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动机(中)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面对左言的质问,山姆表现得非常镇定。

    毕竟……这是一桩“计划犯罪”,山姆也不可能什么应对措施都不在脑中构想,就将其付诸行动。

    眼下他的这份镇定,便是事先准备的成果。

    “哦……”左言应了一声,“那我说说,你听听。”他顿了顿,接道,“正如你所说,假如你是为了‘约翰夺走了本应属于你的遗产’这件事而买凶杀人,那你绝不会等这么久……诚然,在判决刚下达时动手是很不合适的,但在那之后的一两年里……在你最愤怒、最潦倒的时期,你依然忍住了没有动手,可见……‘被夺走遗产’这件事,还不足以让你铤而走险;纵然你明知这件事的背后是约翰在搞鬼,你也没有跨越法律的界线……因为,说到底……你和你的哥哥不同,你是一个好人。”

    “哈!”约翰听到这儿,干笑了一声,以表示自己对这番言论嗤之以鼻。

    左言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对山姆道:“这其实是一件相当讽刺的事,分明是在相同环境下成长起来、受过良好教育的两兄弟……在外人看来年轻有为的那个,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而将法律抛诸脑后;但在外人看来只会吃喝玩乐的那个,却还坚守着一条底线。”

    说到这儿,他用一种略带惋惜的眼神看向山姆,再道:“尽管约翰害了你、你也恨着他,但出于对法律的敬畏,或许也是念及血缘亲情……你终究是舍弃了法外复仇的念头。

    “最终,你决定舍弃过去的生活,像普通人那样自食其力地活下去,并决心永远不再和约翰赫伯特这个名字扯上关系……

    “然而,正当你以为自己已经把人生中关于家族的那一页给揭过去了的时候,命运却跟你开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玩笑……”

    说话间,左言拿出了手机,简单地操作了几下,然后将屏幕朝向了山姆。

    此刻,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那是一个男人的照片,一个看起来相貌平凡的、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

    在场的人都能认得出来,照片中的男人,就是本案的死者。

    “派特米勒,今年三十九岁,无业。”两秒后,左言就接着道,“虽然现在是无业……但多年前,他也曾是名高级白领,而他当时就职的公司就是……”他看向了约翰,“……约翰赫伯特投资有限公司。”

    左言报出的这家公司,就是约翰年轻时自己开设的那家;如今这间公司仍然存在,但已经变成了赫伯特集团旗下诸多的空壳小公司之一。

    一般来说,大型企业都会玩这种把戏,他们会在n个国家注册n家不同的小公司……这些空壳公司没有办公地点、没有实质事务、也没有员工上班,但每个月他们都会安排会计去报账,以维持其存在。等到了有需要的时候,大企业便可以利用旗下这些小公司来消化各种处于“灰色地带”的交易和项目,一来能“避税(主要目的)”,二来……万一将来因某种原因要为某个项目打官司,这些“壳”还能作为母公司的挡箭牌。

    “约翰赫伯特投资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曾几何时,它也承载过约翰的梦想,但现在,它就是一个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如同过气商标般的存在了。

    “左言先生,我打断一下……”思索了两秒后,约翰忽地开口,对左言道,“有件事我想还是趁现在声明一下比较好……没错,我认识这个死者,但在案件发生时、我并没有认出他……事实上,当时我连他的脸都没看到,因为他是从我背后出现、突然对我发动袭击的;再者,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即使是在他死后,我也没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是谁,只是觉得他眼熟而已。直到道斯特警长到场前不久,我才想起了这个人多年前曾是我手下的员工。”

    “说什么‘手下的员工’……未免太见外了吧。”左言接道,“他可是给你当了整整两年多的私人助理啊。”

    闻言,约翰的脸色明显起了些变化,他在心中暗忖道:“这小子……居然已经查到这一步了……”

    “此刻你是不是在想着……‘这小子居然已经查到这一步了’?”下一秒,左言竟是开口,直接道出了约翰的想法,“呵……”还未等对方回应,左言就笑了笑,再道,“从你的微表情和细碎的肢体动作,基本就能猜到你的想法了……说真的,你当年要是遇上了我,八成就进监狱捡肥皂去了。”

    这些话,可不是左言的意思,而是维多克的原话;当然了……左言并不介意用恰当的语气将这些嘲讽的内容复述一遍,因为根据目前他所知的情况,他也是打心底里鄙视和厌恶着约翰这个人的。

    “对,他当过我的助理,那又怎样?”约翰有些恼羞成怒了,但并未发作,他没有去回应对方的嘲弄,而是尽量把话题往案情上带,“这和我刚才所说的并不冲突……我说了,他是从背后袭击我的,而且,我也的确是很多年都没见过他了;隔了这么久,别说是助理了,就算是亲戚……认不出来也很正常吧?”

    “我本来也把这当作什么重要的事,我只是提到了他曾是那家公司的职员罢了……是你自己打断我,并进行了所谓的‘声明’,难道你忘了吗?”左言反问道。

    此话一针见血,约翰无言以对。

    “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就继续说我真正要说的……”左言见他不出声,便转过头去,看着山姆,接着说道,“据我推测,大约是在去年的秋天,米勒找到了你,并且……告诉了你一些事;而那些事,便是今天这桩命案的导火索……”

    “在你说出更离谱的推测之前……”对方话音未落,山姆便冷冷应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认识这个姓米勒的,又如何证明他曾和我有过接触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