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三十章 强行脱罪(下)
    “那照你的意思……”约翰又道,“山姆其实并没有从米勒那里得知我的身世秘密,所以他在昨天来到了岛上,准备跟我和好?”

    “是的。?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封不觉不假思索地回道。

    “荒谬!”约翰道,“那米勒的那句录音怎么解释?还有山姆给米勒钱又怎么解释?”

    “很简单啊。”封不觉道,“米勒在勒索山姆。”

    “哈?”约翰彻底惊了,惊到他都不知接下来该怎么提问了。

    “若真如你所说……”还是左言脑子清楚,立刻接道,“那我倒是好奇了……米勒凭什么去勒索山姆?山姆有任何的把柄在他手上吗?”

    “有啊。”封不觉一副早就想好了答案的样子。

    这回,连一旁山姆都惊了,这位仁兄自己都在心里问自己“有吗?”

    “让我再来重新还原一遍一年前发生的事,顺带纠正一下你推理中的错误。”封不觉自信满满地接道,“大约一年前,米勒并不是‘设法找到了山姆’,而是在街上和他偶遇了。

    “米勒认出了山姆后,他那老练的犯罪思维便立即让他联想到了……眼前这个人身上有利可图。

    “于是,他跟踪了山姆,知晓了对方的住处和工作地点,然后,他就出现在山姆面前,威胁说……‘我要把你的真正身份告诉你的同事和朋友们’。”

    “等等……”左言已从这几句话里听出了些许端倪,插嘴问道,“你说‘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意思?”

    “呵……”封不觉笑着回道,“这事儿……在座的各位都不知情,不过……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和山姆聊了挺多,所以我知道……”他顿了顿,“现在的山姆,生活在纽约;在美国,他用的姓名并不是‘山姆赫伯特’,而是‘山姆帕克’。”

    “什么?”一旁的道斯特瞪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封不觉道,“诸位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假设你是一个在三十岁以前天天混迹社交圈的花花公子富二代,而你的老爹又恰好是个把脸和名字都印在罐头上、在全欧洲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富翁;某天,你突然在一场官司中失去了所有的财产、并背上了骗子的骂名,这时……你该怎么办?你怎样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重新开始生活?”

    “远赴大洋彼岸、隐姓埋名、改头换面……”左言沉吟着,把那答案给念了出来。

    觉哥打了个响指:“正确。”

    同时,他还用赞许的目光看向了左言,但后者可丝毫没有因此而高兴。

    数秒后,封不觉接着道:“毫无疑问……米勒勒索山姆的理由,就是这个……

    “经过这七年时间,山姆好不容易在美国站住脚跟,有了份收入颇丰的、稳定的、且让他觉得确实可以施展才华、实现人生价值的工作;他还有了足可谈婚论嫁的女友,和一些真正的、并非是酒肉朋友的友人。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米勒冒出来告诉他身边所有人,这人是个骗子,他连身份都是假的,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和后果,我想各位也是可以想象的。

    “综上所述……米勒勒索山姆的资本,还是很充分的。”

    他说到这儿时,山姆的脸上都是一种“wtf?”的表情,心里则在念叨着:“要不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在买凶杀人,我他喵的都快信了。”

    “接下来的一年里……”另一边,封不觉的叙述还在继续,“山姆陆陆续续地给了米勒不少钱,就像你说的……”他看着左言道,“米勒为了不留下证据,所以一直通过在公共留言板留下暗语的方式约山姆出来当面交钱,而且选的地方都是公共场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当然是因为他是在实施勒索,他既不想留下通话记录之类的证据,又要防着山姆在无人处对他不利;在米勒收钱时,则都像昨天一样,让山姆直接给现金,这样就不会留下银行转账的记录。”

    “慢着!”这时,约翰又高声打断道,“你刚才还说……米勒和山姆同一天来岛上是‘巧合’,但现在又……”

    “刚才是刚才嘛。”封不觉都不让对方把质疑的话说完,“我刚才只是为了对应你那句‘放屁’,给了你一个在逻辑上姑且能站得住脚的推论而已,那番解释是为了向你展示一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用‘巧合’也能很容易地将你的质疑驳回。而现在嘛……我才是在说真正的案情……”

    “你是不是想说……”下一秒,左言虚着眼,接过了觉哥话头,“米勒和山姆同一天来岛的原因,就是因为米勒约了山姆到岛上来交钱?”

    “笨蛋!你已经被带到他的逻辑里去啦!”维多克在暗处提醒着左言,但已经晚了,左言话都说出去了。

    “嗯,不愧是名侦探,反应很快嘛。”封不觉接道,“然后……来到了故乡的山姆,心中忽然产生了几分惆怅和感慨,回忆起当年的恩恩怨怨……他觉得还是骨肉亲情最重要,反正他现在的生活过得也不错,于是……他就突然决定,去拜访约翰,与其和好。”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约翰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此刻的约翰,包括在座的另外两人,就像是一个个被摁在地上施暴的女子,只不过这种暴力来自于思维层面……

    “照你这么说……根本没人花钱让米勒动手是吧?那他干嘛要来杀我?”约翰喝道。

    “为了让山姆继承你的遗产啊。”封不觉道。

    “哈?”约翰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做出这种反应了,他都快哭了。

    “这不明摆着么……”封不觉道,“米勒他同时勒索着你们两个人,你虽然很有钱,但每个月只给他三瓜俩枣的金额,而山姆这个挣工资的人,每次却能给他挺大的一笔数目;两相比较之下,米勒当然会觉得勒索山姆比较划算,但他也明白……山姆没那么多钱可供他压榨,那么……站在米勒的角度上,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调整一下这种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