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正文 第1281章 说出我的名字(六)
    尽管在这个宇宙中蝙蝠侠和警方的关系并不算紧张,但他依然是不太可能待在阿克汉姆的主控室里、陪着戈登连看一两个小时监控录像的。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因此,他选择在下载那些录像的同时,用快进的方式在屏幕上大略看了一下此前觉哥留下的影像。

    不出意外的,当封不觉对着监控探头做手势的那个画面掠过时,蝙蝠侠要求戈登将录像倒回去慢放……并最终将镜头定格在了觉哥的那个笑容上。

    “他这是什么意思?”戈登看着屏幕念道,“那手势是指鸟吗……或是鹰?他是在暗示什么?”

    “那是……蝙蝠……”蝙蝠侠一边沉声回应,一边从电脑接口上拔下了自己的设备(你们可以认为他有一个蝙蝠u盘),看来下载已经完成了,“他冲镜头做这个动作,意思就是他想邀请我入局。”

    “等等……”戈登顿了顿,疑道,“他怎么知道你会看到这段录像?”

    “我迟早都会看到的。”蝙蝠侠回道,“因为还有你在……”

    戈登思索了一下这话的意思,片刻后,他也反应过来了。

    “杰克”的这个手势,在“手影”游戏中十分常见,通常代表了鸟或鹰,这点是谁都能想到的,戈登方才那脱口而出的推测也是基于这个因素;而进一步去想,“手影”本身是一种利用光与影、投射源与被投射源来制造错觉影像的游戏。

    由此延伸去想就会明白……与其说杰克是在暗示“蝙蝠”,不如说他是在暗示“蝙蝠灯”。

    假设,蝙蝠侠此刻没有来到阿克汉姆、也没有和戈登一起观看这段录像,那也不会改变什么;因为至少戈登是一定会看到这录像的,而且会反复看、并且进行分析……以戈登的能力,要猜出对方这个手势的真正含义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一旦他明白过来,就会去警局的楼顶打开蝙蝠灯、通知蝙蝠侠。

    也就是说,这个“杰克”在冲着镜头做手势的时候,就已想好了……“这段信息是留给戈登的”;按常理来说,这录像也理应是警方先看到才对。

    当然了,像眼下这种“直接被蝙蝠侠看到”的情况,他也考虑到了。从结果上来说没什么区别,从过程上来说还将事情简单化了……因为蝙蝠侠肯定能立刻就领会其中的意思。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后知后觉的戈登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经验和直觉都在告诉他……这次遇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且相当棘手的罪犯。

    然而,当戈登问出这句话、并转过头时,原本站在他身后的蝙蝠侠已经不见了踪影。

    房间内只留下了戈登一人,仿佛他是在自言自语。

    “呼……”两秒后,戈登缩了下脖子,无奈地呼了口气,吐槽道,“相对于你登场……你这种退场方式就更令人讨厌了……”

    …………

    同一时刻,哥谭近郊,某下水道中。

    封不觉正叼着【氧气烟斗】,用类似慢跑的速度在其中前行着。

    在离开疯人院时,他和凯文上了同一辆车,并且有意识地在那些刚刚被放出来的逃犯面前开车离开。

    觉哥自然已经计算到了……那些逃犯不出半天就会尽数落网;而在那些家伙被捕时,一定会被问到“放走你们的人是如何逃走的”这个问题。届时,至少绝大多数囚犯都会异口同声地回答“开车跑了”,假如他们的神志够清楚、记性够好的话,甚至可能说出车的颜色乃至车牌号。

    这样一来,警方的排查方向就会被引到“嫌犯驾车逃离”这一思路上。

    但实际上……那辆车离开疯人院的十分钟后,封不觉就在一条没有监控探头的马路中间下车了;在下车前,他还给凯文下达了“继续开车朝大都会的方向(路上有路牌)行驶”的命令。

    而觉哥自己,则利用【踏虚】的浮空能力,在不留任何脚印的前提下,朝着反方向跑去。十分钟不到,他就找到了不久前在路牌上看到的那个地点一片沼泽地,不出他所料……这儿有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下水道排污口。

    “再过不久……警方就该找到那辆车了吧。”跑步中的觉哥也没闲着,他目前的跑步速度同样是经过精打细算的以这样的速度前进,既不会造成太多的体能损失,也来得及对突然出现的某种突发状况作出反应,另外还能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来思考,“凯文的存在时间是45分钟,在我和他分头行动前时限已经过了一半左右;我让他在保证安全驾驶的前提下尽量以每小时六十公里以上的速度前进,考虑到郊外的公路几乎没有红绿灯……当凯文从车里消失时,车子最起码已开出了二十多公里。

    “把警方的反应速度、逮捕囚犯以及问出情报所花的时间、还有他们调取交通部门的监控,再派人追赶上来的时间一块儿算上……哪怕他们的效率比我预计的更差,最迟在十分钟之后,他们也该发现那辆已然空无一人的车了……

    “由于凯文是突然化为白光消失的,没人会去踩刹车,所以车子会在无人把控方向盘、松掉油门的情况下逐渐降速滑行一段距离;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种情况出现……比如车子因缓慢偏移而撞上路边的电线杆或者大树,或者正巧撞上反向车、乃至滑到某条河里去……

    “由此又可以引申出许多新的假设,比方说车子被路过的流浪汉发现并开走,或者有人看到这辆被弃置在路边的车之后报警……但无论如何,警方或早或晚都会知道我已不在那辆车上。

    “这时,他们才会将思路从‘驾车逃跑’上转移,开始思考其他的可能性……至于他们又要用多久才能意识到我打算通过下水道进城……就比较难说了,光是‘空车的周围完全没有司机逃离的痕迹’这种诡异的疑点就够他们想一阵子的了。

    “嗯……如此算来,等到他们想起调查下水道时,我也早就已经进城……”

    念及此处,封不觉心思一转:“不过,还有一种极端情况假如‘蝙蝠侠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参与到了调查’中……他是否有机会追上我的脚步呢?”

    觉哥的担忧自是有道理的,毕竟在这个宇宙里,蝙蝠侠……或者说布鲁斯韦恩的老婆正在阿克汉姆担当顾问。

    即便排除掉“蝙蝠侠在监视其妻子日常活动”这一假设,以蝙蝠侠的尿性,他至少也会监听哥谭警方的通讯吧?那么当他通过警方的通信网络得知疯人院出事之后,于公于私,都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先确认自己的老婆是否安全才对。

    事实上,蝙蝠侠也确实是这么做了……他抵达阿克汉姆的时间比警方更早;但当他开启眼部的热侦测系统、甩出钩子、十分酷炫地从半空冲进了疯人院的主楼时……却发现此地早已人去楼空。

    就在这时,警笛声传来、警方也陆续赶到了现场;见状,蝙蝠侠便先藏了起来,躲在暗处观察。

    没过多久,地下避难室里的工作人员们自己就出来了,因为避难室内部也连接着几部监控探头,里面的人一看警方赶到,便开启入口回到了地面。

    之后的事,便如前文所写,蝙蝠侠在暗地里待机了一会儿,等警察把初步的信息采集工作做完后才现了身。

    从实际的剧情走向来看,蝙蝠侠并未能像觉哥估计的那样,在更早的时间点上就介入追查,他也没有一路追着车子行驶的路线找到觉哥的下车点;再说句大实话……就算他真的站在了那个下车点上,也看不出有车在这里停过、以及觉哥下车跑向了反方向的痕迹。

    因为……封不觉本来也没有留下那种痕迹。

    “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也是需要依据才能作出进一步的推理的,只有开了挂的伪侦探才能做到那种“不需要依靠逻辑顺序就直接讲出整个真相然后再拿证据去反证”的事。

    “嗯?”就在封不觉思索之际,忽然,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中,让他的脚步为之一滞。

    “什么鬼?”下一秒,他就停在了一堵墙边,凝视着眼前那一块颜色和周围不同的墙壁。

    在这黑暗的下水道中,一般人就算拿着个探照灯,恐怕也很难发现这一处异常。不过,封不觉靠着一个手电筒(自己行囊里带着的),便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咚咚

    觉哥用手电筒的末端轻轻敲了敲那墙壁,他立刻意识到这块颜色不一样的墙壁是由一种他根本无法辨别的材料制成的;在一条尽是由水泥和砖头组成的下水道中,这块墙就显得更加可疑了。

    “嗯……边缘呈不规则状,与周边墙体相衔的地方有裂缝,而且……”封不觉仔细观察着这块墙壁,心中展开推演,“这材质已渗入并填满这些缝隙……”不出两秒,他就明白了,“也就是说……这里本来是没有这块墙的,但有人用一种可以迅速膨胀并凝固的化学合剂将这里封住了……”

    一个微笑浮现在了觉哥的脸上:“那么问题来了……这墙的后面究竟藏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