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1章 地狱前线的第六名成员
    虽然在进入登录空间之前,封不觉就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点开邮箱时,还是有点儿被惊着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上次收到这么多邮件……还是在s1蝶之战和她交手的时候吧……”觉哥看着那足有五位数的邮件数量,无奈地念道。

    在经历了多次更新后,惊悚乐园的社交系统自然是越来越丰富和完善了,相应的,一些相关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

    当前版本下,玩家之间收发邮件变得非常自由,不过系统层面的“监管”则变得更加严格;如今的系统分辨“垃圾邮件”的能力比起游戏初期已有了飞跃式的提升,几乎已经到了和真人审核类似的程度。

    除了脏话、不带脏字的恶心言论、各种乱码构成的垃圾信息、以及广告类邮件之外,现在一些比较复杂的手段……比如藏头诗、结合时事例子的指桑骂槐、由各种符号构成的特定图形等等,系统全都可以筛选屏蔽。

    而玩家一旦发了那种被屏蔽的邮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就无法再向对方发信了;另外,即使没有发那种被系统判定为恶意骚扰的邮件,在一段时间内,若一名玩家发给另一方的邮件没有得到回复,他也将无法对同一个对象反复发多封邮件。

    综上所述,目前游戏的防骚扰机制还是很到位的。

    可是……纵然如此,觉哥还是收到了上万条信息;不难想象,若是没有系统拦着,等待着他的很可能就不是五位数而是七位数了……

    “嗯……‘我很不开心,你是个坏蛋’……‘我讨厌你’……‘你是不是可以去停止一下心跳’……‘絮怀殇亲卫队参上,以下省略可能被屏蔽的词句一亿字,你好自为之’……”

    封不觉快速浏览着那些邮件,而大部分邮件的内容都让他哭笑不得。

    由于系统审核的存在,这些人为了让邮件送达,只能绞尽脑汁找出那种不会被屏蔽的字句,其结果就是……到最后发过来的东西极其“和谐”,让人看了根本不会生气,甚至还感觉有点萌。

    觉哥刚看了两分钟,一声提示音忽地响起,显示有好友要与他通话。

    他看了眼窗口,果然……是【絮怀殇】。

    想了两秒后,封不觉点选了“仅音频通讯(可以视频,但觉哥通常不点,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并在通讯建立后率先开口道:“你好啊。”

    “你好。”絮怀殇应道。

    “你今天这波突然袭击玩儿得可真是溜啊。”刚打完招呼,觉哥就用调侃的语气接道,“先斩后奏是吧?”

    “呵……”絮怀殇自然知道觉哥在说什么,她也被逗笑了,“想必你现在正在处理恐吓邮件咯?”

    “是啊,这些恐吓力度介于幼儿园大班和小班之间的、看起来仿佛是在撒娇般的邮件简直是噩梦呢。”封不觉吐槽道。

    “你就忍几天呗,反正过段日子就会减少了。”絮怀殇道,“哪儿像我……我可是每天都在遭受这种骚扰;除了恐吓邮件之外,还有表白的、搭讪的、最离谱的是还有人跟我忏悔平日里做过的坏事……”

    “你是你,我是我。”封不觉道,“你咋不说你平常出门经常可以不买单不排队呢?”

    这话说完,絮怀殇明显愣了两秒,再道:“喂喂……你怎么知道我平时出门经常可以不买单不排队的?”

    “放心,我不是跟踪狂。”封不觉知道对方八成是想歪了,“我只是合理推测而已。”

    下一秒,絮怀殇的嗓门儿就提高了:“我去店里喝杯咖啡,从服务员到领班都说我是幸运顾客不用给钱……这不是我的问题吧?我去游乐场玩,总有排在队伍前面的人想邀请我过去和他们一起,也不是我的问题吧?我也很困扰的啊!”

    “关我屁事啊!”封不觉道,“找你爸妈说去啊!戴上口罩墨镜再出门啊!”

    两个人莫名对吼了几句,吼完又沉默了几秒。

    随后,还是絮怀殇将话题拽了回来:“好了,说正事儿,我想来你们社团行不行?”

    “不行。”封不觉想都不想就应道。

    “为什么啊?”絮怀殇问道。

    “我们社团是很低调的。”封不觉道。

    “哈?”听絮怀殇的语气……她好像是想笑,但强行克制住了,“你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已经比很多工作室全部的玩家加起来都出名了吧?再说你们地狱前线可是s2的冠军,还能怎么低调啊?”

    “所以你现在是想让我们社团的知名度直接递增两倍以上咯?”封不觉反问道。

    “我倒不是很在乎那些。”絮怀殇道,“我只知道你们社团实力超强,而且团队氛围方面我也觉得很好。”

    “还有呢?”封不觉接道。

    絮怀殇被问得一愣:“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关键的理由你没说吧?”封不觉道。

    “嗯……”絮怀殇犹豫了一下,经过一番思考,她觉得这事儿也瞒不过封不觉,故言道,“好吧……我认为跟着你们有很大机会能拿s3冠军。”

    “哎~这就对了嘛。”封不觉用得意地语气道,“想抱大腿就直说,一开始就诚实一点,没准我也是会考虑的嘛。”

    “那你现在考虑得怎么样了?”絮怀殇好像有点不耐烦了,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还是不行。”封不觉的贱力正在上升中。

    “为什么……”絮怀殇一字一顿地道,“还,是,不,行?”

    “因为我们社团不但非常低调,而且很民主。”封不觉回道,“我一个人没有权利决定你能不能加入,我得问过其他成员才能给你答复。”

    “只要他们都答应你就答应咯?”絮怀殇道。

    “对。”封不觉道,“不过……一定得是我们社团所有人都一致同意才行,有一票否决都不行。”

    “你们社团一共就五个人吧?”絮怀殇道。

    “对啊,所以每一票都很重要啊。”觉哥用理所当然的口吻应道,“你就把我们这儿想象成联合国安理会,每个成员都有‘一票否决权’。”

    “ho~虽然我从没听说过我们社团还有这种规矩,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希望你以后也能照着这个去做。”

    就在这时,从通讯频道中,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这人说这句话的语气和觉哥有九成相似,但声音可比觉哥好听多了。

    “诶?”觉哥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什么情况?若雨?”

    “觉哥,其实我们四个一开始就都在这儿……”接着,对面又传来了小叹的声音。

    “都在……哪儿?”封不觉边想边问道。

    “殇姐的会议室里啊……”小叹回道。

    “这么会儿工夫你又认了一姐是吧?”封不觉几乎是出于本能地连连吐槽,“话说你回家够快的呀?你吃完火锅回到家就不先拉个屎吗?上线上得比我早啊!”

    他越说声音越高,因为他已然意识到自己和絮怀殇的通话完全是在四名地狱前线的队友的围观下进行的,虽说他也没说什么出格的话,但这被暗中监视且不自知的感觉总是不太好。

    “那么……情况你大体也知道了吧。”数秒后,絮怀殇的声音又回来了,“你那票要是没问题的话,就过来我的会议室加我一下吧……团长。”

    …………

    当封不觉受邀进入絮怀殇的会议室时,若雨、小灵、小叹和安大小姐这四位都已在这儿恭候多时了。

    让觉哥有些意外的是,絮女神竟是把自己的会议室布置成了类似“练功房”的环境,基本没有什么娱乐设施,除了会议桌的周围,整个房间里连个能舒服坐下的地方都没有。

    “嗯……这就是职业玩家的会议室么……的确是有借鉴意义呢。”封不觉进来之后也不客气,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就走到了众人旁边坐下。

    “也并非是所有职业玩家都会这么布置的。”絮怀殇道,“至少我之前所在的工作室并没有对玩家在休息区域的活动提出任何要求……”她顿了顿,再道,“眼下的布局,只是我个人的喜好……因为有时候要在会议室里等人开会,感觉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利用那些时间来锻炼一下。”

    很显然,被【梦惊禅】称为“天才”的絮怀殇,不仅在游戏天赋上十分出色,同时,她也是一名非常努力的玩家。

    事实上,她很可能是现役的职业玩家中最努力的一个。

    从最早使用键盘鼠标的电竞发展时代,到全息游戏逐渐普及的未来,职业游戏圈对女玩家的歧视就从未停止过;随着时代的变迁,人们的观念虽也在逐渐变化,但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人抱着“女玩家的游戏技术必然比男玩家要弱”的固有印象,只要一提到的女玩家,他们关注的重点就会首先集中在对方的外表上,然后就是一些经过炒作或歪曲的花边新闻。

    诚然,从“电子游戏”这项事物被创造出来时算起,男玩家的整体实力一直都是压倒性的强,游戏领域开始职业化之后,更是如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男选手在职业赛事中输给女选手的事情都是极为罕见的,偶尔有知名的男选手输上这么一场,基本要被人吐槽到退役为之,乃至在退役之后还会被继续吐槽……

    不过,到了封不觉他们这个依靠神经连接技术玩游戏的时代,女玩家的数量和整体实力都有了显著提示,这使得上述的情况有了些许改观。

    絮怀殇,则可说是这个时代的一名旗帜式的人物。

    她是首个在不分性别的国际赛事中多次拿到过个人冠军荣誉的女性职业玩家,至少在二十一世纪中叶,这还是前无古人的成绩。

    或许在外人看来,像絮怀殇这样女生,只需要靠一张脸,就能过上很“easy”的人生,但实际上,正因为她的外表,反而让她的职业玩家之路走得更加坎坷。

    毫无疑问,即使絮怀殇本人不想,她也不可避免地会在各种场合被人“区别对待”;因此,刚开始打职业时,她除了受到各式各样的骚扰之外,就是受到各式各样的质疑。

    她曾不止一次的因为拒绝一些非分的要求,反而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那些她靠努力换来的荣誉,也曾不止一次地被一些人归结于“靠外表”、“靠关系”所得,而且……有很多人,也愿意去为那些谣言买单。

    然而,她还是挺过来了……到最后的最后,游戏本身终究是不会说谎的。

    她用了十倍、乃至数十倍于别人的努力和付出,才终于在游戏层面得到了玩家们的认可,才终于让人们将视线从她的外表上移开,去认识到……她是一名职业玩家,且是最顶尖的玩家之一。

    这一路走来的艰苦和辛酸,也只有絮怀殇自己才明白。

    如今的她,作为一名职业玩家,已不需要再去证明自己的实力,但……她还剩下一个遗憾,那就是尚未拿到过“团体优胜”的荣誉;因此,这次她加入地狱前线,就相当于是在封不觉他们身上押了宝……

    当然,她这些经历和心思,封不觉是不清楚的,说到底,觉哥并不了解絮怀殇。

    但……作为女人,若雨在这方面的感觉就比觉哥细腻和敏锐得多;当她看到絮怀殇解约的新闻时,她已隐隐想到了些什么……此后,经过一番有意无意的试探,虽然絮怀殇仍是守口如瓶,但若雨已明白,絮怀殇和红樱这次解约事件的导火索,正是她在s2那场红樱vs地狱前线的比赛中做出的几项决策。

    得知这点后,若雨心里自是生出了几分难以言说的情绪……

    “说起来……你这个账号里的人物,还有这些资源,解约之后都归你么?”封不觉并没有对絮怀殇的“个人喜好”做过多评价,他很快就问了个自己更感兴趣的问题。

    “嗯,归我个人所有。”絮怀殇回道,“不过……在解约前这段时间,工作室也已经以各种手段把能回收的资源都给回收了,还在很大程度上妨碍了我正常游戏……所以等级上限开放到现在,我也没能练上几级。”

    “哦~”对方话音未落,觉哥已然想通了之前在临闾镇时没想通的几个疑点,口中呢喃道,“难怪啊……”

    “嗯……总之……”接着,封不觉又扫视了在座的伙伴们一眼,“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我就邀请絮女神入团咯?”

    “你先改一下对我的称呼如何?”絮怀殇接道。

    “嘿嘿……”封不觉一听这话,脸上便浮现了几分贱色。

    “你要是敢说那个‘四’开头的词儿……”现在的若雨,已经到了觉哥的垃圾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能洞悉其槽点的程度了,“明天早上我们问好时,可能就会发生肢体冲突之类的不可控事件。”

    “呃……”被看穿的封不觉略有些难受地将那已经到嘴边的垃圾话咽了回去,随即看向絮怀殇道,“那你自己说我怎么称呼你吧。”

    “你年纪比我大,叫小殇就行。”絮怀殇回道。

    “那么问题来了……”封不觉正色道,“在你的脑残粉……比如那些亲卫队什么的人面前,我是不是应该再准备个别的称呼?”

    “不必了,你不管怎么叫,他们对你态度无非也还是‘死刑’、‘必杀’之类的……”絮怀殇竟也虚着眼吐了个槽。

    “呵呵……”觉哥笑了笑,“好吧……”他说着,便唤出游戏菜单,对絮怀殇提出了社团邀请,“欢迎加入地狱前线的大家庭。”他微顿半秒,补充道,“当然,我可不保证准能带你拿s3的冠军哦。”

    “不。”不料,絮怀殇还没回应,若雨就用十分坚定的语气接道,“一定拿到的……”她望着絮怀殇,“不是我们‘帮’你拿到,而是大伙儿一起去拿……s3的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