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84章 说出我的名字(九)
    “光明”的哥谭市,也终会有夜晚。火然?文 ??? w?w?w?.ranwen`org

    每当黑夜降临,阴霾的天空和呼啸的北风……总会让一些人回忆起曾经的一段时光。

    就在那不算太遥远的过去,这里,还是一座充满**的罪恶之城。

    那时,官员们和黑帮称兄道弟,警察们则是罪犯的保护伞……整个哥谭就如一片阴森冷酷的水泥森林,一到夜晚,街上就会充斥着低沉或忧伤的咆哮……仿佛永无止息。

    但,那些都已成为了过去……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

    晚,七点三十分,哥谭“东区”。

    三年前,东区是个很糟糕的地方,也可以说……是整个哥谭最糟的地方。

    如果你觉得罗宾逊公园门口的痞子们很糟,那是因为你没见过芬格纪念馆前那些半乞半抢的瘾君子,如果你觉得这些瘾君子已经糟透了,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斯普朗救助站门口那些跟搁浅的死鱼般躺了一地的流浪汉。

    然而,和东区的情况比较,以上这些人也已经算“过得去了”。

    当年的东区,可是个连**的警察都不愿轻易涉足的红灯区。大街上随处可见鼻青脸肿的流莺(对这些女人来说,遭到皮条客的殴打是常事)、乃至幼娼;凶横疯狂的歹徒敢于在众目睽睽下实施犯罪,而周围的人则会像是没看见一样对其不闻不问。

    即便是在三年后的今天,在上述情况都有所收敛的前提下,这里依然是哥谭犯罪率最高的一个辖区。

    廉价的酒吧、廉价的酒店、廉价的公寓、廉价的商铺……这里的一切都是廉价的;也正是这份“廉价”,让那些居于哥谭底层的人们得以生存。

    但“生存”和“生活”是不同的,贫穷是极易催生出犯罪的诱因,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因此,这个“廉价”的地方,也就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哥谭最后的一片灰色地带。

    …………

    “呼……这就是贫民区的空气了……”踏入此地的封不觉,有意识地将那浑浊的空气深深吸入肺中,并抬头望着霓虹闪烁的街道,有些感慨地念道,“虽然不好闻,但却能让人从心里感到踏实……”

    他当然知道,要找寻那些“超级反派”的线索,这东区是非来不可的。

    不过,他也并不是一踏入哥谭市区就直奔了此地……在来东区之前,封不觉还去了另外两个地方。

    第一个地方,是位于市区边缘的、一间制药公司名下的研究所。

    那儿离觉哥进城时穿过的下水道出口不远,他基本就是顺路进去的。

    作为一个对dc宇宙的各种剧情本就相当了解的人,封不觉当然知道“急冻人(mister_freeze)”就在这间公司上班;像这种曾有过正经工作的反派,其实都是很容易找到的……

    潜入这么个民营企业的设施并不怎么费事,在觉哥看来便如探囊取物……他在工具间里弄了件清洁工的连体外套给自己套上,混进办公区域,不多时,就在二楼的休息室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低温学家“维克多弗里斯”。

    经过与其本人以及他几名同事的交谈,封不觉很快就掌握了以下情报这个宇宙的弗里斯显然没有因实验事故而变成冷血性体质,他的妻子也没有死;虽然他妻子还是和觉哥所知的设定一样得了一种严重的退行性疾病,但巧的是……在其疾病被确诊后不久,韦恩集团的研发部门就研制出了能治愈这种病的特效药,于是,弗里斯的妻子得救了,他现在的家庭和工作也都很稳定。

    收集到了这些信息后,封不觉的隐藏任务进度便到了3/10,表明急冻人的下落算是查明了。

    接着,他就去了第二个地方……哥谭大学。

    如果说潜入民企设施是探囊取物,那混进大学这种地方对觉哥来说那就跟探鼻取屎一样了;他花了二十分钟,就在校园内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之一帕米拉莉莲艾斯利,即他所知的“毒藤女(poison_ivy)”。

    这个宇宙的帕米拉并未被植物学家杰森伍德选做实验对象,因为那位杰森伍德在数年前的一次火灾中丧生了,他的研究资料也和他本人一起被付之一炬。

    也就是说,原本应该去利用帕米拉的那个人早已死了,而使帕米拉产生变异的植物毒素也从未被发明出来。

    在图书馆内,封不觉装成学生和帕米拉攀谈了一会儿,便得到了以上信息,而他也很自然的被误会成了一个没话找话的、不怎么高明的搭讪者。

    觉哥在对方的态度逐渐变冷、气氛变得尴尬之前结束了这次对话,带着他那已经4/10的任务进度,去找了同样身处哥谭大学的另一个目标乔纳森克莱恩,aka……稻草人(scarecrow)。

    对于稻草人没有黑化的原因,封不觉也是挺好奇的,因为这个角色基本上是由于学生时代受到的各种霸凌才慢慢走向极端……而不是因成年后经历的某一件突发事件才黑化。

    结果,在食堂和这位哥谭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聊了半个多小时后,觉哥终于拐弯抹角地套出了答案当年霸凌过乔纳森的那些男生、以及拒绝并戏弄过他的女生……全都在一次多年后的同窗会旅行中遭遇了山难,警方发现他们的尸体时已经有不少人被山里的野兽吃得只剩衣服了。

    而我们的乔纳森……或者说本应是稻草人的这位先生,由于学生时代过得像地狱,和这帮同学也没什么感情,根本没有去那趟聚会……从而幸运的逃过一劫。

    在那次事件以后,乔纳森的心性就改变了不少,仿佛他的某种心结被解开了……当然了,也可以说是一种“大仇得报,老天有眼”的心态。

    无论如何,稻草人没有黑化的原因大致就是这样……在打听到了这些后,封不觉的任务进度也更新到了5/10。

    …………

    离开哥谭大学时,已是日暮夕沉,觉哥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他就奔向了他的第三站东区。

    “嘿!你瞎了么?”就在封不觉站在路上驻足远望时,忽然,有人用肩膀重重地撞了他一下,并抢先道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这种套路,觉哥熟得很……反正不是碰瓷就是找茬嘛。

    封不觉就是对一般人都未必会客气,对这种明显就是想搞事的人……那态度可想而知。

    “哈?”下一秒,觉哥那不良少年腔就上线了,他扭过头,斜视着刚刚路过自己身旁的那人,接道,“你在跟我说话?”

    “废话!”那是个光头男人,挺冷的天居然也赤膊着上身,其躯干上纹了不少纹身,脖子以下几乎都快找不到一块好皮了,“你不止瞎……还他妈聋了?”

    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下体就被踹了一脚。

    然后,他就本能地捂住裆部跪了下来……

    “哈?你说啥?我还是听不见啊……”封不觉那脚撩阴腿出的真是极其突然,踢完之后还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话的语气好似是个耳背的老大爷,“……你再大声点说一遍。”

    “你……你这……”光头佬想骂人,但剧烈的蛋疼让他只能挤出零星的只言片语,他也很想站起来打人,但在那股间的剧痛缓解之前……他恐怕还得将这双腿并拢的跪姿保持一段时间。

    “等你能把话说利索了再来找我吧。”封不觉用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对方,耸耸肩,随口留下这么句话,随后就转身走了。

    他知道,这个混混过会儿一定会追上来报复自己,而且很有可能会叫上一些同伙……而这,正是他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