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买凶杀人(上)
    “你说的对,那桩遗产案已不可能还有翻案的余地……时隔七年,可用的证据基本都已湮没,无论我们在这儿说什么都只能是推论而已。r?an w?e?n w?ww.ranwen`org”左言接道,“这也是你能保持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的原因。”

    “我有恃无恐,是因为我问心无愧。”约翰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得意,“不像某些人……”他说着,视线便移到了山姆身上,“……马上就要因为买凶杀人进监狱了。”

    “那可未必。”封不觉插嘴之际,也起身上前,给自己续了杯红酒,“很多时候……一件乍看之下无需质疑的事,其本质却和表象截然不同。”

    他这话出口时,约翰、山姆、还有道斯特都没有听出什么名堂来,只觉得是故弄玄虚。

    可左言……已在这话中嗅到了一丝异样;躲在暗处的维多克更是在闻言的瞬间心中一惊……一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已经让他快要炸毛了。

    “左言同学,请继续吧。”两秒后,封不觉端起了重新装盛过的红酒杯,在走回座位的同时,他看向左言补了一句。

    “嗯……好的。”左言犹豫了一下,接道,“到这个时间点为止,情况就比较明晰了……米勒掌握的东西对约翰来说是十分致命的。只要米勒揭穿约翰和老赫伯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事,那么从法律上来说,他就是一个连收养手续都没有的、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生活在赫伯特家的外人。

    “这么一来……即便当年那份所谓的‘遗嘱’真是山姆去伪造的,也不会对继承顺序产生任何影响;因为老赫伯特从来也没留下过什么真遗嘱……所以,在认定现存的遗嘱是假的以后,赫伯特家的财产应按照继承法的一般规则来分配,而唯一合法的财产继承人还是山姆。

    “当然了,即便如此,约翰也并不算是被米勒给攥在手里了,毕竟约翰的手头有的是资源;若是米勒将事情捅出去,约翰必会聘请一些昂贵的大律师来帮他打这场官司……无论是从‘法律承认的事实收养关系’入手,还是在‘继承法的诉讼时效’等方面做文章……都不能说完全没有胜算。

    “毫无疑问的,在米勒开始勒索约翰时,约翰就已经算清了这笔账,可他终究是做贼心虚……天知道那桩遗产案里还有没有什么破绽留下,所以……约翰还是给钱了。

    “不过,他给的也不多;作为商人,约翰自然深谙讨价还价的技巧,他把米勒的那笔账也算得清清楚楚,并且摆到台面上跟对方谈。

    “同样是涉案人、同样做贼心虚、把事情抖出去对米勒也没有什么好处……无非就是损人不利己罢了,再加上还有‘勒索’这项新的罪名……两人若真撕个鱼死网破,米勒反而会更惨一些。

    “于是,在一番‘协商’后,这场勒索就变成了类似施舍的状况。

    “这三年来,约翰每个月都会以个人名义打一笔钱到一个海外账户,账户的主人当然就是米勒。这笔钱的数额不多不少,大约也就是一个中产阶级者一个月的工资。

    “对于约翰来说,这根本无所谓,他养条狗的开销都比这高;而对于米勒来说……至少在最初,这种条件也是不错的,因为那会儿正是他最落魄的时候,即将露宿街头的人通常都不会对金钱挑三拣四。

    “然而……没过太久,不劳而获地过上温饱生活的米勒,那贪婪之心又开始作祟……

    “冷静下来之后,他肯定也意识到了……自己明明掌握着那么重大的秘密,却只换来了残羹剩饭般的利益;于是,心里不平衡的他渐渐地对生活产生了不满,然后就跑到社交媒体上发泄,再然后就想着重操旧业……可他又不愿冒险舍弃已有的稳定‘收入’。

    “最后,米勒能想到的,无非就是再去找约翰重新谈判,结果则是被强硬地拒绝了。

    “就在那件事发生后不久……他找上了山姆。”

    说到这儿,左言沉默了片刻,似是在等待在座的众人消化这段信息。

    “米勒找上约翰的动机我明白,无非是为了钱……”过了会儿,还是封不觉第一个开口,“但他找上山姆,又是想做什么呢?”

    …………

    “这家伙……一直都在明知故问呢……”同一时刻,躲在通风管道里的维多克,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什么?”这话,别人都听不见,但左言是听得到的,他也即刻用心灵对话的方式疑道,“你在说觉哥?”

    “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好像一直都在引导着我们的叙述,让我们尽可能详细地将案情交代清楚……”维多克回道,“但实际上……我能感觉得到,他看得和我一样远。”

    “这……”左言想了想,“那他是有意要帮我们咯?”

    “我不知道。”维多克回道,“总之……你接着转述,我也再观察观察……”

    …………

    这一人一猫的内心对话,旁人一句也听不到,在他们看来,左言只是一言不发地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又开口说道:“很简单,也是为了钱嘛,只不过数额和获取方式变得大不一样了。”

    “我明白了!”忽然,道斯特嗷一嗓子喊了出来,看他那恍然大悟的表情,就像一个好不容易破解了超高难度谜语的孩子,“只要杀了约翰,再公布他并非是老赫伯特亲生儿子的秘密,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打官司的事了,至少他的财产中本属于赫伯特家的那部分,全都该由山姆继承!”

    “其实他不公布也行。”左言接道,“换一个角度来说……假如米勒不说出那个秘密,那么在外人看来,约翰死后,财产一样也该由他在世上唯一的‘弟弟’继承。”

    “约翰的身世真相……是米勒的底牌。”这一刻,神色凝重的山姆,再度接话了,“万一我在继承遗产的过程中受阻,他便可以用那个来翻盘;另外,当他第一次来找我时,就已料定……只要把那底牌给我看,我就会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