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87章 说出我的名字(十二)
    哥谭河,一条黑色的河。?火然文???  w?w?w?.?ranwen`org

    在哥谭变成商业城市之前,它是一座典型的工业城市,常年的污染让这条横跨城市两端的河流永久得变了颜色,今时今日,即便人们用再多的经费去治理,也无法唤回其原貌了。

    世上很多事都是如此,要从清到浊很容易,但从浊到清却很难;要从白变黑很容易,可从黑变白……则需要高昂的代价。

    咕噜噜噜

    螺旋桨在水下转动发出的声响,挟带着丝丝的气泡,漂上河面。

    在这黑夜里,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条宽阔的浊河中在悄然发生着什么。

    此刻,一艘“蝙蝠潜艇”……如果你们愿意这样叫它的话……正在河床上缓缓地前行着。

    而驾驶它的人,自然就是蝙蝠侠。

    大约一小时前,在化身出租车司机并突袭了封不觉之后,韦恩便进入了一处距离先锋大桥不远的地下暗道中。

    这种遍布全城的“暗道”是他花了很多年才慢慢开拓出来的(拓展进度慢并不是因为技术原因,单纯是因为他得设法避开在未来一些年内可能会变成地铁线路的地方),其入口分布在哥谭各个角落,需扫描韦恩本人的虹膜来开启。

    暗道中设有简易的轨道和小型的磁悬浮移动舱,可以帮助韦恩在城中快速旅行;另外,暗道的某些位置,还藏着一些“蝙蝠装备”,以备不时之需。

    当然了,这些备用“装备”中,不包括“潜水艇”这种大家伙。

    因此,韦恩还是得先回到他的蝙蝠洞里,启动潜水艇,再沿着河道的支流进入哥谭河,驶向他那辆假出租车沉没的地点。

    这个过程,无疑花去了他不少时间。

    假如他能顺利地在炸毁后的汽车残骸里找到“杰克”的尸体,那这些时间花得也算值了,可是……

    “这小子……竟然逃掉了?”看着扫描仪上的画面,韦恩惊疑交加,随即就陷入了沉思,“他是怎么办到的……从阿克汉姆的监控录像来看,除了略强于常人身体素质外,他并没有表现出其他的特异能力……难道,是他那个古怪的同伙把他救出去的?”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推测,“不……不会的,要做到那样,他必须让他的同伙穿着整套潜水设备预先在水底等着,并在车入水后的一秒之内就把他从车里弄出来……除非他事先知道精确的坠车点,且一米的误差都不能有,才能做出这种安排;但具体的落水点……是连我这个驾驶者都无法掌握的……”

    所谓“推理”,就像是在走迷宫,迷宫的出口即为“真相”;在这个迷宫里,当你走入一条死胡同后,往往得后退几步,另找一条路才能接着走,切不可在那条死路里钻牛角尖浪费时间倒是小事,永远困死在那儿可就糟糕了。

    “那么……他是在最后时刻打破了车窗,从车里逃出来了?”韦恩显然是个在推理迷宫里活动的老手,他立刻从死胡同里退了出来,另辟蹊径,“我的引爆时机无疑是完美的,早一分,爆炸声就无法被河水盖住……晚一分,则会让他得到更多的反应和行动时间……在这接近极限的几秒之内,涌入的水流会严重阻碍他的动作,即便他真的打破了车窗,也来不及逃离车子才对……车子爆炸的刹那,他最多探出半个身子……”

    想到这儿,韦恩的视线便从扫描装置上移开了,他马上将潜艇的方向转了几十度,对准了河的下游。

    “这么说来……或许是爆炸的冲击波将他的尸体推了出去,我该朝着下游再找找,没准可以在……”韦恩一边想着,一边已经开始给潜艇加速。

    “慢着!”但那一秒,忽有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

    灵感好似一股热流,将一连串的念头倾泻到了他的思维中。

    封不觉对着监控录像做的那个手势,还有他落水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重新浮现在了韦恩的眼前。

    “他从一开始就想邀请我入局……也算到了我必然会入局。”韦恩不禁喃喃自语起来,此刻,他必须把这些话说出来,帮助自己更集中地进行思考,“上我的车时,他就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他完全可以假装不知道,在不跟我搭话的前提下,突然从后面偷袭我,或者……干脆就跳车逃跑。”他微顿半秒,又念道,“即便是在那最后的关头,他依然是有机会可以逃的……他甚至特意挑明了我的方向盘后面有按钮的事,这表示他对接下来的危险早有预料。”

    念及此处,韦恩的面具下,冷汗已浸湿了他那刚毅英俊的面容。

    “仔细想想……这个‘杰克’处处都比我更快一步,但他却没有利用那‘一步’的优势……为什么?”韦恩感到了害怕,在“这个世界”,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怕过。

    “时间!”或许是恐惧对大脑产生了某种刺激,韦恩的思维变得更敏锐了,两秒后,他就发现了正确的答案,“他从一开始就在‘隐藏能力’!我把车开进河之前他就猜到了我要干什么……或至少已经将这种可能性考虑到了,但他不在乎……因为在他已做好了面对每一种可能的准备。

    “他不但有某种我尚且不知的特异能力……而且……很强。

    “如果他想杀我,我早就死了,但出于某种原因……他希望我活着,同时又不想让我阻碍他的行动,所以他跳进我的陷阱……以此为自己争取……‘时间’!”

    韦恩解开了疑惑后,赶紧在身前的面板上操作了一番,让他的通信器开始收取警方的通讯信号。

    不到三十秒,他就从警方的通话频率中得知了双子楼那边出事的消息。

    “该死!”韦恩已无法冷静,他不由得骂了一声,随后便站起身来,跑向了潜艇的后舱。

    由于下午阿克汉姆的越狱事件,城中的警力有一半以上还留在郊区,而且这一半都是平日里处理重案要案的精锐,眼下哥谭市区里的那些警员,能维持住各地的基本治安就不错了,指望他们去救市长……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现在市长等人能指望的人……就只有蝙蝠侠一个了。

    “准备启动‘三分球’程序。”走进了潜艇后舱的韦恩用十分娴熟的动作将自己牢牢固定在了一个卧式的座椅上,并用语音向电脑下达了一个命令。

    【先生,根据上一次测试的结果,该程序的安全性……】电脑并没有立即执行他的命令,而是试图告知他此举的风险。

    韦恩则根本没让电脑把话说完,直接打断道:“启动程序,目标定位到市中心的‘双子大楼’,快!”

    【是,先生。】

    【“三分球”程序启动,目标点校准中】

    伴随着电脑那不带感**彩的语音,一层半透明的光膜从金属舱板下投射而出,将韦恩所躺的那张座椅裹住,使其变成了一个橄榄球状的舱形装置。

    【正在计算障碍物出现概率,调整最佳抛物线】

    【五秒后进入投射流程,五、四、三、二、一……】

    倒计时结束时,这发超远距离的“三分球”便从潜艇上方的一个管槽中冲出,冲破了哥谭河的河水,斜着飞上了高空……

    …………

    与此同时,双子楼顶层宴会厅中。

    “先生们,我知道你们现在脑子很乱,让我来帮你们理清一下思绪。”封不觉一边说话,一边还在朝前逼近,“你们中任何一个人朝我开枪,都会有极高的概率导致咱们五个同归于尽,而我向你们开枪……”

    这么说着,他竟然真的开启了一枪。

    不过他这枪并不是奔着人去的,他只是轰碎了市长他们后方的大楼玻璃。

    枪声带来的惊愕还未退去,一阵“高楼风”就从那玻璃上的大口子吹了进来,距离缺口较近的四人几乎都是本能地跪到了地上、将身体的重心放低……生怕一个踉跄就被大风给带出楼外。

    “呵呵……也未必会带来更糟的结果不是吗?”看着眼前那几人的反应,封不觉张开双臂,迎着身前的冷风,肆意地笑着。

    “你这疯子!”登特用手压着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在风声中吼着,“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只想……问你、还有市长……一个问题……”此时,封不觉已不再接近对方,因为他知道,继续靠近的话,那两名保镖就有一定的把握在避免触动炸弹的情况下直接开枪爆他的头了,“只要你们如实回答了我……不用你们请我,我自己也会离开。”

    说罢,觉哥一甩胳膊、把枪扛在肩上,然后像个醉酒的人一般,摇摇晃晃地靠近了旁边的一张餐桌,并拿起桌上的一杯香槟,一个仰头一饮而尽。

    他的举动看上去疯疯癫癫,实际上每一步都别有深意扛在肩上的枪管、难以捉摸的动作、喝香槟时的夸张范儿……全都是妨碍别人瞄准他头部的措施;再加上大风起到的干扰作用……纵然此刻宴会厅里的其他宾客已经一走而空,那两名保镖还是没法儿对着这个身上绑满炸药的疯子开枪。

    “你想知道什么?”两秒后,科波特市长也开口了,当然,他也是扯着嗓子在喊的。

    “很简单……”封不觉侧目望着那两人,回道,“请你们二位……清楚地……说出自己的全名。”

    这要求有点莫名其妙,但在窗前那四人看来一个疯子提出的要求,有没有逻辑都无所谓,既然他现在掌控着局面,像这种要求……满足他就是了。

    “我是奥斯瓦尔德契斯特菲尔德科波特。”科波特市长等了一秒,就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哈维“阿波罗”登特……”登特也紧随其后。

    【任务进度已更新】

    在他们亲口报出名字之后,封不觉的耳畔便响起了系统语音。

    至此,他的隐藏任务进度,已来到了9/10,这九名他已经知道下落的“超级反派”分别为:

    哈莉奎茵现为心理医生,嫁给了布鲁斯韦恩。

    杀手鳄被囚禁在下水道的一间密室中、并已死亡。

    急冻人现为一名普通的科研人员。

    毒藤女现为一名普通大学生。

    稻草人现为哥谭大学的心理学教授。

    谜语人现为一名患有脑部疾病的酒保。

    扎斯现已成了一名终身残疾的假释犯。

    企鹅人现任哥谭市长。

    双面人现为哥谭市的一名地方检察官。

    只需要再找到一名反派的下落,封不觉就能完成隐藏任务,届时,想必他也会揭开某种隐藏在这个“没有反派的世界”表象之下的……真相。

    乓啷啷啷……

    就在觉哥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之际,宴会厅另一端的大楼玻璃也碎了。

    但这块玻璃可不是被人用枪打碎的,而是被一个橄榄球状的舱体从外部撞碎的。

    那破窗而入的舱体还未完全停止滑行,一阵气体喷出的声音遍宣告它已被开启。

    紧接着,在一团白色的烟雾中,一个披着披风的黑影缓缓浮现……

    “你知道最让我恼火的是什么吗?”那喉癌晚期般的嗓音如期而至,“就是你分明可以快我三步,却总是等我追到只差一步时才走……”

    “哈!”封不觉望着来者,笑着扔掉了手上的枪,并迅速把自己衣服内侧的假炸药包摘下、随手扔到了地上,“你觉得自己和我只有三步的差距吗?”

    韦恩无视了他的挑衅,继续说道:“我可以感觉到……你很享受这个过程,‘输’或‘赢’……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那对你很重要。”封不觉接道。

    “唉……”韦恩叹了口气,他将视线投向了市长的那两名保镖,略微提高嗓门儿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开枪?”

    那两人被他问得也是一愣。

    韦恩的问题,确是问到了点子上按说封不觉现在已经把“炸药”给扔了,而且是背对他们的状态,他们完全可以对准他的后背射击,在这个距离上,不说百发百中,但打躯干的命中率至少也该有八成。

    “他已经解除了武装,我们应该按程序逮捕他!”数秒后,还是登特率先反应过来,并一本正经地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哼……”韦恩冷哼一声,又对着觉哥道,“我想……你应该会理解吧?为什么……我想赢,为什么……我必须赢。”

    “我理解。”封不觉道,“但并不认同。”

    “哦?”韦恩疑道,“难道你想说我做的错了吗?”

    “当然错了。”觉哥应道。

    “荒谬。”韦恩用冰冷的语气评价道,他显然是丝毫都没有因觉哥的否认而动摇。

    “我不指望你马上就会懂。”封不觉道,“但这话我搁在这里一个人的原则若是超越了一切,那便是一种极端的自私。”

    “哦?”韦恩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听起来,你觉得自己还能离开这里?”

    “我已经达到了目的,还留在这儿干嘛?”封不觉摊开双手,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目的?”韦恩的目光又一次移动,看向了科波特和登特,“他干了什么?”

    “他……”科波特犹豫了一秒,回道,“只是问了我们的名字。”

    “名字吗……”韦恩说着,便迈开了脚步;这一刻,他的全身都已做好了准备,他的披风下有十余种装备可以帮他制伏眼前的男人,即使撇开那些装备的因素,他本人也是这世上最出色的格斗大师之一,在一对一的搏斗中、至少在技巧层面他绝不会落下风,“说起来……我好像也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径直朝着觉哥走了过去,“‘杰克’并不是真名吧?”他顿了顿,“……你的名字,又是什么呢?”

    封不觉没有回应对方,因为当韦恩走起来的时候,觉哥已经转过身……跑起来了。

    他的目标显而易见,就是方才他用枪打开的那个缺口。

    论速度,布鲁斯韦恩可以和短跑世界冠军相比,但封不觉的脚程,是突破常人极限的水准,所以……他必然是更快一些。

    瞬息之间,觉哥就从市长他们旁边跑了过去,速度快到两名保镖都无暇反应。

    同一瞬,两枚蝙蝠镖也从韦恩的手中飞出,划出两道弧线、绕开了科波特等人,直取封不觉的后背。

    “我会在‘那儿’等你的,蝙蝠侠!”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觉哥喊出此话之时,只见他一个翻身回旋,跃出了大楼,并在回身之后……仅用单手,就稳稳地接住了两枚袭来的蝙蝠镖。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一个手电筒。

    在地心引力把他拽下去之前那零点几秒,封不觉打开了这个手电筒的开关,并将其从自己跳出的那个口子扔进了大楼内。

    接着,他就落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躯体在下坠,但疯狂的笑声却在上升。

    人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但笑声,却回荡在这楼宇之间,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