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89章 说出我的名字(完)
    曾经,有一个穿着紫色长西装的人,对一个打扮成蝙蝠的人说过一个笑话。?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这个笑话是这样的

    从前,在一家精神病院里,有两个人。

    有天晚上,他们决定一起逃离这个精神病院。

    他们爬上了屋顶,城市的风景在月光下延展,眼前的道路通往自由的世界。

    但是,在他们面前,两栋建筑之间,有一道狭窄的缺口。

    第一个人很轻易就跳过去了,但是他的朋友却不敢跳,因为他很怕自己会掉下去。

    于是第一个人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对他的朋友说:“嘿!我带着手电筒,等我把它打开,把光照在两栋建筑之间,你就能踩着光过来了。”

    但是第二个人听了却直摇头,他说:“什么?你当我是疯子吗?”

    “你铁定会在我走到一半时把手电筒关上的!”

    …………

    朦胧的月色下,蝙蝠车从街上疾驰而过。

    车中的韦恩……我们暂时还是得这么叫他……神色凝重。

    他的目的地,无疑就是那个已经荒废多年的嘉年华。

    对一个有着和真正的布鲁斯韦恩相同推理能力的人来说……解开封不觉的谜题不算太难。

    觉哥留给他的那个“手电筒”,就好比是一把钥匙,而与这把钥匙对应的锁……早在今天下午时,封不觉就已将其留在阿克汉姆疯人院里了。

    “水……在有水的地方……巨大的轮子、木头做的板、杂草、还有……粉红的象……”

    这段话,是封不觉和奎茵医生谈话时所说的,毫无疑问……它已被录音笔一字不差地记下了。

    乍听之下,这好像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但实际上,封不觉是在用关联着视觉图形的碎片信息,指向一个具体的地点;这个地点……或者说……“这幅画面”,他曾在一本漫画里见过,而那本漫画,是蝙蝠侠系列漫画中最著名、也是最经典的故事之一《致命玩笑》。

    该故事有相当多的篇幅、包括其最后的**在内……都是发生在那个荒废的嘉年华里的。

    任何一个对蝙蝠侠漫画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会对那个地点有印象;不必说……那个“有能力抢先一步阻止众多反派黑化”的韦恩,也一定知道嘉年华的所在。

    当然了,蝙蝠侠的故事千千万万,仅凭这样一段听起来没头没尾的描述,恐怕还是太过隐晦了;因此,封不觉又用了另一件和“致命玩笑”有关的东西手电筒,为韦恩示明了道路。

    在双子大楼顶层第二次见面时,封不觉和韦恩,显然都已知道了对方也是“异界旅客”的事,从他们那话中有话的交谈也不难看出这点。区别在于,韦恩是在潜艇中想明白这点的,而觉哥则是在更早的时候就已明白了……所以,封不觉便事先准备好了手电筒,并在掷出时说了“我会在‘那儿’等你的”这句话。

    至此,觉哥的布局已经完成。

    而韦恩……在回到蝙蝠洞后,他立即就把那个手电筒拿到仪器上去做全面分析,同时调取了阿克汉姆的录像和录音资料,快速浏览起来。

    大约四十分钟后,他听到了觉哥留下的那段话,结合手电筒的线索,他没花太久就推理出了对方口中的“那儿”具体是在哪儿。

    …………

    郊外的公路上,引擎声撕裂夜空。

    这个宇宙的韦恩驾驶的并非是诺兰的影片中那种“真实系”的装甲蝙蝠车,而是蒂姆伯顿式的“超级系”蝙蝠车;流线型的狭长车身,漆黑、反光的外壳,夸张的涡轮吸气口……在哥特式的统一设计风格下融为一体,这才是经典的蝙蝠装备应有的外形。

    咔嗡

    就在蝙蝠车即将驶到嘉年华的入口时,忽然,在一阵大型设备通电的鸣动声中,数十道强光灯的光柱在黑夜中亮起,聚焦到了道路的中心。

    此刻,路中间,站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紫色长西装的男人。

    通过车内的显示屏,韦恩可以在不受光线影响的前提下看清对方的全貌“杰克”的样子跟此前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一处细微的不同就是这会儿他的双手成了戴着手套的状态。

    韦恩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也不在意这种细节。

    两秒之内,他就做出了决断,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径直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呵……”面对那急速驶来的蝙蝠车,封不觉的脸上露出的竟是笑容,“来得好啊……”他张开双臂,朝着前方大声喝道,“来啊!”

    引擎的轰鸣在迫近着,丝毫没有减速的征兆。

    “来啊!撞我啊!”封不觉也依然站在路中间,站在那些灯光的中心,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

    “疯子……”看着觉哥的举动,车内的韦恩不由得自言自语地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

    砰!

    两秒后,碰撞,发生了。

    韦恩的确推测出了封不觉是有超能力的,但他并不认为对方的能力已经强到可以抵御这次冲击。

    一辆重逾两吨的蝙蝠车,以超过两百公里的速度撞向一个目标,其产生的动能约为5.1亿焦耳……像封不觉这种体重一百斤左右的人类,用这些能量把他蒸发都够了。

    然,碰撞发生时的情景却是……

    觉哥在蝙蝠车的车头即将撞到自己的刹那,抬脚一踏,将整辆车“踩停”了。

    那一刻,以觉哥的脚为中心,周遭的地面瞬间碎裂,并形成了一个凹陷的大坑;被截停的蝙蝠车在惯性的作用下也开始变化,整辆车像是个被挤压的易拉罐一样褶了起来……

    不过,这蝙蝠车的材料也着实惊人,其硬度和韧性都远远超出了人类现有科技水平所能做到的极限,在这样的冲击之下,这“一体成型”的车身仍旧没有彻底分崩离析,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被“压缩变形”了而已。

    紧接着,蝙蝠车中后偏上部的那个可移动车舱盖(1989年版本的蝙蝠车是通过移动这个与挡风玻璃呈一体的舱盖来进出的)便被弹飞了出去;它不是被某种“弹出装置”弹飞的,而是被车内的人一拳打飞的……

    “ho~”封不觉看着从那几乎被压扁的车舱中缓缓站起的、毫发无伤的男人,用懒洋洋的语气念道,“果然还没死么?”

    “这话……”韦恩踩着车身走出了车舱,低头望着前方的觉哥,并用他那喉癌晚期般的声线道,“……该我说才对吧。”

    封不觉自然不会死,他已和曼哈顿博士做了交易;依靠着博士的粒子支配、分解重组、无视因果律等等能力,配合他带来的【崆峒印】,以及【天罡地煞匣】里储存至今的能量……觉哥已经寻回了自己失去的装备和技能,而且……他已变得更强。

    韦恩也不会死,尽管车内的他也承受了和车外的封不觉差不多的冲击力,但今晚的他……准备非常充分,这种程度的伤害,根本不算什么。

    “你身上这套……倒是很像‘地狱蝙蝠(hellbat,地狱蝙蝠装甲,dc新52时代出现,由布鲁斯韦恩设计,正义联盟其他成员共同完成制造)’。”虽然韦恩没有回答觉哥的问题,觉哥还是将方才的话继续了下去,“但你我都清楚……这个宇宙的正义联盟没有超人和绿灯侠,也就是说……这套装甲最关键的两个部分外壳和斗篷(强度极高、且可以和绿灯造物一样根据使用者的意志随意变幻形状,甚至分离出去)……是无法完成的。”他顿了顿,“即便你可以用某种替代品来解决材质问题,也还是无法解释你是怎么从刚才那种惊人的‘车祸’中活下来的。”

    “哼……原来你也有想不到的事情。”韦恩冷哼一声,挥拳便打。

    他的拳头很有力,以至于当封不觉单手接住他的重击时,周遭的空气都被震出了一声爆响。

    “其实我想到了,只是吐个槽而已。”觉哥面带微笑地看着一脸懵逼的韦恩,回道,“你搞到了miraclo(神奇素,一种特殊的生化磷,能让服用者在一小时内获得包括超级力量、耐力、速度、抗击打力、夜视、水下生存在内的多种能力)的配方吧?”

    “你……”韦恩转头看着自己那个被对方稳稳握住的拳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韦恩在来这儿之前,的确已给自己注射了miraclo,而且他这会儿还穿着他自己“改良”的地狱蝙蝠装甲……照理说,他这一拳下去,对方很可能会死。

    然,封不觉竟是一副接拳接得很轻松的样子。

    “我猜你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封不觉说着,用闪电般的速度伸出另一只手,顺势就抓住了对方的头盔,并用蛮力将其扯掉了一大半,“……不妨和我分享一下嘛。”

    头盔的一部分被破碎后,其另小一半也很快从韦恩的脸上脱落,接着,一张震惊中夹杂着愤怒的脸便呈现在了觉哥的眼前。

    “就算你拥有和布鲁斯韦恩一样的智商,但你的‘智慧’仍然只是平平。”封不觉甩了甩手,甩掉了指间夹带的头盔碎片,“和大部分‘穿越者’一样,纵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你还是没能跳出自己那固有的三观和性格所限的格局。”

    他的语气渐渐变得冷漠,那是一种类似“失望”的冷漠,简直就像一个孩子对他手中的玩具失去了兴趣一般……此刻听来,让人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要做‘地狱蝙蝠装甲’?为什么不能从零开始自己去设计?你掌握的资源和信息远远超过真正的韦恩不是吗?”封不觉问道,“假如你把‘量产伊奈特隆合金’的技术用在武器层面,无论是做成装甲涂层或是以其为核心单独制造一件装甲……都会比你现在穿着的这套阉割版地狱蝙蝠来得更有用。”

    “啊”韦恩被觉哥的“说教”彻底激怒了,他咆哮一声,启动了自己右腕装甲内的秘密武器。

    顷刻间,一记无声的冲击爆发,崩碎了韦恩整条右臂的装甲,相对的……也对抓住其右拳的封不觉造成了伤害。

    爆发过后,觉哥的左手……手肘前的部分仿佛被气化般消失了;若不是他及时松手并后退,恐怕这伤害会一直延伸到肩膀。

    “嗯……这就是你‘原创’的部分吗?”封不觉说话时,想都没想,就从行囊里取出了【其徐如林】宝珠,并发动其能力修补了自己的残肢,“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原子爆破’……实在称不上高明。”

    “你知道什么?”韦恩喝道,“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评头论足?”他一边吼着,一边从报废的蝙蝠车上走了下来,“我做的都是‘正确的事’!‘正义的事’!你知道我为了造就和维持今天的局面付出了多少心血,做了多少努力吗?”

    “我知道啊。”封不觉道,“我已经让曼哈顿博士用心灵感应的方式把你在这儿的大体经历传达给我了。”他微顿半秒,补充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我才更加鄙视你。”

    “你说什么?”韦恩的表情说明,他觉得这不可思议。

    “你的‘正义’,是虚假的,是双标的。”封不觉接道,“真正的布鲁斯韦恩,绝不会和你走相同的道路……即使他掌握着和你对等的信息。”

    “你是指他‘不杀人’的原则吗?”韦恩道,“你我都清楚,那个原则是多么愚蠢!”

    “是的,很愚蠢。”封不觉道,“但这份‘愚蠢’,恰恰是他心中的一条分界线……正是这条线,将他所贯彻的那份正义,和你那份‘卑贱’、‘自私’、‘虚伪’的正义分开了……”

    “胡说八道!”韦恩又是一声怒喝,身形一闪,来到觉哥侧方又是一拳。

    封不觉看都没看对手,一个垫步后翻,便轻而易举地躲开了这次攻击,还未站定,他就继续言道:“为了将那些将来可能成为‘威胁’的反派扼杀在摇篮中,早在你成为‘蝙蝠侠’之前,你就已开始活动……而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设计杀掉了当年霸凌稻草人的那些人。”

    “那些家伙本来就是一群混蛋!”韦恩辩驳时,其攻击也没有停止。

    “呵……听起来你挺感同身受的嘛,可以想象……在穿越前,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封不觉看破人心的能力确是厉害,他的话无疑戳到了这个假韦恩的痛处。

    “砍死砍伤那么多无辜警察的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韦恩反问时,又是一轮猛攻。

    但觉哥这边,反而是越躲越轻松了:“你救了急冻人的妻子,因为你同情他;你阻止了双面人被毁容,因为你赏识他;你还将企鹅人引向正道,因为你觉得他作为好人很有利用价值……

    “但对于同样悲哀的杀手鳄,你却做了不同的处理……

    “你找到了少年时期的杀手鳄,宣称要保护他,并为他安排了一个适宜其生存的藏身处。

    “起初,他也很‘听话’,因为年少时的杀手鳄对于自己的身体变化也很恐惧;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忍受不了那样的生活了。

    “这时,你便起了杀心……因为你知道,他回归社会之后,即使你能让他暂时从善,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也终有一天会逼出他的兽性。

    “于是……某天,你为他送去了一张‘特制的床’,对你毫无戒心的他躺上去之后,就被你用枷锁锁住,然后,你就封死了他住处的入口,任其在里面自生自灭……仿佛这样,你就不用为他的死负责了。”

    “你又懂什么?你知道我当时的痛苦吗?”韦恩嘶吼着,“我确实是把韦伦(杀手鳄本名韦伦琼斯)当朋友看待的!你以为把他关在那里我很好受吗!”

    “是的,你难受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继续过你的好日子去了。”听着韦恩那激动的语气,觉哥的言辞间的不屑却是更明显了,“搞定了杀手鳄之后,你算着日子差不多了,就去干掉了植物学家杰森伍德,阻止了毒藤女的诞生……当然,以你的标准,校园霸凌者都死有余辜,伍德这种人就更别提了。

    “接着,你把谜语人整成了一个脑残,因为他的黑化也是没什么原因的、很难阻止;他的智慧,则会对你构成巨大的威胁……

    “而像扎斯这样的家伙,把他丢进安全级别高的监狱就行,没准时间会让他改邪归正不是吗?呵……就算他真的死性不改,出来以后坚持作恶,他本身也算不上什么难对付的角色,你只要再抓他一次……再让他关个十几年,也就罢了。”

    韦恩听到这里,已不再辩解,而是问道:“那又怎么样?我扼杀了那些会带来无数死亡和灾难的隐患,而且已经把牺牲降到了最低限度,和那个‘纵容着反派四处作恶、从不杀人的所谓英雄’相比,我拯救了更多人!”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了……”封不觉接道,“不管你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到最后,真正做出‘牺牲’的……都是别人。”

    在话,让韦恩心中一震,他的神色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瞧,我不提醒你,你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不是吗?这就是典型的‘穿越者思维’了。”封不觉道,“一个秉持着双重标准下的极端利己主义的人,看自己做的任何事……都是正义的。

    “你自己的痛苦……比方说失去一个所谓的‘朋友’什么的……被你无限放大,好似伟大到令人感动涕零;而别人的痛苦……比方说变成脑残或者死掉……在你看来却都是‘合理的’。

    “你的所谓‘正义’,不过就是在自己觉得‘方便’的前提下行事;容易搞定的,你才会用守序的方式搞定,而难以搞定的……对你来说会产生‘麻烦’的人或事,就用‘越界’的方式一劳永逸地处理掉,事后再将其归结于‘利大于弊的合理牺牲’。

    “说到底,你个人的利益得失,大于正义本身,你个人的意志,大于一切其他制度。”

    “无论你寻找多少理由来自我说服,无论你做了多少自以为正确的事,和真正的布鲁斯韦恩相比……你都一文不值。

    “因为他是个对自己比对别人更狠的人,是一个疯子,一个无药可救的傻瓜!

    “他是……他妈的……蝙蝠侠!”

    随着所说的内容,封不觉的语气也逐渐升高。

    同一时刻,假韦恩停止了攻击,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件事此时此刻,他身上的能力,正在被某种奇异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抽离”。

    他……正在逐渐变成一个凡人。

    “撇开蝙蝠侠的身份,你作为‘布鲁斯韦恩’的私生活又如何呢?”而封不觉的话,还远远没完,“你为什么会娶哈琳奎泽尔,并在婚后让她使用哈莉奎茵这个名字?说到底……无非是因为你的个人喜好罢了。比起猫女那种‘出身东区的婊子(在《蝙蝠侠-元年》的设定中,猫女是哥谭底层的妓女)’,奎泽尔这个出身清白、受过高等教育的心理学教授自然更适合作妻子……当然,前提是她没有变成某个疯子的脑残粉。”

    觉哥摊开双手,笑道:“说起来……那个疯子,在你的帮助下,如今成了个生活还算过得去的中产阶级喜剧演员对吧,他的孩子好像都快上高中了?”这些信息,觉哥都已从曼哈顿博士那里知道得很清楚了,“还有‘泥人’,也仍在当他的b级片明星;‘腹语者’则在过安逸的退休生活……至于那些‘罗宾’们、‘蝙蝠女’、‘阿尔弗雷德’……都在你的安排下远离了‘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各自过着平凡的日子。”

    封不觉撇了撇嘴,叹道:“唉……穿越者们的几项基本追求大致都已被你实现了呢自身的绝对安全、高度的**和自由、富足的物质享受、心仪的女人……再加上少许弱小或弱智的对手来满足一下自己作为‘英雄’的成就感……真是不错的人生不是吗?”

    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那么问题来了……这他妈的跟‘正义’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自己比那个‘纵容着反派四处作恶、从不杀人的所谓英雄’更正确吗?

    “那你就错了……

    “你,和他;假韦恩,和真蝙蝠侠……你们的正义,有着一项本质上的区别。

    “这个区别和‘结果’无关,无论你‘拯救了多少人’都不能改变或说明什么。

    “这个区别关乎于你们所作所为的最基本的出发点,关乎于‘英雄’这两个字真正的含义和精神。

    “这个区别就是……你那些打着正义的旗号所采取的行动,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而布鲁斯韦恩……真正的蝙蝠侠,他的正义,虽然也不完全是……但至少有大部分,是为了别人。”

    觉哥说完这段话时,假韦恩身上的力量已散了个七七八八。

    “你……究竟想怎么样?”此时,假韦恩的语气变了,他的眼神中,透出了恐惧因为,他已隐隐感觉到了觉哥的意图。

    “哼……呵呵呵……”闻言,觉哥面露邪笑,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歪了下头,展开双臂,“我的样子,让你想起一个人……不是吗?”

    “不……不!”惊慌之下,假韦恩终于露出了本性,他竟是转过身……企图逃跑。

    这一刻,他已不再是什么哥谭的暗黑骑士,而一个普通的穿越者;即使身负强横的体魄和极高的智商、即使拥有全套蝙蝠装备和许多dc宇宙的黑科技……他也担不起“蝙蝠侠”这个称呼。

    才跑出没几步,假韦恩就摔倒在了地上,原因很简单……“力量”被抽离的他,连穿着这套“伪地狱蝙蝠装甲”正常活动的能力都没有了。

    “你放心,收回你的力量……只是个开始……”封不觉看着地上那濒临崩溃的假韦恩,一步步逼近过去,并用疯狂的神色,狞笑着接道,“在接下来的若干年中,乔恩(曼哈顿博士的本名)会慢慢修正你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你的妻子‘哈莉奎茵’会因为你的‘失踪’而发疯;稻草人那压抑的黑暗面终会觉醒;双面人会在又一次的暴力事件中毁容;急冻人的妻子还得再得一次病、且这次无药可医;相对的……谜语人的病却会无药自愈……”

    “不……不……不!”假韦恩的瞳孔收缩、脸色煞白,倒在地上的他连动都动不了,只能发出绝望的悲鸣。

    可觉哥的话不会因此而停止:“这个世界的某处会有另一个不幸的人得上和杀手鳄类似的返祖疾病,还会有另一名无良的植物学家研制出让毒藤女变异的毒素;某个氪星人和绿灯军团等等外星势力也会以某种形式陆续来到地球,这些都是时间问题……没有什么是不能修正和重塑的。

    “当然了,一个新的‘蝙蝠侠’,势必也会降临在此。他可能来自未来,或是过去,也可能是一个在某些事件中死去并复生的人……重要的是,他会是正牌的‘布鲁斯韦恩’。”

    封不觉停顿了一下,再道:“简而言之,这里,已经不需要你这个‘假韦恩’了……你所做的一切,也毫无意义……”

    就在觉哥说完这句时,地上的假韦恩身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呃……呃啊”在哀嚎声中,他那惨白的脸色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白色”……白得像漂白剂一样,而他那壮硕精实的身躯也急速消瘦了下去。

    封不觉知道,这些变化……是“miraclo”和“地狱蝙蝠装甲”的影响所致。

    miraclo的变体“米拉库鲁血清(即丧钟、红箭等反派所用的血清)”有着让人变得暴躁易怒、乃至性格扭曲的副作用;而地狱蝙蝠装甲……其动力本身就是“使用者的生命”,长时间穿着它的人,身体将会遭到腐蚀。

    眼下,由于力量被曼哈顿博士收回,在双重副作用之下,假韦恩那突然变得虚弱的**和精神皆是难堪重负。

    咔咔

    觉哥也没有袖手旁观,他大步来到对方身前,将对方身上的装甲徒手拆下几片,再把假韦恩整个人从装甲里拎了出来,扔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别怕……我不会杀你的。”接着,封不觉骑在了对方的身上,现在他只需用体重就能压制住这个假韦恩了,“我只有……一个简单的、小小的要求。”他从兜儿里掏出了小刀,在假韦恩那惊恐的脸前晃了几下,用疯疯癫癫的语气接道,“之前……呵……你问过我的名字,但我没有回答你,因为我觉得……其实你知道答案……”

    此刻,假韦恩的精神和**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支撑着他的理性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那本能的、求生的意志了。

    “来吧……说出我的名字。”封不觉的刀,已架在了对方的脸上。

    “j……joker……”假韦恩颤抖着挤出了那个单词。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当这个词被念出时,封不觉近乎癫狂地仰天大笑起来。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全部完成】

    【您已完成该剧本,180秒后自动传送】

    意料之中的系统提示来了,但觉哥的事还没做完他的隐藏任务,还差最后一步。

    笑了足足一分钟后,觉哥又低下头去,看向假韦恩道:“别哭丧着脸嘛,来……你也笑一笑。”

    说罢,他手上的小刀,便伸进了假韦恩的嘴……

    他缓慢地在对方的两侧嘴角留下了两道割痕,或者说……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笑脸”。

    在这个过程的前几秒,假韦恩还因剧痛而惨呼起来,但他的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停止了……因为他的精神、心智,在那一瞬……终于,彻底崩坏了。

    当小刀到离开假韦恩那张惨白的脸时,他已发自内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