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2章 集结出发
    正式加入地狱前线之后,絮怀殇便立即在社交媒体上更新了这一信息。r?anwen w?w?w?.?r?a?n?w?e?n?`o?r?g?

    第二天,她又在封不觉这位“大文豪”的“指导”下,写了一篇长文,感怀了一下自己作为职业玩家这些年来的心路历程,回顾了一下在红樱时期的战绩,又说了说未来半年内的一些打算;重点……还提到了现在所在的团队氛围很好,希望她的粉丝们可以继续支持她,相信她在一个非商业的环境下一样能取得好成绩。

    这篇文章发表之后,絮女神又圈了不少粉自不必说,另一方面……地狱前线的其他五位成员,除了觉哥之外,大伙儿也都开始收到各种陌生邮件了。

    不过,这拨邮件基本都不是怀有敌意的那种,这次的发信人大多是想打听他们的社团的情况……比如“你们社团总共有多少人”,“团里是不是封不觉一个人说了算”,“絮怀殇在这儿玩儿得还自在不”,“你们地狱前线还招不招人”之类的,还有很多就是单纯发信来表达一下自己对偶像的支持的。

    总之,通过那篇文章,觉哥算是成功地引导了一波舆论;按照安大小姐的吐槽“作为一个拿笔杆子的人,你终于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干了件好事儿。”

    …………

    一月二十七日,絮怀殇离开工作室的新闻热度还未散尽,梦公司仿佛是不甘寂寞一般也开始搞事了。

    那天早上,两条重磅消息出现在了梦公司的官网上。

    第一条就很惊人新年将至,为了让广大玩家以及本公司全体员工过个好年,梦公司将于除夕当日零点至年初六晚十一点五十九分期间放假一周,届时,公司旗下所有业务,包括但不限于惊悚乐园、疯狂思维、线上商城等,将全部停运。

    这……已是梦公司第n次做出这类反常举动了。当其他游戏公司以及电商趁着逢年过节疯狂促销的时候,他们竟然要放假,还放满整整一周……俨然是没把国定节假日放在眼里。

    可以说,在读这条消息的时候,很多段子手都已经开始往文档里添句子了……像“再没有惊悚乐园玩我就要死了”,“你关服了玩家们还怎么过个好年”,“神创造世界都只要六天,你放七天假?”这样的句子自是张口就来。

    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说这些也没啥用。

    惊悚乐园开服也快一年了,玩家们还会不知道梦公司的尿性?

    你去过加油站么?去政府机构办过事么?大风大浪你都经历过了,这点儿事儿也就不叫事儿了;至少和梦公司打交道,大部分时候你还能得到物有所值的消费体验,比花了钱还当孙子强吧。

    无论如何,既然公告已经出了,那七天的停服就是妥妥儿的,大家吐吐槽就行了,真要是想挑事儿……非但不会改变结果,没准还会引火烧身。这点……已然关门大吉的尸刀工作室就是前车之鉴。

    接着,再来看第二条消息惊悚乐园之“巅峰争霸s3”的赛事预选规则将于年后公布,本次比赛将采取个人与团队混合的长线赛制,具体情况请各位留意官网信息。

    虽然这是一条没有太多“实质信息”的、类似于电影的“先行预告片”的公告,但其引起的反响显然要远远超过上一条。

    光是“个人与团队混合的长线赛制”这十二个字,就能让无数游戏工作室没法儿好好过年了。

    …………

    一月二十八日,凌晨两点,王叹之的会议室中。

    由于觉哥和小叹双双都晚上线了一会儿,所以他俩只能在这儿边看电影边等其他四位队友从剧本里出来了。

    “你最近好像很忙啊,除了吃火锅那天之外,连续好多天没在现实世界里瞧见你了。”封不觉还是用他最喜欢的瘫坐姿势躺在了舒适的沙发中,与旁边的小叹聊着天。

    “啊……甭提了……”小叹则是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拉长了嗓门儿念道,“今年的除夕刚好是2月14日(2056年),又是情人节、又是大年夜,刚好我和小灵打算今年结婚,这就算是赶上了……咱们双方的长辈们一合计,决定干脆把婚礼和两家人的年夜饭一块儿给解决掉。”他顿了顿,“结婚和过年对中国人的意义我就不说了吧……这两档子事儿搁一块儿,真是要了命了……我一个月前就把工作给辞了,天天陪小灵到处跑,去操办各种各样的琐事……但仍然感觉忙不过来。”

    “嗯……”封不觉闻言,点点头,“往好处想……婚礼过后你们两个钱多得花不完的无业游民就可以终日吃喝玩乐、醉生梦死了。”

    “啊……关于那个……”小叹一听这话,又是一脸悲从中来的表情,“最近一段时间我在灵能力方面进步挺快,我那位爷丈人……也就是古科长,好像准备让我以后去九科挂个名修仙。”

    “哈!”封不觉干笑一声,“那你五年医大算是白念了咯。”

    “我当时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小叹虚着眼道,“他回答我……‘学医没用,你爷爷我以前在外科界也是摇滚巨星般的存在,但后来为了守护世界和平,还不是拿着救人的刀到处去捅人?’”

    “呵呵……且不说老古管你叫孙子这个槽点……他捅人我信,但他捅人的动机是不是为了世界和平我觉得就有待商榷了。”封不觉神情微妙地接道。

    “哦……对了。”小叹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跟觉哥说下去,而是接道,“婚礼的地点在意大利,这个你已经知道了吧?”

    “哈?”封不觉当时就坐起来了,“我当然不知道啦!”他微顿半秒,“你为什么会用这么平常的语气说出来啊?喜帖上印的地址明明是在s市郊区吧?”

    “是去郊区……但你们不是去那儿参加婚礼,而是去那儿乘飞机……”小叹接道,“直飞意大利。”

    “喂喂……那个地址的附近有机场吗?”封不觉道,“飞机你们家的啊?”

    觉哥只是在吐槽,但没想到……

    “嗯,飞机是……我们家的。”小叹回道。

    “靠!那不用说啦,机场是小灵他们家的咯?”封不觉用破罐破摔的口气接道。

    “不是。”小叹回道,“但应该算他们家的人在管理……嗯……我也不能说太多,反正那边是有供私人或军用飞行装置起落的跑道和设施的。”

    “你们这帮假公济私的败类……”封不觉用大义凛然的眼神接着吐槽道,“还真干得出来啊……还有,你们两个中国人,跑国外办婚礼也就算了,两家人跑欧洲去吃年夜饭是又什么心态?”

    “除夕晚上……”小叹用一种诚恳中透着蛋疼的语气接道,“国内……订不到位子。”他停顿两秒,还补充了一句,“而且……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儿……”

    “嗯……”封不觉无法反驳,“好吧……”他又想了想,“那什么……咱们飞到意呆利(是的,我没打错字)之后,在哪个城市的机场降落啊?我可事先声明,不管是去哪个国家,护照和签证这两样……我全都办不下来啊(这里面有故事,但太长了此处暂且不表),降落后我要是立即被遣送回国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

    “放心,你这个情况古科长早就知道了,他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毫无破绽的全套证件’以防万一;再者,我们也不在民用机场降落……”小叹接道。

    “合着……你们两家在轴心国也有势力哈?”觉哥虚眼接道。

    “这你就别问我了……”小叹道,“严格来说我现在已经是九科的编制内人员,还在‘试用期’的那种,照理说我是不该跟你说那么多的。”

    “唉……”封不觉悲天悯人地叹了一声,“又一个因女人和工作而失去立场的大好青年。”

    他话音未落,会议室的门就开了,若雨和安月琴先后走了进来。

    两人进门不到两秒,封不觉就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二位女侠辛苦了!请坐!我已经为你们暖好了沙发!”

    “你又把我的衣服和你的混一块儿洗了是吧?”

    “你这月又打算拖稿是吧?”

    那两位淡定地坐下,用毫无情绪波动的语气分别言道。

    “我下回一定注意!过几天一定交稿!”封不觉双手合十,低头喝道。

    “唉……好吧。”

    “就等你几天好了。”

    很快,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应。

    松了口气的封不觉,换了个位置,坐到了小叹的另一边。

    王叹之则用一种震惊中带着“你还敢再无耻点么”这句潜台词的眼神,斜视着封不觉,憋了半天,开口道:“觉哥……”

    “闭嘴。”而封不觉并不打算听他发表任何评论。

    …………

    几分钟后,絮怀殇和小灵也整备完了剧本所得,来到了会议室中。

    地狱前线目前的六名成员,这就算是到齐了。

    在絮怀殇加入后,他们已经以六人队的形式排过挺多剧本了;不过,今晚,按照计划,他们将首次挑战一下……六人同排的噩梦难度团队生存模式。