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1278章 说出我的名字(三)
    “哦?”封不觉的惊讶没有持续太久,他的理性立即压制了自己的情绪;一秒之间,其脑中已是思绪电闪,瞬间就推演出了数条可能的信息链,“这倒有趣了……”他朝椅背上靠了靠,再道,“既然你的丈夫姓韦恩,你为什么没有自称是‘韦恩医生’呢?”

    “这也是‘另一个问题’了。???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奎茵医生接道,“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才会考虑是否告诉你。”

    她也不笨,觉哥的谈话手段,她当即就拿来活学活用了。

    “呵呵……好啊。”封不觉笑了笑,接道,“那么……你想问的还是关于我为何会记得自己来自何处、却不记得自己姓什么的事儿吗?”

    “不,我改变主意了。”奎茵医生道,“我现在想知道你的社交情况,请你说出几位和你关系比较亲密的人的名字;比如父母、妻子、亲戚、或朋友……只要有名字就行。”

    “没有。”封不觉想都不想就回了这么两个字,停顿一秒后,又补充道,“至少在‘这个世界’,并没有那样的人存在。”

    闻言,奎茵医生面露疑色,她马上就按照常识推理、并追问道:“你是说……和你有关联的人全都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不想讨论这个。”封不觉用一种十分蛮狠的语气,斩钉截铁地停止了这个话题。

    因为假如他接着往深了说,就得把自己是“玩家”的事情讲出来了。

    当然了,觉哥也可以撒谎,但像这样的谎言,是很容易被拆穿的……这跟说谎的技巧无关,单纯是由于“人际关系”是最容易验证的客观证据之一。

    “好吧。”奎茵医生见觉哥的神态有所变化,便误以为自己触到了这个“病人”的某种精神雷区,所以她适时地退让了一步,接道,“该你提问了。”

    “我的问题不变。”封不觉重复道,“你做自我介绍时,为何没有用你丈夫的姓氏?”

    奎茵医生犹豫了一下,接道:“在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得先确认一件事。”

    “你说。”封不觉应道。

    “你从没听说过布鲁斯韦恩?”奎茵医生问道。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她在说出自己丈夫的名字时,封不觉的反应显得过于冷静了。

    虽说我们是知道……觉哥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吃惊的,但他脸上可是丝毫都没表现出来。

    “没听过。”下一秒,封不觉便面不改色地回了这么一句。

    此处,就是可以运用他卓越的说谎技巧、或者说“演技”的地方了……

    “不过从你的这个问题来推断,你丈夫应该是个挺有名的人对吧。”觉哥借坡下驴、来了个反试探。

    “是的……”奎茵医生一边念道,一边低头在表格上写了些什么。

    封不觉不用看也知道,对方写的是“病人的常识记忆有片段性缺失现象”之类的结论。

    “……我的丈夫是哥谭、全美、乃至全世界最富有的企业家之一。”奎茵医生写完了要写的内容后,注意力又回到了封不觉的脸上,“即使布鲁斯他为人一向低调沉稳,但‘韦恩’这个姓氏从各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太招摇了……”她顿了顿,“为了让我能够在自己的社交圈里更自在些,同时也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在工作场合一般都用自己的本名。”

    “还未请教您的全名是?”封不觉顺势问道。

    虽然觉哥此刻的内心还在吐槽着布鲁斯韦恩“为人一向低调沉稳”这个设定,但眼下不是纠结于槽点的时候,他得抓住对方话里的重点接着往下问。

    另一方面,奎茵医生也没有去纠结对方的这个问题需要用另一个问题来交换的事儿,毕竟她刚才也白问了一句“你从没听说过布鲁斯韦恩?”

    因此,她直接就回道:“哈莉奎茵。”

    “嗯……”封不觉听罢,故意摆出了一张若有所思的脸。

    一来,他是想引诱对方将这个话题继续深入下去;二来,他也的确在思考一个疑点这个名字“与设定有出入”。

    为什么说“有出入”呢?因为哈莉奎茵(harley_quinn)是“小丑女”的名字,但在“小丑女”变成“小丑女”之前,她的名字应该是哈琳奎泽尔(harleen_quinzel)。

    眼前的这位“奎茵医生”,显然不是小丑女;她是一名心理医生,即“还没有遇到小丑的小丑女”……可她的名字,却是“哈莉奎茵”。

    虽然这事儿可以用“平行宇宙细节不同”来解释(美漫宇宙大部分自相矛盾的设定都可以用这个理由来解释),而且封不觉来到的这个剧本……也的确是个连他也前所未见的宇宙,但他依然隐隐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儿。

    “怎么了?”不多时,奎茵医生又接道,“我的名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也没什么……”封不觉再度试探道,“就是有点在意……harley通常是男人的名字,而你的姓……也十分罕见。”

    “是啊,常有人这么说。”结果,奎茵医生只是随口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道,“好了,接下来该我提问了吧?”

    从她的反应来看,在当事人眼里,这个名字的“疑点”并不存在。

    现阶段来说,知道这点就行了,封不觉也不想在一个极有可能走向死胡同的问题上跟对方纠缠,他还有很多情报要打探呢。

    “你问吧。”觉哥又调整了一下坐姿,并快速应道。

    “你还记得来到这里之前的事吗?比如……昨天的事?”奎茵医生这就算是切入正题了。

    “我……”封不觉将视线略微偏移,作努力回忆状,片刻后,又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只记得一些片段……”他喃喃言道,“水……在有水的地方……巨大的轮子、木头做的板、杂草、还有……粉红的象……”

    说话间,他将双手支在了桌面上,抱着头,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脸上也冒出了虚汗。

    “放松,杰克……深呼吸。”奎茵医生被骗过了,在觉哥这影帝级的表演面前,她毫无机会。

    “奇怪啊……”封不觉喘了一会儿,念道,“我一去回想短期内发生的事,就会感到头疼和恶心,而且眼前闪过的那些片段……我自己都不知道逻辑何在。”

    他这绝对是在胡扯……事实上,刚才他那句话里提到的每一个景物和物件,都是经过缜密的、慎重的思考后才说出的。

    很显然,一个险恶的计划,已然在封不觉脑海中诞生,而他所透露的这些“片段”,则是他在此埋下的伏笔。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再继续?”奎茵医生是个遵守规则且有医德的人,纵然警方那边施加的压力不小,但她不会为了交差而虐待病人或作出草率的处置。

    “不必……”封不觉道,“我还行……”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挤出一个笑容,“再说……现在又轮到我来提问了。”

    “呼……”奎茵医生呼了口气,顺手在表格上又添了几笔,随后接道,“请吧。”

    “嗯……”觉哥沉吟了半秒,问道,“你对蝙蝠侠有什么看法?”

    话音落时,奎茵医生的神情微变,接着,她思索了几秒,才回道:“虽然很多人认为他是英雄,但在我看来他和其他所谓的‘超级英雄’一样,说得好听点是‘义警’,说得难听些就是‘法外之徒’;不可否认这些人对于社会的安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像他们这样的人若是不得到监管,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制造出比罪犯们所能制造的、更大的麻烦。”

    奎茵的这套“观点”,是大部分身处上层资产阶级的人都会有的。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居于社会高层的人,自然会无条件地支持和维护现有的社会制度,因为这套制度就是由他们这个阶层的人制定和操控的,他们也是这套制度最大的直接获益人;任何与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有利益或观念冲突的存在,都是他们厌恶和试图消灭的对象。

    所以在上层阶级的人眼里,超级英雄和罪犯的区别其实也不大,无非就是超越制度和无视制度的差别;不同的是,罪犯可以用制度去“消灭”,但英雄却不行,因为英雄的行为通常会得到民众……也就是其他阶级的人的支持。

    于是,权贵们就唱起了“威胁论”,提出了所谓的“监管”;但……什么叫“监管”?由谁来监管?还不就是由那套权贵们自己制定的、对他们有利的制度来管?

    这无疑是很可笑的。

    屈服于制度的人,已没有资格去谈论真正的正义。

    因为正义,永不妥协,妥协的……只是人。

    英雄,永不妥协,妥协了……也就不再是英雄。

    至少,封不觉是这么认为的……

    因此,对于奎茵这段话的内容,觉哥根本就不以为意,他比较在意的……是对方的神态和其他细微的反应。

    据封不觉观察,奎茵医生听见“蝙蝠侠”这个词时的神情变化、以及她思考答案所用的时间长短,皆表明了:她只是对“杰克”突然将话题转到了超级英雄的领域上感到意外,而没有其他更多的想法。

    也就是说……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是蝙蝠侠。

    “说起来……”短暂的停顿后,奎茵医生又道,“你不知道知名企业家的名字,却能说出超级英雄的名字?”

    她这话明显有引导的倾向,这是想让封不觉顺着这个方向再去回忆并说出些什么来。

    “啊……这些记忆在我脑中倒是很清晰呢。”觉哥也很乐于在这个话题上进一步展开,“我随便一想也能说出十个超级英雄和超级罪犯的称号。”

    “超级……罪犯?”奎茵医生又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对啊,超级罪犯。”封不觉从她的语气中捕捉到了什么,他将计就计地接道,“就是谜语人、稻草人、玩具人、天气巫师、冷冻队长……”

    此刻他报出的这一连串称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他避开了在剧本简介中已被提及现状的“企鹅人”和“双面人”。

    其次,他也避开了那些称号直接就是名字的反派……比如“雷霄古”、“贝恩”、“莱克斯卢瑟”等人。

    另外,他还避开了那些已经不属于“罪犯”这个范畴的外星人和妖魔鬼怪,比如“毁灭日”、“黑亚当”、“所罗门格兰迪”、“佐德”等等。

    还有就是……他特意在这份名单里混入了并不在哥谭活动、而是在超人和闪电侠的故事中出现的一些反派角色。

    综上所述,封不觉在不报出任何人名,只说了一堆绰号的情况下,抛出了一个足以试探该剧本时间线以及不同英雄之间关联性的问题。

    可他没想到的是……

    “你说的这些人……”奎茵医生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我从未听说过。”

    “哈?”封不觉闻言一愣。

    “我也从没听过所谓‘超级罪犯’一说。”两秒后,奎茵医生补充道,“罪犯就是罪犯,难道罪犯还能像英雄一样披上披风、戴上面具、并给自己取一个像你刚才所说的……那种可笑的绰号?”

    直到这一刻,封不觉终于明白了开场简介中为什么用本名去称呼企鹅人和双面人,也明白了旁白为什么要给予那两位相当正面的评价。

    “原来如此……”觉哥当即在心中念道,“这是一个‘没有超级反派的dc宇宙’吗……”他又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奎茵医生,“所有反派都没有黑化……全是好人?”他转念又想到,“不对啊……还有很多一开始就是‘黑’的家伙存在呢……难道那些家伙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诞生或者被洗白了?”

    就在他思索之际,一段早该出现、却迟迟未来的系统语音……在这时来了。

    【主线任务已触发】

    几乎在那第一字响起的同时,封不觉已娴熟地唤出了游戏菜单,看向了任务栏。

    任务栏里的那条主线任务倒也简单直白【杀了蝙蝠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