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动机(下)
    “问得好。?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左言接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当然是有证据的,而且是很确凿的证据。”

    说着,他又在手机上操作了几下,打开了一个音频文件。

    数秒后,那部手机的播放器中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是派特米勒,现在是十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再过一个小时,我会去和山姆赫伯特见面……”

    左言只播放了开头的几句话,就立即按了停止键。

    而山姆……仅仅是听了这个开头,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变了脸色。

    “你之所以有说出刚才那句话的底气,无疑是因为你自认为没有留下任何和米勒有过交集的证据。”左言对山姆的神情变化并不感到惊讶,他只是淡淡地继续说道,“的确……米勒办事很谨慎。为了不留下通话记录,他第一次来找你时,便用了‘在公共场合突然和你搭话’的方式;而后来你们的每一次约见,则都是通过‘在某个公共的网络留言板上留下暗号信息来约定时间地点’的方法。

    “你们碰头的地点,多半都选在人多眼杂的商务中心,那些地方的监控设备都是由商家安装和管理的,和装在街上的那些警用监控不同……商家们通常都不会将监控录像保留太久,其清理录像文件的周期短的一星期,长的也不过两个月;因此,即使你们见面时的场景被某个摄像头拍到了,也不用担心这段影像会留存太久。

    “不得不说,这种‘有话当面谈’的办法很不错,大大增加了你们办事的效率和安全性……包括在‘付钱’这个关键的环节上,你们也是当面交付现金,不牵涉银行转账。

    “你们做的一切的一切……几乎都无迹可查。

    “然而……也正因如此,谨慎的米勒必然会留上一手;毕竟……事成之后,他还得从你那里拿取一笔‘尾款’,万一你到时候赖账、或是企图杀他灭口,他也得有所准备才行。否则……他可就白白替你背锅了。

    “于是,米勒在今天傍晚、在和你见面之前……事先录好了这样一段录音,把你和他之间的交易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如果之后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比如说……你想赖掉尾款不给,那他就可以用这段‘录制时间在案发时间之前’的录音来威胁你……”

    “且慢。”此时,封不觉插嘴道,“米勒自己也是涉案人,把录音交给警方的话……他岂不是要和山姆同归于尽?”

    “并不是‘同归于尽’。”左言看向觉哥,回道,“假如米勒拿着录音去找警方自首,考虑到录音的内容和自首情节,他最后极有可能作为‘从犯’被轻判;而山姆……就冲着当年那场遗嘱官司中被法庭宣判为骗子的事儿,加上明确的动机、又是计划犯罪,他这个‘主犯’可能这辈子都不会从牢里出来了。”

    以上这段回答,左言并不是在复述维多克的心灵独白,而是他自己在说。因为在来到这个房间之前,维多克已经在左言的脑海中将整个案件的情况大体过了一遍了,所以,对于这种即时出现的问题,左言可自行应对,这也是他和维多克的一种默契。

    “同理……”略微停顿后,左言又道,“假如米勒在作案过程中被捕了,那这段录音也可以作为一种减轻他罪名的证据,有备无患。”

    “嗯……原来如此。”封不觉闻言,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头沉吟了一声。

    他,这是在演……

    实际上,觉哥并不是听了左言的话才明白这些的,他自己也早就想到了;但是……为了能让案情撑到三十三章,封不觉得适时地问一些这样的问题。

    而站在左言和维多克的角度上来看,封不觉的提问也是合情合理,且能帮助他们把案情和每个当事人的行为逻辑解释得更清楚一点,故而也就很耐心地回答了。

    “诶?”沉吟刚过,封不觉好似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提高了语调问道,“那你是怎么弄到这段录音的?难道米勒把这段录音带在身上了?”

    “看清楚了,觉哥。”左言微笑着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手机,“这部可不是我的手机。”

    封不觉早就发现,左言此刻拿的手机,和他之前递给道斯特的那部不一样,他只是明知故问。

    “这部手机是米勒的。”左言接着道,“当然了,他作案时没有将其带在身上,要不然……赫伯特先生肯定会比我们所有人都先发现那段录音。”说话间,他瞥了约翰一眼,暗示了对方在警方到场前已经搜过尸体的事实,“大约一小时前,确认了米勒身份的警方通过对其在岛上住所的搜查,找到了这部手机;而十分钟前,我用尸体的拇指指纹解锁了手机的屏幕,并发现了方才的那段录音。”

    “哦……是这样……”封不觉念道,“这确是个稳妥的方法,万一米勒在作案前后被警方以外的人抓住,录音不在身上,他也不怕这证据被毁;而一旦他被警方正式逮捕,他就可以让警方去他的住所找到手机。”

    “可惜……米勒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竟然会死……”两秒后,左言又接过了话头,此时,他的语气有了微妙的变化,看起来是维多克重新上线了,“好在他已留下的足够的信息,足以让我推理出案件的真相。”

    说着,他再度将目光投向了山姆。

    此刻,山姆的脸色已是白里透青,他背上的冷汗已然浸湿了其贴身的衣衫。

    面对左言的逼视,山姆没有说话,他很清楚……这种时刻,多说多错。虽然在听到那录音时,他的内心已经对局面感到了绝望,但在名为“崩溃”的悬崖边缘,他还是抓住了一根叫做“侥幸”的树枝,堪堪支撑着没有滑落。

    “哼……现在你倒是挺安静的嘛。”左言冷冷道,“在我证明了你并非‘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以及‘你和米勒确实认识’这两件事后……你再这样表现,显得有些狼狈不是吗?”

    维多克咄咄逼人,山姆则继续噤若寒蝉。

    “好了……无论如何,咱们终于可以开始聊你的动机了……”左言顿了顿,再道,“如我之前所说,你真正的动机……并不是‘约翰抢走了本应属于你的遗产’,而是……‘约翰这个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野种,杀死了你的父亲,而且,抢走了本应属于你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