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米勒(上)
    “够了!”这回,是约翰坐不住了,他一拍茶几就站了起来,冲着左言喝道,“我可没必要坐在这里听这些!”

    “不……你必须听。???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令约翰感到震惊的是,回出这句话的人,是道斯特。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约翰。”道斯特端着酒杯,用一种半醉的语气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妨直说……”他指了指左言,“眼下,那小子才是这里的负责人,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想干嘛就干嘛,他说逮捕谁……就能逮捕谁。”

    “什么?”约翰怒视着道斯特,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丫平日里收了我这么多好处,到用得着你的时候你就跟我说这个?”

    “有什么好惊讶的。”封不觉在旁悠然地念道,“他在不戴手套的情况下,明目张胆地拿着与案件有关的重要证物,在这里跟你聊……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他说得很对,像这种连道斯特都不能做的、明显不合乎规定的事情,左言都干了,那就表明……在这个现场,左言已经没什么不能干的了。

    事实上,早在内政部长和道斯特的那通电话过后,封不觉就知道……由这一刻起,这案子已经是全权交由左言负责,道斯特就算立刻下班回家都没关系;这位警长先生还留在现场的唯一原因,无非就是上峰想让你留在现场撑撑场面,毕竟外面还有好多老百姓在看着呢。

    “你……你们……”约翰扫视了房间内神色各异的另外四人,好像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

    他无奈地再次强压住了火气,坐了下来。

    “左言先生。”重新坐定、并调整了一下呼吸后,约翰再次开口,“我希望你有足够的能力……和胆量,对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负责。”

    “这不劳您操心,赫伯特先……哦不……”左言回道,“我觉还是叫你约翰吧,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你到底是不是该叫‘赫伯特’,就是个有待商榷的事儿了。”

    很显然,左言也完全不吃约翰那套“示威”的把戏;就算他不像封不觉那样有能力和胆量喂别人吃屎,他也不至于被这种程度的恐吓所威慑。

    “嗯……老是被打断,搞得我都有点乱了。”过了几秒,左言再道,“正好,我们干脆把话题往回倒一点吧……”

    他说这两句,是在争取时间,因为被打断的不是他、而是维多克,左言需要给那位喵神探争取一些重理叙述内容的时间。

    “咱们还是从米勒说起……”接着,左言便不紧不慢地继续道,“派特米勒是一个贪婪的人,这份贪婪,让他从一个有着大好前途的青年,逐渐变成了一个劣迹斑斑的罪犯。

    “多年前,当米勒还在‘约翰赫伯特投资有限公司’任职时,他凭借着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业绩表现,得到了约翰的重用,年纪轻轻就成了约翰的左膀右臂。

    “那两年,他和约翰一起做了很多游走在法律边缘、乃至是越界的事……正是这些勾当,让约翰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

    “当然了,他们两位都很精明,谁也不会留下把柄给彼此,两人很好地利用彼此、各取所需。

    “但好景不长,米勒的贪婪,终究是让他脱离了约翰的控制……

    “当上约翰助理的第二年,米勒以自己的名义在外悄悄注册了一家皮包公司,他挪用约翰公司里的资金到自己的公司账户中,去做一些短期的、风险较高的投资项目,以谋取私利。

    “起初,他成功了几次,在赚钱的同时,他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补回资金,于是……他的胆子就越来越大。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次,米勒功亏一篑,损失了一大笔钱。虽然他利用了约翰对他的信任,掩盖了自己的过失,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没过太久,约翰的公司就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

    “当然,这时的约翰也没有发现事情的根源是米勒,我估计他甚至都没往‘内贼’的推定上想,所以……他才会又一次让米勒成为自己的‘犯罪伙伴’,实施了那场谋夺老赫伯特家产的阴谋。

    “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我此前也已经讲过了。

    “到东窗事发之时,已是遗产纠纷案的终审判决过后,那个时期……约翰已经有余力腾出手来,调查一些事情;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的,米勒挪用资金的事情败露,他也顺理成章地被约翰扫地出门。

    “虽然米勒知道不少约翰的罪行,但正如我刚才所说……他们俩都不是会留下‘证据’的那类人,况且……米勒自己也在很多事件中担当了约翰的共犯。所以,被赶走的米勒纵使想去勒索约翰,也找不到什么办法。

    “此后的那些年里……米勒过得显然是不太好,他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落魄。倒不是他这个人没有发家致富的能力,只是……他已没有了那种通过‘正道’致富的心气。

    “要比喻的话,他就像是个倾家荡产的赌徒。这种人,几乎是不可能再靠工作去致富了;因为……当一个人已经习惯于通过赌博的形式去获得或失去巨大的财产后,他对金钱的观念就会变得扭曲。这时,通过劳动所得的那一点点小钱……已无法让他产生任何的“实感”。

    “同理……让一个通过违法手段轻松赚取过庞大的资金的人,再去用合法的方式赚取同等金额的钱,他在心理上已很难产生动力。

    “人就是如此……没走过邪道也就罢了,一旦走了上去,在体会过那种来得很容易、很荒谬的财富和虚荣后,让他们再去走正道,是很难的……

    “没几年,米勒就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并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行越远……然后,他也不可避免地被抓包了。

    “有了第一个案底,他想再去找好工作的机会就少了九成,何况,即便是一份在旁人看来很体面的工作,也一样无法满足他的贪欲……

    “于是,他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犯罪记录;一开始,还都是金融诈骗类的案底,后来就变成了一般的、并不怎么高明的诈骗,再后来就连偷偷抢抢这类暴力犯罪的案底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