左言提出的一些疑问。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办到的?你怎么知道他是凶手?你怎么推理出这种动机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是左言时常会向维多克提出的,虽然不是每一次,但依然有很多次……维多克都用“我是维多克”来进行了回答。

    这就好比你问蝙蝠侠“请问你是怎么把犯人抓住的?”

    这个时候,蝙蝠侠根本不需要跟你废话什么推理和行动的过程,只需要回你一句:“because_i\'m_batman!”就可以了。

    维多克的情况……也是如此;像他这样的侦探,自负和能力是成正比的,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眼下,他就在利用心灵对话,借着左言之口,诉说着自己想说的内容。

    旁人自然不可能想到……左言居然是在复述着一只不知藏在哪里的猫的话语,但作为这两个角色的创造者的觉哥,对此自是一清二楚。

    “哈!”左言话音刚落,已经喝下半杯红酒的道斯特又发出一声招牌式的干笑,插嘴道,“看来咱们的名侦探要开始推理秀了啊,我还只在电影里看过这种场景呢,没想到今天能亲身经一回。”

    “是啊……我也很期待呢。”下一秒,山姆也跟了一句,并且用了一种三分戏嚯、七分期待的语气。

    事实上,在这个点上,他并没有开口的必要,可惜……山姆并不算是一个高明、熟练的罪犯,免不了做贼心虚;所以,他用了这种故作轻松的语气、说了这么一句话,来掩饰自己的紧张和不安。

    对此,封不觉除了替他捉急之外,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这真心是猪队友带不动的节奏……

    山姆这一举动背后的含义,莫说是觉哥和维多克这个级别的侦探,就算是左言、乃至道斯特警长,都能看出一二;至于约翰嘛……他从一开始就认定了今天这件事和山姆有关,无论山姆干什么他都能对号入座。

    总而言之,山姆的发言,除了在众人面前让自己变得更加可疑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那么……”在一段短暂、但尴尬的沉默后,左言再度开口,替维多克转述道,“为了更好地让在座的每个人都理解这件案子的经过,我就按照时间顺序……把整件案子的前因后果完整地讲一遍吧。”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唿吸。

    封不觉知道,这其实是左言在等待维多克的下一段话说完;由于心灵沟通也是需要时间的,一边听取脑海中的声音、一边进行转述,也是一门颇难的技巧;即使左言如今已经很熟练了,但也难以避免自己的说话声和脑海中的声音交叠形成干扰的情况。

    “要解释今天的案件,首先,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多年前那桩赫伯特家的遗产纠纷案。”两秒后,左言接着道。

    不料,他刚开口,约翰就打断了他:“左先生……这事儿是不是扯得太远了些?”

    左言还没回话,山姆就冷笑一声,抢道:“哼……怎么?你是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被揭露出来吗?”

    “先生们!”封不觉果断地打断了他们,“注意自己的形象,你们是绅士,不是泼妇……”他说着,便看向了约翰,“赫伯特先生,如果你除了‘扯得太远’之外,无法提出更恰当、更充分的理由,那就请让左言同学把话说完……”他说完这句,微顿半秒,又补充道,“不然我会喂你吃屎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