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买凶杀人(下)
    “米勒进出赫伯特家宅邸的次数可绝对不少,当年他还在给约翰当助手时,在这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可以说,他比如今这栋宅子里的很多工作人员都还要熟悉这里的情况。ranwen w?w w?. r?a?n?w?e n `o?rg

    “当然了,距离他上次以‘客人’的身份来到这里,已经隔了好几年,再加上这次米勒是在实施有计划的犯罪,所以他事先肯定也会再来摸一摸宅邸内外的情况……

    “但无论如何,结合山姆在昨天下午获得的一些信息后……对米勒来说,潜入这栋宅子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这样,晚上十点左右,米勒趁着夜色,从一处没有装监控的区域翻墙进入了赫伯特庄园,随即一路摸到了大宅的西侧,从一楼一扇没有锁好的窗户进了屋。

    “这里毕竟是民宅,而不是戒备森严的军事设施,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保安而已;到了晚上,清洁工和厨师们也都回到偏栋那边去了,所以米勒进了大宅后也没有人发现他。

    “于是,米勒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来到了当时空无一人的、约翰的卧室,并在落地窗的窗帘后方藏了起来。

    “另一方面,山姆……则在阿尔弗雷德酒店的酒吧里,和一位他刚刚结识的侦探聊着天,以便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到了十一点,约定的动手时间到了,山姆便进了酒吧的厕所,用手机拨通了约翰卧室里的那部电话。

    “那是一部老式电话,没有分机、也无法设置呼叫转移,而且其供电也是和大宅电力系统分开的;约翰把这部电话放在卧室里,就是将其当做一种‘专线’来使用,这个电话的号码,他也只给了少数人。

    “因此,当听到电话响起,正在隔壁书房里工作的约翰便起身来到了卧室,去接听这个电话。

    “就在这时……米勒动手了。

    “他选的位置很好,窗帘距离那张摆放着电话的桌子仅有几米距离,而且他出现的位置刚好是在约翰的后方。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米勒没有想到,约翰这个比自己大了将近十岁的男人,在体力和反应速度上都还保持得不错,在一番挣扎和搏斗后,约翰一个侧身回撞,整个人侧顶在了米勒的身上,而米勒则是踩在地毯上、脚底一滑,后脑勺撞到了桌角。

    “这一撞,大致承载了两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对米勒的后脑造成了无可挽救的重创,使其当场死亡。

    “与此同时,在电话另一头听到了搏斗过程的山姆,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因为他最后听到的喘息声……并不是米勒的,而是本应已经死去的约翰的。

    “数秒后,喘过气来的约翰自然认出了行凶者是米勒,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山姆在白天的突然造访、与刚才的来电、米勒的偷袭之间的某种联系,想到这儿……他便赶紧挂上了电话。

    “之后的事情……各位,应该也都清楚了。”

    左言话至此处,整件案子的经过,基本上已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房间里的四人,也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嗯……”片刻后,还是封不觉率先打破了沉默,“说完啦?”

    “呃……”左言被问得也是一愣,他停顿了两秒,想等等看维多克的指示,但维多克啥也没表示,所以,左言只能自行回道,“对,说完了。”

    “ok,那现在换我说说呗。”封不觉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语气悠然地接道。

    “你还要说什么?”约翰看着觉哥,“事到如今……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有办法帮山姆脱罪吗?”

    “脱罪?”觉哥一挑眉毛,语气轻松地回道,“有必要吗?”他朝山姆瞥了一眼,“山姆本来就没有罪啊。”

    “哈?”这下,道斯特也傻眼了,他看着觉哥吐槽道,“喂喂……刚才左大侦探的话你是一句都没听见么?事情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你居然还说山姆是无辜的?”

    “呵呵……”封不觉轻笑一声,“他说的是很清楚,各方面逻辑也都很清晰,但是……证据呢?”他顿了顿,又看向了约翰,“就像约翰可以在这整段推理之外自信满满地否认自己‘曾经在遗产案中谋财害命’一样,只要没有证据,山姆也可以否认这段推理中的某些内容不是吗?”

    “可是……”道斯特想了几秒,“那段录音……”

    “对了!”封不觉高声打断道,“我正要说那段录音呢……”他笑里藏刀地望着左言,说道,“左言同学,请你把那段录音完整地放出来吧。”

    “该死……”这一刻,维多克在心里骂了句街,“果然被这小子看穿了……”

    觉哥话音落后,左言犹豫了几秒,然后叹了口气,再度拿出米勒的手机,按下了播放键。

    手机中再次传出了米勒的声音“我是派特米勒,现在是十月十二日下午六点,再过一个小时,我会去和山姆赫伯特见面……”

    这次,左言没有按停止键,但录音……也没有继续下去。

    数秒后,约翰、山姆、道斯特三人,陆续地意识到了什么,他们脸上的神情也是各有变化。

    “瞧……正如我所说……”封不觉耸了耸肩,接道,“很多时候……一件乍看之下无需质疑的事,其本质却和表象截然不同。”

    “你……”一秒后,左言替维多克问道,“……为什么会知道,这段录音只有这么长?”

    “很简单。”封不觉不紧不慢地回道,“在你的推理过程中,总共有三次用到了手机。第一次是用米勒的手机展示米勒的照片,第二次也是用米勒的手机来播放那段录音,而第三次嘛……是用自己的手机,给我们看米勒在社交网站上的发言记录。

    “这其中,第一和第三次,你都将手机屏幕转向了我们进行展示,唯有那第二次……你没有这样做。

    “乍一看,这也很正常……因为第一和第三次你要展示的是画面,而第二次你要展示的仅仅是声音而已;但是……你在按录音停止键的时候,确是有些着急了,几乎在最后那个词的尾音落下前,你就摁了下去。这点……让我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